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节选一

      面对这样的美女,冯坤虽说有些于心不忍,但转念一想,反正事已至此,自己也是替表哥办事,不然自己的工作恐无着落,姑且把道义先搁在一边吧,于是就在两张罚单上签了字交还给田蓉。

      田蓉将罚单放入一个文件夹里,然后用钥匙把文件柜打开,从里面取出两根漆成咖啡色的长条木板,其中一根长约一尺五,宽三公分,厚约一公分;另一根长度一样,宽度和厚度都能多出一公分,板子的做工非常精致、漆面光滑,打磨和抛光非常透亮,木质也属于名贵的花梨木,两根板子上面都用楷体刻着锦华地产四个字。“这就是我们要用的工具。”崔佳向冯坤介绍道。

      “可以了冯先生,我们去训诫室吧,李冰和赵婧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田蓉说完,用胸卡刷开墙壁上的门禁,只见又一道门打开了,随后三人一同进入了训诫室。

      冯坤一进训诫室,顿觉冷气袭人,这是一间封闭的房屋,没有窗户,一面墙壁上挂着锦华地产的员工守则,另一侧墙上则是一面镜子,地上有两张皮床,两位售楼小姐早已并排面壁笔直站立,等候正式处罚的到来。冯坤等人进入后,两人并未转身,而是继续面壁,鼻尖几乎触及到员工守则,双腿摈拢,双手垂直放在腿侧。田蓉科长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场合,看都不看二人,很自然地将文件夹和木板放在皮床上,看了一眼崔佳,只见崔佳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然后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高声宣道:

      “依锦华地产训字(2015)第131号和132号训诫书,现对销售公司员工李冰、赵婧执行训诫,现进行身份核实:李冰!”“到!”面壁站立的售楼小姐非常及时地回答道。“职务?”“置业顾问!”“训诫内容?”“笞臀四十!”“赵婧!”“到!”“职务?”“置业顾问!”“训诫内容?”“笞臀六十!”

      “好,下面我宣读一下行刑时的注意事项:首先,你们在受罚时将完全根据公司罚单上的内容进行,李冰打四十板子,用公司标准尺寸的板子,赵婧打六十板子,用的是大一号的板子。你们受刑的部位是臀部,所以在受罚时必须保持公司规定的女员工受刑姿势,相信你们在入职培训时都看过员工手册上的图示。其次,你们必须遵守行刑礼仪,在每挨一板子后自己要大声报出数来,如果数错或者多报,要进行加罚。最后,本次训诫监督员为冯坤先生,如果他对你们在处罚过程中的表现不满意,有权决定加罚,并且直接对你们执行,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二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好,现在开始!”

      只见李冰和赵婧听到田蓉说开始,立马转过身来,走到镜子前,不约而同地弯下腰,双手扶住自己的膝盖,双腿蹬直,穿着黑色短裙的臀部自然翘起,随后二人将秀脸抬起,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

      “看来真是训练有素啊,动作这么熟练。”冯坤在一旁暗道。他也同时注意到镜子当中两个人的脸,无论是李冰还是赵婧,面目表情都十分凝重,也不知此时此刻两人心中有何想法。

      田蓉拿着大一号的板子先来到赵婧的身后道:“先由你开始吧,一共是六十记,分三次打完,一次二十。打完一次后再打李冰,穿插着打五次就可以结束了,记着礼仪,最后提醒一次。”

      “前台售楼员赵婧,与客户争吵,笞六十,请科长给予严厉惩戒!”赵婧呼道。

      只见田蓉玉臂高举,把板子挥到头上,然后朝赵婧的臀部忽地落下,“啪!”的一声,那着实是木头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一!”赵婧大声呼道。“啪!”“二!”“啪!”“三!”…… 板子一下又一下落在赵婧的臀上,那黑色短裙包裹着的臀部,随着板子的起落,不时地陷进去又凸出来,而赵婧则准确地数着板子数,双手紧紧地抓住膝盖,双腿伸得笔直,“啪!”“十四!”“啪!”“十五!”……“啪!”“十九!”“啪!”“二十!”

      “第一次打完,可以站起来稍事休息。”田蓉提醒道,挨了二十板子的赵婧大声道了句:“谢谢科长的惩戒!”随后站起身来,由于弯腰挨打的缘故,赵婧粉面憋得通红,齐耳的短发也显得有些凌乱,但她还是保持端正的站姿,略微喘着粗气,看着镜中的自己。

      “前台售楼员李冰,向客户传递误导性信息,笞四十,请科长给予严厉惩戒!”这次轮到李冰大声呼道。

      田蓉又来到李冰身后,挥舞另一根板子,朝李冰的臀部“啪!啪!啪!”地打了起来,李冰双手扶膝,撅着屁股,一边挨着屁股板子一边大声报着数:“啪!”“一!”“啪!”“二!”……“啪!”“十一!”“啪!”“十二!”“啪!”“十三!”“啪!”“十四!”……“啪!”“十九!”“啪!”“二十!”

      李冰与赵婧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女,李冰很有亲和力,一看就是大方和蔼的那种女孩,公司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赵婧则有一种冷艳和矜持的气质,因此人际关系不是很好,在挨板子的问题上就分出高下了,且不说在数量上和刑具上的区别,单就力道而言,如果田蓉打赵婧屁股时用的差不多是十分力的话,打李冰则只用了八分,不一会儿,李冰的头二十板子打完,李冰站直身子,道了声:“谢谢科长的训诫!”尽管科长没有用全力,但仍然可见李冰的脸上留下了几滴香汗,扎着马尾的头发有几绺已经粘在额头上了。

      冯坤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这不是拍电影,而是真打啊!两位美丽大方的售楼小姐撅着屁股被人用木头板子连续击打,还要自己大声报数,挨完打还要道谢!这不仅仅是对身体的惩罚,更是精神上的折辱,看来锦华地产的高薪真的不是谁都能拿到的!冯坤不由得佩服起李冰和赵婧来,这两位姐姐只比自己大个三五岁,表面上看收入丰厚,衣着光鲜,谁知背后却要承受这么多艰辛,看来这年头钱真是越来越不好赚啊,真后悔自己大学时没有认真读书,以至于步入社会后求职到处碰壁。

      “啪!”“二十一!”“啪!”“二十二!”……“啪!”那边的赵婧又弯腰撅臀开始数着板子了,田蓉依旧例行公事一般挥动板子狠打着赵婧的屁股,赵婧则咬紧牙关,一下又一下地挨着,性格倔强的她可不想在受罚的时候失了态,更不想把事情闹大进而失去这份高薪的工作,只想这板子能尽快打完,自己好重新调整心态,争取多销售出几套房子,拿到更多的奖金,“三十四!”“啪!”“三十五!” “啪!”“三十六!”“啪!”“三十七!”“啪!”“三十八!”“啪!”“三十九!”“啪!”“四十!”赵婧奋力喊出了四十下板子,稍微定了定心神后道:“谢谢科长的惩戒!”然后站起身子,本来皮肤白净的她此刻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见赵婧挨完板子站起来后,李冰知道该自己了,马上弯下腰又把屁股撅了起来,田科长又来到李冰身后,连续挥了六十多下板子,胳膊都有些酸了,崔佳见状道:“田大姐,您先休息一下吧,这二十板子我来帮您打吧。”田蓉确实也累了,于是把板子递给崔佳,“有劳崔经理了!”

      崔佳拿起板子二话不说,对着李冰的屁股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板子,崔佳下板子的频率要比田蓉快得多,力度也大得多,很显然是做给身旁的冯坤看的,李冰都有点数不过来了,“啪!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冯坤从墙上的镜中看见,当每一板子击打在李冰臀部的时候,李冰的柳眉就紧蹙一下,虽然口中依然准确无误地报着板数,但很显然报数声开始夹杂了一些颤音,而从镜中看到崔佳的侧脸,她紧咬着的嘴唇、呼呼挂风地板子、啪啪的击打声,似乎也在暗示她在全力地责打李冰的臀部,不一会儿,李冰数到四十,崔佳才停下来,李冰这才艰难地站起身,面带着痛苦的微笑分别对崔佳和田蓉行了个礼:“谢谢崔经理和田科长的惩戒!”

      二人也回了礼,田蓉要李冰去一旁站立,崔佳又来到赵婧的身后,赵婧见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是加倍注意,弯腰撅臀保持最标准的受罚姿势,仰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声道:“请崔经理继续给予惩戒!”崔佳活动活动手腕,换了个方向,还是以快速的方式用大一号的板子“啪!啪!啪!啪!”地对着赵婧的臀部笞打起来,可能是挨板子更多的缘故,这一轮屁股板子赵婧是龇牙咧嘴报完数的,镜中赵婧秀脸扭曲的模样让冯坤实不忍看下去,“啪!”“五十七!”“啪!”“五十八!”“啪!”“五十九!”“啪!”“六十!”赵婧忍痛喊出了第六十下板子,然后站起身,向崔佳和田蓉鞠躬致谢:“谢谢崔经理和田科长的惩罚!”

      两人向赵婧还礼,田蓉道:“对你们二人的笞责已经结束,明日早晨请按照罚单上的规定去前台进行训诫式罚站。”

      “是的!”二人异口同声地答道,心里似乎要松了一口气。

      崔佳松了松胳膊后,微笑着对冯坤道:“怎么样?冯先生,您觉得我们的致歉诚意如何呢?”

      六、无耻之极

      按理说冯坤这次应该很满意了,加赠一个车位不说,两位售楼小姐当面致歉,并且当着自己的面被公司体罚,两人一共挨了一百下屁股板子,那可是动真格的打啊,不是闹着玩的,况且人家又都是女生,这还抓住不放那还能叫人吗?人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的,可冯坤是劳建派来故意闹事的人,就是要无理搅三分的,如果就这样了事,那还能叫无耻吗?

      只见冯坤不疯装疯、不傻装傻地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我记得我好像是训诫监督员吧,但是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呢?”崔佳忙道:“冯先生,您可以行使您的权利啊,如果您对我们的处理还有不满,可以提出来的,我们会全力以赴满足您的。”

      “我好想听见田科长说有什么‘加罚’?”冯坤道。

      “是的,如果您对他们两人或者我们在实施训诫的过程中有什么不满的话,您可以决定对她们处以加罚的。”田蓉答道。

      “那好,我感觉她们在受罚后只向你们二位鞠躬致谢,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是不是也应该感谢我在此监督啊?”冯坤无赖式狡辩着。

      田蓉听冯坤说的看似在理,但又有些吹毛求疵,说实话,她自己也不愿对这两位售楼员再实施体罚了,于是马上向崔佳使了个眼色,心中却埋怨二人忽略了自己一再叮嘱的礼仪问题,“这次训诫不同以往,主要是给客户看的,怎么能在最后关头忽略了客户呢?”

      崔佳很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看到田蓉的暗示,她点了点头,田蓉明白,看来这两位售楼小姐还得多受点皮肉之苦,否则这客户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但如何加罚呢?若要再打两人一顿屁股,估计她们后半个月就坐不成椅子了,于是对冯坤道:“冯先生,李冰和赵婧方才没有在训诫结束后向您行礼致谢,确实应该加罚,我看这样,可以加罚用木板抽打她们二人的手掌心和脚心各十记,以示惩戒。”

      冯坤表示此法甚好。崔佳把板子直接递向冯坤,“冯先生如果有意的话,可亲自执行。”冯坤也没客气,接过了板子,

      赵婧和李冰心中气得不行,这冯坤明显是无赖之极,但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倒霉,遇到了这样的无赖呢,只得来到冯坤近前,纷纷伸出玉手,掌心向上,齐声道:“请冯先生给予惩戒!”

      见李冰站在地上先伸出了左手,冯坤也没客气,呼地抡起板子,照李冰左手的掌心就是一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李冰的手心当时就红了,疼得她差点没叫出声来,感觉手要麻了一样,“一,谢谢!”李冰仍不忘报数和致谢,“啪!”“二!谢谢!”,又是一板,这次由于上一板打过后,手心已经麻了,所以疼痛减轻了不少,紧接着又是三下,换右手手心继续打,每挨一下李冰都会勉强微笑着,大声喊出数来,并且喊谢谢!”十下打完,李冰的两只手掌心已经通红肿胀。

      赵婧在一旁看着李冰伸出手心挨打,心里都觉得疼,等轮到自己,才发现疼痛远超自己的想象,冯坤十下手板把赵婧的手心打得似乎失去了知觉,待赵婧谢完打后,冯坤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坏笑。 李冰和赵婧口里倒吸着凉气,不停地甩着手。

      “去皮床上坐着,把鞋脱了,请冯先生打你们的脚心。”田蓉说道。

      两人忍住手心的疼痛,来到皮床边沿,弯腰脱下了皮鞋,然后坐到皮床上,虽然皮床很软,但是当两人的屁股坐在上面的时候,还是疼得差点没叫出声来,李冰和赵婧咬着牙才坐稳,然后双手抱头,美腿平伸,穿着肉色丝袜的玉足抬起,将脚掌亮出,“请冯先生给予惩戒!”李冰先说道。

      冯坤也不客气,抡起板子,朝李冰两只脚心抽打起来,“啪!”“一!谢谢!”、“啪!”“二!谢谢!”“啪!”“三!谢谢!”、“啪!”“四!谢谢!” “……”板子狠抽在两位售楼小姐脚心发出的啪啪声、售楼小姐大声的报数声和谢谢声在训诫室里此起彼伏。

      就这样李冰和赵婧又各被板子抽了十下脚心,虽然隔着一层丝袜,但两人的脚心还是被打红了,崔佳见状忙对冯坤道:“冯先生,您觉得加罚怎么样?”

      看着李冰和赵婧两人的狼狈相,冯坤觉得差不多了罢手,于是点头道:“这才看出你们有点诚意,这样吧,房子我暂时不退了,但是这罚单我还不能签字,我还需要在今后的合同履行过程中继续确认一下你们的诚意,如果这次只是做戏的话,那么我想我会考虑退房,你们如果还想演戏的话,就得多请几个演员了!”

      听冯坤说不退房了,崔佳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没辜负刘总的重托,把今天的事算是平下来了。两位售楼小姐的心也总算落了地,向冯坤再次道歉并且感谢其原谅。

      话说冯坤离开了售楼处,当夜即来到劳建的家中汇报今天的见闻,当他说到自己已经向锦华口头承诺不退房后,劳建勃然大怒:“你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废物,我几时要你向她们承诺不退房了,100多万的购房款从哪里出?”

      “可她们说能履行合同。”冯坤辩解道。

      “混账!锦华能履行合同,你能履行吗?你有钱还房贷吗?把你卖了也换不起啊。”劳建怒不可遏,真想把冯坤踢出家门,

      “表哥您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冯坤见劳建如此大怒,赶紧捡好听的说。“我明日就去售楼处再闹,说还得退房,反正这个事没完!”

      “闹闹闹,就知道闹,你胡搅蛮缠人家保安把你打出来!”

      “那该如何是好啊?表哥?”冯坤哭咧咧地问。

      劳建屏神静气思索了一会,突然计上心头,把冯坤叫过来耳语了几句,吩咐道:“你明日可这般行事。”冯坤领会了劳建的意图,又开始了新的计划。

    • 生成海报
    • 中国
    • 5
    • 0
    • 0
    • 174
    • 此用户已注销-17701青城小默此用户已注销-1172涛β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