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二十四章
     “哥哥呐!”
     我推开自习室的门和老苏撒着娇,顺势坐到他的腿上,环住他的脖子。
     “怎么了宝贝儿?”
     老苏用宠溺的眼神看着我,帮我捋着头发。
     “想你了。”
     我抱住老苏,他也抱住我,语气还是有些担心。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刚刚有个足球差点儿砸到我脸上,沈晨帮我挡下了。”
     “沈晨?高二一班班长?”
     “你知道他?”
     “嗯,学生会归我管,他也是学生会的,大概会是下一任学生会主席。”
     “他……也是圈里的,是个主。”
     “他打你了?”
     老苏表情里愤怒大于惊讶。
     “没。”我摇摇头,“但是他说他喜欢我,我觉得很困惑。”
     老苏深呼吸使劲眨了眨眼,又舔了舔嘴唇,看着我说:“我吃醋了。”
     噗,老苏这个样儿也太可爱了吧!我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结果是吃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已经很明确地拒绝了他,你放心,我肯定不答应他。”我憋笑着说,“他可没有你帅,就是个没长开的黄毛小子。”
     “那如果他比我帅呢?”
     老苏明显脸沉了下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可能!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眼里没人比你帅!”
     “哦,心里他帅呗?”
     糟,被将了一军。
     “不!我心里没有他!”
     老苏满意地点了点头。
     反击成功!

    ‘啪’
     !!!
     “你干嘛?”
     我委屈地揉着身后,他一说不过我就动手,人家男友主都是不舍得动手,他可倒好,天天打我!
     “上课去,别扯那没用的。”
     ‘啪’
     我撇了撇嘴,瞪了他一眼就出去了,正好打上课铃了。
     上课的时候我好像看到老苏出去了,不知道去干嘛,下了课才回来。

    “出来。”
     老苏示意我去自习室。
     “怎么了?”
     “他没我帅,也没有我优秀。”
     “啊?谁啊?”
     他说得我一愣。
     “沈晨。”
     “啊?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我。吃。醋。了。”
     ……
     我的心情很复杂,先是无奈,然后还有些愤怒,最后笑了出来。他咋这么可爱?
     “哎呦喂,我可没说我跟他有任何关系,喜欢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啊!”
     “我算老几啊?”
     老苏撇了撇嘴。
     “老大!”
     “嘁。”
     “等等,你这一节课不会是去高二楼看沈晨去了吧?”
     “嗯。”
     老苏冷眼点头,我无奈了。

    看着老苏吃醋的样子,这就是我想要的啊。我曾经想过,找一个贼帅的贝,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找了一个贼帅的主。
     真是造化弄人。
     我就是个颜控,那些贝之所以拴不住我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他们不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感觉老苏对我多于妹妹吧,但我们第一次见面又不是师生,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我又喜欢胡思乱想,老苏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能瞎猜,又不会往好了想。
     嘶……我发现我就适合那种不容许我有半点怀疑,贼霸气,能给我十足的安全感,把爱完全展现给我,稍稍往坏了想就揍我的那种。
     可惜啊,老苏没到这种程度。不十分霸气,也要我表露出胡思乱想的样子才会揍我。
     咦?我咋又想挨揍了呢?不会真变成贝了吧……

    果然啊,女人永远都想让别人猜自己的想法,猜不到还会生气。我一直以为我是个男孩子心性,难道我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唉,好久都没挨揍了,突然想挨顿狠的。

    ‘啪’
     我轻轻地扇了老苏一巴掌,他惊讶地看着我说:“干嘛?”
     “作你。”
     “想挨打了?”
     老苏表情愣了一秒随后转为坏笑。
     “嗯……”
     我站在原地撅着嘴低着头,这种事干嘛要问出来啊……太羞耻了吧也!
     “晚上满足老婆。”
     老苏抓着我的手一把把我拉过来坐到了他的腿上,挑起我的下巴亲了嘴一下。
     我搂住老苏的脖子,这太羞耻了我的妈啊……

    ‘咚咚咚’
     “老师?”
     外面传来了英语课代表的声音,我立马站了起来站到旁边。
     “进!”
     老苏整理了一下桌面说。
     “老师,周六有时间吗?我妈妈想邀请你到家里坐坐。”
     “好,晚上我和你妈妈打个电话。”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陈千千退了出去,我撅着嘴一脸不开心地站在原地。

    “怎么还上门服务啊?”
     我没好气儿地说。
     “说什么呢,家访而已。”
     老苏皱了皱眉。
     “我也要去!”
     我挑挑眉瞪瞪眼。
     “别闹。”
     “这是通知,不是商量。”
     “行行行你在车里等着好吧?”
     “好!”
     老苏对我无奈,只好答应了。
     “上课去吧上课去吧。”
     老苏挥了挥手,我吐了吐舌头就出去了。

    我总觉得这个陈千千有点儿不对劲,至于哪儿不对劲我还真说不上来。

    ‘啪’
     “唔。”
     晚上八点,我换上睡裙进了惩罚室趴在老苏的腿上。
     ‘啪啪’
     我已经很久没挨过打了,确实是有点儿不抗揍。
     ‘啪啪啪啪啪’
     “啊……轻点。”
     ‘啪啪啪啪啪’
     “老婆不是很饥渴吗?”
     我才没有!
     “老公……轻点嘛。”
     ‘啪啪啪啪啪’
     果然轻多了,他就吃这套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以后不能轻易叫他老公了,不然挨打的时候就不管用了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
     “上次挨打是什么时候?”
     ‘啪啪啪啪啪’
     “唔,实践的话很久了,挨打的话你不是每天都打我嘛……”
     ‘啪啪啪啪啪’
     “那不是打,那叫爱的抚摸。”
     ……我……
     ‘啪啪啪啪啪’
     “啊……什么歪理!”
     ‘啪啪啪啪啪’
     “啊……轻点儿。”
     ‘啪啪啪啪啪’
     “疼吗?”
     ‘啪啪啪啪啪’
     “疼……疼死了!”
     ‘啪啪啪啪啪’
     “疼就对了。”
     !!!
     大爷的苏恒!
     诶?这句话我好像以前说过?

    我想了一下,之前实践的时候问那个喜欢的学长疼吗,他说疼,我说那就对了,手下又重了几分。
     果真我和老苏是一路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啪啪’
     “啊……”
     老苏的巴掌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啪啪啪啪啪’
     “笑什么,嫌轻是吗?”
     ‘啪啪啪啪啪’
     “啊!没没没,轻点儿轻点儿轻点儿!”
     老苏手里重了好几分!我哪里受得了,他太腹黑了……
     ‘啪啪啪啪啪’
     “不疼打你干嘛?”
     老苏说着就撩起了我的裙子扒了最后一层遮挡,好久都没光着面对他了,突然有些害羞。把脸埋在胳膊里,抱着他的小腿,拽着裤脚。
     ‘啪啪啪啪啪’
     “唔。”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我忍得辛苦,疼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喜欢忍痛了,不想叫,就想这么挨着,能使我的脑子清醒一点。
     以前的日子,只有难过能使我清晰地知道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现在,除了老苏也只有疼痛了。
     没有人知道家里有人不敢哭,只能边洗脸边捂着脸哭的感受,也没有人知道孤独到绝望的滋味,看不到一点希望,心里没有一个在乎的人,连想念一个人都没有合适的人选。

    ‘啪啪啪啪啪’
     “今天状态不好吗?”
     老苏停下来皱着眉问我。
     “没啊。”
     我回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傻瓜,怎么不叫呢,忍着多疼啊。”老苏揉了揉我的脑袋,“疼吗?”
     老苏帮我揉了揉,我觉得今天的实践到头了。
     “嗯。”
     老苏把我捞起来,看到他满眼的心疼我抱了抱他。
     都说男友主只有男友没有主,以前我觉得老苏还好,但是现在发现他们一个德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你了。”
     我从他怀里出来,很认真地看着他。
     “我也想你。”
     “不,我已经想了你十六年了。”看到老苏愣了一下我又接着说,“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出现,等着你闯进我的生命改变我的命运,我等你等了十六年。苏恒,你是我第一个在乎的男孩儿,我也希望是最后一个。虽然你不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也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但我希望我们是彼此最正确的那个人。我想你了这句话是曾经的我没有资格说出口的,因为没有想念的对象。就是说……在遇见你之前我的生活糟糕到连个可以想念的人都没有。我一直都在假装坚强,假装快乐,假装无所谓。可是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缺乏安全感,多么难过,多么痛苦。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把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谢谢你给我我想要的,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爱我。”
     我把自己都说感动了,热泪盈眶,扯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给他。
     “是我要谢谢你才对。”
     “啊?”
     我惊讶地看着老苏,他的生活应该很美好才对。
     “我就谈过一次恋爱,有一半多的时间都被戴了绿帽子。分手之后我一直都在用工作和实践来麻痹自己,直到今年我在宾馆遇到了你。孙铭泽,你就是个天使,降临在我的世界里。我希望我一辈子都可以活在你的普照之下,你也可以一辈子都活在我的宠溺之中。我希望你永远是个孩子,永远都因为我而长不大。我想,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老苏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不住哭了,他说完的时候我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在这段感情里不止我一个人在庆幸,我们都逃过了生活的苟且,遇见了最美的彼此。
     我爱你。

    那天晚上,老苏哭了,我也哭了。我坐在他的腿上,额头抵着额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哭。

    我就是个很普通的人,他也是。我们两个普通人有着一段普通的感情和普通的关系,但在彼此的心里,我们却是那个最不普通的存在。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我和老苏去陈千千家家访。我那天画了一个很浓的欧美妆,甚至用了比平时暗一色号的粉底,她应该认不出我来。
     我在楼下车里等着,老苏上去半个小时左右就下来了,身后还跟着陈千千。
     老苏敲了敲车窗,我拔掉车钥匙下了车。
     ‘砰’
     超大力关上车门,今天穿得很性感,甩了甩头发摘掉墨镜,慢慢开口:“你好,我是苏恒的女朋友。”
     我伸出右手却没有给她微笑,因为她刚刚下来的时候看老苏的眼神里有爱意。
      我知道,她喜欢老苏。
     不过喜欢老苏的人那么多,我这个老大在这儿,她算个什么东西。
     “你……你好,我是苏老师的学生,我叫陈千千。”
     陈千千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和我握了握,我发力弄疼了她,她轻声叫了一下。
     “啊……”
     “没事吧?”
     我笑了笑松开她。
     “没……没事。姐姐……你的声音……很像我的一个同学。”
     “是吗?那她的声音一定很好听。”
     我笑了笑,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性感。
     “额……是……是啊……而且……你们长得也很像。”
     陈千千看着我皱了皱眉,她肯定不敢认。
     “那她一定很好看,最起码,比你好看。”我笑着戴上墨镜,“不说了,我和你老师还有事要办,先走了。”
     “哎!等等……”
     “怎么?”
     “千千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千千……老苏居然叫他千千,这和木木有什么区别?
     “哦,那上车吧。”
     我把车钥匙扔给老苏,坐回了副驾驶,这个位子只有我能坐。
     那时,我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老苏生气了,还在想怎么对付陈千千让她知难而退呢。

    “老师,前面右转就到了。”

    一圈蜡烛,什么东西??
     “有人表白?”
     老苏把车停在了旁边,陈千千先开门下去了,我们也跟着下去了。
     我看着她走到那圈心形蜡烛里面接过旁边人手里的捧花,我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老师,你说的对,有人表白,我表白你。”
     “靠!”
     我狠狠地摘掉墨镜摔到地上,上车里取了瓶水泼到了她脸上,还把瓶子甩到了她身上。
     我气得喘着粗气,旁边的蜡烛还有几个因为溅到了水而熄灭。
     “姑娘,我想我已经介绍过我自己是她女朋友了吧?”
     “孙铭泽!”
     老苏一把把我拉了回去。

    “孙铭泽?真是你?”
     陈千千抹了抹脸上的水,恶狠狠地盯着我。
     “是我又怎么样?你想当小三?”
     周围人早已经有录视频的的了,真是便宜了他们,白看一出好戏。
     “你……”
     陈千千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事儿本来她就不占理,我都佩服她是怎么说出口的,明知人家有女朋友,还当着我的面儿表白。
     “陈千千,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们先走了。”
     老苏拉着我就走,陈千千还在后面喊:“她不也是你的学生吗!凭什么她可以!”
     老苏听她说这话停下了脚步,说了句:“你不是她。”
     卧槽太帅了吧!
     我一下子火就没了,羞涩地笑出来。

    “回家有你好看。”
     老苏说完这句话我的脸就没了笑容。
     大爷……

    “今天这事儿我是有点儿过分了,但如果是我被表白的话,我想你也会这样做。”
     上了车,我看着老苏黑线的脸,主动开口认错。
     ‘咚’
     老苏用力地砸了一下方向盘,咬了咬牙瞪了瞪眼。
     “哥……”
     好吧我怂了。

    老苏一路都没有说一句话,气压低到了极点。

    ‘兹—’
     “下车。”
     老苏使劲儿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家门口。
     我颤颤巍巍地下了车,咽了口唾沫,又完了……
     才说好久没挨揍了,这回估计得是顿恨的了……

    “洗澡去。”
     “哥……这才中午,等吃了饭嘛……”
     “你还有脸吃饭?”
     “我饿……”
     说实话我不饿,就是想拖一会儿,再加上好不容易画的妆不能白画啊!
     “卸妆去,都花了。”
     老苏估计是在调整自己的情绪,愣了好一会儿,揉了揉我的头,笑了笑。

    我卸了妆洗了把脸,涂了点水乳,换了身衣服带了个口罩。
     “走吧。”
     我是短头发,以前到颌,现在到肩。没有刘海儿,有时三七有时中分,看心情。戴口罩的话当然是中分啦,不然脸歪。
     “想吃什么?”
     老苏揉了揉我的头,我拍掉他的手,说了句:“弄乱了。”
     “反正都一样好看。”
     “嘁,油嘴滑舌。”
     我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口罩里面的我已经裂开了嘴角。
     我穿了一身黑,突然想起来这个口罩是情侣的,又找了男款出来递给老苏。
     “呐,一对儿的。”
     老苏笑了笑然后带上了,我皱了皱眉,帮他摘了下来。
     “算了,不好看。”
     “我就要戴!”老苏一把抢过去自己戴上了,“我们还没有情侣的呢。”
     “情侣……啊对了!我给你买的表还在我家超市呢,正好今天有空,我们去取一下吧?是情侣的,我们一人一只。”
     “好。”
     老苏又揉了揉我的头,我不满地拍掉他的手。
     虽然每次他揉的时候我的表情都很嫌弃,但其实内心里还是很享受这个动作的。等我哪天剪个光头让他揉个够,我都不带有反应的!

    “先去你家还是先去吃饭?”
     “先去我家吧。”
     毕竟我还不饿,现在吃也吃不下,该穿帮了。
     “好。”

    “姨,取个快递!”
     “哎你那个快递让你爸拿走了,是不是前两天的?”
     “对……啊谢谢啊,我回家看看。”
     “嗯。”

    老苏在车里等着,我摸了摸兜,嗯……带钥匙了。
     ‘咔嚓’
     “爸。”
     “你都多长时间没回来了?”
     我爸出奇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一幕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了,仿佛看到了他俩离婚之前。
     “没多长时间。”
     我站在门口,看到我的快递被完好地放在鞋柜上,拿起来就打算开门走。
     “你等会儿!”
     “咋了?”
     “进来,跟你聊聊。”
     “改天吧,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
     “让他等着。”
     “你别太过分了。”
     “孙铭泽你要点儿脸!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班主任家里住,举止亲密,你跟人睡了吧!是不是没有这个快递你都不会回家啊!”
     ……
     我愣在原地,这些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居然怀疑我跟别人睡了?我在他眼里就是这种人吗?还是有人吹他耳边风啊?
     “你跟踪我?”
     “我了解我女儿有错吗?”
     “我是,我是住在班主任家里,我也跟他在一起了。但是我告诉你,至少成年之前他不会碰我。我希望你给我的尊重和孙悦一样,不要妄自揣测我。”

    ‘砰’
     我很大力地关上了门,站在门口把眼泪憋回去,站了很久才出去。

  • 8
  • 0
  • 0
  • 5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