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若非日月》第一章

    △前方注意避让

    △更换过无数软件的文

    △mm,情侣

      “所谓‘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说的就是左丞相吧,当今的朝堂如此之乱,能清到这种程度算是很好了”一个年轻男子对一位大概五十岁的人说。

      “是啊,官场如此乱,只能避着,这里不是宫里,不用那么拘谨,在外面也不要叫左丞相了,叫秦伯伯吧”秦诚露出和蔼的笑容。

      “这怎么能,不合规矩,我…”

      “哪来那么多规规矩矩,是不是苏济舟那个老怪物教你的”苏榆话都没说完便被打断,此时听完秦诚的话更是一番无语,他从小害怕敬畏的父亲竟被左丞…伯伯叫老怪物。

      秦诚看见苏榆呆住了便笑了笑“怎么?不愿意叫我伯伯啊”。

      “不,不是的”苏榆刚反应过来,说话有些磕巴。“叫秦伯伯”“秦伯伯”“哎,真乖”

      苏榆觉得此时像小孩子一样,被长辈用这种语气说话。

      “你的字唤什么”秦诚小抿了一口茶。

      “回秦伯伯,晚辈字荇之”说罢,看见秦诚杯里茶用尽了,便又给秦诚倒茶。倒茶时秦诚一直盯着苏榆的脸看,心里在想:荇之,荇之,楚荇云,济舟啊,你还是忘不了他。

      “秦伯伯,可有在晚辈脸上找出花来”。

      “花倒是没找到,倒是瞧见你有几番济舟读书时期的韵味,荇之,是个好字,天色也不早了,早些回家,别让你爹爹担心”秦诚笑着出了门,上了马车,驱车离去。

      苏榆也出来了,上了自家的马车。“啊,装的好累啊,跟长辈在一起聊天真压抑,秦伯伯居然与父亲熟识,我怎么不知道啊”苏榆仰头望着马车顶,不知危险即将到来。

      黑夜中,有两个黑衣人,前方的黑衣人打着旁人看不懂的手势,另一个黑衣人跳了出来朝着黑衣人点了点头,便一路使用轻功,咻——的飞到了苏榆所在的马车后横木上,又从横木越到了马车顶,不知从哪掏出来的一根比绣花针还细一点长一点的乳白色无孔针便朝马车夫的脖颈处射去,马车夫倒在了马车帘外,马车夫的脖颈间赫然显着一个红色的细小血点。苏榆忽然察觉到没了马车夫挥鞭策马的声音,正在马车中闭目养神的苏榆察觉不对,掀帘而出,刚要叫车夫,嘴里就被弹入了一颗药丸。苏榆晕倒前只看见了一个穿黑衣的男子和已经气绝的车夫。黑衣人见苏榆晕倒便把他抗到自己肩上,用轻功咻——的飞到另一个黑衣人那去了。“走”黑衣人下令,两个人回到了他们主子的地盘——榆瑾阁。

      榆瑾阁是浔国最大最好的玉器铺,玉器雕刻的都很精细,可以说是没有瑕疵。在表面上看来它的的确确就是个玉器铺,实则是一个杀手组织,铺子里的每一个婢女小厮都会武,而且都不差。当然,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玉器界的巨头是一个杀手组织,只是很少人知晓。榆瑾阁收揽了各方的高手,奇人,练器、医术、毒术、文者、武者,实力堪比一个小国家。榆瑾阁暗器最为精细,可以说是无可挑剔,榆瑾阁皆是这般强大,那少阁主……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快点的,你们怎么这么慢啊,等这么久,本少主都快睡着了”。一身着红衣的男子慵懒地躺在贵妃椅上,用手支着头。“把他放下来吧,你们退下”“是”两手下领命。

      “哐——”本来半眯着双眼躺在贵妃椅上的楚瑾突然睁大双眼,站起来朝那两个黑衣人离开的方向吼了一句“能不能不要那么粗鲁”楚瑾火大,拍着自己的胸口:仪容,仪容,我是少主,不能同市井之人一样。

      楚瑾平复了情绪。便向地上“沉睡”的苏榆走去,蹲下,用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捏住苏瑜的下颚,嘴角勾了勾,一双桃花眼也带着笑意,加上他穿的这身红衫更显邪魅。

      看着苏榆沉睡的脸,忽然笑容消失,便把了把苏榆的脉,头上不禁生出几条黑线:这两个蠢蛋,到底给他吃了多大剂量的古息丸啊。又看了看地上静静躺着的苏榆,轻轻地把他抱起来,缓缓的走到自己床边,把他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楚瑾刚准备出门,像又记起什么的:这里好像是我房间,我出去干什么。又转身向床那边走去,掀开了被子自己也上去了。

      无风,无雨,一夜…算好眠吧。

    湖北省.武汉
  • 5
  • 2
  • 0
  • 22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水贴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吐槽和嘲笑。但那又怎么样,哪怕经验暴涨,我也要抢的漂亮!我是水神,我为自己带盐,偶尔也带块洋芋粑。

    好奇

  • 1
    好文加油

    大强z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