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吉光片羽(3)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和煦,并不是那种刺眼的闪亮,照在人身上,是一种的温暖的属实感。

    与其用照耀来形容它,不如用怀抱来表达,可能会更加的贴切。它悄悄地包裹着你,舒缓了心灵上的疲惫感,一点一点地,渗入心中。

    茗风夹杂着青草的香味,轻快的吹来,清爽的凉意带走了快走时的燥热,威风轻柔地拂过身体,温柔地按摩着,恍惚间,晏宁安有一种快要入睡的错觉。

    “舒服吧~”
    “嗯。”

    林晚秋取下背包,变魔术一般地从其中掏出了一个大大的午餐垫,铺在了事前找好位置的山坡上,然后吧唧就坐到午餐垫上。他拍了拍垫子,示意晏宁安和他一起,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山坡上,看着天上的风筝。

    各式各样风筝被线牵扯住,在天空中随风起舞。夏日的天空是如此的澄澈,几朵白云挂在海蓝色的世界里,孩童的嬉笑声、长辈的呼喊的关心混在一起,夹在风中,格外的美好。

    晏宁安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场景了

    她要么一直一直跑着,追逐着各式各样的奖励,荣誉,社交,成绩,这些能够证明自己,能够给自己安全感,证明自己的存在,告诉你自己你并不是无用之人的东西。

    要么就把自己关起来,锁在房间里,一言不发,任由情绪肆意的飘荡着,摧毁着,折磨着。

    实在是难受极了,就出去约一次纯实践,彻彻底底的放纵和发泄一次,在赤裸裸的疼痛里,感觉那一种活着的真实感。

    她已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地看过这个世界了,好像这个世界的美丽,与她毫无关系。

    直到今天,夏风似乎带来了特别的理由,带来了特别的感受。

    但很快,失望和失落的情绪,复杂的想法又重新占据了她的头脑。

    这一切…就算再美丽,又有什么意义呢

    风筝总会落下,午后总会结束,大家又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

    放放风筝事情就会结束么,一切就会好么?还不是要做

    为什么有这个时间不去好好看点书,做点正事呢

    这一切,能对未来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又有什么帮助可言呢?

    这种复杂的想法在她脑袋里不停不停的会想,她用力地闭上眼睛,想甩脱这种奇怪的情绪,但是你越想离开它,情绪就越缠绕着你,走不到,跑不了,留下的,只有
    不停不停不停的折磨

    她想喊出声,但是理智阻止了这种不恰当的行为,可这种理智更让她觉得羞耻,情绪无法发泄又让她痛苦,手指抓住头发, 她开始用力,想尝试用这样的疼痛来阻止自己。

    直到她被一双手用力的抱住

    “没事的宁安,没事的”

    “你要相信我,宁安”

    林晚秋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慢慢地安慰着
    似乎是这种紧紧的拥抱真的能够缓解疼痛,又或许是对林晚秋的信任压过心底的拷问

    这一个人,从认识他开始,总是这么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但可气的,他总是对的那一个人

    那这一次…也会是吧

    晏宁安的手慢慢地离开头发,她被林晚秋抱着,倒在了垫子上

    抬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天空,温柔的风吹过她的脸庞,把她重新带回现实之中。

    许久,许久

    林晚秋的声音慢慢地从耳边传来

    “宁安,快乐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无意义的。”

    “就像现在的风,像温暖的光,它不只是那种迟延性满足的样子存在的,更多的时候,它就是一种纯粹的感受”

    “它没有任何意义性的附加,她来自于我们的生活,真实的生活里,我们从这种生活的快乐中得到勇气,才能去面对那一些不快乐的,所谓有意义的东西”

    他轻轻地抱住了晏宁安

    “在这个穷究意义的世界中,我们都要找到无意义的快乐”

    晏宁安别过头,一言不发

    或许,不是不认同,只是不敢认同罢了

    林晚秋也不强迫,只是摸着她的头,像给倔强的小猫顺毛一样,温柔,而且细致。

    直到天色渐晚

    他拉起晏宁安的手,牵起小女孩,然后转过身,一边把山坡上的垫子收起来,一边问道

    “吃饭去?”

    “嗯。”

    背着身子的男孩,脸上突然露出快乐的笑容

    可能在晏宁安都没有注意的瞬间,他发现,女孩这次的回答格外的顺畅。

    原有的怀疑、犹豫和恐惧,正在慢慢消解

    他扭过头,牵起晏宁安的手,向市区走去

    默默地想着

    “真好呀,宁安”

    “就这样,等着我,慢慢来。”


  • 7
  • 0
  • 0
  • 430
  • 早日实现画材自由柒忆什么吴某只萨摩耶小灵有蛇井病的西瓜枕头说它不想醒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