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美食 美食 关注:5 内容:26

    【转载】冷氏双娇16(ff)作者不详侵权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大版主

    地狱天堂
    刑房里,昏黄的火光刺啦啦地燃烧着,土坯墙面上,铁链、皮鞭、枷锁等应有尽有。角落里,一个红透了的火盆持续燃烧着,里面有加热至通红的烙铁,昏黄暧昧的氛围下,仿佛吸血鬼的眼睛忽明忽暗,散着灰白的浓烟。

    几个宫女有序地站立在一旁,看着缓缓移步过来的冷冰儿,眼中有着或冷淡或怜悯的神情。冷冰儿仰头扫过这些刑具,轻轻地笑了,笑得苦涩而凄凉。人常说虎毒不食子,娘亲用这样的酷刑折磨自己,哪里还当自己是女儿了?

    记忆里,自小到大,娘亲从不曾对自己流露过发自内心的骨肉亲情,从不愿疼惜地抱抱自己。稍有不顺从,即刻便是一顿重责,少说也要在床上养个十天半个月的。罚跪更是家常便饭,经常是寒冬腊月里穿单衣跪在院落的雪地里,一罚就是一天一夜,于是她的膝盖自此落下病根。只要是寒冷或潮湿的天气,就会生生作痛。

    年幼时她尚不知道自己不是娘亲的亲生骨肉,某次看见集市上一个小女孩偎在母亲的怀中甜甜的撒娇,羡慕之下回到宫中也试图扑到冷月怀中,得到的却是火辣的耳光和一句狠狠地奚落:“孽障,滚远点!”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敢也不愿意对娘亲表现出任何亲昵地举动,取而代之的是恭敬与畏惧地态度,不敢有丝毫顶撞。

    后来,她得知自己只是母亲抱回来的孤儿,并且因为自己延误了母亲追赶亲生女的时间,她终于明白这么多年来母亲为什么对她永远那么严厉、那么冷淡,为什么动辄行使那么狠的刑罚。还在做什么白日梦呢?还奢望什么母爱呢?

    自己分明只是一颗野草,一株浮萍,卑贱的孤零的生长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

    亲生父母遗弃我,养母厌恶我,最爱的人背叛我……

    她眼神空洞地撇出一抹淡笑。

    很久不流泪了。

    流泪说明内心还有期许,还有希冀,盼望有人能够心疼自己为自己拭去泪水。她只不过是人人嫌弃的累赘,连活着都是一种负担。

    她依旧笑着,对领首的宫女说:“宫主是怎么命令的?”仿佛局外人冷冷地观望这一切。

    “宫主口谕,说您居心叵测,心狠手辣,毒害她最疼爱的女儿……从即日起,雪儿少宫主若有所好转,就格外开恩赐您饭食,若有所恶化,少宫主所受的罪,您要十倍偿还……今日少宫主巫毒发作,所以您要挨十下烙铁鞭。”

    “居心叵测”、“心狠手辣”……被最该信任自己的人误解到这种程度,生又又何恋、死又何苦呢?

    她苦笑一声,默默伸出指缝中的银针,缓缓抬起手,向自己心脏刺去……

    “冰儿!”南苑一掌弹开她手中的暗器,惊慌失措地拉住她的手,“你要做什么?”

    “南姨,连一个速死都不给我吗?”冷冰儿凄然一笑,摇了摇头。

    “你们回去禀告宫主,就说南苑誓死哀求她不要对大小姐用刑了,大小姐脊椎的伤还未痊愈,哪里受得了烙铁鞭?”

    几个宫女见大护法都开口求情了,互相对视了一下,领首的宫女转身向牢外走去。

    “南姨,你这又是何必……”冷冰儿略带感激地说。

    小时候因了这位姨娘的求情,她少挨了不少家法。

    “宫主只是一时糊涂,放心吧,她会听劝的!”南苑安慰道。

    片刻后,那名宫女回来复命,手上多了个沉重的钉子板。

    “宫主怎么说?”南苑见那钉子板,心中咯噔一下。

    “宫主大怒,说烙铁鞭责二十,行刑时加罚跪钉子板,若再敢有人求情,刑罚加倍。”宫女老老实实地回答。

    冷冰儿脑中“嗡”的一声,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南苑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道:“太狠了……怎么这么狠……”

    她蓦地扯过领首宫女的衣领,喝道:“你是怎么跟宫主说的?你有没有告诉她冰儿脊椎受损,根本受不了鞭刑?烙铁鞭……就是普通的鞭子也承受不住啊!!!”

    领首宫女畏惧地跪了下去,怯怯地道:“南大人,奴婢也不希望大小姐受刑啊!可是宫主根本不听劝,还差点一掌打死奴婢……”

    冷冰儿劝开南苑,淡淡道:“不关她的事,娘的脾气,我知道。”

    她望了眼放在地上的钉子板,咬咬牙,慢慢走了过去。

    木质的板子,长宽各半米。一根根尖锐的长钉矗立在上面,闪着残忍的寒光。冷冰儿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面,思绪万千。

    大约十岁那年,忘记因为什么原因了,母亲一怒之下要鞭责自己。幸好峨眉的掌门师太拜会,母亲只好停下扬鞭的手,改罚她跪钉板。娘亲离开后,她看着钉板上尖锐的针头,瑟缩着,怎么也不敢跪上去,就在钉子板旁边跪下了。母亲回来后,似乎怒气也消了大半,看见她违令也没有再作责怪。之后她再也没见过这块板子。

    该来的始终要来。正如宿命。

    她努力着让自己镇定,双手死死攥紧衣角,犹豫良久,轻轻弯了弯膝盖又瞬间回归僵直。

    她求助般地望了眼南苑,见南苑把脸别在一边不忍看,当下心灰意冷。

    深吸一口气,再度弯曲膝盖,慢慢触向那寒光凛凛的钉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