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十三章

    我酿跄地走到药店,和老板说要一瓶阿普挫仑,想了想又买了瓶维c,希望老苏不要发现。

    跑回小区门口,看到老苏在门口等我,心里忐忑不安。

    “呐,你也吃一片,美白的。”

    我撕开包装倒出两片维c,一片放在了自己的嘴里,一片递给他。

    看他把维c送进了嘴里我的心才安下来,看来老苏没起疑,这才放心回家把药藏在了行李箱里。

    老苏今天又教了我一招,试探什么的我依旧没成惯性,挨了几十皮带。

    一天下来,旧伤没怎么好,新伤倒是添了不少。

    终于熬到了晚上,趁着老苏做饭的功夫我去房间把几片药磨成粉,用纸包起来放在行李箱里。

    “吃饭了宝宝。”

    老苏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我吓了一跳,还好已经把药放起来了。

    “好,我洗个手就去。”

    呼,吓死我了。

    吃完饭半个小时后我端着一杯水进了卧室,打开纸包往杯子里倒了一点粉末一饮而尽。

    和老苏一起看了会儿电影,困意来袭,我躺在他怀里睡着了。

    “小泽,四点了,起来跑步了。”

    “唔,好。”

    “今天怎么这么乖?”老苏喜出望外地看着我,“起床吧,跑完步去食堂吃早餐。”

    老苏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难为他的身高了。

    “哥,我昨天是怎么回的床上啊?我记得……我们在看电影来着啊。”

    果然,昨天晚上八点不到就睡着了,今天就算是四点起也没平常那么困。八个小时嘿嘿,搬过来之后很久都没睡过八个小时了。

    “不是我抱你回去难道是你自己梦游吗?可能是这两天训练强度有点大,你有点累,所以昨天看着看着电影就睡着了。我们以后先跑四圈,再慢慢增加。”

    说话间我们已经跑了两圈,老苏说完这话我心里有点自责,他要是知道是因为我吃了安眠药才睡那么早的话不得扒了我的皮……

    “哥,你说,安眠药对失眠有没有作用啊?

    我试探性地问,连看都不敢看他。

    “有病才吃药,而且那玩意儿副作用特别大,简直就是找死。哎孙铭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敢吃安眠药,我直接给你打昏,不怕你睡不着。”

    “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还没开口,一听他最后一句话口水就呛到了。

    “怎么了?”

    老苏停下来顺着我的背。

    “咳咳咳咳没事,就是呛着了,继续跑吧。”

    我今天表现一直都很乖,什么都顺着老苏,就连晚上都没敢吃安眠药,又折腾了半宿才睡着。

    “小泽,起来了。”

    “唔,哥我困。”

    才刚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估计今天的精神状态又恢复以前了。

    “孙铭泽,出来。”

    在我第n次在课上睡着的时候,老苏把我揪了出去。

    “哥我错了。”

    “叫老师。”

    “老师我错了。”

    “今天怎么回事儿?昨天不还精力充沛的吗?”

    “我……我昨晚没睡好。”

    “行了,进去吧,别睡觉了。”

    老苏叹了一口气,把我放了。

    这么一闹,吃安眠药的想法更坚定了一些。不吃安眠药不保证睡眠的话,真的会影响生活。

    可算是熬到了晚上,我偷偷拿出那半包上次吃剩下的药末,刚要倒进水杯里,不料老苏突然进来了。

    “吃啥呢?”

    我吓了一跳,手里的粉全掉在了地上,还差点打碎了杯子。

    “干什么呢吓成这样?”

    老苏皱着眉走了过来,我浑身发抖。

    “这什么啊?”

    好巧不巧地我不小心踢了一下行李箱,药瓶从里面掉了出来,真是天要亡我……

    “哥……”

    “安眠药?你疯了吧?”

    “哥……我……我……”

    我吓傻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这是第二次,就……就……只吃过一次。真的,哥……”

    “为什么?”

    “我……我是真的失眠。每天早上起很早,但是我才刚睡着不久,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真的……真的不足以支撑我一天的活动。对不起。”

    “别,你对不起的人是你。这些道理我不信你不懂,我也不信你没和别人说过,理由。”

    “失眠。”

    我皱了皱眉,咬了咬嘴唇,说出了那两个字,说了八百遍的两个字。

    “理由!”

    老苏高了八度说话,我也颤了一下。

    可是我真的不想说我有抑郁症,我不想他用另一个眼光来审视我,不想因为我有抑郁症就给我什么特例。

    “已经四年了……以前都是靠吃安眠药来维持日常生活的,但是,但是……但是自从来了老师家之后,就再也没吃过了,前天是第一次,也……也是最后一次。”

    “前天?所以你昨天问我安眠药的事儿是有目的的?那我昨天都告诉你后果了,你今天还犯,合着我在你那的威慑力只有一天是吧?”

    老苏笑出了声,使我更加恐惧。

    “不是……我……我今天实在是太困了,没办法,如果想不影响学习和生活的话,我只能吃安眠药……”

    “你吃了四年……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对身体有伤害啊!”

    老苏随手就打在了我的胳膊上,我又不敢反抗,只能忍着。

    “哥……哥我知道错了,但是我没有安眠药真的睡不着啊哥!”

    我抓着他的手祈求。

    “那你就拿你的身体开玩笑吗!学习有那么重要吗!正常生活有那么重要吗!你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知不知道!”

    老苏吼得我脑子疼,我皱了皱眉,从来没有人在乎过我的身体。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心的,我对贝也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丝毫不走心。我怕,我怕老苏和我一样,和我一样渣,和我一样……不关心任何人。

    “哥,为了我值得吗?”

    我咬着嘴唇问出了这句话。

    “值得。”

    老苏回答得毫不犹豫。

    “为什么?我们明明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哥为什么要这么在乎我?哥值得更好的贝,为了我发这么大的火,是真心的吗?”

    我突然很别扭,我以前在面对这种情况时都会觉得贝很烦,很不懂事。就算发火也是毫不走心的,只是为了实践。那,哥也是这样想的吗?

    ‘啪’

    我说出那话的第二秒,左脸颊就迎来一阵刺痛,头因为惯性向右歪,嘴里有点血腥味儿。我皱了皱眉,这还是第一次被掌掴呢。

    “我想过你会顶嘴,会闹脾气,会认错,唯独……没有想过你会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孙铭泽,这么多天,我对你是不是真心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还是……你对我的好和顺从,都是装出来的?”

    惊鸿一瞥,老苏眼里的泪水马上就要夺眶而出,我好像……失言了。

    “哥……”

    “孙铭泽,我以为你找十个贝只是年少轻狂,不懂什么是感情,不知道什么叫负责。但现在我发现,你连良知都没有。如果你觉得我对你的感情是假的的话,那我们就结束吧。”

    “哥……我……”

    “别叫我哥,我对你的感情都是假的,我不配。”

    “不……不是的哥,不是这样的,我……我刚才只是……只是太害怕了才会说出那种混账话。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是我,是我以前都这样对别人,所以我才会怀疑别人对我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哥,求你别不要我,我现在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全世界啊哥!”

    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连爸妈都抛弃了我,我现在除了苏恒,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没有他。

    我拉住他的手怕他走,自己现在就是个卑微到尘埃里的一颗沙粒,苏恒就是我的天,出现在我生命里的那颗太阳,照亮了我的心,撑起了我的整个世界。

    遇到他之前,说句夸张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苏恒,我对你好像产生了一种特殊情感。

    老苏把我按到了床上,没有用工具,而是用巴掌。

    ‘啪啪啪啪啪……’

    老苏的力气让我感觉到了他的怒意,这疼痛感不亚于皮带。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唔。”

    不知道打了多久,我不小心哼出了声,老苏停手了。

    “哥……消气了吗?”

    ‘啪’

    “唔。”

    话音刚落老苏又一巴掌拍到了我身后。

    “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是吗?”

    “我怀疑哥对我感情的真假。”

    ‘啪’

    “呃……”

    这一下打得我措手不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打的是你不信任我。”

    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节食减肥,吃药催眠,你作得还真高级啊。”

    “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脸还疼吗?”

    这什么路子?画风突变啊。

    “有点儿。”

    我皱了皱眉,其实挺疼的,我感觉都打出血了……说实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打脸嘴角会出血,牙龈出血??

    “我只谈过一次恋爱,结果你也知道。我在意你在意得连我初恋女友都不算什么,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明白吗?”

    老苏摸了摸我的脸,我不知道他在暗示我什么,其他的感情我不敢往那里想。

    “我知道,哥对我真的很好,我无以为报。哥,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爱了,我知道人不应该把自己的感情全部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可是你拯救了我,拯救了在地狱里的我,带我上了天堂。我不能没有你。”

    “傻瓜,我怎么会离开你呢?疼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你从我的世界消失?”是挺疼的,“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把你的腿打折,这样你就走不了了。”

    “要不要这么狠啊……更何况……刚说结束的可不是我。”

    我小声叭叭着。

    “我说了,是如果。”

    老苏一把拥我入怀中,从那以后也没再怀疑过他对我的真心。

    其实我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有点幼稚,可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去试探他,谢谢他经得住每一次的考验。矫情也罢,敏感也好,我的安全感没那么容易满足。

    “哥,对不起。”

    “你应该和自己道歉。”

    “孙铭泽,对不起。”

    “嗤。”

    老苏被我逗笑了。

    “吃了四年安眠药的你,要付出代价。”

    “什么?”

    我猛地一回头,盯着老苏恐慌地看着。

    “四记马鞭,我希望你长记性。”

    马鞭……那特么是抽马的!!!

    “哥……”

    “叫爹都没用,趴好,我去拿工具。”

    “这是调教鞭,杆长一百七十厘米,鞭梢和鞭杆一样长,所以它一共三米四。很荣幸,你成为了它第一个马儿。”

    老苏拿着一卷鞭子走了进来,散开的时候掉落在地上,我咽了口唾沫。

    “哥……我心疼天花板。”

    我看见它的这一刻声音都颤了。

    “是有点长,还是换成藤条吧。”

    呼……吓死我了……

    这玩意儿的上身效果……不敢想象。

    ‘咻啪’

    “啊!”

    我不知道老苏什么时候回来的,疼痛来临的那一刻我弓起了背,就像案板上的鱼被刀拍起一样。这是本能反应,真的忍不住,大概是一道血痕。

    “呃……啊……”

    我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这可没脱裤子。

    老苏把我摆回原位,扒了我的睡裤,摸了摸那道痕迹,我疼得一哆嗦。

    “刚刚是全力吗?”

    “八分。”

    不是吧……我都疼成这样了他还留着力?

    ‘咻啪’

    “啊!”

    又不自觉地弓起了背,我甚至在眼前看到了黑影。

    “哥……不……不要……不要打了好……不好?”

    我疼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咻啪’

    “啊!”

    又是一声惨叫,老苏压根儿没搭理我。

    “最后一下了,忍忍。”

    老苏摸着我的头皱着眉。

    我的五官拧在了一起,身后像是三条被刀划开的口子一样。缓了很久我才慢慢接受这个疼痛级别。点了点头,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咻啪’

    这一下,我甚至没叫出声来,也许嗓子也喊哑了,那声惨叫卡在了嗓子里。

    身后像被刀划了四道口子一样,仿佛感受到了血流出来。

    终于结束了……

    “以后不要再吃安眠药了。”

    老苏抱住我,扔下了藤条。

    不吃了不吃了,打死也不敢再吃了,那个死阿普挫仑,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它了!

    我疼出了一身汗,忍得辛苦,老苏见状去拿了药给我喷上。又揉着,干了又再喷了几遍。

    “小泽,我不该打你脸的,喷点吧,不然明天同学们该来讨伐我了。”

    老苏打趣道。

    “是……是我过分了……伤了……哥的心。”

    我疼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眼前一片模糊。

    “睡吧。”

    老苏在我脸上抹了点药,本想帮我穿好裤子,奈何布料一碰到伤口我就疼出一身冷汗,又直哆嗦,就干脆扒了下来,铺了一席薄薄的毯子在身上。

    “哥……”

    老苏转身就要出门,我立马抓住他,但是我的身体现在太虚弱了,刚举起来手碰到他就支撑不住掉在床上。

    “我去关灯,你快趴好,省点力气。”

    老苏刚躺床上我就把手伸到他旁边,他很自然地就握住了我的手。

    “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所以你要好好地留在我身边。”

    “我好不容易在这个难以生存的世界里找到了哥,我怎么会逃走呢?”

    “小苏子愿永生永世跟随老佛爷。”

    不知道某一世的我们,是不是也许下了这样的一个诺言,才会让我们在这一轮回中相遇。

    “贝对主是一种什么感情啊?”

    “每次看到她的消息我都会露出甜过初恋的笑容。”

    什么鬼哟……

    “那这是喜欢吗?”

    “不是,但也是,不过每个人产生的感情都不一样,有的是哥哥姐姐的依赖,有的是情侣的喜爱。”

    “那是不是还有对爸妈的敬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我现在很烦。”

    “你烦啥,你又不是贝。”

    咦,如果我告诉她我真成贝了是不是有损我的威严??

    “好吧,上学去了。”

    这厮是我在圈里唯一的朋友,以前和她实践过一次,因为她考了全年级前五,她觉得她飘了,急需一顿打,但是她姐又不在本地,所以找了我。

    啧,可能是对哥哥的依赖,也可能是情侣的喜爱,那我对老苏的感情到底是啥?

    这个问题有待考究。

    “今天晚上我带去见一个朋友。”

    “啊?为什么要带着我啊?”

    “他是我大学时候最好的朋友,学心理学的,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当心理医生。你不是对心理学感兴趣吗?正好他这两天有空,所以带你去见见他。”

    心咯噔一下,嘴里的饭都有点变了滋味。

    虽说我心仪的专业是心理学,也想当一名心理医生。但是我不想让老苏知道我有抑郁症,更何况我学心理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治好自己,佯装这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好啊,我的梦想就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心理咨询室,然后自己当主治医生!”

    我面带微笑,希望能瞒过去。

    “吃饭吧。”

    老苏笑了笑,揉了揉我的头。

    整个午饭我都吃得心不在焉,午休也没睡,一直都在想应对的法子。

    应该……装作阳光开朗积极向上就没有问题了吧?

    “走吧,你要回家换一身衣服吗?”

    老苏在办公室收拾东西,我背着书包去找他,在门口正好碰见他。

    “不用了。”

    “作业写完了吗?”

    “还差一项抄写。”

    上了车,我有点紧张,手紧攥着安全带不放。

    “就要被你抓坏了。”

    老苏一直往我这儿瞥,憋了半天才说出那几个字。

    “哦。”

    我松开安全带,又去攥我的校服。

    “怎么了?怎么这么紧张?你见我怎么不这么紧张?搞得好像去相亲一样。”

    我要是知道我为什么紧张我就不攥安全带了啊!

    “还有多远啊?”

    “前面红绿灯左转就到了。”

    “哦。”

    车子稳停在红灯前,老苏的身子朝我挪了过来,和我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

    “身后还疼吗?”温柔的声音拂过,“他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到,要不一会儿我在包房给你上遍药吧?”

    “嗯……绿灯了。”

    我的脸现在肯定烧成了包子。

    “下车吧。”

    老苏灿烂的笑容让我有点恍惚,怎么总有种掉坑里的感觉??

    “欢迎光临,请问有预约吗?”

    “苏。”

    “好的苏先生请这边上二楼。”

    “好,谢谢。”

    “来,裤子脱了,我给你上遍药。”

    这是家日料,每桌客人都有一间独立的包房,而且里面没有监控。

    “不好吧……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担心,你就赶快过来。”

    我撅了撅嘴,在心里祈祷着没人进来。

    ‘滋’

    清凉的云南白药上身之后确实舒服不少,本来还因为那四下藤条磨得有点疼,老苏揉完之后疼痛几乎消失了。

    “我去洗个手,他应该快到了。”

    ‘咔’

    房门被打开,我以为是老苏回来了,兴奋地说:“哥你回来了!”

    “不好意思走错了。”

  • 11
  • 0
  • 0
  • 33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