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十六章

    “走吧走吧出发游乐场!”

    叶远实在是不想再拍照了就张罗着走。

    “等一下!我拍一张蜡烛就走!”

    我看着地上摆的蜡烛还没灭,心想着别浪费,拍一张再走哈哈哈。

    ‘咔嚓’

    “哎哎哎!少了个人吧?老苏,你不得跪那儿啊!”

    “是啊是啊!”

    在王磊和叶远的拉扯下老苏单膝跪在了蜡烛圈里,拿了一束捧花做着递给我的动作。

    老苏看我笑得灿烂,站起来把花递给我,啄了一下我的嘴。

    夜场游乐园虽然没有刺激的过山车,但是有浪漫的旋转木马;虽然没有逗我们开心的小丑,但是有只为博美人一笑的烟花表演;摩天轮虽然看不到高高的云端,但却能看到整个城市的灯火通明。

    最重要的是,最爱的人在身边。

    “看,烟花!”

    王磊大喊一声,趁着唐晓静抬头的瞬间偷亲了她一下。

    “讨厌!”唐晓静撒着娇,“还有人呢。”

    “哪有人?哪有人?有吗?啊?”

    “没有没有没有!”

    王磊大喊,叶远配合着他。

    王磊嘴角一勾,对着唐晓静的嘴就啃了下去。正巧碰上烟花表演的一瞬间,‘咻啪砰’

    他们也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铭儿。”

    “嗯?”老苏叫我,“唔!”

    许是他看了心动,也对我用了这个方法。

    唉,男人啊。

    第二天,叶远把我拉进了他们的群里,发了昨天他拍的照片,不得不说还挺好看。

    “啦啦啦啦。”

    老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跑过去骑在他的腿上。

    “怎么,想我了?”

    “嘿嘿,我想玩轻度。”我吐了吐舌头眨了眨眼,“只用巴掌好不好?”

    “既然老婆想玩,老公哪有不满足的道理?”

    老苏的左嘴角向上倾斜,随即把我压到了腿上。

    ‘啪’

    “嗯……”

    我皱了皱眉,果然最近都不耐打了。

    ‘啪啪啪啪’

    我稍稍动了动,老苏褪了我的裤子。

    “期中了,好好考。”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啊……轻点儿。”

    ‘啪’

    老苏故意又加重了几分力气,我吃痛地一叫:“嗷!”

    “哟,已经红成苹果了。”

    老苏把我捞起来帮我揉了揉。

    我撅了撅嘴,根本没想打这么重好嘛!

    “不要了嘛。”

    “陪老公去买菜还是自己在家?”

    “我要买零食!”

    “买什么都行。”

    “你真好。”

    老苏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

    等着胖吧。

    和老苏当情侣之后他很少打我特别重了,但是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事情是这样的,王涛考英语的时候非要我给他传答案,我这么善良可爱的小菇凉怎么忍心拒绝他?

    填空我无能为力,但是选择题还是可以滴。

    他在班级那一边,我在这一边,我就比1234告诉他。但是呢……嗯……我刚给他传完,抬头看看老师,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老苏……

    当时我的心就停了一拍,王涛还在那边感谢我,显然他没看见老苏站在门口。

    想着我完了,导致作文都写飞了,一直在想该怎么办。

    老苏却很稳,一直到所有科考完了才找我。

    我看见他心里就一颤,身体不自觉一哆嗦。

    看着老苏黑了吧唧的那张脸,身后隐隐作痛。

    “墙角站着去。”

    回家的路上我都不敢去拉老苏的手,他也真不客气,迈着他那两条大长腿就嗖嗖往前走,我低着头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到家就扔给我五个字然后自己进了厨房。

    我不敢怠慢,推门进了惩罚室,穿上那双粉红色的拖鞋,站到了墙角。

    ‘咔’

    门开了。

    “出来吃饭。”

    呼,还好不是现在就处决我。

    “哥……”

    饭桌上一度压抑的气氛让我感到不安,轻轻叫了一下他。

    “食不言。”

    完了,老苏很少这么高冷,肯定是怒发冲冠了呜……

    我吓得一哆嗦,又扒拉两口饭进嘴里。

    真真儿的,如同嚼蜡。

    啊……老苏终于吃完了,我也赶紧吃完剩下的一口抢着帮老苏去洗碗。

    我刚要碰盘子老苏就瞪了我一眼,我点点头猫着腰回了惩罚室。

    ‘咔’

    他进来了他进来了!

    我用余光扫到老苏拿了藤条下来,我不禁一抖。

    “手撑墙,裤子。”

    老苏用藤条点了点我,我抖着走到了墙边,裤子一拉就掉到了脚踝。

    我撑到墙上,老苏又点了点我的腰,我尽力塌下去。

    ‘咻啪’

    “啊!”

    这力度,不比安眠药那次轻多少。我根本站不住,蹲下捂着屁股。

    “起来。”

    虽然怕得要死,但我还是恢复了原状,毕竟把他惹怒了更疼。

    ‘咻啪’

    “啊!”

    我又蹲了下去,真的忍不住动,真的。

    我抬起头望着老苏,我在他眼底看见了一丝心疼。

    我最受不了他这种眼神,心疼他心疼我。我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下一记丝毫不差地打在身后。

    “啊!哥我错了,我再也不给他传答案了,饶了我这次吧。”

    我差点儿就跪在他面前了,受不住又蹲了下去捂着身后。

    “一共40题,还剩38下,起来。”

    “哥我受不了这么重的,求你给我个支撑点吧哥,我尽量不躲,哥……”

    我已经有了哭腔,嗓子也有些沙哑。

    “趴床边。”

    “谢谢哥。”

    我踢掉脚上的负担,上身趴在床上下半身撑在地上。

    ‘咻啪’

    尽管老苏松了些力气,但还是很难熬。

    “呃……”

    我一下就跪地上了,膝盖传来一阵疼痛。

    老苏终究还是心疼了,扔给我了我一个沙发垫,嘿嘿。

    我垫在膝盖下面,又趴回了床边。

    ‘咻啪’

    “啊呜……”

    我咬住被子,还能撑得住。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啊……”

    我实在忍不住扭到了旁边去,老苏点了点我的腰,我拖了几秒钟才恢复原状。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啊……”

    我一直都在扭,但是每一下都会精准地落在我身后,没有一下重叠。

    ‘咻啪咻啪’

    我错了,这两下都是重叠的,估计是我的屁股已经没有下手的地方只能重叠了。

    ‘咻啪’

    “啊……”

    比刚才还疼。

    ‘咻啪’

    “啊唔。”

    “松开嘴。”

    听到老苏的声音我我不禁一抖,放开嘴唇的同时眼泪也一起崩了出来。

    “啊……呜……”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老苏按着我打完了剩下的16下,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挣扎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好了好了,打完了打完了,不哭了不哭了。”

    老苏把我抱在他腿中间屁股腾空,我偷偷摸了一下,一碰就疼,全是檩子。

    “哇……哥你好狠的心啊……”

    “以后不许给别人传答案了嗷,看给我心疼的。”

    哇这个腹黑男!

    “还不是你打的!嘤……”

    “嗯?”

    “我错了呜……”我把头埋在老苏颈间,“啊……嗝。”

    “嗤,你怎么这么可爱?”

    老苏刮了一下我的鼻头,笑出了声。

    “哼,快给我上药!”

    “不上,给你个教训。”

    老苏说着就把我扔到了床边去挂工具。

    “哇……嗷……啊……”

    我跪在床边就开哭,老苏堵住了耳朵。

    “上上上,上行了吧?趴着去!”

    “嘿嘿,老公最好了!”

    我小心翼翼地挪到床上,老苏拿着药一脸幽怨。

    ‘呲……滋……滋’

    “没药了,要不……明天?”

    老苏尴尬地看着我。

    “啊?那我今天怎么办啊?”

    “给老婆揉揉。”

    “好叭。”我用手垫着脑袋歪着头看他,“我好疼啊。”

    “哥给你揉。”

    “嗯嗯!”

    “叫老公。”

    “不叫。”

    ‘啪’

    “叫老公。”

    “老公……”

    “我在。”

    “嘻嘻,老公?”

    “哎。”

    揉顶个球用,第二天我一坐椅子就被弹起来了。

    “啊!嘶……老师!”

    “嗯?”

    “我有点儿困,想去后面站着。”

    “去吧。”

    嘶……疼死我了……

    “嘶……啊……”

    “噗,又犯啥事儿了?”

    我身后刚沾上椅子就弹起来了,到现在还没上过药呢。

    老苏觉得每天起那么晚是一种浪费,所以每天我会上两节课之后再来叶远这儿。

    “给别人传答案……”

    我没张嘴,字不清楚地从牙缝里挤出。

    “什么?”

    “给别人传答案!”

    我撇了撇嘴。

    “你挺能作啊。”

    “哎不是你这椅子也太硬了吧!”

    我转移话题。

    “多少?”

    叶远挑挑眉。

    “四十藤条,一点儿都没放水,我感觉我要废了……”

    我趴在办公桌上,生无可恋。

    “你这也不行啊,才四十。”

    “才?你知道老苏手劲儿多大吗?上安眠药那事儿才四下,这次四十下!都翻十倍了我……”

    越说越委屈,都要哭了。

    “我知道你不会哭,纸就不给你了。”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哭?”

    “最近心情怎么样?其实sp是可以使人身心愉悦的,我觉得……嗯。”

    叶远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就是想让我多挨打,这人怎么比老苏还腹黑!果然物以类聚!

    “嘁,最近……还行?”

    我平时很少关注自己的心情,因为都一样,没什么起伏。

    “老苏没让你开心开心?”

    ……

    “想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人!老苏也不是!”

    思想龌龊的人类。

    “喔唷,你难道不想?”

    “你别提这事儿了,我不想,也不行!上次就是因为你我去跟老苏表白了,这要是再因为你我把他给……上了,这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

    “看来你不是小傻子啊,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你才小傻子呢!”

    “你不会误入歧途,老苏也不是那种人。”

    他本来也不是那种人,用你说!

    “对了,远哥你这儿有药吗?我家的被我用完了,我现在还没上过药呢。”

    “哟,他还给你上药啊?打我的时候怎么没这好待遇呢?治身体的药嘛,我这儿没有。我这儿只有治疗心伤的药,吃吗?”

    “吃,拿来吧。”

    我把手伸到他面前。

    “认真的?”

    “嗯,我想和老苏好好过,给个副作用小点儿的吧。”

    “好。”叶远轻笑,“等你们结婚啊,我肯定给你们包个大包!呐,一天一次,一个月的量。”

    叶远去身后的药柜给我拿了四盒药,啧,全国统一零售价227啧啧啧,真舍得啊。

    “谢了。”

    “想试试催眠吗?”

    “可以啊。”

    有意思。

    “看着这块怀表,我数三二一,你将进入深度睡眠,当我数一二三的时候,你就会醒来。”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怀表在我眼前有规律地晃来晃去,看得我眼皮直打架。

    “三。”

    “二。”

    “一。”

    ‘叭’

    叶远打了个响指,我的眼皮缠在了一起。

    “哇,这是哪儿啊?”

    再次睁眼,我躺在一片稻子地里,周围一片寂静。黄昏时分,显得格外金黄。

    美丽的景色可以使人心情愉悦,嘴角不自觉上翘,手轻轻拨弄着旁边的稻子,为自己开出一条小道。

    可纵使这里再好,没有人陪我也不行啊……

    “老婆,饭做好了,还不回家吗?”

    老苏的声音从后面飘来,从背后抱住我,把头抵在我的肩颈处,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好啊,老公。”嘻嘻。

    老苏牵起我的手往花海外走着,走着走着,走着走着……我们就走到了市区???

    什么鬼啊,梦里就可以这么随便吗??

    我看到家门口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面前,叶远,您这造梦技术不咋地啊,也太假了吧!

    “宝贝儿,走。”

    老苏也温柔得不真实,很不自在。

    “一。”

    我听到了叶远的声音,是要把我唤醒了吗?快快快我不要在这儿待了!

    “二。”

    “三。”

    ‘叭’

    呼。再一睁眼,我还在心理咨询室。

    “怎么了,我看你神情很不愉快。”

    叶远皱着眉问。

    “老苏根本不会那么温柔好嘛?我也不习惯。”

    “哟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女孩子说不喜欢温柔的,老苏还真找了个不好伺候的角儿。我知道了,再来一次。”

    我撇撇嘴:“拜托,场景真实一点可以吗?我这从郊区到家就走了不到一分钟!这正常吗??”

    “行行行我知道了。”

    叶远不耐烦地说。

    ‘嘀嗒嘀嗒嘀嗒……’

    “三。”

    “二。”

    “一。”

    呼,面朝大海背朝天。海风轻轻拂过耳边,海鸥飞翔在蓝天之下白云之上,这场景只会出现在宫崎骏的动漫里。

    “啊!”

    头部突然被人敲了一下。

    “几点了还不回家?”

    “嗷知道了知道了,走走走。”

    我和老苏手拉手走向市区,走了好久好久……

    “哥,我累了。”

    “才走几步就累了,还是平时锻炼不够,以后每天多跑几公里!”

    老苏生拉硬拽地带我走,时不时还踢我一脚。

    嗯,确实很熟悉,连痛觉都那么熟悉!!

    “哥我真累了,都走半个小时了,歇一会儿吧。”

    我站在原地不动,老苏脸一黑,二话不说就把我扛在肩上打。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疼!”

    为什么在梦里也这么疼啊呜……

    ‘啪啪啪啪啪’

    “嗷!疼哥……”

    “能不能走?”

    “能能能!”

    ‘啪啪’

    老苏又象征性拍了几下才把我放下来。

    我的嘴撅上了天,死叶远……我杀了你!

    “一。”

    “二。”

    “三。”

    “我掐死你!啊!”

    我一醒来就朝叶远奔去,做掐他脖子的动作。没成想我还没近他身就被他脚下使了个绊子摔倒了。

    “疯了?”

    叶远蹲下来问我。

    “你才疯了,老苏就算不温柔也不能暴躁啊!一言不合就打我!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

    我拍地板控诉着。

    “冤枉啊,这可都是你的潜意识里的东西,跟我可没关系。谁让你总yy那种东西,快,起来,地上凉。”

    叶远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被他说得脸一红,你才yy呢……

    “哎等会儿,你是怎么知道我应该在什么时候醒来的呢?”

    “你脸上是有表情的。”

    不是吧……我疼的时候……

    “你……过分了奥,我……我要你不能看我表情的那种!”

    “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我愣住了,我不知道我想回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都挺难受的。从幼儿园开始,从我记事以来,就一直活在悲伤当中。

    “算了,回到你最开心的时候吧。”

    “好。”

    我倒是想知道我最开心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嘀嗒嘀嗒嘀嗒……’

    “三。”

    “二。”

    “一。”

    ‘滴滴滴滴’

    我的左手牵着小煜,我和她走在人行路上。原来,这就是我回忆里最美好的时候。看来我真的没有忘记她吗?可明明……

    “主人。”

    “啊?”

    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街头,熟悉的陌生人。

    “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了。”

    我好久都没有听到她说过这句话了。

    我抱住她,她也紧紧地抱住我,这种感觉久违了。自从中考聚餐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然而那天,和她在一起的那个男生,他爸爸都来给她拍照了。我们就是因为那个男生分开的,我自然讨厌他。

    但是现在的她,没有被玷污。没错,我有精神洁癖,很严重。所以她回来找我复合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我记得这个时候是刚实践完我送她回家,她要在她妈妈回来之前到家。

    我和她手拉着手走在街上,此刻没了所有的烦恼。

    “我家到了,我进去了。”

    “嗯。”

    我不舍地点点头,又抱了抱她,才舍得放手,一直看着她进楼才不舍地离开。

    突然脑袋一晕,脚下一软,再一睁眼,我躺在叶远的心理咨询室。

    这就完了???

    “我怎么醒了?”

    “这要问你自己了,所有快乐的场景回忆完了你就醒了。”

    “不可能,一个老苏的都没有!而且就一个片段!”

    “可能是抑郁症影响了你当时的心情,导致大脑并不处在兴奋状态,潜意识调出来的时候,自然没有。”

    “可是我出现的片段是我初中时候,那时候可是我抑郁症正严重的时候。”

    这理由解释不通啊。

    “那可能是因为那个人给你带来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比老苏在你心里还要重要。啧,不是哪个小男生吧?”

    “诶哟不是,是我第一个贝。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忘了她了啊,怎么会再想起来呢?”

    她背叛我时的撕心裂肺,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

    “忘记了,它也是一段故事。”

    可能……我还需要点儿时间吧。

    “对了,老苏过段时间出差,打算把你放到我家。”

    “什么叫放到你家!哎不对啊,他什么时候要出差啊?没和我说过啊。”

    “没和你说吗?可能待会儿就跟你说了。”

    “他居然放心把我交给你……”

    我撇撇嘴。这人我觉得不太行,腹黑又心黑,撒个谎都能被看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 9
  • 0
  • 0
  • 31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