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九章

    “老师老师老师我找您有事儿!”

    我在门口等着老苏回来,一看见他就立马拉他进了自习室。

    “什么事这么急?”

    “我好像真的满足不了她,刚刚用你的教鞭打了她几下,用了全劲才让她露出了享受的笑容,还仅仅是享受而已!”

    “早就料到了。”

    老苏轻笑。

    “不是,你笑啥呀,哥你得救我啊!这实一次践不得累死我?”

    “你不是约了吗?正好,当上肢训练了,去吧,加油。”

    老苏一脸坏笑。

    “诶哟哥,我的亲哥哥,您就别说风凉话了,我该怎么办啊?”

    “你刚才说……用我的教鞭打的她是吧?裤子,趴下。”

    老苏站起来把袖子挽了上去,拿教鞭点了点桌子。

    “啊?哥别啊……”

    “一会儿上课了我可就不管了,仅一次机会。”

    “哼。”

    我站在桌子前,脱下裤子,撑在了桌子边。

    ‘咔哒’

    老苏锁了门,用教鞭放在我身后比了比,又蹭了蹭。

    “我有洁癖,我的教鞭只能打一个人。不过你这痕迹怎么还没消?”

    “你打那么狠,肯定没消啊……”

    老苏轻笑。

    ‘咻啪’

    “啊…”

    像撕裂了一道口子一样……

    “我能帮你推这一次,还能次次帮你推吗?”

    ‘咻啪’

    “啊…是,我会尽快跟她说的。”

    ‘咻啪’

    “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

    ‘咻啪’

    “哥我错了。”

    “最后五下,忍着。”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啊…”

    我不自觉地扭动着。

    “起来吧。”

    老苏拍了拍我身后。

    火辣辣地疼,好像有几道檩子排在上面。老苏每下都没有重叠,否则我会更疼。但是他打在了臀峰上!很疼!特别疼!

    “把苏木叫来,我和她摊牌。”

    “摊牌?”

    “难道你还想骗她一辈子?她早晚会想起来我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好吧,我去叫她。嘶……”

    我一转身,身后还有点撕裂的感觉,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给我打出血了。

    “木木,老师找你。”

    “好。”

    苏木进自习室不一会儿就上课了,但她也没出来,这一节课我一直都在溜号儿,不停地向门口张望。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同学们辛苦了’

    终于下课了,她也终于出来了。

    “老师找你。”

    我看到她出来立马就跑了过去,看起来像哭过的样子。

    这两天破事儿真多。

    我敲敲门进去,苏木没有跟进来,我就直接锁了门。

    “哥,怎么说的?”

    “她想做我的贝。”

    “那你答应她了吗?”

    脑子嗡的一声。

    “没有。”

    “然后呢?”

    “她答应离开你。”

    “那就好。”

    “说实话我也觉得挺奇妙的,我虽然实践那么多次,但也不至于在我班里出现一个吧?”

    “咋的,我不是人啊?”

    我翻了个白眼,我不也是他班里出现的。

    “我是说遇到你之前。”

    “哼。为啥我最近遇到这么多破事儿呢?”

    “在你心里有啥不破?”

    老苏歪了歪头。

    “你不破,嘿嘿。”

    “少贫,以后你还是躲着点儿她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不希望你俩闹什么不愉快。”

    老苏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揉了揉我的头。

    “我去找她说开吧,省的尴尬。”

    我已经放弃抵抗了,揉就揉吧,我也不理了,反正也不是给谁看的。

    “那就是你的事了,回家等着挨揍吧。”

    “啥??”

    “你给我惹出这么大个麻烦,还不许我揍你一顿了?”

    “理由呢??”

    “开心。”

    ……

    “木木,我们……还是当好朋友吧。”

    “嗯。”

    “这事儿……对不起了。”

    “嗯。”

    “你要是生气的话就骂我吧,我绝对不还嘴。”

    “呵。”

    苏木呵完就转身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角落里独自吹风。这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

    ‘请接受我的报复’

    我不想接受……

    回到教室就看到我的桌子上有一张叠起来的纸条,打开一看就是这个内容,我立马拿去给了老苏看。

    “苏木的作业能给我看一下吗?我想对一下笔迹。”

    “不用看了,是她的。”

    老苏把纸条扔在桌子上,靠在椅背上。

    “哥,她想对我做什么啊……”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的妈她精神有问题吧?”

    “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老苏起身走到我面前抱住了我。

    你放心我不放心啊!

    这一上午我一直惊心胆战,但却平安度过。中午我松了一口气,觉得也没什么嘛。

    我还是照常和老苏回家吃饭,商量着对策。

    “哥,怎么办啊?一上午都没有任何动静,不会玩阴的吧?”

    “可能就是吓唬你,怕啥的。能把你怎么样?还能杀了你不成?”

    “这倒不太能,但我就是怕她在背后阴我,暗箭难防啊哥哥。”

    “尽量不耽误课,大不了回家躲着。”

    “嘻嘻,谢谢哥。”

    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中午回班之后,我去书桌里摸水杯,却没想到摸到的是一个细细长长软软又凉凉的东西,我拿出来一看:“啊——!”

    我立马扔掉它,竟然是一条蛇!

    “别怕,是假的。”

    老苏听到声音立马从讲台前站了起来,大步迈到我身边把我拉过身后。看到是一条假的玩具,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向苏木,她却笑容灿烂地看着我,随即变成了邪恶的笑容。

    我瘫坐在座位上,小爷我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的就是蛇虫鼠蚁,连蜗牛我都要绕道走……

    我才想起来我刚要喝水的,拿出水杯喝了一小口。

    午休时间,大家差不多都睡着了,我肚子突然一疼,身后好像有东西要出来的感觉,拿着纸就跑去了厕所。

    闹肚子了。

    呼~蹲了五分钟,终于出来了。

    洗完手,刚走到班门口敲了一下门,肚子就又疼了,又跑回了厕所。

    ‘哥,帮我买盒止泻药吧,估计那丫头在我水里放东西了。’

    我拿出手机给老苏发了条微信,他秒回,显然是在等我的消息。

    “好。”

    过了五分钟左右,老苏给我发了消息:‘我去医务室拿了药,给你倒了杯水,送进去吗?’

    ‘还是我出去吧,等我,我马上’

    厕所现在有点……我怎么可能让他进来!

    “我先去洗个手,等一下。”

    我出了厕所就往水房去。

    我正洗着手呢,他就从后面环住了我,在我耳边苏苏地说:“回家吧,我心疼了。”

    有点心动怎么破?

    “好……谢谢哥。”

    我感觉我的脸有些发热。

    “喝药。”

    老苏把药片塞进我的嘴里,我接过水杯咽了下去。

    “等,我再去趟厕所……”

    把水杯塞回老苏的手里,赶紧又跑回了厕所。

    等我再次出来的时候老苏已经把我的书包拿上在水房门口等我了。

    书包带搭在左肩上,胳膊环绕在胸前,后背靠着墙,单腿弯曲,鞋轻轻点在墙壁上。见我出来,头向左侧一歪,嘴角一勾,痞气十足,又魅惑至极。

    这也太帅了吧,是校草没错了!!!

    “走吧,我送你。”

    “好……”我直接看愣了,“我先去洗个手……”声音特别娇羞。

    “肚子还疼吗?”

    出了校门,老苏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给我揉了揉肚子。

    “不怎么疼了,吃了药就好多了。”

    老苏站住脚跟,把我的身体掰向他,把着我的肩膀,认真地说:“我会调监控,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要不……算了吧。”

    我躲避着老苏的眼神,不敢看他。

    “为什么?”

    老苏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是我先对不起她的,这是我应得的惩罚。”

    我低下了头,满是愧疚。

    “宝宝,你真的能做到原谅她吗?也许她还会做出伤害你的事。”

    老苏把我抱进怀里,下巴抵在我的头顶,环住我的身体,摸了摸我的肩膀。

    “我做不到,但我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我快哭了,说话微微带着点哭腔。

    “可是她不会就此罢休的,你会被她报复得很惨,我会心疼的。”

    我自己也心疼我自己啊!

    “哥,我想上厕所……”

    哇真的不是我故意破坏气氛,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那我们快回去吧。”

    老苏脸上面露尴尬。

    一进家门,我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直接光脚跑去洗手间了。

    “哥,我感觉我要虚脱了……”我扶着墙才勉强出了厕所,“要不我今天住这儿吧。”

    “傻瓜,晚上就好了,一会儿给你煮个鸡蛋,吃点儿蛋黄。来,把鞋穿上。”

    老苏拿了双拖鞋蹲下给我穿好,男友既视感。

    “我还得谢谢她呢……不知道今天能瘦几斤。”

    我说这一句话喘了好几次,快没劲儿了。

    “什么傻话,减肥也得健康减。”

    老苏说着又打了我一下。

    “诶呦我的亲哥哥啊,我都这样了您就别打我了行不行?”

    “好好好我去给你煮鸡蛋。”

    “好,你去吧,我再去趟厕所……”

    我大概在洗手间待了半小时左右,终于好点儿了,颤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看见床便躺了上去,呼,舒服。坐这么久,腿都麻了,诶呦,终于能伸伸腿了。

    “来来来鸡蛋煮好了,黄都给你取出来了,吃吧。”

    我看着一盘子蛋黄,不自觉咽了咽唾沫,感觉嗓子有点干……

    “这么多啊?”

    “吃得多好得快,吃吧。”

    “清呢?这不得噎死我啊??”

    “吃了。”

    ……

    ……

    ……

    此处省略无数个草泥马……

    “你放这儿吧,我一会儿吃。”

    我绝望地躺下盖上了被,顺便把脸也捂住了。

    “现在吃好得快,吃完就好了,乖。”

    老苏拉了拉我的被角。

    “我现在不想吃,你先放那儿吧。”

    我本来就不爱吃鸡蛋,蛋清还行,蛋黄真是想噎死我啊!

    “宝贝儿一口也行,吃一点身体会好一些的。”

    “哎呀我不吃你别烦我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脑子抽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仨数,不起来我就倒了,后果自负。”

    “诶呦倒就倒吧,您做事什么时候遵循过我的意见啊?”

    ‘咚咙咚咙’

    蛋黄和垃圾桶碰撞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后知后觉,老苏好像生气了……

    我立马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看着老苏黑得不得了的脸,我好像……要找人收尸了……

    “哥……”

    我拉了拉老苏的手,他却一把甩开。

    “别叫我哥!”

    老苏拿着盘子转身就出去了,我立马追了出去,可是刚下地就摔了。

    他连头都没回一下,心突然揪了一下,因为我看到了藏在他身后的那碗蛋清。

    “哥!哥别走,我错了,你别走!”

    老苏已经走到了厨房,刚要倒掉那碗蛋清,我从地上爬起来追了上去,拦住了他。

    “对不起,刚刚是我失态了。”老苏眼睛微红地抱住了我,“吓到了吧?”

    “没,都是我的错,哥打我吧。”我一下子哭了出来,“只要你别不要我,怎么样我都可以,真的!”

    我抬起头看着老苏,眼泪止不住地流。

    我非常没有安全感,到现在为止,谁都不能给我安全感,包括老苏。我总会害怕他会离开我,会不想要我。我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他就不要我了。所以我在他身边会特别没有安全感,放松不下来。

    唉,我也没办法,我很想和老苏畅谈一次,把我的顾虑说出来,可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傻话,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不管你什么样子,缺点有多少,脾气有多差,圈子有多乱,我都会在你身边,牵着你的手,陪你长大。”

    我一下子就哭崩了,把这几天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老苏把碗放到一边,就这么抱着我,我就这么哭着,听起来撕心裂肺。

    好久都没这么哭过了,不,是我记事以来从来就没这么哭过。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根本就不敢哭出声,家里没人的时候刚哭一会儿就回来人了,真是撞大运。

    我哭了好长时间,抱累了我就松开他坐到了椅子上,坐累了我就去床上躺着,躺累了我就去洗手间上了个厕所,一直都没停过。

    说实话我都佩服自己怎么这么能哭呢??

    “姐姐,你都哭了一个小时了,心情还没好点吗?我下节还有课呢。”

    老苏坐在我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立即停止了哭泣,说实话哭得时间长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那你去上课吧,我自己在家就好。”

    “乖乖的,等我回来。”

    “嗯!”

    老苏在我额头轻轻亲了一下。有点心动。

    我好像……有点安全感了?

    安全感是我是他的,归属感是他是我的。我向来都是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但老苏刚刚的表现让我有种自己是他家养的小宝贝一样,安全感爆棚。

    躺在床上,一想到老苏的帅脸和他给我的安全感,我的笑容就甜过初恋。

    一想到老苏刚刚对我说的话,我就开心,嘻嘻嘻嘻嘻。

    等会儿,上个厕所先……

    呼,终于舒服了,揉揉肚子,居然有点饿了。

    我走去厨房,看到了那碗蛋清,坐下吃了起来,估计老苏现在快上课了吧。

    ‘叮咚’

    门铃响了,我走到门口,听到手机也响了。

    我问了句:“谁啊?”

    “送快递的,是苏恒家吗?”

    门外是一个女生,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放门口就行!谢谢!”

    手机就在厨房,我拿起一看是老苏,自然不管快递了。

    “需要当面签收!”

    “喂,哥,怎么了?”我接起电话,“来了来了!”又朝门口喊着,走去开门。

    “谁啊?”

    老苏随口问了句。

    “快递。”

    “我没买东西啊?”

    老苏的语气很疑惑,可我已经走到门口了。

    “不知道啊。”

    “对了,苏木不在学校,我担心你,刚调好课往回走呢,已经到校门口了。”

    “我知道苏木去哪了……”

    “什么?她不会……”

    “你想干什么?”

    我开门一看,苏木正拿着匕首站在我面前。我赶紧关门,不料她用刀抵住了门。我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进了屋里。

    “什么?她是不是去家里了?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听到电话那头老苏的奔跑声,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撑到他回来了。

    “孙铭泽,请你接受我的报复。”

    苏木在门口笑了笑,拿着匕首向我一步步逼近,我不断地向后退。

    “我不接受。”

    “是你先对不起我的!”

    “我我我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不至于杀了我吧?”

    我特意把最后一句话提高了音量,因为门没关。

    “杀你?太便宜你了,我要在你那光滑的小脸上划满口子,让你一辈子都痛不欲生!”

    “啊!”

    苏木说完就举起匕首向我挥来,我立马往客厅躲,跑到了沙发旁边,她砍到了餐桌上,我大叫一声。

    邻居帮帮忙啊……我都这么叫了怎么还没人听到!

    “木木,你会坐牢的,你还小,真的,因为我不值得。”

    “闭嘴!毁了你我坐牢也心甘情愿!”

    “为什么?就因为我这么个人渣?”

    “多说无用,你的苏哥哥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吧?正好,让他欣赏一下我的作品。”

    话音未落,苏木挥着匕首就向我扎来,我随手拿个抱枕挡在前面。

    下一秒,刀尖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她竟然把抱枕捅漏了!

    我往前一推,整个匕首都露出来了,我顺势抢了她的刀扔到阳台那边。

    “啊——!”苏木发了疯似的向我扑来,“啊!”

    老苏及时赶到,一个过肩摔苏木就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她有没有伤到你?你有没有受伤?”

    “没……”

    我吓坏了,愣在原地,老苏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吓得快哭了。

    但我刚才哭多了,现在一点眼泪都挤不出来,看起来比他冷静得多。

    “木木,我不想报警,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好吗?”

    “我那么信任你,把我最悲惨的过去都告诉了你,你却辜负了我,你对得起我吗!”

    “那我也告诉你,我以前是个胖子,这也是我的悲惨过去,你满意吗?”

    苏木突然看着我笑,笑得我渗人。

    “啊!”

    苏木向我扑来,手抓向了我的脸。只觉得两条口子在我脸上崩开,我立马推开了她,瘫倒在地。

    “铭儿!”老苏立马扑到我身上摸着我的脸。

    “出血了吗?”

    哇地一声哭出来。

    “还好还好,只是两条檩子,会好的,会好的。”

    “苏木,你不要逼我。”

    老苏转过身对她说。

    苏木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跑了出去。

    自从遇见老苏之后,我感觉我的生活轨迹越来越上正轨,但同时也越来越惨??

    生活和学习倒是规律了,但是我这身上和精神上的伤是一点儿没断啊……

    照了照镜子,还好,已经不太疼了,估计明天就能消下去了吧。

    第二天早上,老苏告诉我苏木转学了,今天会去办转学手续,我赶紧起床跑去学校,希望能见她最后一面。

    “木木!”

    我在校门口看见了她和她家长,叫住了她。

    “你想干什么?”

    苏木警惕地看着我。

    “我们能聊聊吗?”

    我笑了笑。很真诚地笑了笑!

    “去吧。”

    她家长轻轻拍了她一下,年纪看起来像是她爸爸。

    “你到底想干什么?找我家长告状吗?”

    苏木挑挑眉,不以为然地说。

    “想多了,我只是想祝你以后能找到一个好的主。起码比我好。”我抱了抱她,“上学去了,后会有期。”

    酷酷地转身,是我最后的温柔。

  • 8
  • 1
  • 0
  • 4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这苏木有点吓人了叭

    身高153体重72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