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k+古风训诫仙君文

    天地同生,日月同伴,生天帝,生魔君,天帝伴生二仙,一为文星润文,一为武星神武。

    相传润文仙君与神武仙君原本皆无情无欲,直到天帝迎娶天母,二人得暇下凡历练凡尘,才晓得人间情爱是几何。

    神武得娶凡间歌女柳翰云,自此得一段姻缘圆满,天帝询那润文,润文却道,姻缘不成,红线没牵紧。

    天帝问,如何说来。润文叹道,是他不愿。

    六界八方之间,有座扬名四海的青楼,唤作“流月”,阁里头的姑娘公子少见凡人,大多是来自各处的精怪,也有传说里头的大妖。

    仙神倒是少见,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四时书”,清倌楚汉之。这位书字公子相貌是楼里一等一的卓绝,却偏偏不接红客,可也不见楼里鸨母为此罚他。其余公子大多是卖身来此或是哪家不要的奴隶,然而楚汉之待在这儿,却是有旁的缘由。

    他本是文属的仙君,仙号唤作青川,旁人都尊一句青川仙君。他原本也是凡人出身,有一至交,尘名叫做节安,与他好谓是云月相投,一来二去,竟是生了断袖分桃的情愫。楚汉之生性守礼拘节,倒是节安先一步挑明了心思,然而断袖之癖有违圣训人伦,他竟是毅然斩交分道,誓不相见。多载后他已是本朝大儒,故人未娶,封封书信寄予他府,他一一阅过,不忍焚之,但也没回半个字的书文。

    后来他位列仙班,上天入地,却是再寻不到故友的踪迹。知他怕是入了轮回,前生薄缘散去,只得戚戚然弃之,心结却是再难解开,才留下在了流月楼,日日对着六界来往的客,一遍遍问询“可否见过一人,仙姿卓约,姓蔺,字是节安。”。

    然而当下,他寻了百年千年,只有梦归凡尘时才得见一面的脸庞,正正在他面前。

    “…汉之啊,这位是仙界文属仙君之首,便是那位润文仙君了,你可得好生招待着,莫要失了分寸。”

    鸨母言语犹在耳,楚汉之张了张嘴,愕然将润文仙君与他那故友二词重合,半晌才抿着唇行了个礼。

    蔺桥,也就是润文仙君,从他得知他尘缘动情人也飞升仙班,便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但他却未想到,见着楚汉之,居然是在这青楼里头。

    于是他问:“你唤我润文就好,要我唤你甚么。”

    楚汉之掌心皆是汗,他只听闻仙君游历凡间回去是要清了凡尘记忆的,全然不知故友还认不认得自己,若是不认得,他贸然相认,倒是失了礼数。

    思及此处,他不由悲从中来。

    礼数、礼数,总归是挡了他一回缘分,如今又要挡上第二回。

    他答:“唤四时书便好了。”

    蔺桥知晓他并非认不出自己,只当是躲了自己大半辈子的人还在他面前装糊涂,不由怒从心生,冷哼一声:“四时书公子与我一故人长得煞是相似,只是那故人负我心意,又逃到了不知天涯海角,现下他还要躲着我,公子替我想想,我要如何罚那故人才好?”

    楚汉之心头一惊,道他竟是还记得那些事,只是他拿这般言语敲打自己,想来也是猜到自己心意。然而这事究是自个儿负了他,若能换他如往情深,再怎么捱罚也是值得的。在这楼里这么久,他又怎会不知道蔺桥说的是甚么——

    “想来…想来那故人也是有愧于仙君,便是任由仙君责罚,也是心甘情愿的。”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浙江省.宁波
  • 2
  • 0
  • 0
  • 6
  • 753
  • TQRS锦言督学.苏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