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甜蜜的负担(完)

    第四章 不同寻常的春节
    因为屁股有伤刘叶在老师家里趴了一天,虽然周一能坐的了凳子但是的屁股上的印子过了一周才消。也许真是被打老实了,刘叶自这次挨打之后学习不再走神,成绩继续稳步提高。过了元旦期末考试已然临近,陈曦和各科老师要了复习资料,然后在自习课的时候让课代表依照计划领着大家复习。陈曦不理会别的班主任背后叽叽喳喳的,毕竟下学期开学分班要看期末的成绩,所以陈老师期末这段时间更加起早贪黑的忙着班级的事。
      离考试还有一周了,陈曦晚上一个人在办公室批卷,虽然今天还不是他管晚自习。这时敲门声起,然后走进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是陈老师吗?”陈曦抬头一看估计是家长,起身说:“你好我是,您是一年四班学生的家长吗?”那妇女忙笑着说:“是是,我是刘叶的姑姑!哎呀陈老师您可真年轻啊,要不是门卫说你在这我还真不敢认!”陈曦一愣,他倒是没听刘叶提起过她有个姑姑,笑着说:“幸会幸会,之前是刘叶的奶奶来开的家长会吧…”那妇女一拍腿说:“可不是嘛,老太太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天天在我家呆着也不方便出门,刘叶家情况老师你也知道吧,我不管她谁管她。”
      陈曦点点头说:“刘叶爸爸长期驻外是吧,我倒是挺想和他沟通沟通的。”那大姐说:“什么长期驻外啊就是在国外有人了呗,之前还有两个钱,现在新加坡那边经济不好又开始想吃上我了!”陈曦这女人来者不善,请她坐到沙发上说:“刘叶姑姑,那你这次来是…?”那妇人说:“我就是想咨询一下学校住校方面的事。刘叶这孩子和我不太亲,本来想让她住我家的,但我看她够呛能来。”陈曦沉吟了一下说:“刘叶姑姑,你说的这事刘叶自己知道吗?”刘大姐一摆手说:“早和她说了她也不同意,但这事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过完年就得搬。现在房价涨的那么厉害,她一小姑娘住二百平房子干嘛,赶快挂网上卖了得了。”陈曦点点头,他现在明白了刘叶前一阵子学习分心的原因了。虽然属于学生的家事,但是陈曦还是想为刘叶说句话的,毕竟是自己最放在心上的学生。
      “刘叶姑姑,从老师角度讲,我建议你先不要和刘叶说这件事,马上期末考试了可别让她分心了,毕竟期末成绩涉及到下学期分班。”刘大姐看了看陈曦说:“行,那就考完试再说吧,你们学校有宿舍吧?”陈曦点头说:“有是有,为家远的学生办的人数不多,他们基本周末回家。”刘大姐说:“那就好,等到时候老师帮我多劝劝刘叶,死犟死犟的。”
      送走了刘叶的姑姑后陈曦又坐回了椅子上,心里一阵难受。他知道刘叶这小姑娘表面听话懂事但是内心很倔强,寄人篱下的生活孩子肯定受不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女孩的心思安心考完试。

    一周之后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毫无悬念的陈曦班级再次年级夺魁。成绩单就贴在班级后面,同学们下课时都围在那里开心的议论着自己的努力的成果。刘叶也在后面看着成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挂着幸福的喜悦。陈曦看在眼里心里也高兴,小家伙考了班里第七,虽然进步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没想到幅度可以这么大。不求别的回报,看到学生们洋溢在脸上的兴奋与自信,陈曦觉得自己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家长会如期举行,可刘叶的家长依然没有来参加。会后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又钻到啦老师的办公室里,陈曦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刘叶说:“还没走啊?你是觉得我家长会上没表扬够吗?”女孩笑着说:“对啊没听够呢!我这次考这么好老师也不说给我点奖励…”陈曦鼻子一哼说:“奖励什么?下次挨打时候少打你几下吧。”刘叶听了嘴撅的老高,陈曦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说:“老师和你开玩笑呢,你来找我干什么?”刘叶说:“老师,下学期还是你带我吗?听同学说要分班了…”陈曦听了直起身子说:“对,学校想先通过成绩把文理倾向的学生分出来,我带文科班,你之前不是说你要学文嘛,那我肯定要留你啊。”
      女孩听了喜出望外,拉着陈老师的胳膊笑个不停。小孩子嘛有些大人觉得无所谓的事情可能对她来讲都是天大的事儿,陈曦看着自己爱徒高兴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心酸,他也想让刘叶就这么无忧无虑的但是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习惯性的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陈曦叹了口气说:“叶叶,老师寒假要回老家一趟,假期里应该回不来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和老师说,老师尽量给你解决。”刘叶听陈老师说假期不在这边了一脸的失落:“那…我知道了,老师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女孩强做着笑脸掩盖内心的难过,从小到大她不知道这样笑了多少次了。陈曦看着也是心疼,拍了拍她的小肩膀说:“你也是大孩子了,生活中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向前看,要勇于面对生命中挫折才能成长,再不济还有老师呢。”刘叶不知道陈老师指的是什么,但从老师温暖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疼爱,这比得到任何奖励都要来的开心。

    夜晚,屋外的鞭炮声轰鸣着,礼花的光芒不停闪烁着,小孩子兴奋的喊叫着,而这一切热闹的场景却好似与刘叶毫无关系。女孩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流着眼泪,今天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她最期盼的亲人今年却没有回来。姑姑叫她去家里吃团圆饭但却被女孩拒绝了,因为她已经知道能在这间房子呆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气恼、她哀求、她发脾气,但这一切也无法左右已经定好了的结果。刘叶的爸爸说他在外投资亏的很惨,只能把房子卖掉继续供女儿一直到大学毕业,国内这边的事就交给她姑姑帮忙张罗,这在一个生意人眼里确实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刘叶明白了一切,她已经不是爸爸心里的牵挂,也许自己的存在就是别人的累赘,她拖累了自己爸爸、妈妈还有姑姑和奶奶的幸福。水果刀握在自己手里,刀尖一点一点割开手腕上的皮肤,刚开始疼的还很清晰可都后来竟越来越模糊。刘叶不会自残,她本以为刀子扎到肉上可以疼醒自己,但没想到自己这个躯体却更加麻木不仁。血一滴一滴的冒出,不知道这样流干了会不会真如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离开这个世界。
      手机亮了,是陈老师的短信。
     【春节快乐!祝叶叶能在新的一年里学习继续进步,每天都能开开心心。】
      刘叶突然大哭了起来,手腕上的疼痛又变的清晰尖锐,吓得女孩包好衣服跑到社区医院去包扎。社区医院里倒是有护士值班,因为每年三十晚上总有熊孩子放鞭时候炸到手什么的。刘叶推说自己切东西不小心划伤了,护士赶快检查伤口把血止住,一边数落着一边包扎好这个熊女孩。
     【老师春节快乐!老师您什么时候回来?】

    陈曦收到了刘叶的新春祝福,心里总放心不下她。过了初四陈曦就推说学校有事,带着行李和挂念又飞回了滨城。
      “喂,是刘叶吗?这几天在家还好吧?老师没在身边有好好学习吗?”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刘叶开心的说:“嗯,每天都有看书,假期留的卷子也都写完了。老师您回来了吗?”陈曦笑着说:“对,回滨城了。叶叶,假期在家里闷不闷?明天没事老师带你出去玩啊?就当是给你考进前十的奖励吧!”“好啊好啊!老师要带我去哪玩?”刘叶正在家里呆的难受,听老师这么说自然喜出望外。陈曦想了想说:“冬天的话就去滑雪吧,你喜欢滑吗?”刘叶兴奋的说:“真的吗?!我还从来没滑过呢!”陈曦嗯了声说:“那明天还是九点到我家来,多穿点别冻着。”
      放下电话后陈曦叹了一口气,滨城的滑雪场多年以前就开了好几家,但没想到家境不错的刘叶居然从来都没去过,单亲家庭孩子的生活真是单调乏味。好在小姑娘性格挺开朗的,多带她走一走玩一玩也许能让女孩对未来多一些热爱和向往。刘叶这边高兴的挑好了保暖的衣服,手腕上的伤也已结痂渐好,估计明天应该没啥问题。
      第二天一早刘叶早早的起床,收拾打扮好之后背着小包去陈老师家里汇合,然后师生二人开着车去了雪世界滑雪场。滨城入冬了雪倒没下几场,而且都是落地即化的小雪。见车已经开离市区,刘叶坐在前排一脸奇怪的说:“老师,这周围都是山也没有雪怎么会有滑雪场呢?”陈曦坏坏的说:“我要把你拐到深山里卖了。”刘叶笑着说:“老师才不会呢…”陈曦说:“滑雪场必须建在有坡度的大山里,雪也都是人造的,你看道边还有雪炮车,都是它喷的人造雪。”刘叶看到路边红色的造雪车高兴的像个孩子,车又走了一会儿,白茫茫的雪道便出现在了眼前。
      陈曦带着刘叶来到滑雪场的接待中心,存好了个人物品领取了滑雪道具。陈曦先自己将滑雪鞋穿好,边上刘叶不会穿坐在那里干着急,陈曦蹲下身帮她把鞋子套上,然后将锁扣都紧紧扣好。“老师,好紧啊,脚勒的慌。”女孩抬了抬沉重的滑雪鞋说。陈曦说:“现在你觉得紧,等滑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难受了。和老师去雪道上滑一滑试试。”说罢陈曦扛着自己和刘叶的滑雪橇向雪道方向走去。刘叶起身跟着老师走,但是雪鞋太沉女孩走了一步就险些摔倒,陈曦连忙抓住女孩胳膊拉住她,可手碰到刘叶的手腕时女孩哎呦的叫了一声。“手腕怎么了?”“没没什么,刚才扭了一下…”刘叶尽量装作没事,倒是瞒过了陈曦。
      陈曦来到门口领了雪仗,给刘叶挑了对小的让她握好,然后将雪橇放在雪地上让女孩抬脚踩在上面锁住,然后一点点教她滑雪的技巧。刘叶聪明,学了一会就能在平地上简单的滑行了,女孩开心的不得了。“老师,我要到坡上面往下滑!”刘叶指着爬坡的传送带说。陈曦哼了声说:“刚会走就想跑?从坡上滑下来可就没法停了,摔跤了怎么办?”刘叶笑着说:“不会不会,老师你看我都已经会滑了!”陈曦一想这坡也不算陡摔几跤也没啥,就带着刘叶踩着传送带上了初学者的滑雪道。
      虽然在下面看初级雪道的坡很缓,但是站在雪道坡上往下看还是让刘叶心惊胆战。陈曦笑着说:“后悔了?是不是不敢滑了?”刘叶咬了咬嘴嘴唇说:“谁说不敢的…”陈曦点点头说:“记住老师教你的,减速要两个雪橇向内扣,注意重心身子前倾。”刘叶嗯了声,雪仗一撑缓缓的向坡下滑去。开始时速度很慢,刘叶也放下心来,根据老师教的美滋滋的慢慢滑着。可过了一会儿速度越来越快,女孩开始害怕,赶快将雪橇板前头向内并拢,雪橇的边缘在雪面上摩擦着发出了哧哧的声响。没过多会儿女孩就顺利的滑到了雪道底端。
      刘叶停好后才长出一口气,回头看见老师跟在后面,笑着说:“老师你看到了吗,我会滑了!”陈曦点点头说:“滑的不错啊,没想到你小姑娘家家的胆子倒不小。”“老师才知道啊,我胆子可大了嘿嘿嘿…”师生两人又顺着传送带上了雪道,滑了几圈之后刘叶越来越熟练,玩得不亦乐乎。
      陈曦见刘叶一脸勇敢的小样心里也是一动,在间歇的时候对女孩说:“叶叶,老师问你个事,你愿不愿意到学校住宿?”刘叶问:“我们学校有学生宿舍吗?我怎么不知道?”陈曦嗯了声说:“住宿的学生不多,咱们班是没有。但我觉得住宿舍可以更好的投入学习,大家住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你要是想住我可以帮你申请。”刘叶一想到家里的事,心想与其天天去姑姑家遭白眼还真不如住在学校里天天和老师在一起,点点头说:“好啊,我听老师的!那老师周末还会给我补课吗?”陈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那当然,我还等着你给我考第一呢。”
      中午两个人穿着学具吃了套餐,然后又在滑雪场一直玩到了下午。到了三点刘叶才依依不舍的卸下雪橇,和老师一起回到了接待中心。刚回到地面刘叶又不习惯了走路,没走上一步脚发软一不小心摔了跤,手杵到了地上牵动伤口生疼生疼的。陈曦忙把她扶起来,见刘叶手腕似乎有伤便拉开女孩的袖子查看,刘叶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
      陈曦看见女孩白白的手腕上横着一道伤痕,可以看得出刀割的很深。“老师,我切东西不小心划伤的…没事的。”刘叶慌忙的解释着,可陈老师面色铁青,起身头也不回的去交还了雪具。刘叶穿好鞋子拿好东西跟在老师后面,但陈老师不再看她就像一个陌生人。女孩低着头跟着老师走着,出了滑雪场回到老师的车上。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了…”女孩坐在副驾驶上可怜巴巴的向黑着脸的陈老师认错。“以后不会什么?”刘叶吞吞吐吐的说:“不会再拿刀割自己了…”陈曦眼睛一瞪说:“你想干什么?!你割的是什么地方?不想活了是不是?”“呜呜…老师我错了…”刘叶觉得对不起陈老师,一咧嘴哭了起来。“临走时老师怎么和你说的?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了?!”刘叶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就犯下了这么蠢的错误。“你不是自残吗,你不是想要疼吗,你等看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刘叶又羞又怕,在车上坐立不安的回到了老师家里。

    回去的路上刘叶灰溜溜的跟在陈老师的身后,听着老师不停的喘着粗气心想这下可真把他气的不轻,一会儿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样。想到这儿女孩只觉得屁股条件反射的开始疼了起来。上了后陈曦扭开自己家门走了进去,刘叶却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望着自己不敢进来。陈曦气极反笑说:“行,你要不怕丢人我就开着门打。”女孩吓得赶忙进来关好了门,但还是站在门厅里。陈曦也不管她,自顾自的翻找着东西,一边找着一边说:“自己说这次该不该打?”刘叶耷拉着脑袋偷偷摸了摸身后的屁股。陈曦一皱眉说:”问你话呢!”刘叶羞羞的说:“该…该打。”陈曦哼了声说:“行,自己都说自己该打了是吧。”说着从箱子里翻出了条棉绳还有一个瓶子。刘叶又好奇又不好意思仔细看是什么。
      陈曦把东西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转过头对门厅里的刘叶说:“你给我过来,自己把外衣外裤脱掉!”刘叶脸羞的红红的,慢慢蹭到沙发边上低着头不动弹。陈曦眼睛一瞪说:“还让我动手吗,外衣外裤给我脱掉,穿的像个球似的我怎么打?”今天刘叶怕冷穿了厚厚的羽绒服还有棉裤,但不管穿多少挨打时候都得露出光屁股来。没办法女孩走到一边脱掉外套和裤子,穿着粉色的保暖秋衣又回到老师身边。
      “给我趴到沙发扶手上!”陈曦一指沙发边上突出来的扶手,女孩看了看后无奈的走过去趴在了上面。陈曦家的沙发都是美式真皮的,扶手又高又宽简直就是为了打人设计的。刘叶本来长得就小,这一趴不要紧身子深深的趴在了沙发座上,扶手却把她的小屁股垫的极高。陈曦回屋子里找了个枕头给刘叶,让女孩脸靠在上面多少能舒服一些。刘叶趴在沙发扶手上两条腿不停的切换着重心,但不管怎么动屁股高高撅起的样子还是无法改变的。
      陈曦从茶几上拿过棉绳,然后到刘叶的身后蹲了下去。女孩只觉得自己的一只脚脖子被老师用棉绳拴住,然后被拉到了一遍绑在了沙发腿上。刘叶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脚也被如法炮制的绑在了另一边的沙发腿上。这样女孩两条腿分开被绑在了沙发两头不能乱动,吓得刘叶不停的的挣扎着两脚看看能否挣脱。
      陈曦见刘叶乱动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撅高的屁股上,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打的女孩哎呦一声叫了出来。陈曦冷冷的说:“别给我乱动!把两只手背在后背上!”刘叶撅着嘴,但是迫于老师的淫威只能老老实实的把手在身后背好,陈曦拉出静电胶带仔细的将女孩两条纤细的胳膊缠好。女孩又使劲挣了挣却发现这下自己彻底动不了了,两手被绑在身后上半身的重量全部压在沙发坐垫上无法移动,而两只脚也被绑好无法动弹,她只能踮脚挺腰稍微扭动一下撅高的小屁股,这下女孩简直如同待宰的羊羔一般落到了大灰狼的手里。
      陈曦也不言语,两手轻轻将将女孩的裤子一层一层的剥了下来。由于刘叶的腿是分着的所以外裤内裤都被脱到了大腿中间,两瓣白嫩的屁股还有雪白的大腿都俏生生的展露在老师面前。刘叶还没来得及羞,屁股上突然感觉凉凉的,是老师的大手沾着东西在自己臀上游走涂抹。“这个是凡士林,一会打你的时候可以保护皮肤。”陈老师说话语气非常平静,平静的让刘叶觉得老师打她就如同洗菜做饭一样轻车熟路。
     “老师…我错了,您饶了我吧!”没骨气的女孩还没打就开始求饶了,陈曦也不搭理她,走到电视柜边上的花瓶前抽出了一根假花。刘叶一脸惊讶的看着老师去掉了杆子上面的花朵,然后握在手里轻轻挥动了几下发出呼呼的响声。原来这假花就是藤条的杆子做的,是陈曦委托朋友从国外帮忙捎回来的日本藤,为过安检拿过来的时候就做成了假花的样子。这藤条虽然很轻但是韧性十足,打人只打皮而不伤筋骨,为了好好收拾一下这不听话的丫头陈曦也算拿出压箱底的家伙了。
      其实陈曦这一套打人的准备工作让谁看都能知道他是圈子里的专业人士,但是刘叶看了不少师生的sp小说所以潜意识里对陈老师管教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陈曦倒是无所谓了,今天为了给这丫头一顿深刻的教训,所以毫不掩饰的直接拿出了藤条。这藤条也是好长时间没用了,陈曦用手握着杆子来回会捋一遍检查上面是否有倒刺开裂,又仔细查看藤条梢头看看是否有叉头尖角,见没啥问题又握着藤条两头弯了弯,一撒手又韧性十足的绷直。看样子这藤条质量还真不错,陈曦满意的挥了挥发出呼呼的声响,然后走到了女孩的身后说:“不多,就打你五十下,给我老老实实的挨完!”
      刘叶对藤条没什么概念,见老师这次要用假花的细枝打自己还稍稍松了口气,毕竟被上次竹尺子打怕了心想只要不是用它就好。陈曦抬手用藤条敲了敲女孩翘在沙发扶手上的小屁股说:“老规矩,撅好挨打不准乱动。”刘叶微微扭了扭身子说:“哎呦好疼…老师我现在动不了啊!”陈曦一看也是,小丫头现在屁股撅的不能再高想躲也躲不了了,只是自己说习惯了每次先警告她。
      刘叶突然害怕起来,刚才老师明明只是轻敲可却有一种尖锐的痛感出现在她屁股上。见刚敲了几下小姑娘就开始喊痛了,陈曦哼了声说:“你不是厉害吗,不是会自残吗,下次想自残告诉老师啊,让老师给你松松皮呗!”
      说话间嗖的一声藤条抽在了女孩光洁的翘臀上发出了不大的声响。“啊!这个疼…这个疼啊老师!”虽然打的声音不大但叫的声音却比往常大了不少。女孩只觉得一道尖锐的刺痛画在了自己的屁股上,这种疼痛和之前挨打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嗯,疼就对了,不疼我打你干什么?”陈老师不为所动,举起藤条啪的一声又打在了女孩的臀峰上。“哎呦!疼…”刘叶动了动身子,但是手脚被绑着实在没办法改变屁股高撅的处境。两道红红的细痕清晰的挂在了两瓣白嫩的屁股上,带给它们的小主人从未有过的感受。陈曦给女孩五秒钟的时间消化屁股上的疼痛,女孩侧过头只能看到老师的腿,但她可以通过陈老师的动作预知藤条即将上身。见老师开始动了刘叶浑身绷紧,接着自己屁股靠下的位置上传来了剧烈的锐痛。“嗷!疼疼疼…”女孩躬了躬身子,然后又挺了下腰消化着屁股上的疼痛。痛感来的猛烈但只疼在屁股表皮,挨上一下后过一两秒痛感也会消退。这和巴掌竹尺打完大面积的痛感不同,但是不知道下次藤条打在屁股哪里才是最难过的。陈老师继续保持着五秒一下的节奏一下一下的打着,对刘叶的反应置之不理。
     “啊!老师我知道错了…求求您不要打了…哎呦!呜呜呜…好疼…”女孩手脚被绑着不能躲闪,认错求饶哭鼻子都不能让陈老师停下手里的藤条。其实陈曦打的很有章法,力道和节奏都控制的很好。他通过严厉的藤条告诫着女孩不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五十下就是五十下,该打多少就多少。
     刘叶正感绝望的时候老师的藤条却停了下来。女孩在枕头上蹭了一下眼泪,回头看见手拿小棍的陈老师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屁股。虽说光屁股挨打又不是第一次了,但像这样高撅着让老师看光光的处境还是羞的刘叶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女孩夹紧了双腿屁股缩紧生怕老师看到更多,不过这样全身紧绷着的状态实在维持不了多久,没过一会儿就又恢复了原状。
      “已经打了十下,还有四十继续坚持!”陈曦给刘叶一点调整的时间,毕竟她还是个小女生第一次挨藤条。感受到老师话语里透露出的些许鼓励,女孩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毕竟从上车开始老师就一直冷冰冰的生怕他会因此讨厌自己。这时屁股上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陈老师的大手在臀峰肿痛的地方轻轻的揉着,羞的刘叶又把小屁股绷紧。
      “给我放松!屁股撅高!”陈曦一边揉着一边警告,虽说藤条伤皮不伤肉但臀部肌肉太过紧张也怕打出问题。女孩羞羞的放松了小屁股,娇嫩的臀瓣不再夹紧臀缝轻轻打开,粉红小雏菊和娇嫩的羞处也都若隐若现。陈曦两手各握着一团小巧的臀肉仔细揉捏,看着中间小菊粉嫩的皱褶不停变化交错心里也是一动。刘叶只觉得自己屁股被陈老师揉捏的很舒服,虽然害羞但仍想让老师好好揉揉被打痛的部位。女孩小屁股在老师的手掌下渐渐翘高,但不知自己身后小菊初开花瓣渐湿的窘态。
       陈曦定了定心神移开了双手,毕竟他要带给女孩的是惩罚。“给我保持这个姿势挨打,听见没!”陈曦又拿起了藤条。听老师说保持这个姿势时刘叶才发现自己正踮着脚屁股高企,羞的女孩赶快落脚弯腿夹紧臀儿。陈曦看了有气,抬手甩开藤条啪的一声抽打在女孩屁股靠上的位置,力度比之前打的大了些。“嗷!…老师疼呜呜呜…”刘叶惨叫了一声,只觉得屁股上半边钻心的疼,尤其是棍梢的地方打的感觉就像被烙铁烫了一样难过极了。陈曦知道屁股上半边肉少皮薄,相比久坐的臀峰处打的更疼一些。“我刚说完你就给我缩屁股?刚才什么姿势马上给我撅回来!”“呜…”刘叶没办法只能把两腿再次伸直,可怜的小屁股再次撅了起来。陈曦藤条轻轻点着女孩屁股说:“刚才就撅这么高吗?”
      女孩好恨自己刚才为啥把屁股撅的那么高,这下被老师揪住小辫子了。屁股上传来了一下一下恐吓式的敲打,刘叶迫于无奈只能踮起脚尖腰肢下压,再次羞羞把两瓣圆翘的屁股撅高在了陈老师面前。这次再撅的时候腿间已经水光一片,女孩娇嫩的花瓣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刘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越是害羞就越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心里,不知道舒服还是难受。陈曦待女孩撅好屁股,抬手又是一下打在了臀峰肉多之处发出了闷响。“哎呦!呜呜呜…”藤条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力道,带来了尖锐又熟悉疼痛。这么打女孩其实勉强还能忍住,刘叶轻轻动了动被打的臀肉消化着残留在上面的灼痛。啪!五秒后又是一下打在了臀峰上,熟悉的节奏继续不间断的在她的屁股上演奏着动人的旋律。
      虽说女孩还能忍住不乱动,但这顿打却实比之前打的难受不少。毕竟自己手脚都被束缚住了无论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倒不如就这么好好撅着让陈老师发泄一下怒火。刘叶现在只能哭着保持姿势一下一下挨着老师的藤条,鼻涕眼泪口水都把枕头湿透了。陈曦很好的把握着女孩乖乖挨打的极限,让撅高的臀瓣上肿起了一道道紫红色的肉痕。打了十几下之后女孩的臀峰已经开始肿起,屁股开始麻木起来对痛觉渐渐不那么敏感了。陈曦每次挥起藤条的时候刘叶都收腹屏息,尽量抵御着藤条抽打带来的疼痛。又打了二十下陈曦停下手,轻轻按了按女孩屁股上的肿痕。摸着臀峰里面有些发硬的感觉,他怕女生皮肤娇嫩不容易恢复,这个部位不能再打太多了。不过看这丫头明显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藤条,陈曦心想这次轻易的放过她只怕不足以立威,还剩下的二十下得给这作死的丫头一些苦头尝尝。

    “打的疼不疼?”陈曦一边弯着藤条一边问着,刘叶带着哭腔说:“疼…老师呜呜呜…可疼了…”陈曦哼了声说:“和你自残比那个疼?”“呜呜呜老师打的疼…呜呜呜…”陈曦藤条甩开啪的一声又重重的打在了女孩的臀峰上说:“你不是找疼吗,想找疼就告诉我!”女孩倒吸了口冷气才哭叫出来:“哇~老师我下次不敢了呜呜呜…”撅高的小屁股又开始轻轻扭动起来宣泄着痛苦,一道刚画上的痕迹渐渐变得深红。陈曦一咬牙照着刚才打的地方又抽了一下说:“还想有下次?先看看这次我怎么收拾你!”刘叶嘴捂在枕头上呜呜的喊叫着,尽管女孩用全身力气抵御着老师的藤条,但屁股上的锐痛来得太猛烈了已经快要摧毁女孩所有的意志。
      看着刘叶屁股上的肿痕由深红渐渐开始变紫陈曦也是一阵心痛,但是为了给够这丫头教训他又再次举起了藤条。刘叶看到老师身子动了马上屏住呼吸等着挨打,但这次老师的藤条却迟迟没有下来。陈曦知道这小丫头正全身紧绷着等待自己落棍,因为从后面可以看到女孩小菊收缩臀肉夹紧。可等了半天老师却没有打下来,刘叶想看看后面的情况,可刚放松了屁股就又挨上了一记痛彻心扉的藤条。“哇!呜呜呜…”没有了心理准备女孩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开始哭叫着挣扎起来,但是无奈手脚被绑着也只能小幅的扭动。
      陈曦又举起藤条说:“我临走的时候怎么和你说的?你做什么事情难道就不想想后果吗!我现在就…”啪!“呜哇!啊啊啊…”刘叶正听着老师的训话突然藤条夹着风又抽在了臀峰上,打的女孩措手不及大声哭喊起来。“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果!”陈曦打完还不忘把后面的话说完。可怜的女孩这下彻底绝望了,她不知道藤条什么时候又会无情的落下,等待挨打比挨打更加煎熬。看着女孩青肿不堪的臀峰陈曦又心疼起来,打疼但不打伤的控制其实很难平衡。不过这两瓣欠揍的小屁股并没有打全,臀峰打不下去了自然还有其它地方落棍。
      减了些力度,藤条啪的一声抽上了女孩屁股和大腿交界的部位。“哇~!呜呜呜老师别打了…疼…呜呜呜…”女孩弓着身子缩紧屁股,两腿不停颤抖着显然这下藤条打的实在太难忍受。陈曦知道那个部位皮肤娇嫩神经密集所以下手轻了不少。但是藤条毕竟是藤条虽然很轻但韧性极强,抽在屁股上完全是由皮肤在承受力道,其所带来的尖锐痛感是其他工具很难比拟的。虽说小丫头挺能忍痛,但是刘叶屁股高撅的姿势使藤条抽到的都是臀部和大腿靠里侧的嫩肉,这下藤条打的痛入骨髓哪里还能保持姿势?
     “撅高!”陈老师却不怜香惜玉,藤条点着刘叶的屁股提示它们抬到应该有的高度。刘叶弯着腿夹紧屁股哪里肯撅,宁可臀峰处多挨几下也不想老师再打那里了。陈曦哼了声,藤条挥起啪的一声抽在了屁股靠上的部位,带来了同样痛彻心扉的刺痛。“嗷!呜呜呜…” 屁股靠上到腰部分的皮肉由于刘叶弯腿缩臀反倒拉伸分散,藤条打上去的痛感也不逊于打在腿上。上半部分屁股吃痛,刘叶本能的又把屁股抬高,陈曦的藤条啪的一声又重重抽打在了屁股下面。女孩无助的哭喊着,小屁股无论怎么折腾都被老师整治的服服帖帖。
      刘叶闭着眼睛哭着扭着,她不知道老师的棍子什么时候落下,也不知道将要打在哪里,女孩感觉自己真就是风雨飘摇中的一片小叶子,干脆什么都不想了任凭老师处置吧,自己使劲哭就行了。
      陈曦没有规律的打着最后的几下,虽说这个小东西恨的他牙根痒痒但在内心深处却满是心疼。“你看看我能不能收拾得了你!”藤条打在了屁股靠上的位置让刘叶的屁股有撅高了起来,女孩浑身颤抖着说:“能…呜呜呜…”还剩两下了,陈曦抬起藤条啪的一声又打在了上边,女孩只觉得屁股上边部分疼的像刀割一样不能再挨了,所以使劲将屁股撅高希望老师下一藤条落到别处。陈曦也满足她的愿望最后一藤条重重的抽打在了女孩娇嫩的臀腿交界处,痛的女孩两腿使劲扭动着大哭求饶:“哇哇哇老师我错了呜呜呜…求求您了呜呜呜…”
       陈曦放下藤条去洗手间拿出湿毛巾来盖在女孩的屁股上。“嘶…哎哟!呜呜老师饶了我吧呜呜呜…”毛巾罩在屁股上的时候女孩还痛的直哭,似乎不知道惩罚已经结束。“好了好了,五十下打完了。”陈曦解开了女孩手脚上的束缚,可女孩仍然撅在沙发扶手上不敢动。陈曦把手轻轻的放在女孩盖着毛巾的屁股上,女孩身子一颤,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得。刚才无情的大手又恢复了温柔,由轻到重的从两侧臀峰开始揉着给刘叶清淤消肿。开始揉的时候还疼的女孩直叫唤,到后来渐渐不那么疼了刘叶的抽泣声也渐渐小了。
      “打疼了吧?”陈曦掀开毛巾,两团可怜的臀肉上上下下全是肿起的条痕。“疼…呜呜呜…”陈曦用毛巾仔细的将刘叶屁股上抹的凡士林擦干净,用手轻轻摸了摸屁股表面感觉不再粘滑之后才算完。小姑娘也是浑身都汗湿了,可见这次没少遭罪。陈曦两手托住刘叶的腋下轻轻将她扶起,虽然动作很缓慢但臀伤被牵扯的女孩仍然疼的不停喊疼。
      刘叶起身时只觉得一阵晕眩,其实就是头冲下太久了血压不足导致的过一会儿就好了。陈曦扶起女孩见她哭花了的脸上粘着刘海鬓角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也是吓了一跳。刘叶头晕了一下马上也就恢复过来了,一睁眼发现陈老师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脑袋还舒舒服服的枕在老师的臂弯里。陈曦抬手摸了摸刘叶的额头感觉确实有点发烫,怪自己下手太重了不该这么狠的打一个小女生,即便她再欠打。刘叶其实除了屁股疼其它的也没啥事,不过见老师这个样子干脆就假戏真做一头栽进陈曦的怀里不管了。
      陈曦抬手捞起女孩的腿弯,把还光着屁股的刘叶抱到了书房的床上去。刘叶又羞又痛,想提裤子又怕疼不敢提,只好屁股朝天趴到床上去了。陈曦坐在床边叹了口气说:“老师打你这么重,你是不是生老师的气了?”刘叶轻轻摇了摇头,过了会儿说:“老师您原谅我了吗?”陈曦嗯了声说:“开始确实很生气,但是老师以前说过,你现在的年纪犯什么错都是能原谅的,打过了也就算了,但是不准给我有下次!”刘叶听了忙点头,现在再借她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再犯了。
      “老师,您说我是不是在总拖累别人?”刘叶一边手指在枕头上画着圈一边嘟囔着问。陈曦一皱眉:“瞎说什么?”刘叶抽泣着说:“老师为了我过年都提前回来,还带我出去玩,但我还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呜呜呜…我感觉自己就是个负担。”陈曦摸着女孩的脑袋笑着说:“那是老师愿意,老师就喜欢有你这么个小丫头依赖着信任着,不听话还能好好打一顿。”刘叶眼睛一转:“老师,你喜欢…打我吗?”陈曦笑着说:“你不听话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打你啊,小叶子。”

    听到了小叶子三个字刘叶身上一动,小丫头又不傻之前也想过老师是不是喜欢sp,这次听见老师叫了自己在sp论坛上的网名心里一阵紧张,想说话却又不好意思的把枕头压在了脑袋上。“怎么了小叶子?”陈曦扒开正枕头笑着问。刘叶连耳朵都羞红了,捂着脸小声问:“老师…你是不是知道sp啊…?”陈曦故意逗她:“sp?那是什么?”刘叶从指缝看着陈曦说:“那老师怎么叫我小叶子呢?”陈曦装无辜的说:“你微信的名字不就是小叶子吗,这么叫不行啊?”刘叶长嘘了口气,但是内心深处居然有点小失落。
      陈曦看出了女孩的小心思,于是继续逗她说:“sp是什么意思啊?”刘叶的脸蛋又红了,把头扭到里面不看他。陈曦继续说:“那我自己上网查一下,是英文字母sp吧…”女孩吓得一骨碌身想爬起来,可屁股上疼刚起身就又趴在了床上。陈曦装模作样的拿起了手机查了起来,刘叶又羞又急的爬到老师身上想去抢,但被老师一把抱在了怀里。女孩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抬头望向老师,只见陈老师正色的对自己说:“叶叶,当我妹妹吧。”
      刘叶呆住了,本就聪明的她马上全都明白过来。躺在老师怀里的女孩眼泪又不争气的往外冒,尽管她的嘴角挂着开心的笑容。刘叶用手不停的抹着眼泪,但是越抹眼泪越多,最后干脆抱着老师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陈曦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下是不是就不用担心成老师的负担了?”刘叶抱着老师的胳膊不撒手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了他的衣服上,抬头见陈曦正看着自己又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愿不愿意当我妹妹啊?”陈曦拍着刘叶的后背问,小女生使劲的点点头,但还是不愿把脸露出来。陈曦笑着说:“当我妹妹以后可不要后悔啊。”刘叶转过脸嘟囔着说:“老师别后悔就行…”陈曦捏了下她的鼻子说:“你该叫我什么?”女孩脸一红,抱紧陈曦说:“哥…哥哥!”两人都是一脸的幸福。
      “哥哥,求您个事,下次别用那个假花的杆子打呗…太疼了!”刘叶可怜巴巴的拉着陈曦的衣服求着,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死在谁手上。陈曦笑着说:“你是说那根藤条啊?”“啊?”刘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委屈嘴撅的老高。陈曦说:“行啊,我有的是工具,用哪个都够你喝一壶的,你再不听话试试。”刘叶哼了声撅着嘴不理哥哥,她预感到以后的日子就要在痛并快乐的状态下度过了。

    山东省.青岛
  • 3
  • 0
  • 0
  • 2.4k
  • 熊熊扑奶团已重置-44508♔♕♖♗♚♛♜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