• 注册
  • 查看作者
  • 宋知知躺在陌生的大床上,灰色的床单干净平整,她瞥了眼浴室里亮起的灯,翻身卷起被子钻了进去。

    有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让她乱七八糟的思绪渐渐安定下来。

    六岁的事情,她的确记不大清楚了。

    总而言之,那时候都是很美好的事情吧,听说人的回忆是会选择性记得那些愉快的经历。

    但宋知知不一样,她记不清。

    就算记得清又有什么用呢?

    过去和现实,是泾渭分明的。

    厦门
  • 5
  • 0
  • 0
  • 3.2k
  • 小小潇荔枝拿铁见贤.此用户已注销-11184殇殇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