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失格(二)

        “你以为我会管家里那些事?”叶十方把脑袋埋进帽兜里,无所谓的耸耸肩。身后跟进来的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脸上带着招牌的儒雅笑容。

        “那些破事管不管的倒也无妨。”电梯里最后出来的男人剃着寸头,穿了一身草绿斑驳的陆军作战服,手里拎着一条宽厚的武装带,厚牛皮被磨的反光,甚至边缘的孔洞还挂着负重勾,他的声音也是最响亮的:“不过,季焕来了就没那么好收场了。”

        “我会怕他?!”叶十方瞪了何淮川一眼,皱眉扫了一眼大厅。

        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没等发作,就听到环形矮台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声音很小,可他们都听到了。

        “叫什么?”叶十方扯着嘴角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趴在矮台上看着蜷缩在里面的鹿绯,鹿绯蜷缩了好久,正想放开双臂活动一下,听到那声尾音上扬的调子,举在半空中的手臂僵了僵。

        “爷问你呢。”叶十方撑在矮台上微微歪头,嗯,看样子长得不错,他很喜欢。

        鹿绯仍旧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冷着一张小脸,他赤着身子呢,才不肯抬头。

        叶十方挑挑眉,随手在矮台上扒拉扒拉,找到一根乌黑油亮的短柄蛇鞭,啪的一声丢进去,就落在鹿绯的腿上,被打中的地方慢慢浮出一抹红痕,叶十方兴趣更甚:“叼过来。”

        风清扬的电话打的很及时,间接的救了鹿绯一下,叶十方瞥了一眼屏幕上跳动的“骚扬”两个大字,手指一滑,接起了电话。

        “怎么,俱乐部穷成这样了?”叶十方顿了一下继续说:“送个连指令都听不懂的奴上来?”

        “不习惯了?”风清扬在楼下伸了个懒腰,嘴角仍旧勾着笑:“他叫鹿绯,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

        叶十方挑挑眉,罕见的没有反驳,若单论皮相,这一具,倒真有做礼物的资格。

        “你们会喜欢的。”风清扬垂眸轻笑,哪怕挂断了电话也还带着愉悦,鹿绯可能不是个完美的奴,但他一定是最特别的。

        细数着六人的爱好,好像除了杜珞瑕偏好不明显些,其余的都满足了。

        陆椋烯和季焕并肩从电梯里走出来,刚厅,就听见一阵尖尖的惨叫,还有啪啪的巨响,季焕微微皱眉,看到了把鹿绯按在矮台上抽武装带的何淮川。

        鹿绯哭的惨极了,一双大眼睛里包满了泪水,不用眨眼就吧嗒吧嗒的滴在矮台上,额上出了细汗,一头微卷的墨发凌乱的仿佛炸了毛,可哪怕是这样,他却还在拼命挣扎着,一只手撑在矮台上不屈的抓住边缘,另一只手绕到后面掐住何淮川按他腰的手臂,尖尖的指尖死死掐进去,两条腿更是几乎踢出残影,往身后看戏的叶十方身上踹。

        陆椋烯有些愕然,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否则他一定以为自己走错了楼层,到了调奴的训诫层。

        “他叫鹿绯,今天新收的奴。”苏钰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拿起醒酒器,宝石般通透的干红顺着醒酒器长长的口滑进面前的酒杯:“风清扬送给我们的礼物。”

        季焕饶有兴趣的往前走了几步,捏住鹿绯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拇指拂过他饱满樱红的嘴唇,却无视了他凶狠带泪的目光。

        “好皮相。”季焕声音带着轻笑。

        何淮川仍旧甩着武装带,鹿绯竟出奇的没有惨叫出声,而是反口一口咬住了季焕的拇指,咬的狠戾,那个指腹几乎瞬间就冒出了血珠。

        “咬下这节手指,我不罚你。”季焕面不改色,甚至还笑了。

        何淮川会意,停下手中的武装带,就在矮台上拿了一个带短毛的指套,一只手有些粗鲁的分开鹿绯的臀瓣,另一只手带了指套,重重刮擦了一下里面紧致细小的菊穴。

        “啊呀————”鹿绯松口,牙尖上还带着红红的血滴,菊穴一阵剧烈的收缩,也不顾掐人了,那只手不受控制的向臀缝探去。

        那些短毛都是挑了坚硬的狐毛,重重的刮一下细嫩的私密处,疼的简直要打滚。

        “没咬下来哦。”季焕微微弯腰,举着自己还在滴血的拇指给他看,声音亲切柔和,听的叶十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鹿绯有气无力的趴在矮台上,屁股挨了十几下武装带,疼的像揭了一层皮,就连臀缝里也是火辣辣的时不时刺痛一下,难过的委屈,委屈后就是不顾他们错愕的目光嚎啕大哭。

        “呜呜呜——啊——呜嗯——”鹿绯哭的不能自已,瘦瘦的肩膀哭的一缩一缩,好不可怜。

        五人罕见的同时沉默了,杜珞瑕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少年撅着红屁股哭的超大声,五个人束手无策的围在他周围,欲言又止仿佛想哄一下,又抹不开面子。

        “闭嘴。”杜珞瑕声音冷冷的,是对鹿绯说的。

        “唔——”鹿绯哭的缩缩的背影顿了一下,然后是更大声的哭:“啊啊——呜呜——唔啊啊——”

        叶十方尴尬的吞了口口水,就他站在鹿绯身后,看的也是最清楚的,瓷白滑嫩的大腿,纤细柔软的腰肢,带着深浅不一红痕的屁股,被刮了一下微微肿起的小花,妖精——这简直就是个妖精——

        杜珞瑕皱眉了,看了看木桩子般站在他身旁的五个男人,眉头皱的更深。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肯定是个奴,是奴就没有他治不了的。

        一把捞住鹿绯的腰肢,打算去隔间与他单独谈谈,对上叶十方欲言又止的目光,冷哼了一声,不屑道:“废物!”

        不想此话一语成鉴,后来的六人,也只有他下得了狠心收拾鹿绯。

        刚进隔间,鹿绯的哭声戛然而止,在外面的五人不明所以,只有何淮川有些尴尬的把套在拇指上的指套取了下来,仿佛上面的狐毛烫手般放在了矮台上。

        他是没见过这样的奴,环顾了一下四周四人同样尴尬难看的脸,心里舒服了许多,看来不止自己没见过。

        鹿绯被哄好了,是杜珞瑕从隔间的小橱子里拿了一根细长的尿道棒,对准了他粉白的小雀儿,他吓的都要尿了,哪里还顾得哭啊叫的。

        “还哭吗?”杜珞瑕一只手捉住小雀儿,一只手拿着顶端椭圆的尿道棒在吐出几滴透明汁液的地方打转,威胁意味十足。

        鹿绯骇的面色惨白,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那根凹凸不平还带着螺旋花纹的金属尿道棒,站在冰冷地面上的脚丫紧张的蜷缩起来。

        “不…不哭了……”鹿绯说着不哭,努力把眼里的泪水憋回去,声音里还是带着哭腔,但是拼命吸着鼻子,颤颤的开口——好汉不吃眼前亏。

        杜珞瑕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金属尿道棒叮的一声丢在地上,就像进来时一样,被环住腰肢又抱了出去。

        季焕见他出来,扬了扬止住血的拇指。

        鹿绯嘴巴一扁,马上又要哭出来,可杜珞瑕稳稳的站在他旁边,死暴君,居然如此对待可爱的美少年,还是强强把眼泪憋了回去。

        “我要先跟他算一笔私账。”季焕眸光扫过矮台上各种各样的小玩具。

        苏钰和何淮川回到沙发品酒,杜珞瑕与陆椋烯同样有事要谈,倒是叶十方饶有兴趣的拖了把软椅,翘了二郎腿看季焕的表演。

        环形矮台的中央部分慢慢升起,矮台放工具的两格也随之升起,倒真变成了一架表演台,季焕解开袖口的纽扣,向上挽了挽。

        “敢咬我的奴,你还是第一个。”季焕微微弯腰,伸指抬了抬鹿绯的下巴。

        鹿绯听着他们一口一个奴的称呼自己,早就忍无可忍,终于忍不住了,生气的甩开季焕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我不是奴!”

        季焕微怔,冒犯过他的奴不是没有,可那些千篇一律的奴,无非是恃宠而骄,亦或是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可却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他不是奴?可笑又执着。

        “我不是自愿的。”鹿绯低着头,墨色的卷发遮住半张脸,声音也轻下来:“所以不会卑躬屈膝,也不会承认我是奴,什么都不行,尿道棒也不行!”一双含泪绯红的眼睛恶狠狠的扫过杜珞瑕,似是控诉又似是愤怒。

        “我早晚会回哥哥身边的!”鹿绯大声喊,但是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喔,就是哥哥把他卖掉了,可他已经喊出来了。

        江凉介,你可真狠。鹿绯在心里小声的说,那根弦已经断了,哪怕再系上,系一个死结,也还是有一个难看难受的疙瘩。

        季焕还是打了,一只手把人按在矮台上,抄了一把竹尺,重重抽在鹿绯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碧青色的竹尺清脆响亮,抽的劈啪作响。

        “唔——”鹿绯趴在矮台上,吸了吸鼻子,可心里一阵阵针刺般的尖痛,想起江凉介那张脸,他就心痛,他怎么能,怎么可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卖掉!

        叶十方古怪的看了季焕一眼,竹尺?季先生动情了?

        “啪!啪!啪!啪!……”季焕重重抽了二十尺,其实不轻的,鹿绯本就红肿的屁股整整又肿大了一圈,臀尖带着青紫的淤痕。

        “啊——唔——”鹿绯强忍着身后火辣辣的痛感,扒住矮台边缘,疼的眼泪横流。

        “清了。”季焕举了举手,声音淡淡的。

        这下不只是叶十方了,在品酒的四人也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 生成海报
    • 14
    • 0
    • 0
    • 117
    • 此用户已注销-17701鹅鹅嘎嘎嘎小默瞳小小你噗爷终究还是你大爷羽儿沐木木木沐晴罗卜君安Echo.Alex小满~昵称丢啦官方巡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