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永坠(f/f GL向)

    第六章:前尘往事(主线章)

    跟其他章节一比,主线突兀得仿佛在看另一篇文……大家放心,文确实还是这篇文哦,只是在为快穿的世界观打铺垫。

    宁寂:对待自己也是毫不客气呢,(自以为)拿出了正牌女友的强大气场,好吧,最后还是成为了自己的小迷妹。嘴上不肯承认但内心默默花痴——哇哦,酷~

    林婉宁:忘记告诉以前的自己了,老阿姨脑子不太行,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不想再重蹈覆辙的话,还是听可可爱爱(但很变态)的小盆友指挥吧

    宁寂的梦

    “不可能,她不会害我,她不会的!”一连目睹了无数次自己凄惨的死状,宁寂却依旧慌乱地否认着,“假的!绝对是假的!你别想给我洗脑!!!”

    “白痴!真要命,以前的我怎么会这么蠢?”苏梓洛翻了个白眼,耐着性子解释道:“表面上看确实是她直接导致了我如今的危局,但这其中暗含了很多复杂的因素。我又不打算叫你报复她,只是给你提个醒,别天天光顾着情情爱爱,多办正事!”

    面前的女子露出真容后,宁寂惊异地发现,对方容貌的确和自己几乎有八九分相似。只是,她的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婉转媚态,不似稚嫩青涩的少女,倒像是风月场上勾魂夺魄的尤物。

    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宁寂下意识地挺了挺胸,小声嘀咕道:“回回蒙着个脸装神秘,也没有多漂亮嘛!切,妖里妖气的,得意什么?”

    苏梓洛并不回应少女的挑衅,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有人先我一步啊……”随即,她轻笑一声,怅然地望向手中的魂镜——

    美丽的女子用温柔的吻将一枚丹药送入她口中,低沉而轻柔的声音骤然响起,分明是毫不客气的言语,却仿佛暗含了无尽的情意:“怎么可能放你离开呢,我的洛洛,你给我等着!”

    ……

    “呵!”所见的场景令苏梓洛不屑地冷哼一声,指尖暗暗用力,魂镜顿时应声碎裂,“好吧,受规则所限,我只能回答你三个问题,抓住机会,别拿些鸡毛蒜皮的事烦我!”

    宁寂顿时满面喜色:“第一个问题,你,啊,我,总之,咳咳,咱是怎么死的?说详细些。”

    她心中早有盘算,既然这个屡屡在梦境中“折磨”自己的神秘人曾告诉过自己她是亡魂,那么,在交代死因时没准就会吐露出她的身份、来历、背景、仇人……

    苏梓洛用干脆利落的回答打破了宁寂的幻想:“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没死,只是肉身崩毁外加搭上了这一身修为。至于死因……算是,自杀吧。我下手很干脆,没啥痛苦。”

    这也行?!听到这个答案,宁寂扶额哀叹着继续道:“第二个问题,请详细介绍一下你自己。”

    “好吧,我就不计较你这点小心思了。”苏梓洛翻了个白眼,郑重道:“我叫苏梓洛,是八万三千年后的你。”

    “这怎么可能呢?!”宁寂顿时炸毛,“且不说我能不能活到那年月,单是名字都对不上号吧!”

    “事实上,你的命轨已经被人改写过了。原本,在这个时候,我和她还处于互相试探的暧昧阶段。一年后,她才答应正式和我在一起,我们甜甜蜜蜜地度过了五年的时光。六年后,她死了,死得莫名其妙。之后我鬼混了两年,觉得实在没劲,就打算跳楼。

    可是,我没死成,而是改换身份,成为了……呃,该死的!其实,她……”说到这,苏梓洛剧烈颤抖起来,半晌后才艰难地继续道:“暂时不能告诉你,总之,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在宁寂看精神病患者的目光中,苏梓洛淡定地继续道:“在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我和她重逢了。其实,她根本没死,只是回到了……她的故乡。真正的她很厉害,很强大,陌生得叫我不敢相信。我很怕,怕她如同我以前看过的那些小说中的主角一样,只把一场短暂情缘当成过眼云烟……”

    言及此处,苏梓洛神色间不复半分媚态,澄澈如清泉般的眸光里漾满了缱绻的少女情思:“可她却依然温柔地坚定地站在我身旁,她说,她不会站在遥不可及的云端等我来寻,而是会牵着我的手,和我相守一生。”

    宁寂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这个精神病的妄想:“所以,你究竟为什么要死呢?”

    “三个问题用完了哦,”苏梓洛也毫不客气地抢白道:“我又不是脑残,要是活得下去,谁会想死啊!你以为自杀是好受的啊!”

    “我没办法透露太多,只能说,她想杀我,但,我并不是她真正的敌人,那伙人主要有……我去!这也不能说?!”

    苏梓洛幽怨地腹诽:唉,想说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能说的偏又没什么用。难怪这式禁咒虽能干预因果却无人问津,太鸡肋了!

    “这么说吧,三方博弈,赢家通吃,结果庄家作弊,我输得不服,脾气一上来把赌桌掀了。想让我死?直接带他们一起上路!所以,呵,就这样咯。”

    感受到牢不可破的因果律吞噬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残存力量,苏梓洛认真地望向宁寂:“得,差不多了,偷着乐吧,以后没人‘折磨’你,可以睡个好觉了。记住,我教你的都是实在本事,别生疏了。要努力,一定要……给你留了东西……”

    她的身影彻底消散无踪,宁寂随之醒来,望向窗口处那一角漆黑幽暗的夜色,她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虽然自己总是咒骂甚至是恐惧着那个神秘的存在,可,如今她真的消失了,自己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习惯了有她的感觉,习惯了在痛苦的折磨中满足她那些天方夜谭的要求,习惯了一场场地狱般的“噩梦之旅”。

    “你放心吧,我不会输,”出于某种奇异的直觉,宁寂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那个神秘人的荒唐言语,“我们,不会输的。

    ……

    林婉宁的梦

    “你好啊,数万年前的我。”林婉宁虚弱地轻声道:“我知道你已暂时恢复了一部分记忆,长话短说,你猜得不错,我使用了那样东西,为了挽救我,也就是救你自己,接下来的话,请你务必牢记。”

    “首先,你所心悦的,的确不是个普通的小家伙……这暂时不重要,没时间细说了,”轻叹一口气,她认真地望着自己,“她会成为你未来的道侣,成为你此生最重要的存在。请你务必牢记——她绝不是心术不正之徒,也绝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凝望着过去的自己,林婉宁的目光中尽是沉痛,“她只是个,是个很傻很傻的小姑娘。她,很爱很爱你……所以,无论发生任何事,在任何情况下,你都要无条件的信任她、保护她,别欺负她,别叫她难过……”

    “一定,一定要记住啊!否则,一切重蹈覆辙,最后,犹豫片刻,林婉宁决然道:“我无法言明前路,只能给你埋下一道警兆作为提示,尽可能地改变命轨,最后——打破……”

    画面瞬间消散,林婉宁从梦中醒来,一股莫名的寒意瞬间传至四肢百骸。自己似乎是做了一场噩梦……到底梦见什么了?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 3
  • 0
  • 0
  • 34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