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二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老苏一直阴沉沉的,我就逗他开心。他偶尔配合我笑两下,我知道,他尽力了。我都觉得我讲的笑话不好笑,也是难为他了。

    “Hello, class! We meet again!”
    英语早读正等着老师来,我开始犯困,陈丞突然进来喊一嗓子给我吓一跳。
    “敢消停点儿吗?”
    我瞪了他一眼。
    “These days of English class by me to give you, morning reading also by me to lead you to read. I come back from studying abroad in America. I don't like the rigid exam-oriented education, so let's play something different.”
    他没理我,撇撇嘴走上讲台放上了英文歌。
    “哇哦!”
    班里瞬间沸腾起来,尽管没多少人听懂他说的话,但是可以不用早读他们还是很开心的。
    “这是一首很基础的英文歌,大家可以跟着唱唱试试。”

    ‘上课时间到了,老师同学们请回到教室’
    “上课!”
    陈丞关了音乐,开始上课。
    他幽默风趣,总和我们开玩笑,讲课也总能用他特殊的方式让我们消化知识点。

    “下课。”
    “老师再见!”
    我总是第一个说这四个字的人,同学们总调侃我就这句话你说得最快。

    “Jack!等一下。”
    “怎么了?”
    “你……联系上远哥了吗?”
    “远哥?”陈丞挑挑眉,“叶远?你认识他?”
    “嗯,昨晚他在家里喝多了,被老苏打了。”
    “嗯???”陈丞眼睛一瞪脖子一歪,“他敢打我男人?你等我找他算账去。苏恒!”
    陈丞撸胳膊挽袖子一脚就踹开了自习室的门,不一会儿我果然听到了他的惨叫声。
    “啊!苏恒我恨你!”
    啧,他叫的同时我还听到了‘咚’一声,大概是被老苏给摔到地上了吧?

    等等……他刚才……说远哥是他男人?哇哇哇哇他俩甜虐甜虐的!

    ‘咔嚓’
    陈丞一脸黑线地从自习室里走了出来,愤恨地关上了门,我偷笑着。
    “笑什么!”
    他吼我,我接着笑。
    “别吼我女人!”
    老苏从自习室里喊了一句话,哇哇哇哇哇哇哇这是偶像剧里的情节吧!!

    “哎,想找叶远吗?”
    “你说什么?”
    陈丞一听叶远俩字儿眼睛都放光,我不明白,就算是出国了也没必要分手啊。
    “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得给我讲讲你们俩的故事。”
    我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走。”
    陈丞笑了笑,拽着我的手腕跑到楼顶上了天台。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给你讲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

    王磊叶远苏恒和陈丞是高中同学,但叶远和陈丞从幼儿园就一直是同学。
    叶远从小就是个乖孩子,从不干出格的事,但陈丞就不一样了,从小就淘,总惹祸。
    每次陈丞闯祸都是叶远帮他解决的,事后叶远还会揍陈丞一顿。
    初中的时候陈丞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sp,于是就问叶远是不是喜欢sp,当然纯洁的小叶远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sp,不过他们既然本身就有这样的举动,所以也顺理成章地进圈成了主贝。
    一切……都是这么美好而自然。

    叶远一直以为自己对陈丞只是弟弟,可是随着情窦的初开,他发现他自己原来是喜欢陈丞。
    他不敢告诉陈丞,也不敢发展这段感情,所以有几天的时间他一直都在躲着陈丞。
    但陈丞怎么能甘心叶远这样冷落自己?于是不要脸地住到了他家去,和叶远一个床。

    “主人,你为什么不要我?”
    陈丞和叶远面对面躺着,他想,如果能一辈子这样该多好啊。
    “我没不要你。”
    “那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我没有。”
    叶远被陈丞盯得脸红,再加上说谎,连说话都磕巴。
    “主人和丞丞在一起一辈子好不好?”
    “好。”
    这句话叶远倒是真心的,也露出了笑容。

    “你……你干什么!”
    陈丞偷偷亲了一下叶远,叶远大惊地退到了床边。
    “主人不想要丞丞吗?”

    我去陈丞好骚啊,我都听不下去了……
    “你等会儿你等会儿,你这思想也太成熟了吧?”
    “怎么,不行吗?”陈丞翻了我一个白眼,“我从小就知道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青春期的时候又总和叶远待在一起,他还是我的主,自然就喜欢上了。”
    “行吧行吧,勉强接受,你接着说。”
    “嘁。”
    陈丞又翻了我一个白眼,接着说。

    “想。”
    “那主人……今天就和丞丞黄粱一梦吧?”
    “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叶远从小就会破坏气氛,“唔!你干嘛?”
    “丞丞好喜欢主人啊,主人能和丞丞在一起吗?”
    “在……一起?”
    叶远这个榆木脑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呢。
    “就是谈恋爱!”
    “唔,好吧。”

    “你等会儿,你俩这就睡了?”
    “怎么,不行啊?”
    “行行行,反正你又不会怀孕。”
    “嘿你!”
    “接着讲接着讲。”

    由于俩人经验不足,没扩张也没润滑,陈丞差点儿没疼死。当然,叶远也疼,不过他疼的是前面,陈丞是后面。

    “你咋了这是啊?”
    第二天他们去学校的时候都是叶远扶着陈丞去的,难免同学会过问。
    “摔了。”
    叶远就随便打发他们一句。

    俩人的感情突飞猛进,整个初中都一直在一起,高中也考上了一所学校,且还在一个班,也许这就是俩人的缘分吧。
    后来,他们遇到了王磊和苏恒。
    两两一桌,四人成了很铁的兄弟。
    苏恒和王磊都是被他俩拐进圈的,男人之间有了秘密,自然关系贼好。

    叶远和陈丞在一起五年,就在高考前的一个月,他突然出国了,和他们所有人都断了联系。
    就在一夜之间,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叶远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失魂落魄,如果不是苏恒把他打醒让他好好高考,他现在说不定是哪个街头的醉汉呢。
    可是高考之后叶远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每天没有笑容,也很少说话。幸好他们仨都在一个学校,能够相互照应着,不然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当然,他也被苏恒和王磊打了很多次,几乎天天带伤。
    他也真是作死啊,自残,自杀,宿醉……
    甚至有一次喝了酒吧里别人给的酒,要不是他俩及时赶到,他就被一个变态老男人给带走了。
    那次可谓是打得他哭天喊地,整整一个月没出宿舍,连下床都很费劲,还是他俩轮着给他送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在宿舍养了人,还虐待呢。
    一直到大三,整整三年,叶远有一次在楼顶吹风时突然想通了,他不应该这么颓废下去,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美好的。
    鬼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反正从那以后叶远是奋发图强点灯熬油。期末考了个好成绩,又写了一篇不错的论文,教授看他好转了也开心,觉得他天资聪颖,毕业之后推荐他去了一家医院去当实习心理医生。
    他挖了几个心理医生出来开心理咨询室,那家医院的院长现在也是恨得他牙根痒痒。
    “就你家苏恒叫我这儿心理诊所,我这儿正经名字叫咨询室!”
    叶远总是这么和我吐槽。

    当然这个版本是老苏告诉陈丞的,我就在旁边听了一耳朵。
    至于陈丞当初到底为什么走,其实这也是逼不得已的。

    高三那年,在叶远马上过生日的时候,陈丞和他爸爸出柜,他爸特别生气,把他打得很惨,第二天直接办了退学手续。
    他被锁在家里,没有一杯水,也没有一口吃的。整整五天。
    他差点儿就死了,要不是房间里有点儿零食和饮料,他可能真的就活不到现在。
    第五天的时候,他爸开门了,跟他说所有手续办好了,硬把他压到了机场去了国外。
    他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和国内的任何联系方式。
    他也难受啊,他也想叶远啊,但是没办法,他跑不回来。
    护照身份证都在他爸那压着,他发现只有他表现好了,他爸才会高兴。只有学习好了,才能有机会回国。
    于是他拼了命地学习,拼了命地学英语,最终,他爸爸松口了。
    他答应他爸爸不回m市,去其他的城市,也不和他们联系。
    其实他就是想联系也没办法联系,没有任何人的联系方式,也不可能在大街上平白无故就遇见。
    他想叶远,又想恋爱,还想实践。
    他只能diy,再去找一个男生恋爱,还不能有肢体接触。虽然想睡他的人很多,不过他从来都是花草丛中过片叶不留身的,这些年他也一直在禁欲着。

    俩人既然这么相爱,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也没有什么怨恨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再打一顿,怎么都好了。
    男人的快乐就这么简单。嘻嘻。

    “我决定了,我要帮你俩复合!”
    我从天台上站起来,像是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一样郑重地承诺陈丞。
    “真的?”
    “真的!”
    “太好了!我真的太想他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我。”
    我笑了笑,看着他那张开心不得了的脸,大概这就是媒婆的快乐吧!
    “肯定很想。”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同学们辛苦了’
    我们居然聊了一节课……
    “完了,都怪你!”
    我赶紧往教室跑。
    “哎!怎么了!”
    “我旷了一节课,老苏不打死我才怪!”

    “老……老师……”
    果然,我回到教室的时候老苏就站在门口低沉着脸。
    “干嘛去了?”
    我看到他咬了咬牙,太阳穴的青筋有些暴起,我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是我带他逃课的,不关她的事!”
    好家伙……陈丞你还真仗义。这回是两条人命了……

    “你添什么乱?我随便搪塞一个理由打我一顿就过去了,你这么一闹,他非得杜绝咱俩接触不可!”
    我和陈丞站在自习室里,老苏不知道去干嘛了,我埋怨着他。
    “我以为我能把责任都揽到我身上,谁知道我也进来了!”
    “大爷的,他烦你你看不出来吗?”

    ‘咔嚓’
    听见老苏的开门声,我们都立马站直了许多。
    “谁先说?”
    老苏拿起桌上的教鞭绕到我们身后,弄得我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哥……我……我先说吧。”
    “嗯。”
    “我们聊天来着,在楼顶没听到上课铃……”
    ‘咻啪’
    “啊!”
    这一下打得我猝不及防,叫出了声。
    “聊多长时间没有点儿时间观念吗?”
    ‘咻啪’
    “啊?”
    老苏吼了我一嗓子,我吓得直躲。

    “是我拉她去天台的,不关她的事。”
    ‘咻啪咻啪’
    “啊……”
    陈丞特别娇弱地叫了一声,这也太受了吧?
    “让你说话了吗?”
    “我知道了嘛……”
    他咋这么受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纯贝???
    这也太纯了吧……不,一定是叶远调教得好。
    “谁让你跟他去的?”
    老苏的眼神又转移到了我身上,我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我我……我……他拽着我胳膊,我挣脱不开。”
    ‘咻啪咻啪咻啪’
    “我教你的你都就饭吃了?”
    “他拽的是袖子……”
    ‘咻啪咻啪咻啪’
    “我是不是太长时间没带你训练了?”
    “没……”我委屈地说,“我错了……”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说,哪只手拽的她。”
    老苏走到陈丞面前,瞪着他。
    不是吧,这个时候还吃醋?
    醋性咋那么大呢??
    算了,只要不打我就行啊哈哈哈哈哈

    “这个……”
    ‘咻啪’
    “啊……”
    陈丞刚把左手伸出去老苏的教鞭就咬了上去,惹得陈丞一颤,把手缩了回去。
    “撑桌子上。”
    陈丞慢慢蹭到桌子面前,双手撑在桌边。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我是不是警告过你离我女朋友远点儿?”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是……”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你是不是答应我了?”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是……”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那你是怎么做的?”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啊……我错了恒哥,饶了我吧,我好久没挨打了真撑不住!”
    估计陈丞以前被老苏打过吧?叶远都被他揍过,他怎么能幸免呢?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你让我停我就停,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那……那你打吧……”
    “我还就不打了,拿着药滚。”
    老苏立马停了手,从桌子上扔了管药给他,诶?为什么不是喷雾?听说这种药上的时候会很疼,我去,老苏不会是故意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太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
    小爷就是喜欢这么霸道爱吃醋的狼。

    “叶远在哪儿……”
    陈丞小声问了一句。
    “他诊所和家里地址都发你了,不出意外在诊所。”
    “谢谢恒哥!”
    陈丞满脸感激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自习室,看着都好笑。

    “哥……”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老苏扶了扶额头,满眼无奈地看着我。
    “这次是真没看好时间,肯定没有下次了,饶了我嘛好不好?”
    我小心翼翼地牵起老苏的手,轻轻地摇着。
    ‘砰’
    “你……你……你干嘛?”
    老苏突然把我壁咚在门上,手掌和木门的碰撞发出了一声巨响。

    “我……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老苏抱住我,把全身的力气都卸在了我身上,还有点儿沉。
    “我不想他们重蹈覆辙,可也不忍心看着他们这样折磨自己。”
    “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把陈丞和我说的原封不动地给老苏讲了一遍,在这期间他的表情变幻莫测,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悲伤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愧疚。

    “所以……丞哥也是有苦衷的,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远哥。”
    “我知道了,上课去吧。”
    老苏苦笑了一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担心地走了。
    “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不能一个人憋着,要不然我揍你嗷!”
    临走前我还不忘嘱咐老苏一声,好吧是威胁,不,是无力的告知。

    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他一直都走在我后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低着脑袋走在前面。
    他突然从后面摸我的头,我猛地回头,看到他宠溺的眼神我的心又化了。

    “哥。”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俯身亲了亲我的额头,又揉了揉我的脸,老苏的脸实在是太标志了,真的是太帅了。
    以前当学生的时候我不敢多看,现在他是我的了,我可以正大光明地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

    “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老苏笑了笑,简直融化了我的心!
    我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对他的话语真的是毫无抵抗力。
    他走到我旁边顺势牵起我的手过马路,看了看车,握紧了我的手。
    我好像……有点感受到老苏带给我的安全感了。
    “宝贝儿,这件事可能是我太偏执了,但它一直都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我……”
    “我知道,我理解。”没等老苏说完我就打断了他,“我也有很多心结,你不也理解我了吗?这算什么?”
    “谢谢。”
    “和我说谢,太见外了吧!”
    “我爱你。”
    我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咬着嘴唇害羞着。他不轻易说这句话,我也很少听他说这句话,所以还是比较惊讶的。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我也爱你。”
    嘿嘿,老苏说这句话好苏啊。

    ‘啪’
    一进门,我打上了老苏的屁股。
    “干嘛?”
    老苏瞪眼珠子瞅我,用很惊讶的语气。
    “揍你。”
    我本来还挺疑惑我为啥想打老苏,可是他这语气惹火了我,就是想打他。
    ‘啪啪啪’
    我把他按到鞋柜上就拍了几巴掌。
    “怎么了?”
    老苏没动,就这么挨着。
    ‘啪啪啪啪啪’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和我说?”
    “说什么?”
    ‘啪啪啪啪啪’
    “不管什么事你都不会和我说,就自己扛着,身为你的女朋友,难道我不能为你分担吗?”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我……呃……”
    老苏刚想说什么就被我打得噎回去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通火是从哪儿来的,莫名的烦躁。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和老苏同时说了这句话,也同时愣了一下。
    “我……”
    “我……”
    我们又同时想解释,老苏先开了口。
    “铭儿,我不该什么事都瞒你的。我以为所有事我自己解决了就够了,不用你担心。但我忘了两个人在一起是应该坦诚相待的,没考虑你的感受,对不起。”
    “没,你也是为了我好,我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发脾气。不该拿你撒气的,疼吗?”我心疼地揉了揉老苏身后,“我看看。”
    我说着就要去扒老苏的裤子,他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腕。
    “哎!不……不用了,没事儿,不疼。媳妇儿。”
    老苏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声音低沉地叫我。
    “嗯?”
    “有些事之所以不告诉你是不想你担心,但是我发现我不告诉你的话你更担心,所以这几天我一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你,二也在纠结叶远的事。”
    “这不是什么大事,就算对你们来说很大,那我们也要一起抗。你要记得还有我陪着你,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老苏低头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条缝说了声好。看他笑得这么开心,我也贼开心了。

    “你先歇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看着优质的老苏,自己真是捡到了宝,我应该是最幸福的人了吧。

    下午体育课时,我和朋友在操场上走着,突然那边一个女生就朝我踢了一个足球。我没看到,也没躲,只听见了沈晨大喊一声:“小心!”
    下一秒,原本该落到我脸上的球被他挡住了。球铛铛铛地落地,沈晨一脚把球踢了回去。
    “会不会踢球啊!”

    我和朋友都愣住了,还是她先缓过神来问我有没有事。
    “没事。”
    我摇了摇头,又和沈晨说了句谢谢。
    “以后小心点,不是每次我都在你身边的。”
    我刚要和我朋友说话,一听沈晨说这话我抬了抬眼皮好笑地看着他。他这是还没打算放弃我啊?
    “嗯。”
    我笑了笑,拉着朋友走了。

    “哎哎哎你认识他啊?有点儿帅啊!”
    “还好。”
    没我男朋友帅。
    “他哪班的啊,我咋没见过呢?”
    “高二的。”
    “哦,我就说嘛。”
    “贼渣一男的。”

  • 10
  • 0
  • 0
  • 31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