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失格(一)

      “哥,又去俱乐部吗?”鹿绯从前座的大口袋里掏出一个猫耳发箍,半靠在江凉介的怀里。

      那只平放在鹿绯身后的手慢慢攥成了拳,他的旁边是一个纯黑的电脑包,电脑包里是集团破产的文字报告。

      “嗯。”简单的一个字,从喉咙里发出来。

      鹿绯举着快要比他脸大的手机,细白的手指唰唰玩着切水果,他不知道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江凉介在身后紧握着的拳带起了臂上的道道青筋,没了一个鹿绯,他还会有更多宠物,可若他现在只要他,那就真的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对不起,鹿绯。

      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庄园般的俱乐部,出来时,车上却只有一个江凉介。

      江凉介抓紧了手边的银色手提箱,眸底一片复杂。

      “哥——哥?”鹿绯叫了两声,然后是小声的嘀咕:“去哪了……”

      “带他去评测室吧。”说话的人把胳膊撑在走廊的窗台上,明明是个男人,却给人一种媚眼如丝的感觉,妖娆又阴冷。

      鹿绯呆了一下,然后弯着大大的眼睛笑了,笑的抖着肩膀摆了摆手,缓了一会才开口:“你认错人了,我是跟哥哥来这里玩的。”

      妖娆的男人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把卷在手里的文件展开,放在他的面前。

      “从今天起,你就是俱乐部的一份子了。”他仍旧笑着,明明跟刚刚没有什么区别,可鹿绯却觉得,他笑的残忍,笑的狠戾。

      关于售卖奴隶鹿绯的有关决策——

      鹿绯盯着那一行故意加粗加黑的字体,然后迅速把目光移到末尾。

      乙方签字:江凉介

      那三个字龙飞凤舞,甚至潦草的有些认不出,但是他知道的,那就是哥,是哥亲自签了字。

      脸色瞬间惨白,大睁着眼睛,妖娆男以为他会哭,可他没有,只是一直带着笑意的脸变得面无表情,仿佛忽然空洞苍白了许多。

      “带走吧。”风清扬忽然有些不忍心,扭过头去却又不在乎的笑着摇头,越活越回去了,他都多少年没有过这种心思了,一个刚成年的小屁孩,啧。

      鹿绯被推着机械的跟在风清扬身后,他还混乱着,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不要我了……

      评测室是一间漆黑的屋子,没有窗户,连墙壁都是黑洞般的颜色,鹿绯被推进去,像是被一张大嘴吞了进去,永世不得超生。

      轰的一声,灯亮了,绕了屋子一圈的小灯和中间巨大的水晶吊灯把整间屋子照的竟有些刺目。

      评测室的正中央,是一台银色的机器,伸着两排机械臂,像是在打坐的千手修罗,风清扬慢条斯理的拉开旁边的沙发椅,翘着二郎腿看着他。

      “你的评测结果,除了影响江凉介的收益。”风清扬顿了一下,笑的妩媚:“还影响你接客的质量。”

      俱乐部本就是失格之地,虽说能来的也都是高等人群,但这其中,也是分层次的,能上顶层的奴,伺候的当然也是顶层的人。

      接客……鹿绯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其他的表情,那是一种带着绝望的悲伤,是……是啊……他要钱,当然要卖最贵的一种了……性奴啊……

      风清扬微微眯眼,单看皮相,倒是一副顶级苗子,只是要看他能不能熬过去了,毕竟,就算是自签卖身契,被玩死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鹿绯这种被卖进来的。

      身边的工作人员麻利的给他脱衣服,他像那些人一样,挣扎,惊慌,甚至变得凶狠,可不说风清扬,就是那些工作人员也看腻了这些动作,他被掐着脖子,用力提起来,窒息的痛苦让他根本无暇挣扎,直到被脱的浑身赤裸才被放开,然后重重掼在面前千手修罗般的机器上。

      机器被操控着将他举在半空中,缚腰,捆手,绑脚,就连脖子都被固定在一个方向,扭头都难。

      绑住两只脚的那两个机械手臂慢慢向外分,分的大大的,撑成了劈叉的姿势还在向上推,鹿绯被强迫扭向风清扬的脸微微颤抖着,紧紧咬着下唇不肯出声。

      “柔韧不错。”风清扬忍不住赞叹。

      这身皮子是真不错,瓷白的竟有些晃眼,两条腿几乎分开了有二百度还不打弯,屁股被牵扯的微微变形,可也是翘翘的两团肉,中间粉色的菊穴也是紧密闭合着,连一丝缝没有。

      这样的身体,做什么都是好的。

      “试试竹尺。”风清扬慢条斯理的吩咐。

      一柄竹青色的长尺被取过来,抵在微微变形的两团臀肉上。

      “啪!啪!啪!……”竹尺咻咻抽下,软软的臀肉一弹一跳,随着抽下的竹尺微微颤动着。

      嫣红的尺痕慢慢从臀上浮出来,看的掌尺的工作人员微微一呆,这副皮囊,简直让人充满凌虐欲。

      “好了。”风清扬又笑了,他站起来,走到鹿绯身后,修长的食指点在那朵浅粉色的菊穴上,湿润柔软,还带着一股难言的异香,他不想再测了。

      “我记得今日顶层有宴会?”风清扬慢慢用力,紧密的菊穴艰难的吞进一小截指尖,不顾鹿绯拼命颤抖的腰臀,不动声色的抽回指尖。

      “是。”工作人员忙点头。

      “送他上去。”风清扬漫不经心的开口:“俱乐部里的奴,只送他一个上去。”

      工作人员愣了愣,今日来俱乐部顶层宴会的,起码有六位,这只送一个……不过风清扬一向掌管这些,他们也只是愣了一瞬,就点头退下了。

      圆形的顶层大厅,黑灰渐变的墙壁在蓝光的照耀下更加深邃,大厅中央的环形矮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玩具”。鹿绯蜷缩在环形矮台的中心,低着头。

      细瘦的脊骨紧紧抵在冰凉坚硬的台壁上,微长的墨发几乎挡住了整张脸,他抱了抱膝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 3
  • 3
  • 0
  • 511
  • 此用户已注销-75124এ᭄飓风ོ࿐临暮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大大我爱你
  • 0
    ?的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