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婧与少年】线上回合制实践游戏!

    少年:

    姐陪我玩我说的那个线上回合制实践游戏嘛

    就像故事接龙一样但是你只能做你的动作和主观反应,我的反应不能被你编辑

    梁婧:

    看着这个坡觉得走不动了

    少年:

    我觉得我在陪着你走

    梁婧:

    啊。。哈哈哈哈哈,我走上来了

    感受到了你在陪我

    少年:

    噗,姐你走得好慢喏

    我早就甩开你的手在前面啃着西瓜等你了

    梁婧:

    你才不会呢

    别的我都会信

    我不信你会在我身边松开我的手

    少年:

    我也不信,那我想一下~

    我牵着你的手,另外一只手上捏着棒棒冰

    你的手上帮我拿着另一半,但是一点都没有吃

    梁婧:

    快看我想吃的眼神

    眼睛已经掉到棒冰里面了

    少年:

    这时我啃完了那一半,看着你看着我

    不知是想吃棒棒冰还是想吃我

    捏着另一半棒棒冰的手微微颤抖

    我看出了姐姐的欲望!

    但是我毫不留情地抢过了另一半给我姐吃了一个指甲盖大小

    然后我们心满意足地牵着手游荡在学校的大街上

    梁婧:

    尝了一小口意犹未尽,想再抢一点,追着棒棒冰到你嘴边,看着包装哼了一声,盯着你把棒棒冰都吃完了

    少年:

    姐姐看着棒棒冰一点一点融化在我的口中,蜜瓜棒冰的碧绿色果汁从嘴角渗出,“融化后的冰可以吃的吧”心念一动,姐姐用舌头舔走了我嘴角的果汁

    梁婧:

    抿了下嘴角,果然,少年是甜的

    少年:

    由于天气炎热,我们回到宿舍后立马打开了小风扇,我冲到厕所里面开始冲凉

    十几分钟后我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赤果果地跑出来吹风

    梁婧:

    这就脱了。。。我跟不上你的车速了,哈哈哈哈哈

    少年:

    姐姐跟不上我的车速,我穿上衣服跑出了学校

    梁婧:

    不行

    抓回来

    少年:

    姐姐从房间出来发现正在等电梯的我,揪着耳朵拎了回来

    姐!一人一回合啦

    梁婧:

    你要跑去哪里?

    【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拖了回来,踢开门,把人摔在床上】

    你自己脱,还是要我来?

    少年:

    我想出去买雪糕

    【看着姐姐语气不善的样子,知道今天不仅超速了,还有可能要翻车了,赶紧装可怜、编理由想把事情含糊过去】

    手上并没有任何动作

    梁婧:

    【说完,转身把工具包拿了出来。见他没动,皱皱眉头,把手停在他的腰间,反复摩挲着找到了扣子,捏了一下解开,一只手按着腰,一只手拉下了裤子】

    吃什么雪糕!我不能吃,你也不准吃

    少年:

    姐~~~我好困哦,我们先睡会午觉嘛

    【看着那堆工具又摆了出来,裤子也被拔下,我有点紧张,转头偷偷瞄着姐姐的脸色,右手悄悄把工具袋的拉链合上,同时开始自信无比的撒娇攻势】

    梁婧:

    【抬手打了一下他的手,顺手抽出竹篾,在他身上比量着】

    你困了?

    【静静的盯着他看,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你想睡就趴这睡,你睡得着就行

    少年:

    【认命地抽回了爪爪,手上挨的那一下并不重,但还是故作可怜的揉了揉。闭着眼睛、数着心跳,紧张地等待着姐姐第一下竹篾的到来,臀儿也随着竹篾的抬高而做好了防御姿态】

    梁婧:

    放松。

    【手臂抬高,拿着竹篾挥了下去,一声脆响,空旷的房间里似有回声。竹篾抬开,刚刚贴着的皮肤一阵发白,随着抬手转成粉红。没有留时间间歇,继续挥下。】

    少年:

    “啪啪!”“嘶……”

    【意料之中的清脆声和熟悉的痛感,完全h…hold…吼!第二下怎么来得这么快呀!有点疼!还有点被吓到了……臀儿上受痛的肉肉在警告大脑快点逃跑,但大脑立刻做出了继续忍耐的命令,小屁股只好不安又委屈地继续撅着,祈祷着第三下不要来得太快】

    梁婧:

    【手下的人出乎意料的没有乱动,放心的松开了按着腰的手。继续抬起手,瞄了一下臀腿交接处,嘴角微微向上轻挑。稍稍抬高了手,扬起大臂,盯准细嫩的皮肉连着抽了五下】

    撅高!

    少年:

    【刚刚受到的惊吓暂未缓和,突然后面炸出的剧烈疼痛让屁股和腿甚至来不及问问大脑的意见,就开始胡乱地躲避和扑腾,右手已经第一时间覆盖上了那五条醒目的红印,却不敢用力搓揉;双腿高高翘起,指望着能把屁股保护得严严实实;嘴里把咬紧的被子吐了出来,痛快又响亮地嚎出了声,期望能够唤起姐姐的怜悯,以及为此举之后的后果求情】

    梁婧:

    手!

    【本来想说让他拿走,看了眼工具包,抽出根戒尺,伸手把他的爪子扯了过来】

    啪!

    【竹戒尺声音清脆,脆响过后开始泛红。一声嚎叫,和每次一样,听得出来几分真几分假,还是忍不住心疼。放下戒尺去摸摸他的头。复又拿起戒尺,顺手推了一下他翘着的腿,在屁股上比了一下】

    二十下。

    少年:

    “啊啊啊!呜哇!”

    【我不顾一切地抽回了爪,捂着手心惨叫出声……小时候老师们最常用的惩罚手段就是打手心,而且总是抡圆了胳膊再狠狠劈下,直到1米长的黄色木尺断成不到10厘米,红肿的手上扎满了木屑子,这次的惩罚才算结束……可是,姐姐的板子怎么会这么痛?以前老师动不动就是十几下、几十下的打,我也能强忍疼痛、一声不吭地翻个桀骜不驯的白眼给班主任看,就差嘲讽一句“就这?”了。

    但姐姐看似很轻的一下却让骨头痛到发木!看来再薄的实木板子也比那纸木屑糊的木尺教具恐怖百倍!冷汗瞬间覆满了全身,我把浑身力气都放在了忍耐手骨的疼痛上,肌肉紧绷着使我不得不弓起身子,屁股却翘得越来越高了……】

    梁婧:

    【被他一连串的叫声惊了一下,手下打过的人不少,叫的最夸张的只有他一个。手心这个位置本就充血泛红,不过他的皮肤极白,仅一下,便像是遭了怎么样的虐待,红的似是发亮,配着他的惨叫声,有时都觉得是持戒的自己做错了什么,就算是气急,也很难下得去手再打第二下。】

    【不过他向来喜欢在挨打的时候乱动,要嘛手挡,要嘛蹬脚,手脚都控制住了还会扭着身子。手上的肉本就不多,若是一个失手打着了骨头,伤着了他可如何是好?若是过后有时间给我解释,或许也就过了,若是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那我怕是会被打上什么乱打一气的标签,他那么爱惜自己,会让他对于跟我实践敬而远之的。每次他乱动,都只能很无奈的拿着工具望着他,他脑后若是长了眼睛,应该可以让他感受到那种通过眼神传播的寒流,倒也不是没有了打人的欲望,只是实在抓不准他扭动的规律,不敢保证每一下都能打在准确的位置上。】

    报数,乱动就重来。

    【用戒尺戳了戳不怎么标准的姿势,让他适当调整。防止他动,又把手按在腰上。想想他刚才抬手蹬脚的样子,高高的举起了戒尺,对着臀峰打了一下。这竹子的声音颇脆,和檀木那些闷翁的声音不同,产生的疼痛感亦有不同,伤皮不伤肉,对付他算是比较重的东西了】

    少年:

    【接到命令后赶紧重新端正了姿势,心里感激着姐姐没有继续要打我手心的意思。20下戒尺……打屁股的话,应该还……额,还行吧!这次我保证再也不乱动了,手心已经领教过了,是个惹不起的坏家伙……】

    “啪”  “哎!一……嘶呼…”

    【等一下!我品出来了!难怪一个轻飘飘的戒尺居然可以这么疼!趁着姐姐还没来得及赏我第二板,赶紧转头眼尖地偷瞄一下那残忍施暴的凶器。】

    【那是一个淡黄色的竹质戒尺,与常规的戒尺不同,它保留了竹子原本的弧度,正面光滑平整,中间外凸,两边内卷;反面则沟壑纵横,中间内凹,两边外翻。TNND!是哪个崽种教我姐用反面打人的?!心里正犯着嘀咕,姐姐又将那竹戒尺重新放回了我身后微红的双丘之上,预示着即将迎来精准痛击的倒霉落点,竹戒尺外翻的双边像两把锋利的小刀,摩拳擦掌着要撕烂我的皮……】

    【随着戒尺的抬高蓄力,我也害怕地闭上了眼睛,转而调动着全身的毛孔感知着周围的危险。然而却没有意识到……这样似乎会让痛觉变得更加敏感!】

    梁婧:

    【听到一声报数,他的叫声还不算模糊,只是一下倒也不至于让他怎么样。向来喜欢用声音去判断他的状态,可他的专业和声音有关,可信度似乎不高,但也很难控制自己不被他发出的各种呻吟迷惑】

    【似乎刚才的话有了作用,难得的没有伴随叫声扭动身体。便直接抬手挥下,又是清脆的一声】

    啪!

    【轻扶了扶他的腰,用戒尺轻轻戳了一下臀峰】

    放松。

    【转而又是一下】

    少年:

    “啪!” “……二!”

    【第二下如约而至,清脆的竹板接触表皮的一瞬间是很疼的,但真正令人难耐的是随之而来的酥麻和瘙痒,敏感的肌肤已经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开始有点控制不住地想要揉揉身后的那两团像寿桃一样的小馒头,但是手心还残留着戒尺的一点余威,最终还是悻悻地缩了回来。】

    “啪!” “啊!三……”

    【我从来没觉得20下是个遥不可及的数字,但这才挨了三下,身子不动似乎是不可能的……乱动就重来?可是疼呀……疼了就会有点生理反应很正常的嘛……但我不知道姐姐说的乱动是什么概念,动哪?多大幅度才会被定性为乱动?但我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晃了晃身子,拿捏着尺度摸索着姐姐的底线】

    梁婧:

    【戒尺的清脆声伴着他有规律的叫声,在安静的环境中听着似有些享受。第三下落下,手下的人不安的晃了晃,用手轻拍了一下晃动的臀,皱了皱眉头】

    【然后没有给他间歇的时间,戒尺连着挥了三下,看着眼下的红晕变成红霞对比着腿上白皙的皮肤格外显眼,像是遭了什么大刑,手轻轻搭上去,只是滚烫,没有肿的感觉】

    少年:

    “啪!啪!啪”“四啊!……六”

    【一连三下打得我有点措手不及,身子被吓得又小幅度地动了动……嗯嗯!是被吓的!姐姐速度加快了,但每一下的分量却也也相应的变轻了……似乎意外寻到了胜利的曙光,嘴角控制不住地向上咧,但仍旧把脸埋在手臂里,憋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惨兮兮地对姐姐说】

    “哎哟,姐~轻点吧……或者别打那么慢了,干脆一下子打完放了我吧……”

    【不知身后的姐姐作何感想,反正我就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或者是领悟了一套绝世神功般的兴奋不已】

    梁婧:

    【三下甩过,手下的人有轻轻晃了晃。这个时候也不好和他计较,但是表情逐渐变得严肃了,拿着戒尺点了一下他的晃动的位置,没有说话,算是警告】

    【慢?虽然是可怜巴巴的声音说出来的,还是觉得自己似乎受到了挑衅】

    你确定?那我加速了!

    坚持住不要乱动!

    【瞄了一眼臀边的嫩肉,手臂抬高,用力向下挥去,然后速度放快,没理会他的反应,直接盯住了那一处,连着打了十下。原本是因为熟悉他的套路,就算是说了不准动,他一准会在我放水的时候故意动几下,怕因为这样不小心打着他的腰,所以每次故意速度等着他安分了在挥下一下。好心做了驴肝肺,想不到这孩子还有主动求打的时候,这要是不满足他,怎么都说不过去嘛】

    少年:

    “七~噗哇!啊啊啊!!!!好痛啊!嗷!姐!姐!等一下姐!我想上厕所!停!停啊!”

    【我要疼疯了,从小到大我就没挨过这种劈头盖脸的责打……无数下狠辣的板子精准地打在同一个地方,无论我怎么踢腿,怎么叫唤,一层一层叠加的疼痛似乎永无止境……要是我姐玩的是音乐节奏类游戏,系统绝对会给我姐一个五星好评!每一板都是一个暴击!但可惜我反馈给姐姐的不是“Perfect!”,而是原本轻柔可怜,唤起多少人无限同情的优美声线突转成龇牙咧嘴、声嘶力竭的无能狂嚎……】

    【我已经管不了挨了多少下、还剩多少下、会不会被加罚了……趁着姐姐手速放缓,我一个鲤鱼打挺!没……没挺起来,又赶紧以我姐都看不清的诡异身法,嗖的一下爬着钻进了姐姐的被子里,藏着不出来了……】

    梁婧:

    不是你让我快一点的嘛?

    【一连十下,手下的人不停的乱动,踢腿,扭腰,忽的屁股撅的老高,戒尺追不上差点打在腰上。眉头拧的更紧】

    重来!

    我不让你乱动是怕我会伤到你!

    【正想着怎么训他,忽的趴着的人前一分钟还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一瞬间翻身跑了。把自己盖在被子里不出来了,盯了他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虽然平时宠他宠的厉害,这种情况可是第一次。歪着头看看被子里面的他,然后坐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儿。把手里戒尺朝他扔了过去,落在离他近的地上,清脆的一声,安静的屋子里响得十分刺耳。】

    结束了是吗?

    少年:

    “哐当……”

    【伴随着板子落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响声,气氛也开始变成了令人窒息的严肃,我在被子里捂着屁股急得团团转,浑身紧张得止不住地发抖……其实我刚钻进被子里就开始后悔了,这不是找死吗……虽然姐姐一般也舍不得狠揍我,但我这样做岂不是在拆姐姐的台嘛,难不成姐姐还会因为我逃打还反倒来哄我不成?

    理智终于恢复,心里盘算着姐姐接下来肯定要立规矩、不轻饶,要是这都忍了,姐姐威严何在?

    怎么办?怎么办???撒娇卖乖这些惯用伎俩在姐姐气头上的时候肯定是用处不大了,说不定还会火上浇油……只能赌一把了!】

    【我捡起地上的板子从被子里出来,郑重地跪在了床上,双手举高将板子交给姐姐,一副悔不当初、慷慨就义般地诚恳模样】

    “姐姐重来吧……我不敢动更不敢跑了!您别生气……”

    【等姐姐接过板子,我捏了捏拳头深吸口气,又用极标准的姿势重新趴回了刚刚挨罚的位置,God bless for me please!】

    梁婧:

    【本来一肚子火气,虽然很想直接转身就摔门出去了,但还是忍不住想看看他的反应。戒尺一扔出去被这个藏起来的人起身捡了回来,还规规矩矩的跪着请罚。这个画面太美了,难得这个傲娇的人会做这样的事儿,还以为这种画面只会出现在我的幻想里,然后鬼使神差的接过了他手里的戒尺。拿在手里那一瞬间就开始后悔,我竟然这么快就接过来了?太沉不住气了】

    【他瞧我接过了戒尺,便乖乖趴在刚才的位置,等着我继续。侧着头看看他,没有想让他轻松过关的意思。第一次逃打,不让他长个记性怎么行?】

    起来!

    去那边【伸手指了指墙】扶墙站好!

    【然后拿着床边的帕子擦了擦手里的戒尺,放回了工具包,从包里摸了一条鞭子,喷了点酒精消毒,朝着他走过去】

    重来是吧?

    不用报数了,我不知道我打多少下会停。

    【然后挥了一下手里的鞭子,落点不是他的臀,而是背。鞭稍扫过他白皙的皮肤,立马凸起了一条印记,那颜色看着像是红色的鞭子染上去的,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着竟有一丝刺眼,看着有点心疼。毕竟从来没有用鞭子打过他,更别说打他的背。想想转身回到床边,把鞭子换成了藤条】

    少年:

    “起来!去那边!扶墙站好!”

    【品味分析着姐姐的语气,好像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虽然站着挨打是我最讨厌的姿势了,但这时候假装乖巧才识时务。

    姐姐没有马上过来,而是在身后不知道捯饬些啥,我转过头斜眼瞄见姐姐把竹板放了回去,掏出了一条双股皮鞭,还仔细地喷洒了酒精……】

    “重来是吧?不用报数了,我不知道我打多少下会停。”

    【我惊惧地看着姐姐,一脸的委屈和不可置信……姐姐应该很喜欢鞭子,她手里鞭子的款式五花八门、各式各样,没有一条是吃素的。但自从有一次跟姐姐撒娇说“姐~别用鞭子打我……”之后,这些神兵别说是吃荤了,就连素也吃不上,只能放在角落里吃灰!我也早就忘了鞭子是什么滋味。】

    【姐姐接下来都要用鞭子吗?我要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吗?原本计划用装晕装死的办法让姐姐心疼收尾的,但是鞭子我太怕!太疼了!每一下都会是真实反应,我这下彻底没招了,只剩下浓浓的委屈和深深的后悔】

    “嗖~啪!” “噗啊!”

    【姐姐那可怕的鞭子打的不是我的屁股,而是毫无戒备的后背!我感觉后背好像快要撕裂了,声音再也控制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幻想自己是被残忍虐打还委屈求全的虐文主人公,终于眼泪簌簌的往下落】

    梁婧:

    【放下鞭子那一瞬间,脑补了他很多反应,也觉得自己做好了承受他各种反应的心理准备。但是声音真的出现,还是忍不住一惊。叫声还是一如往常的凄惨,比在我身上趴着挨巴掌的时候少了一丝撒娇的味道;比在床上挨板子的时候多了一丝强撑的声音;比跪在地上挨手板的时候多了一丝委屈。整个叫声不像他之前每一次的声音,像是上不来气,像是猝不及防,像是…我努力的感受分析,不是没有对他下狠手的打算,每次在他的反应面前总觉得我再这样下去会让他觉得委屈,所以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束了。好死不死,他还会在我心情好的时候适当给我点反馈,比如姐姐你可以再打得快一点的、姐姐我记得你说的你蛮厉害的,我怎么没发现、姐姐你再重一点我也可以的、其实你可以对我严厉一点的…要不下次让他开个静音,或者我带个耳塞,看看我是不是可以对他狠的下心】

    【放下鞭子,拿起藤条。重新朝他走过去。用指腹轻轻摸了一下他背上的鞭痕,总觉得他的声音哪里有些奇怪,哪里有些不对劲,又说出不上来。按了下他的后背】

    撅高!

    【下了命令以后,用藤条比了比他的臀,甩了一下,一声响,像是第一次见他那天,也是这样站着,不过是扶着桌子,也是藤条。打了几下就开始撒娇,然后叫他跪,跪着就过来扯我的衣服。那是我第一次见识男孩子撒娇,根本绷不住,只想对着他笑,严肃不起来。】

    【从他的呼吸声觉得确实哪里不对,伸手过去摸他的脸,指尖沾湿了一点,吓得我赶紧抽手回来。又觉得这样不对,又把手伸过去,我的心跳的格外厉害】

    你哭了?

    【把手里藤条随便一丢,赶紧抱着他】

    我们去床上吧?

    【伸手帮他擦擦脸】

    你哭什么呀?你不是说你只有委屈了才会哭嘛?打你委屈了?

    少年:

    “我们去床上吧”

    【听到姐姐的赦令,我知道我有救了!本来还以为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搞得心里既害怕又委屈,再加上鞭子的刺激,眼泪就没控制得住…哎呀,男儿流血不流泪呀,这下丢脸丢到家了…】

    “你哭什么呀?你不是说你只有委屈了才会哭嘛?打你委屈了?”

    【姐姐把我带到床上轻轻地哄着,刚刚止住的情绪又开始泛滥了,我羞愧地把脸埋在姐姐的枕头里,直到感觉可以不带哭腔地说话了才抬起头跟姐姐争辩道】

    “我没委屈!我只是疼出眼泪来了!不是哭了!”

    【姐姐的枕头上印着一张湿漉漉的人脸轮廓】

    “我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才不是哭呢!”

    【喷出了鼻涕泡…】

    【似乎越急于辩解越欲盖弥彰,我的脸已经羞得通红,也根本不管脸上还残留着什么,复又一个猛子扎进了姐姐的枕头里……】

    【藏好了表情,我开始盘算着这场战斗的节奏。根据我的判断~吹起号角,开启战略反攻阶段的时刻已经到来了!!!因为接下来我姐会在我的“真·奥义!无中生泪”的首秀攻势下对我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我突然笑得抖了抖肩,但我不担心啊~ 因为在姐姐看来,那是是受惊的颤栗!是无声地控诉!是委屈的呐喊!】

    【啊~天要放晴了呢!】

    梁婧:

    【把他的头抱在怀里,顺着他呼吸的节奏揉着他的头发,看着他背上那一条微微肿起来的红痕,收住了想要去摸的手,然后顺着他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着他】

    哦,你没哭啊,我还以为你委屈了呢!

    【然后再去检查他的脸,看着他犟嘴的样子被他逗得想笑,刚才那种想一走了之,再也不理他的种种怒火早就消散无踪。每次都这样败下阵来过后总是后悔,后悔没有狠下心再打几下解气,后悔那么容易就被他哄好,反正这种类似的后悔会持续好几天。】

    嗯嗯嗯,不是哭,不是哭。

    【享受着他把头埋在我怀里的感觉,但是他的随便一移,感觉似乎不太对,衣服似乎湿了一点,不过这种情况也不好把人推开来看,只能继续抱着。手随意的搭在他的腰间,顺着腰滑下去,用手指一点点试探着轻轻地揉着他的屁股,已经打完一段时间了,看着颜色粉红,有几道戒尺的印子,摸上去竟然还有一点烫】

    还疼吗?

    要不要帮你擦药酒?

    【感觉他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开始试着帮他把肿起来的地方用点力气揉开。不小心弄疼了他,他先是虚张声势的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张开嘴试图用攻击威胁】

    少爷!我觉得我打得不重嘛,不信我给你拍张照看看,就只是红了红,这种肿明天就消了,你跑什么?

    【话说出来,火气又跟着上来了,顺手拍了他屁股一下。又收获了及其夸张的叫声。想想还是觉得有点气,但是又舍不得再下手,把手向上轻轻挪了一下,停在他的腰上,开始疯狂的挠他的痒痒。他被我欺负的前仰后合,从我身上翻转过来,一咕噜到床边,我紧追着过去,还是不停地上下其手。忽然他被我惹得一阵咳嗽,我赶紧停下来,帮他顺气。果然是个圈套!被他嘻嘻一笑,按住了手,再没有办法挠他了】

    【从来没有这个角度看过他,莫名感觉有点紧张,试图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努力的动了一下手】

    我……去洗个澡,你让一下……

    【他明显没有被我这种支支吾吾的方式打动。用什么想也知道这样对他没有什么用处,还是应该符合我的风格才行。努力向上抬了下头,用嘴巴碰着了他的脸,然后慢慢引着他过来,一直亲到嘴唇,趁他放松警惕,伸手抱住他,转换了一下角度。】

    我困了,睡了吧。

    【==========================一夜过去=============================】

    (就当是个彩蛋)

    清早,少年被水流声吵醒,迷糊着发出不满的声音,在床上翻了两个身,闭着眼睛开始说话

    “姐!你在干什么呀”

    “我在洗衣服呀”

    梁婧冲了一下自己沾着泡沫的手,走到床边,用湿着的手刮了下少年的鼻子。

    “起来!”

    “我不要~”

    “下来跪着!”

    少年闻言猛地睁开眼睛,主要是为了判断说话人的表情,然后思考自己该怎么反应。

    “为什么呀?”

    “陪我洗衣服呀!衣服是你弄脏的,我要你陪着。”

    “唔~姐,一会儿我帮你洗好不好?”

    “不要,我要自己洗,你跪着陪我就好,快下来!”

    梁婧轻轻的扯了下他的耳朵,然后转身又去到水池边,回头看看床上的人没有反应,换了个严肃的表情。

    “我叫你下来呢!”

    然后看见了一个撅着嘴的少年缓缓的走到梁婧旁边,不情愿的挨着墙跪着。

    “哎呀~姐,你还要多久啊~”

    身子左右摇晃,一晃眼的功夫,就从跪立变成了跪坐。

    “跪直!”

    “啊~~~我不喜欢跪,我不想跪了”

    梁婧放下手里的衣服,甩甩手,凑到他身边蹲下看着他。

    “那你说,你喜欢什么?”

    少年撅着嘴一副生气的样子

    “什么都不喜欢!”

    “怎么会?你不是有好多好多喜欢的东西嘛?”

    “哎呀~姐你快去洗吧,你不洗我起来了呀”

    哄人失败,梁婧悻悻的回去洗衣服。拧干,倒水,把衣服丢在盆子里,单手抱着盆子,弯着腰凑到少年的嘴边,轻轻亲了一下。

    “少年,劳驾您帮我晾下衣服呗?”

    少年还是噘着嘴,还似有嘲讽的向后躲了一下。梁婧把盆子撂在地上,看看他

    “你晾不晾?”

    看着少年眼神有一点点变化,梁婧伸手抱住他,一点点的引着他起来,然后吻住他撅着的嘴……

    少年从牙缝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姐,我先帮你把衣服晾了……”

    梁婧把他抱得更紧

    “哎呀,那个不重要。”

    云南省.昆明
  • 5
  • 3
  • 0
  • 1.4k
  • 月亮岛绯红奶凶奶凶哇~别辞信长安墨青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_922 lofter发啥都吞嘛
  • 0
    大大 lof上不更了吗?
  • 0
    啊哈哈哈哈,看起来好好玩儿的剧情

    今天也是没有分享欲的一天呢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