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创|MM】你是我的肆无忌惮

    “我从来没说过需要你帮我!收起你假惺惺的怜悯,你的虚伪让人作呕!”君绮憋着一口气吼完,一把推开眼前看起来碍眼的人,破门而出。
     砰的一声巨响后,尚澜有些莫名其妙,揉了揉酸痛的眉心,踱步走到窗台,看着少年跑远的背影。
     泪珠顺着眼角滑落,君绮越跑越快,想要丢弃内心的彷徨,跑到一个隐蔽的角落,他瘫软倒地,大口喘气着,用力搓揉眼角,心里的大声骂自己: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真没出息!眼泪什么的最让人恶心了……
     眼泪越擦越多,他心中生起一股委屈的凄楚来,他抬起手臂,狠狠咬了上去,这还不够,他用力掐自己的大腿,直到泪水止住。
     他坐在地上片刻,站起来认认真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确定很正常后在夜色降临前离开了那儿。
     晚上十点左右,君绮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确认已经处于安全范围,那人绝对找不到自己,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望着远处的烤红薯,他摸了摸衣兜,空空如也。
     唉……
     他躺平在长椅上,两条大长腿被迫跷成二郎腿,看上去悠闲的紧。可他的心思就没那么悠闲了,闭着眼,脑中闪过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
     两月前,他拿着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兴奋的赶回家,得知的确是父母双双出车祸去世的消息,根据联邦交通法九十四条:车祸时若双方丧命者为父母,遗留孩子为同性,且均无其他亲属,则同居直到成年。期间双方享联邦房产,每月补贴。成年后继承父母遗产。
     君绮第一次听到这条约的时候只觉得定下条约的人绝对是个神经病,这条约可笑至极,他每想起亲切憨厚的父母亲死于对方的父母就恨的几欲将牙咬碎,还和平相处,真是恶心。他见到他的第一眼没拿刀捅死对方已是极大定力。
     联邦竟说什么是为了化解双方仇恨,呵呵,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和他们的子女和平相处怎么能忍。
     他当时心中阴暗的念头慢慢滋生着,还没等下手,那人竟先一步自杀了。
     再之后,联邦就让他搬到了尚澜这儿,他们是同样死了所谓室友的人。
     想到尚澜,他突的就有些后悔,几天前,他被几个混不吝堵在巷子里索要钱财,不知怎么被尚澜知道了,他将那几个的手都废了,起码要躺两个月的伤势自然让他们怀恨在心。
     他们不敢去找尚澜也不敢再找自己动手,却每天让人当面嘲笑自己,说什么打不过只知道找人,两个死了爸妈的可怜虫除了互相取暖也没什么了……
     他气不过,和他们打了一架回到家后,尚澜又巴巴的贴上来问自己的伤势,那温柔关切的神色却直接踩在了自己敏感的神经上,然后就有了他破门而出的那一幕。
     越想越后悔,但自己又拉不下脸去道歉,现在连家都不敢回,想着,他的意识渐渐沉入梦乡。
     半梦半醒间,他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当即一激灵,清醒了过来。
     “醒了就起来,回家。”是尚澜。
     “我不!你走开,理我远点!”明明想缓和关系顺便认错,可当尚澜真的处于他面前时,一种叛逆的心态顺着嘴角的话语倾泻出来。
     “我最后说一次,起来,回家。”平时温润如玉的尚澜此时的语气冰冷的仿佛能结冰,君绮有些害怕了,但心里的骄傲让他放不下面子,他不能被吓一吓就屈服,他想,如果尚澜温柔一点的话他就……
     但显然久久听不到应答的尚澜最后一丝耐心已经告结,他抬手一挥,一个视觉领域包围了长椅附近百米,层层水汽凭空浮起,将两人包裹在里面。
     尽管凌晨两点的公园除了他们两个连个机器人都没有,但他该给对方留的面子不能缺。
     君澜意识到危险,一个翻身想要站起来,就突的被尚澜制住。
     “离家出走是小孩的幼稚行为,犯错自然要受到相应的惩罚,你不愿意走,那就先不走了。”尚澜凑到君绮耳边低声道。
     随后,尚澜制着君绮的手坐在了长椅上,手上一挽,就将他摁在了腿上,他将君绮的两只手压在背后,一只腿压住他不安分的两条大长腿,迫使臀部成为身体最高点。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你放开我!!!”君绮大声吼叫着,这羞辱的姿势让他无法接受。
     啪!
     四周突的安静了,“我可没开屏蔽声音的领域,我劝你小点声,招来了其他人后果自负。”尚澜冰冷的声音想起。
     啪!啪!啪!啪!啪!
     “你……你放开我,别打,别。”君绮小声抗拒着。
     啪!啪!啪!啪!啪!
     “别打,别……这里……”
     啪!啪!啪!啪!啪!
     “呜……”
     尚澜人看着清瘦,确是体质为三s的强者,训练过的力量在那摆着。纵使控制过力道,他的巴掌也不好挨。
     火辣辣的臀部毫无保留的撅着,一下一下,前一巴掌的痛还没消化,下一巴掌已至。他拼命挣脱,可两只手被牢牢攥压着,想挡都挡不了。
     “疼……尚澜……先,先别,打,呜……”巴掌没停。
     虽是冬季,君绮却是个向来只要风度的,因此他穿的极为单薄,这时他却后悔极了,这薄薄的布料竟一点力道也挡不住。
     啪!啪!
     “呜呜……我错了……”

    宁夏.银川
  • 2
  • 0
  • 0
  • 264
  • 捏碎你的虚伪我是皇帝陛下小可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