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空(二)

    接着更
    ——-这是一条非常没用的分界线——–

    阿宝迷迷糊糊地从长椅上爬起来的时候,天上还没亮,阿宝收拾好他的“铺盖”,慢吞吞地挪去了公厕洗脸。心里还想着昨晚那个奇怪的梦,想想那骇人的伤势,阿宝都觉得身后隐隐作痛。
    冷水刺激到脸上的时候,阿宝才算彻底醒了,趁着清洁工还没上班,阿宝搜刮完了公园里各处的瓶瓶罐罐,加上昨天在街上捡的,收获也还不错。毕竟天气好了,大家都愿意出来玩,也有不少晚上来公园约会的小情侣,都会在清洁工下班后留下值得一捡的垃圾。阿宝悠悠哉哉地晃到街上,四处寻觅着瓶子罐子。天已经亮堂了,菜市场的早集也快结束了,阿宝过去溜达一圈,向准备收摊的摊主们讨些剩下的但又能生吃的菜,洗吧洗吧就往嘴里送。等阿宝咬着那条不太脆的黄瓜,拖着他的袋子到废品站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因为没有油水,只有不停的吃才感觉不到饿。
    “今天好生意啊,小老板。”王叔戏谑地调侃阿宝,阿宝也嘿嘿傻笑这回应“天气好嘛,出来玩的人比较多。”阿宝捏着四十八块钱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旁边的小学已经开始往外放中午走读的学生了。阿宝急急忙忙地跑到刘叔的店里时,刘叔已经忙的不可开交了。因为不能雇佣童工,所以刘叔包阿宝的两顿饭,给阿宝提供洗澡洗衣服的地方,也会给阿宝买些用品。作为交换,阿宝帮刘叔端端盘子,擦擦桌子。
    等到阿宝回到长香亭的时候,沾着长椅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叫他,一双手把他拖到了地上。阿宝呆呆地跟着别人洗漱吃饭,又站到了门口,和那个把自己拖下床的人一起当门神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又回到了昨天的梦境。而这里的一切又好像不太一样,比如那个人身上就绕着一行大字:大庆,同一班当值的人,关系较好,会武(可触发)。“会武”两个字还是红色的,阿宝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几个字:任务,弄清楚挨打的原因,完成奖励,大庆npc好感+5。
    就像是进入了游戏一样,除了这个游戏触感无比的真实,身后的伤口叫嚣着不属于梦境的疼痛。阿宝试着和大庆搭话,但大庆给了个眼色让阿宝闭嘴,安安分分当一桩木头。阿宝站的极其艰难,身后的伤突突的疼,规规矩矩杵在门口,全身都无比僵硬,阿宝甚至能感觉到臀上已经结咖的伤又慢慢涔出血来。没站多久,阿宝就已经是满脸的冷汗,双腿止不住地打颤,嘴唇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阿宝就这么在门口筛子似地抖了大半天,到傍晚换班的时候,阿宝全身都在颤,但是脚却迈不开半步。最后是大庆拎小鸡似地把阿宝拎到了休息的大通铺,而可怜的阿宝,一沾床,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1
  • 0
  • 0
  • 376
  • 有蛇井病的西瓜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