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创|mm】口腔溃疡(一发完小甜饼)

    无厘头小甜文,全文5k+

    【文案】

    对于一个口腔溃疡常驻户来说,绝对对麻辣火锅避之不及,却又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当然,总有人不怕死,忍着口腔溃疡去吃麻辣火锅,享受那一份刺激。

    比如,林扬。

    于是,常·麻辣火锅终结者·安出动了,打的林扬措手不及。

    不不不,该是“措臀不及”。

    【常安x林扬】

    (一)

    每逢考试,林扬总会饱受口腔溃疡的折磨,俗称“上火”。

    但也奇怪,林扬一没有压力,二不担心成绩,怎么这溃疡,就抓着他不放呢?但偏偏林扬“无辣不欢”、“嗜辣如命”,于是常常导致自家常安哥哥“怒火中烧”,然后导致自己可爱的小/屁/股,“姹紫嫣红”。

    这不,又一次作死,再一次实现“姹紫嫣红”。

    “你嘴怎么肿了?”常安明知故问。

    “溃疡嘛,很容易就肿啊。”林扬试图搪塞过去,一边走一边低头假装看卷子,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常安心知肚明,却没再追问。

    林扬见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逐渐放肆的和前桌周瑾交谈起来。话题从抱怨学校月考不放假,到最喜欢的篮球明星,最后聊到学校门口新开的那家火锅店,林杨愈说愈激动,丝毫不记得刚刚的惊险。

    “我中午刚去吃了,真的是非常好吃!”林杨竖起大拇指。

    “真的吗?”周瑾怀疑。

    “真的!不信你看,我带着溃疡都去了!”林杨急于证明自己,也为了表达自己对麻辣烫火锅的喜爱,向周瑾展示自己的口腔溃疡。

    “看见了吗?面对麻辣火锅,这点痛算什么!我还有他家给的优惠券呢,来来送你几张,我跟你说你一定要去尝尝,超级好吃!”

    在某人滔滔不绝疯狂安利的时候,危险已悄然而至,偏偏林杨毫无察觉。

    常安压住怒火,尽量保持声音平稳:“是吗?那么好吃啊,给我几张呗。”

    听见熟悉的声音,林杨瞬间浑身僵硬,但碍于周瑾还在面前,只得尴尬的呵呵一笑,硬着头皮说道:“呵呵…好啊…”

    然后自觉地将自己口袋里所有红色的纸片上交。

    也算是争取宽大处理吧,林然想。

    常安却不这么想。

    这么多优惠券,一看就知道是林扬要来打算常去的。

    就不怕自己发现么?哼!

    常安默默在心里给他添了一笔账。

    “谢谢。”

    “不客气。”林扬看着常安皮笑肉不笑,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常安转身走了,林扬顾不上周瑾,快速的追了上去。常安没理他,一直走到天台,才转过头看着他,却不说话。

    林杨自知理亏,不敢轻易开口。

    沉默了一段时间,林扬终于受不了常安的眼神,试探道:“常安哥哥,我错…”

    林扬刚一开口,话没说完,常安便扭头坐到了一边的高台上。

    林扬愣住了,没想到认错的话没说完常安哥哥就不理自己了。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林扬只觉得心里更紧张了,这不理人这什么毛病啊!哼,不就是就仗着我喜欢你嘛……

    但林扬能怎么办?自己选的,自己哄着呗,挨打也受着呗!

    林扬顿感人生悲凉,仿佛明天的太阳都是灰暗的。

    他厚着脸皮凑到常安身边,也许撒撒娇,常安哥哥就理他了呢?但事实证明,这次常安哥哥根本不想听他的撒娇。

    这不,林扬刚一坐过去,常安就换了地方,一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一开始林扬还嘿嘿的装傻,到后来就完全慌了神。

    完了,常安哥哥真的生气了……

    嗐呀,你说你生气就生气,你干嘛不理人嘛……

    不理我?不理我!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呀……

    林扬一想到常安哥哥可能不喜欢他了就一阵泄气,本来就是他追的常安,常安哥哥本来也不愿意,自己好说歹说才答应和自己试一试,这就要凉了吗?

    这也太可怜了吧!

    (二)

    常安这次铁了心要给他一个教训,绝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但是看着小孩围着他转来转去,一会儿懊悔一会儿沉思的小表情,常安就有点气不起来了。

    但转念一想,若是每次都心软,小孩一定变本加厉得寸进尺,以后就管不住了!

    于是常安继续冷着脸不理他。

    林扬一看,这可坏了,常安哥哥铁了心不理自己,这可咋办啊。

    偏巧这时候上课了,林扬也顾不上了,一个侧身挡住常安的去路,慢慢的把他抵在墙上,一个并不怎么标准的壁咚。

    为啥不标准?

    还不是因为身高!这可是硬伤呐!

    林扬几乎矮了常安半个头,这么一“咚”,倒像是趴在他怀里。

    不过这正合林杨心意,他巴不得常安抱着他呢,这样才好撒娇啊。

    他们谁也没有准备要去上课,这时候天台上也不会有人,林扬大着胆子,手不安分的在他腰上蹭了蹭。

    他仰起脸,看着常安清冷的面孔微微有些泛红,他得意的笑了笑,“吧唧”一口亲在常安脸上,软着声音撒娇:“常安哥哥,你理理我嘛!”

    常安不为所动,脸上却变得鲜红欲滴。林杨加强攻势,贴着他的脸做了个“海豚啵”,在他耳边软着声音说:“我知道错了,真的,你就理理我嘛。”

    常安有点受不住。

    林扬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耳朵上,刚刚被亲过的右脸还带着酥麻的感觉,再加上了林杨的手一点也不老实,常安有点恼了,偏过头一声哼。

    林扬圈住他的脖子,往上一窜,双腿勾住常安。常安怕他摔了,只好用手托住他的PIGU,顺势拍了一掌。

    林扬吃痛,却忍不住有些得意,偏过头再一次“吧唧”一口亲在了常安脸上。

    “正好,明天放假,准备几天下不来床啊?”常安问。

    林扬一听就慌了,撒娇讨饶到:“哥哥,不打了吧,一共也没几天假期啊……”

    “怕疼?”

    “对啊对啊,”林扬以为他要网开一面,立即附和,“常安哥哥打得可疼了。”

    可没想到常安冷哼一声,接着说:“放心吧,屁/股疼哪里有溃疡疼呢,带着溃疡还去吃麻辣的东西,我看你就是不想要屁/股了!”

    常安自顾自越说越气,竟然连着两三掌拍在林杨的屁/股上。林杨痛的直往上窜,红着脸抱紧了常安的脖子。

    这可是外面啊,虽然都上课了,这会走过去看见主任怎么办?主任看见自己被揍怎么办?这要是被看见了,这还怎么在这个学校待下去啊!

    “哥哥哥哥,”林扬红着脸着急的汗都落下来,声音更软,“我知道错了,快放我下来吧!一会儿胡主任看见怎么办……”

    胡主任是他们年级主任,想法奇多,谁知道让他看见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式来折磨他们。

    “不,”常安拒绝,还不忘调笑他:“不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吗?那就成全你咯。”

    说着走到了班门口,常安看了一眼,没有老师,这节课大概是自习。班里有些同学看见了他们,发出了嗡嗡的讨论声。

    常安走到后门,淡定的把门打开,又淡定的走到座位上坐下,把怀里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小孩放在旁边的座位上,这才开口:“咳!阿扬脚崴了。”

    同学们:哇哦~

    (三)

    周末,林杨敲开了常安家的门。

    常安和林杨家是对门。

    小时候,林扬总是跟在常安后面一口一个常安哥哥的喊,简直是个小跟屁虫。

    常安从小就优秀,林扬长得又可爱,两家的父母也非常愿意他们在一起玩。到他们大一些的时候,就常常把他们两个人扔在家里,自己出去旅游。

    到了初中,怕他们再学校寄宿不方便,两家人合伙给他们两个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两个人相互照料着,上下学也方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林扬口中的“常安哥哥”就变了味。他想要像小时候那样“吧唧”一口的亲常安,却不太容易了。常安会回避他,这让他非常的不开心。

    情窦初开,却喜欢上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竹马”。

    于是经过林扬长达初中三年的死缠烂打,终于,常安答应了和他在一起。

    在一起是好,想亲就亲,想摸就摸,惬意非常。

    可是当初怎么就没发现常安哥哥爱打人呢?

    自己又是个神经大条的,稍不注意就被常安哥哥捉住毛病,小打小闹的拍一顿,还是用那种教训小孩子的方式,这怎么让人接受?

    可是没办法啊,自己选的对象,疼着也得处完。

    何况他还想要和他家常安哥哥天长地久呢!

    怎么能被这点困难吓倒?

    再说好像每次都是自己不乖,常安哥哥才揍人的,常安哥哥为了自己好,自己怎么能不领情呢?

    于是,在说服自己之后,林扬心安理得的趴在常安腿上,乖乖的拉着常安的手放到自己屁/股上,说:“常安哥哥,我知道错了,你打我吧,你别生气了好吧?”

    常安见他这么乖,心里的怒火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小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在这么纵着他,可就没边儿了。

    常安毫不客气,重重的一巴掌甩上去,惹来了小孩的撒着娇的“哼哼”声,这一下,虽然知道小孩在装,常安也还是被磨得更没有脾气了。

    于是轻轻拍了两下小孩的臀,示意他起来。

    林扬乖乖站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刚洗过的头发软趴趴的铺在额前,大眼睛里尽是迷茫,还有点不明显的得意。

    常安勾唇,推了推眼镜,从抽屉里翻出把戒尺。

    在拿出来的一瞬间,他明显的看到小孩慌了,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躲。

    常安让他站直,稍长的衬衫落下来,盖住了让人尴尬的地方。

    “伸手,举平,”常安纠正他的姿势,戒尺象征性的敲了敲,“保持姿势啊,不许躲,知道吗?”

    “不然重来。”

    林扬瞬间苦了脸,皱着眉瘪着嘴想要跟他耍赖,被他一戒尺抽了回去,这才老老实实的站好了。

    常安没瞧他那个委屈的样子,比划了一下就直接打了上去,没给小孩喘息的机会,连着三下,小孩直接懵了。

    几乎是瞬间,小孩就把两只手抱在了怀里,一道红印贯穿两只手掌,疼的发烫。

    常安心疼了,却尽量使声音听起来冷酷:“回来,再坏规矩可不饶你了。”

    林杨的眼眶红了。

    (四)

    “哥……我疼……”林扬不肯伸手,软着声音跟常安打着商量:“不打手了行不行?”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河北省.保定
  • 0
  • 21
  • 0
  • 36
  • 48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所以亮着灯つ♡⊂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ei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和作者同城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158/145,马上就成方形了呜呜呜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晚风踩着云,月亮贩售快乐。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