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五章

      “上楼,给你立规矩。”

      “啊?不要吧!”

      我哭丧着个脸。

      “上了贼船还想跑?门儿都没有!”

      老苏把我生拉硬拽地带到了楼上,又坐到了餐桌上。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上次他坐在对面,这一次,他直接坐到了我旁边,我怎么觉得有点冷呢?

      “学习方面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说生活方面,一遍。”

      “能不能说两遍啊?”

      “皮?”

      老苏的大手向我挥来。

      “哎!错了错了,一遍就一遍,您说,您说。”

      我接住了他的手,给他放了回去。

      “第一,生活规律,不许熬夜,早睡早起身体好。第二,不许喝酒,像这种东西都给我杜绝!”

      老苏摇了摇我那天留下的半罐啤酒,随后扔进了垃圾桶,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我就说,要是骂我的话那天就应该说了,敢情是想给我立规矩!这个腹黑男。

      “喝酒能不能不要啊?我少喝一点,不喝多可以嘛?拜托拜托。”

      我双手合十放在眼前故作可怜。

      “好吧,不过要是让我看见你再往学校带酒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砰’

      说完,他又拍了下桌子。

      嘁,吓唬谁呢!

      “好好好不带……哎你咋知道我带的?”

      我记得我没当他面喝过啊……

      “中午剩半罐就撒了是吧?”

      老苏微笑着,有点瘆人。

      “嗯……”

      “然后你就扔垃圾袋里了对吧?”

      “嗯……”

      “那个垃圾袋是漏的,我倒垃圾的时候淌了一地,满走廊酒味儿,因为那事儿我被扣了工资!”

      我愣了一秒,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是来报复我的?”

      “再笑我就把你绑起来抽。”

      老苏瞬间垮下了脸,我也不敢再笑了。

      “您继续,继续。”

      “抽烟打架骂人撒谎者,死。”

      老苏冷眼看了我一下,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嗯……抽烟我肯定不碰,打架骂人……我尽量,没什么大事儿我肯定不和老师撒谎啦~”

      “嗯?”

      “有大事儿也不会撒谎。”

      “骂人也行,听见一次一耳光。打架的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老苏说到最后笑了笑,可我怎么觉得他是在威胁我呢?

      “啊……”

      “少去酒吧,不干净。”

      “我可从来都没去过,就算去我也得去静吧,不喜欢热闹。”

      “静吧也不行!不过你竟然不喜欢热闹?还真是稀奇。”

      “我其实……内心和外表差挺多的,希望你有机会了解吧。”

      我轻笑。

      老苏挑挑眉,没说什么。

      “没人的时候叫我哥哥就好,其他的我还没有想到,暂时就这些吧。”

      “好。”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哥哥,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啊?”

      嘿嘿嘿。

      “看你那猥琐的表情我就知道没好事儿,说吧。”

      老苏翻了个白眼。

      “能不能教我搏击?”

      我扮着可爱,眨巴着眼睛。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就这事儿啊?没问题。”

      老苏一口就答应了。

      “耶!哥哥最好了!mua!”

      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哎哎哎哎!不过我可提前跟你说好啊,教你搏击是为了让你强身健体在危难关头保命用的,可不是让你去打架的!要是让我知道你用我教你的招式打架,腿给你打断!”

      老苏把我从他身上扒了下来威胁道。

      “嘿嘿,那也就是说我可以不用你教我的招式去打架对吗?”嘻嘻嘻嘻

      “你可以试试。”

      老苏冷笑。

      我瞬间把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可打不过他,还是智者千虑的好。

      “我饿了。”

      我撅着嘴看他。

      “哥带你吃饭去。想吃什么?”老苏把我从椅子上捞起来抱着,手拖在身后,我用胳膊搂着他脖子,双腿缠上了他的小蛮腰。

      “吃你,嗷!”

      我冲着他面前的空气咬了一口。

      “我怕你被我反吃掉诶。”老苏故作为难,“楼下有一家面馆不错,想吃面还是饭?”

      “嗯……都行!听哥哥的!”

      “我觉得西北风肯定合你胃口。”

      “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腹黑男……

      接触下来,老苏平常对我还是很温柔的,只是他开始管我学习了。

      苍天啊!鬼知道我这几天在班级对面的自习室里写了多少题啊!而且这屋里没监控,他想怎么打我就怎么打我……

      不过幸好隔音不咋地,之前有一次刚打几下就有人听到来问是怎么回事,然后我哥就饶了我了嘿嘿。

      他是英语老师,还好六科里我英语是偏优秀的,他也算是比较不头疼了,要是换成其他科,指不定我得挨多少打呢。

      但他的贪念仅此而已吗???nonono,他想让我英语考单科第一!

      开玩笑,我们班单科第一的英语可140呢!虽说我们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我们班也算个实验班,而且学校好歹也是m市重点,虽然马上就要被挤出四大校了,不过师资力量还是很可以的。比如我哥,嘿嘿。

      中考那年因为人少,所以二类学校都是450分就能进,就看怎么报考咯。我很明智地把一个我考不进去的学校填到了二类的第一志愿,m校的分校。所以我们这届的学生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学习很好,因为一类没考上考到了这里,也有像我这样踩了狗屎进来的人。所有人都说我命好,就连我老师也说我不用努力就进这里都是烧了高香。

      不过确实,我没努力。我课外班的数学老师总说我脑子好使就是不用,我哥也这么说,总说我再努力一点就可以更好。

      可是,我已经努力了,只是很小一步。虽然在外人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我已经四年没学习了,四年没听过课,得了四年的抑郁症,要我一下子就调节过来我真的做不到!

      可是我哥就是在逼我!

      每天让我做各科的一套卷子,我很累,真的很累,可是我哥却什么都不知道,就只会一味地让我做题,改错,追求成绩。

      六年级开始我就不再听课了,一开始利用小聪明还能勉强跟得上,可后来越来越看不懂题,越来越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干脆就不听了。

      于是上课就开始唠嗑,我一直忘不掉的第一个贝就是我的初中同学。她的名字很好听,不过还是叫她小煜吧。

      那时候我们因为个子比较高,所以坐在最后一排,中间隔着我现在唯一有联系的异性朋友刘若。

      当初腼腆的我们,聊天内容不知道何时转变为了问刘若他麻麻有没有打过他腰下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点色情。

      我在班里就是大姐大的形象,非要听故事,就让他去搜一篇作文出来给我读。那时候已经快要下课了,正好打铃的时候我为了解释我不是圈里人还说了句:“哪有那种作文啊?”

      没想到,刘若走了之后小煜却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其实有那种作文,我以前在搜母爱的时候见到过。”

      我故作惊讶:“啊?”

      其实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班里遇见一个同好!但是显然她不知道什么是sp,不过没关系,就让我来做她的领路人吧!

      嘿嘿嘿嘿,我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我写了张纸条塞给了她,她看了之后好奇地问我:“那刚才你为什么那么惊讶啊?”

      她很单纯,嗯,在我心里,她一直都很单纯。即便是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她如初见时一般纯洁。

      “哎呀,我就是惊讶你也是这个圈里的,你回家看看我给你的网站。”

      纸条上大概写着这个圈子叫sp,我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你搜一下曼陀sp庄园。

      曼陀,那是这个梦开始的地方。

      可我在几年前就已经搜不到了,但她却说还能,可能老天从那时候就已经在提醒我她应像曼陀一样不该存留在我心里吧。

      “啊!”

      我正回忆着美好时光,我哥突然打了一下我的头,把我飞到天上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现在确实很恨小煜,但刚刚想到那些事情时,心情还是很美好,只是多了一分苦涩罢了。

      罢了罢了,这故事太长,日后再说。

      我捂着头幽怨地看着老苏。

      “哥,我这么做题会用脑过度的,我真的不能一下子就这么紧绷,慢慢来好不好?”

      “别人能,你怎么不能?我看你就是欠揍。”

      “好叭。”

      其实我是因为抑郁症的原因不能集中精力,毕竟遇见老苏之前我还是非常散漫的,一下子这么紧张起来搁谁谁受得了啊!暴躁老苏!就知道打我!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找你,成天就让我做题。”

      我小声嘀咕了一下,不过还是被他听见了。

      “不找我?哦,你是觉得认我当了主,你就可以在班里横着走了是吧?觉得我能给你开天窗对你网开一面?”

      唔,老苏好像生气了。

      “不是哥,我就是随便说一下,你不用当真,我错了。”

      开玩笑!小爷我当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怂过?但是不行啊,眼前这位爷手劲儿是真大啊,不怂不行啊。不过我本来就在班里横着走哈哈哈哈哈

      “随便说一下就能觉得找我后悔了,那你要是认真起来岂不是要结束这段关系?”

      “啊?我没有啊……”

      怎么从学习又惹到这儿上来了?这个嘴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想收回也来不及了……估计今天不会好过了,我平常最讨厌的就是小贝随便拿分开开玩笑,每次提到这个我都很生气,如果老苏也这样的话,今天下午不用坐下了,跪着吧。

      “下节体育你不用上了,回家。”

      什么???又是星期三!上周三刚在他家摔了碗挨了揍,这周三怎么又要挨打了啊?我以前实践最频繁也……啊好吧一周一次。但是每周都是不一样的人诶!!!我可没只打一个!这个苏恒什么情况!

      “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以后不说了,饶了我吧。”

      我双手合十放在眼前撒着娇。

      “知道错了就要受罚,不然没有记性。”

      说完就拉着我往外走,看着老苏那张黑不拉几的脸,我就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的惨状了唉。

      出了门,我看见同桌正好要进班,赶紧喊了一声:“王涛!哎!救我!救我!”

      他回头立马跑了过来:“老师老师,额,她怎么了让您这么生气?我替您教训她,您别动气啊!”

      说着,就要过来拉我,可还没碰到,就被老苏吼了回去。

      “你这样只会让她死得更惨,而且我不介意把你父母找来谈谈你们两个上课唠嗑的问题。”

      老苏瞪着他,他立马就怂了,收回了手。

      “泽姐我救不了你了,我先撤了!”

      “哎!”

      “我劝你老实点儿,这样只会给你多挣几下。”

      “我……”

      “惩罚不是实践,我不会把你打成什么惨样儿,点到为止。”

      “可是,我真的没挨过打,疼……”

      “这不是你逃避惩罚的理由。叔,我带学生出去办点儿事儿,一会儿就回来。”

      说话间他已经把我拉到校门口了,和保安打了声招呼又拉着我往出走。

      “哥哥哥,我我自己走,丢人。”

      我站住脚跟拉老苏,想让他放开我。

      “你还知道丢人呢?”

      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放开了我。

      “嘿嘿,谢谢老师。”

      老苏翻了个白眼就自顾自地过马路,我跟在他后面走着低着头想一会儿该怎么办,却不知道他早就已经停下来了。马路左面有一辆车马上就要撞到我了,我却任由司机怎么按喇叭都不抬头,老苏情急之下叫了我一声,我抬头听见声音在后面就停下了脚步。但左边的车马上就要撞上我了,老苏赶紧跑了过来拉我回去,我这才发现原来刚才有辆车马上就撞上我了。如果不是老苏我现在会身首异处吧……

      完了……罪加一等……

      “哥?”

      我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

      “差一点儿你就被车撞了知道吗?过马路不看车啊?谁教你的!”

      老苏一直朝着我身后打着,我也没敢出声,就一直忍着。

      “我告诉你孙铭泽,就算你想和我分也不许用这种方法!”

      我猛地抬起头,发现老苏的眼睛已经红了,我发现这次我真的惹到他了,可是看到他这样我好心疼啊,一把抱住了他。

      “哥,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的,你打吧。”

      老苏听到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环住了我。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嗯??”

      我抬头看他,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坏笑。

      这个腹黑男……

      “不是,我……你……这……”

      我一时语塞。

      “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

      老苏直接把我扛在肩上,边走边打我。

      “啊!哥疼!哥哥哥有人有人!”

      “我教训自家妹妹,谁能管得着?”

      ‘啪’

      “啊……”

      太羞了不行了,我把脸埋在他背后,尽量不让别人看到我是谁,也不敢大声喊。

      就这么一路打到他家门口才把我放下来,脑子有点儿充血,差点儿没站稳,还好老苏扶着我。

      “上楼,挨打。”老苏扔给我四个字就自己上楼了,“对了,电梯坏了,你可能要走着上楼了。”

      “明明就没坏!你故意的!”

      我眼看着老苏进了电梯,自己却跑不过去,好气哦!脑子晕乎乎的,屁股红彤彤的,要委屈死了。

      “别让我看到你从电梯上来,否则,翻倍。”

      还好他家就在五楼,不算高,就算走上去也没什么。我在门口缓了一会儿就去爬楼梯了。

      这个腹黑男,气死我了……

      不过今天的事如果放在我的贝身上,可能他们比我死的还惨。

      ‘叮’

      有一条消息,我打开手机,心头一颤,竟然是那个学长……

      “有空实践吗?”

      我没有回,还是问一下老苏的好,毕竟如果让他发现了的话,可能死得更惨。

      我立马跑上了楼,气喘吁吁地敲了敲门,发现门没锁就直接开门进去了。

      看着那间惩罚室的门是开着的,就径直走去。果然,老苏在摆弄工具,床上放了一溜……

      亚克力板,热熔胶棒,戒尺,皮带,藤条,小红,马鞭,散鞭……这位老哥有点重口味啊……

      “自己选还是我帮你选?”

      “啊?我我自己选,自己选。”这些工具的威力我再清楚不过了,只希望他能少打点儿吧,好无力啊。

      “两样。”

      “手算不算一样?”

      “手算第三样,额外再选两样。”

      “啊?哥~”

      “叫爹也没用,快选,你不选我选。”

      “别别别,我选我选。”

      我走向床边,拿了两个威力最小的戒尺和亚克力板,希望好受一点吧。

      “这两个好不好?”

      我走到老苏面前撒着娇问,声音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嗯。”

      “哥你别这样,别不理我。”

      我最怕冷暴力,宁可暴力我也不想冷。

      “如果是你的话,你的贝和你开完笑说分开,你会怎么做?”

      “耳光……打肿为止……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还要上学呢!”

      “我也不想在你这光滑的小脸儿上留下什么痕迹,算了,我不舍得。六十,趴过来。”

      老苏拍了拍大腿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嘿嘿,谢谢哥。”

      “裤子。”

      我刚要趴下去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就被喊住了,我把校服裤子脱掉后胖次实在下不去手,就直接趴上去说:“哥帮我吧。”

      ‘啪’

      “唔”

      老苏没有脱,直接就打了上来,唉,第一下就这么疼,往后的59可怎么熬啊……

      ‘啪啪啪啪’

      “啊,呃啊……”

      ‘啪啪啪啪啪’

      呼,老苏打完十下歇了一会儿,脱掉了最后一层保护膜。

      说实话我今天穿的胖次上写着‘我是仙女’四个大字,不知道老苏咋想的,反正我是不想再抬头了。

      老苏揉了揉我的臀肉,把亚克力板抵在了上面,我吓得一颤,老苏摸了摸我的头。

      ‘啪啪啪啪啪’

      亚克力板的声音很清脆,可它中间有孔,打得不均匀,就会一块儿红一块儿青的,哇哭了……

      ‘啪啪啪啪啪’

      老苏五个一组,我还能忍住不哭,不过手是用力拽着他的裤脚,浑身颤抖,都是我隐忍的象征。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呼,呼,呼……”

      我喘着大气,想必身后已经深红了吧……

      我不敢叫出来,怕哥哥生气,只能努力忍着。

      老苏换了戒尺,放在屁 股上的一瞬间都觉得它好沉。诶?我突然发现老苏整个过程中一句话都没说过诶,嗯,随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打人的时候也不喜欢说话。

      ‘啪’

      “啊!”

      这下好重,硬生生地把我的眼泪逼了出来,接下来老苏倒是收了点力,还是哥哥对我好呜……

      不对啊……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好个鬼啊!呸!

      ‘啪啪啪……’

      打完之后我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不断地抽泣。老苏把我捞起来坐在他腿上擦着我的眼泪。

      “哥……哥,我……我错了,不要打了,好……不好?”

      我哭得泣不成声,一句话都能断好几次。

      “怎么哭成这样?”老苏皱了皱眉,“我没使劲你就哭成这样了,我要是使劲了你还不得把长城哭倒了?”

      “才,才没有呢!”

      “好了好了不哭了,都过去了,以后长点儿记性,不许拿分开、后悔这种话开玩笑。”

      老苏把我抱进怀里,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我努力平息下来,想起来刚刚那个学长给我发的消息。

      “哥,有人约我纯实践,我可以去吗?”

      “不可以,那些贝赶紧都分了,就说你退圈了。”

      “好吧,我试试。”

      “乖,哥哥给你做饭去,裤子穿上。”

      “好~”

      我穿好裤子,向老苏张开双臂示意我要抱抱,老苏笑了一下就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我躺在他的臂弯里,暖暖的,胸脯硬硬的。

      “哥,你为什么想收我当贝啊?”

      “因为你好看。”

      “那我不好看你还会收我嘛?”

      “不一定。”

      “嗯???”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是在学校,是在宾馆。我当时是去实践的,在退房时看到你进来,那天你穿着一件红色的超短裙,我都看傻了。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子,而且气场特别强。那天你画了很浓的妆,烈焰红唇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而更衬你的肤色。后来登校那天,我居然在班级里看到了你,仅一眼,我就认定,我们两个之间一定会有一段故事,结果没想到你也是圈里的。”

      老苏把我放在椅子上垫了个垫子,坐在我旁边深情地说。

      “原来你对我一见钟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虽这么笑着,但心里却是苦涩的,如果我还是那个160斤的胖子,你还会想和我有段故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果然人都是视觉动物。

    • 生成海报
    • 15
    • 0
    • 0
    • 516
    • 此用户已注销-17701小默嘻柚呦呦可爱值upup小涵爱吃糖想牵易先生的手.。。。苏苏十七浅斟低唱...鹅鹅嘎嘎嘎郑什么啊解忧杂货冰淇淋儿吖~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