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七章

    我发了一条微信给老苏,他很快就回复了。

    “怎么了?”

    “我被贝分了。”

    “这不合你心意?不开心吗?”

    “我发现,原来被人提分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我虽没有对她投入很多的感情,但我也非常认真地对她。我们见了面后她就觉得我们不合适,要求互删。”

    “说明你没有吸引她的点,也说明她不是一个只看外表的肤浅的人。不过,你终于知道被人分的感受了。第一次吗?”

    “嗯……以前都是我提的。哥,我突然发现我真的做错了,有种想退圈的感觉,很无力。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傻瓜。”

    “哥,让我一个人喝喝酒好不好?”

    “嗯。”

    “谢谢哥。”

    “喝多了伤身体。”

    “好。”

    放下手机,我出去买了一连罐装啤酒,里面有六罐的那种。

    坐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电视,看着《武林外传》。

    起开一罐,‘滋咔’,‘咕嘟咕嘟……’

    一罐下肚,忘了早上起太早到现在都还没吃饭,空腹喝酒最伤胃,而我喝到第一口时就已经开始胃疼了。

    ‘咣当当当’

    一下扔到旁边,空空的铝罐因为轻还往前踌躇了几下,眉头一皱,肠胃开始翻滚。

    不管它,又喝了一罐。

    ‘滋咔’

    ……

    ‘咣当当当’

    ‘滋咔’

    ……

    ‘咣当当当当’

    一连喝了几罐,我越扔越使劲,就只剩下这最后一罐了,仿佛能把所有的不悦都扔出去一样。

    我平常不怎么喝酒,开心的时候喝不下去,只有难过的时候才能喝下去几瓶。可是次数不多,酒量实属不行。五罐过后,再站起来时脚下已经遍地棉花了。摇摇晃晃没站稳,我又跌到了地上。

    眼前都是重影,打开最后一罐啤酒,手举过头顶,手腕翻转,醍醐灌顶。

    有点苦味的啤酒从头上慢慢滴落到肩膀上,浸湿了我的衣服,倒是清醒不少。

    ‘当’

    把它平稳地放在地上。

    我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家门口,回头看看,这个家,早就没了生气。

    走在大街上,摇摇晃晃,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想去哪儿。

    “唔……”

    胃里突然如刀绞一般,我蹲下捂着胃,疼得出了汗。渐渐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我在医院。

    “呀,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一天了。”

    “这是……医院?”

    “对,是路人看见你把你送来的。刚刚你哥给你打了电话,我已经通知他来了,应该快到了,你好好休息吧。”

    ‘轰隆隆隆’

    脑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嗡的一声。

    完了,老苏知道了……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孙铭泽在哪个病房?”

    !!!是老苏!!!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老苏来找我算账了。

    我立马闭上了眼睛,祈祷他没有看到我。

    ‘登登登’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感觉我全身都在颤抖,我甚至感觉老苏在我眼前呼吸!

    “噗嗤,你就那么怕我吗?”老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瞧你抖的,好像钻冷库里了。”

    我假装没醒,不作声也不睁眼。

    “别装了,知道你醒了,刚护士都和我说了。”

    “哥……”

    我的声音微颤,自己都听出来了,何况那个老狐狸呢?

    “你说说你,咋这么能作死呢啊?”

    “啊!疼疼疼疼疼!放手!”

    老苏使劲掐着我的脸,我挣脱开,委屈地揉着。

    “哥……我还病着呢……”

    “病啥?啥病?不就是空腹喝酒宿醉街头让路人给捡了吗?”

    “我!我是胃疼疼晕的……”

    “你还知道胃疼啊!我还以为您这胃是铁打的呢!哎你不是号称浪子吗?怎么被一个贝分了就难过成这样?你们分开的时候她顺便把你的出息也带走了?”

    ……

    老苏依旧嘴黑……

    “我,我这不是难过吗?就是……不喜欢被分的感觉,觉得没有成就感,不甘心。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吧,哎呀哥你不用担心了,我喝点酒就好了。我每次都是喝点酒就开心了。嘿嘿。”

    “担心?我现在想打死你啊!”我苦了脸,“放心,等你出院之后,我好好伺候伺候你。”

    老苏笑里藏刀地拍了拍我的脸。

    今天周日,明天就要上学了,可是我还在医院里,自然老苏就让我待在医院里了。

    他还通知了我爸,可我爸只是过来把钱结了,然后看我没啥事儿就走了。

    老苏也看出来我俩的关系有点别扭,但他也没说什么。

    “你不想问什么吗?”

    “我不方便过问。”

    就这么一句就给我打发了。他觉得他是外人,可我觉得他有资格过问。在我心里如果他没有资格的话,就更没有人有资格过问我的家事了。

    “哥我头疼。”

    “醒酒后就这样,经常按揉这个合谷穴,头疼、牙疼、痛经都能缓解。”

    说着,老苏就拉着我的手给我揉着。

    老苏的媳妇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吧,真的有点羡慕呢。

    按了一会儿确实有点好转,可胃又疼了起来。

    “哥,胃疼……”

    “按这个穴位就行,喝碗粥吧。”

    “要哥哥喂!”

    “小丫头片子。”

    老苏轻笑一声,用手指刮了刮我的鼻头。

    “你倒是好伺候,给什么都吃。”

    “哥哥喂的都好吃。”

    我喜欢吃清淡的,辣的一点都不碰,咸的苦的都不喜欢,甜一点的还可以,什么都喜欢甜甜的嘿嘿。

    老苏从自己带的饭盒里拿出其中一小盒,打开就是热腾腾的粥,舀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伸向了我。

    “别贫了,张嘴,啊——”

    “啊——”

    “我怕你这两天馋肉,但是医生说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吃油腻的,所以给你做了碗皮蛋瘦肉粥。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口味我再做调整。”

    “哥你不上班的嘛?研究给我做啥还不如去外面点呢,这多浪费时间。”

    “外面做的哪有自己做的干净?本来现在你的胃就比较脆弱,而且医生说你有胃病,再加上这几年吃饭不规律,要好生养着。辛辣生冷刺激的食物都杜绝,多喝粥、热水,不能吃零食、喝饮料,平时尽量清淡些,而且三餐要规律。”

    老苏说着说着我的鼻子就酸了,眼睛湿了,一碗粥也见底了。

    嘴里嚼着肉,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我努力不让它掉下来,可是一眨眼它就‘吧嗒’一下掉进了饭盒里。

    “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吃?”

    老苏立刻放下了碗擦着我的眼泪。

    “没,就是……这辈子还没有人对我这么仔细过。”

    “现在有了。不哭,我会一直守护你,在你身边一辈子。我苏恒,和你孙铭泽锁了。”

    老苏抱住了我,帮我顺着气,轻轻地抚摸我的头。

    “哥,我好爱你啊……”

    “我也爱你。”

    我从来没和别人说过爱这个字眼,包括父母,也包括那些小贝。但是对于老苏,我是真的发自内腑地爱他。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感了,到底是对哥哥、主,还是我喜欢上他了。我分不清,我只知道,我现在好像离不开他了。他是第二个让我这么在乎的人,我希望,这一次可以是一辈子。

    “哥,我没吃饱……”

    “小馋猫,幸好我多带了一碗。”

    “嘿嘿,还是哥哥最了解我。”

    “我去给你打点热水,你慢慢吃。”

    “好。”

    老苏摸了摸我的头拿着水壶出去了,他前脚刚走后脚孙悦就来了,手里还提着一篮水果。

    “你怎么来了?”

    “老爸说你进医院了,让我来看看你。”

    “嗯,你可以走了。”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我撇了撇嘴,我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初还是胖子的我你是怎么损我的。

    “就是看你不顺眼,不行吗?”

    “老妹儿,你有什么事跟哥说啊,别一个人憋在心里。”

    孙悦坐在床边扶着我双肩。

    “你出去!滚!我不想看见你!给我滚!”

    我推桑着他,情绪异常激动,没想到这时候老苏正好进来了。

    “你好,我是孙铭泽的班主任,请问您是?”

    老苏先上前打招呼,把水壶放到了桌子上伸出了右手。

    “孙悦,她哥哥,老师您好。”

    “你滚!你给我出去!”

    我不想看到他出现在我眼前,指着他大喊。

    “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老苏微怒,皱了皱眉头。

    “老师,我还有事,先走了,舍妹就麻烦您了。”

    “应该的。”

    两人寒暄完孙悦就走了,我知道老苏生气了,但我还是没好气儿地哼了一声。

    “孙铭泽你给我站起来!”

    刚关上房门老苏就大喊一声,确实吓到我了,我哆嗦了一下,心里有些后怕。

    我不敢怠慢,从床上站到了地上,低着头,但心里却是不服的。

    “那是你哥,你怎么能说那种话让他伤心?”

    我撇过头,没说话。

    “嗯?哑巴了?说话啊,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喊啊!喊!”

    我低着头不敢看老苏的表情,也不敢抬头看他,心里却是害怕极了。

    “抬头!”

    我和老苏四目相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老苏可能有些心疼了,转过身去不再看我。

    “墙角站着去,我现在不想打你。”

    老苏指了指墙角,我就很自觉地走了过去。

    低着头,眼泪掉在了地上。

    老苏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开门走了出去,临走前丢给我一句话:“换衣服,我去办出院手续。”

    完,这回真火了,连院都不让我住了……

    一刻都不敢怠慢,我赶紧穿上衣服,可它满身酒味儿,我犹豫了一下,没办法,穿吧。

    穿好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其实也没啥,不过就是老苏今天带来的一个饭盒。于是我就拿着它又站回了墙角。

    ‘咔哒’

    房门被推开了,是护士姐姐。

    “你怎么站在那啊?”她诧异地问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孩儿做错事当然要受罚。”

    老苏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不禁一抖。

    羞死了……

    “身上怎么全是酒味儿?”

    老苏走到我身边严肃地问。

    “那是她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忘告诉你给她洗一下了。”

    “说话,问你呢。”

    我又一抖。

    “哎呀你至于吗,不就是喝点儿小酒吗?你干嘛这么罚她,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嘛,你看她多乖。站在那墙角怪可怜的,还拎个饭盒。低个小脑袋,被你吓得一抖一抖的,当哥哥的能不能温柔点儿?”

    护士姐姐把我搂在怀里。

    “姐姐,我还有其他错,你不知道……”

    老苏撇了我一眼抬脚就往病房外走,我赶紧追了上去。

    “谢谢姐姐的照顾,我先走了。”

    “哎!”

    “哥……”

    我跑到老苏身边拉了拉他的手,他一把把我甩开,我突然慌了神。

    “哥你别不要我……”

    “浑身酒味儿像什么样子,回家赶紧把衣服换了。”

    老苏虽然语气很差,但是我知道他只是因为他不喜欢酒味儿才不理我,这就安心了。

    我跟在后面一路小跑,老苏的腿太长,我实在跟不上。

    “哥你慢点儿我跟不上。”

    老苏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还是放慢了脚步,嘿嘿。

    到了地下停车场,我就跟在老苏屁股后走,他突然停了下来,我一个没注意就撞到了他身上。

    “啊!”

    “叫什么,上车!”

    老苏回头瞪了我一眼就去了驾驶座,我立马坐到了副驾驶上。

    老苏眉头一皱,拿了瓶香水在我身上喷了喷,这才舒展开来。

    宝格丽海蓝,有品位。

    看来他真的很嫌弃酒味儿……

    一路上车里静得出奇,我甚至能听到老苏的喘息声,我还不好意思去开广播或者音乐,毕竟现在是戴罪之身……好像过了一年,终于到了。

    “下车。”

    我跟着他上了楼,一进门他就给我找了件衣服让我去洗澡。

    我洗完澡才发现只有衬

    把头发吹干,磨蹭了好一会儿,想了想,早晚要脱就算了,估计老苏也是故意没给我裤子就直接出去了。

    惩罚室的门是开着的,我敲了敲门进去,老苏也换了身衣服,估计是觉得自己身上也有酒味儿了……

    哇这也太日常了太休闲了吧!!男朋友既视感呐!!!

    白t恤和黑色笔筒裤,老苏的腿也太细了吧!!!!

    “愣在那干嘛?还不进来。”

    我赶紧关门站在了他身边,手指在身后一直搅着,这次床上没有任何的工具,这一点令我很疑惑。

    嗯,一会儿就不疑惑了。

    “趴床上。”

    我咽了咽口水,趴在了床上。我眼看着老苏从墙上拿了一根藤条下来,心里一颤。

    老苏把衬衫撩了上来,又点了点我的胖次,我自觉褪到大腿,然后把脸埋进胳膊里。老苏直接上手把它脱了下去扔到了一边……

    “为什么对你哥大呼小叫?”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说话!”

    “啊!”

    ‘咻’的一声藤条就上了身,我还没有准备好,叫出了声,身后顿时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

    ‘咻咻’

    “说话!”

    “啊!”

    我又摇了摇头。

    “行,不说是吧,打到你说。”

    ‘咻咻咻咻咻……’

    “e……”

    我咬住了牙努力不出声,却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单音。

    我拽住床单,忍得很辛苦。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身体不自觉扭动,但每下都能稳稳地落在我身后。我干脆忍住不动,只是浑身发抖。

    其实不是不说,就是不想说,我不想提到过去,不想回忆他对我的伤害。我对他就是控制不住,他对我越好我越生气,难道我只有好看的时候他才对我好,以前胖的时候就不是他妹妹了?

    从上到下,我感觉整个臀部没有一块儿正常颜色的地方了,老苏的手法很好,每一下都没有重叠。

    老苏扔下藤条去墙上拿了皮带下来,‘咻啪’,“啊…”

    这一下,叠在了之前的藤条印上,一下没忍住就叫了出来,好像扒了一层皮一样。

    ‘咻啪咻啪’

    两下皮带就覆盖住了我整个屁 股。

    想必它现在一定又红又肿,对不起了,跟了我这么个人。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打了大概几十下老苏就又把皮带扔下了。

    ‘啪’

    “啊!”

    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下就逼出了眼泪,我回头看了看,竟然是小红,他想打死我吗?

    ‘啪’

    “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咬紧牙关,愣是没出声。

    ‘啪啪啪啪啪……’

    大概几百下过后,我竟然不觉得太疼了。许是前些日子挨打挨得多了,皮厚了,或者是麻木了。反正,脑子里只有一个‘疼’字了,至于下一秒有多疼,已经不在乎了,反正没有现在疼。

    我放空脑子,放松身体,习惯了疼痛,其实也没那么难忍受,不过就是好像自己坐在油锅里。老苏是不是已经对我失望了,不想要我了?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疼出的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衬衫。身后一下接着一下的痛感,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大脑。疼痛感逐渐减小,只觉得身后有个东西一直砸在我身上。

    再睁开眼,我趴在老苏卧室的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老苏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趴在床上,好像睡着了。

    身后还是那么疼,掀起被子一看,肿得老高,估计裤子是穿不上了,得趴几天。但是没有破皮也没有硬块,这啥技术啊……

    有的地方白了,我一按,疼得我呲牙咧嘴。赶紧把被盖上,感觉好难看。在我心里深红是最美的艺术品,但这明显过了!

    我趴在床上在心里问候了一遍老苏的祖宗十八代,无意间瞥到熟睡中的老苏,安静得像个婴儿。

    睫毛长长的,鼻子挺挺的,下巴尖尖的。

    我摸了摸他的双眼皮褶皱,笑了笑,完全把自己的过错扔在脑后。

    “唔。”

    老苏动了一下,我吓得收回了手,还好没醒,老苏这样还是挺可爱的嘛。

    我大胆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是有了很久的想法了。

    突然,老苏睁开了眼睛,我的手愣在了半空中,赶紧收回了手。

    老苏坐了起来,顶着鸡窝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啪’

    “啊!疼…..”

    老苏一巴掌拍在了我身后的被子上,不是这一巴掌疼,而是我身后已经不允许有任何风吹草动了。

    “打是打完了,但是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有那么重要吗?我就是看他不爽,不行吗?”

    “你什么态度?”

    老苏瞪着我,我也不敢再杠,心虚了。

    “我就是烦他,对我越好我越烦,虚伪。”

    “那是你亲哥。”

    “呸!同父异母的看脸男!他不配!”

    “什么看脸男?”

    老苏皱了皱眉。

    “我以前胖的时候他对我特别冷漠,甚至对我冷嘲热讽,但是当我减下肥来的时候,他却对我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我特别好!以前从来不炫妹的人突然变成了妹控,你觉得我能原谅他吗?”

    “不管原不原谅,控制情绪是你的本事。”

    “我没本事。”

    老苏把手放在了我身后摸了摸,我赶紧认怂。

    “错了错了。”

    “刚才挨打的时候你怎么不叫?以前不使劲儿的时候叫得跟什么似的,现在使劲儿了,你反倒不叫了,挺有刚啊,啊?”

    “我就是怕你生气才不叫的,我怕我越叫你越气……”

    “别给我扯那没用的,你又不是没打过人,跟你犟的时候你难道不更生气?说,咋想的?”

    老苏一拍床边,我一哆嗦。

    “我讨厌他,我讨厌孙悦,这辈子我也不会原谅他的。他既然不能接受最不好的我,那么优秀的我自然他配不上。”

    说这些的时候恨的我压根都痒痒,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

    “胖子都是折了翼的天使,现在你重新长出翅膀了,为什么不能原谅他呢?只要他现在对你好就行了啊,说不定以前他也有苦衷的。”

    “哼。”我别回头趴着,“我饿了,做饭去。”

    “先给你上点药吧。”

    说着,老苏就要掀被子。

    “哎不行!”我捂着被,“不用上了,我没事的。”

    “上药好得快一点,你还得上学呢。”

    “不嘛……”

    “快点儿!”

    “不好看……”

    “啊?”

    老苏被我问懵了。

    “被你打得不好看了!”

    “哎呀我看着它变成这样的,没有人比我再清楚它什么样了,捂着也没用,快点,上药,要不再打一顿上也行,我去拿工具。”

    说完老苏就往外走,我赶紧拉住。

    “哎哎哎哎哎哎,回来回来回来,上吧上吧上吧。”

    我把头蒙在被子里,下半身瞬间凉了。

    老苏喷了点云南白药,抹了抹又喷了一遍。凉凉的,还挺舒服的。

    “帮我揉揉。”

    老苏轻笑,接着就把药放在桌子上帮我揉着伤。

    老苏的手指很纤细,但手劲儿却很大。不知道它揉过多少次伤,竟然一点都不疼。真是太有经验了。

    “哥,你实践过多少次啊?”

    “数不清了,你呢?”

    “我就实践过十几次,跟你比差远了。”我可没给人家揉过伤,“你什么程度啊?”

    “重度。”

    意料之中的回答,但还是有点怕。

    “哈哈放心,你受不了我们不玩就是。”

    “做饭去吧,饿了……”

    “好。”

    不知道该说啥,我能说其实还挺爽的吗……难道我真的被他掰成贝了???

    小爷的一世英名啊……就要毁在他手里了!

    不过毁他手里我也乐意嘻嘻。

  • 8
  • 1
  • 0
  • 58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打赏了50竹币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