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桎梏01

      “我说了,我没有!”被愤怒充斥着大脑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受控制,他明明在十分钟前还能靠着死死攥紧的拳头来警告自己,一定要冷静。但是仅仅那个男人说了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又不会听话了?”,便控制不住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明明,这些他都是可以忍耐的。

      从胸腔中迸发出的怒吼,额头上的青筋暴露,仿佛在不遗余力的展示着这个孩子有多么的瘦弱,他全身都在颤抖,但没有一个人在意,更没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偌大的体育器材室里,东西贯通的通风口很好地发挥了作用,吹得少年的衣摆微微扬起。

      “我本不想把您请到器材室做客,但我总觉得空口无凭,还是得让您亲自看看。”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留着黑长直的女班主任仍旧以她那自认为温柔可人的轻声细语喋喋不休。

      “这个带血迹的钢尺,就是楚霄凡同学打架的凶器。学校方面也不想闹得太大,高同学这边呢也打算是私了。您看……?”一旁高志的父母略显理解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被唤作“您”的男人开口,平平淡淡的问了这么一句。

      “三天前的事情了,因为您一直忙,也不好联系,所以这件事暂缓,先给予楚霄凡同学记大过一次。高同学这边也表示可以等您忙完在处理这件事,毕竟打架这件事双方都有责任。”姓高的班主任几乎每句话都要点一句“高同学”。

      少年依旧攥紧了拳头,强忍住眼角的酸涩,微微仰头看了看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突然间男人转过了头,四目相对,“哪只手打的?”

      肉眼可见的,少年抖了一下。他很清楚这句话什么意思,接下来面临的可能就是严厉的斥责。没有他内心深处渴望的关爱,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受欺负以后不停地追问“你有没有受伤?”,什么都没有……

      “我……不是我主动惹事的,那钢尺……不是我拿的。”木然的说出这句话,便又重新盯着自己的鞋尖。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顽固不化?学校监控都拍到了你还不承认吗?我家小志的胳膊现在还不能动呢,我…呜呜~”那位看起来精神不错的高志妈妈说了几句便又哭了起来,旁边的男人不停地摇头叹气,一边扶着他的老婆。

      “你们的儿子做了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上梁不正?下……”

      “楚霄凡!又不会听话了?”听到这声冷到掉冰碴子的话,少年的话生生被掐断了。沉默,几秒过后,低头,身子抖得厉害。

      “我说了,我没有!”闷声的怒吼。

      “你们想要多少钱?”男人忽略掉正在努力克制愤怒的少年,对着那对父母问道。

      “这的确需要钱,我们私了也的确是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但是这孩子,你看看这个态度,你们当家长的就不会好好管教管教吗?”说话的依旧是那个女人。

      “稍后会有人联系你们的。”听到这句话,那对父母以及那位班主任仿佛都松了一口气。就在都以为这件事情马上要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声饱含怨气的吼声又炸响了,“凭什么?”这次不等那对父母说什么。

      西装革履的男人单手扭开了西服的几个扣子,转身随手拿起一根棒球棍往少年的胳膊处狠狠的甩了一棍。

      “啊!!!”惊恐的声音来自那对父母以及……那个“柔弱”的班主任。相反,被打的少年反倒在最快的时间内咬住了嘴唇,抑制住了痛呼。

      “非逼我现在收拾你?”

      少年捂着胳膊,身子依旧抖的厉害,这一次,反而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痛楚。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的班主任立马拦在了楚霄凡面前,虽然他打了自己的表弟,但是对于这个常年给班级争荣誉的学霸,还是有那么些偏爱的。

      “楚先生,暴力不能解决问题,霄凡还是个孩子。”楚昭彦瞥了眼高老师,扔下棒球棍,恢复平静下的他慢条斯理的系上扣子。

      “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大过消了。”

      “这件事我会跟校长反映的。”姓高的班主任说完这句话便转身想要扶已经快要弯腰到地面的楚霄凡,却被后者一个蛮力甩开了。“老师,您得偿所愿!”高微的脸色变了又变

      放下捂着胳膊的手,少年尽力的挺直腰板,向那个已经走远的背影走去。

    • 生成海报
    • 山东省.济南
    • 5
    • 2
    • 0
    • 58
    • 此用户已注销-17701小默小橙子看 ̄ ̄)σ初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是清浅吖✨ 谢谢~
    • 0
      晚间LV2实名认证
      喜欢?楼楼好棒!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