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美食 美食 关注:5 内容:26

    【转载】冷氏双娇(ff)作者不详侵权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大版主

    前言

    昏暗的烛火将整间宅子照得微微亮,琉璃顶在氤氲的暗黄中如影随形的变幻色彩。精致的窗格笼了薄薄的寒雾,看不清外面泼墨似的冷雪和隐约跳跃的孤灯。这场雪不知从何时开始下的,许是她离家的那天就零星地飘了些碎雪残絮。她却并未在意落在睫毛上的雪花,轻轻悄悄地,润湿了干涩的眼睑,那美若寒星的双瞳仿若剪水。

    在那场愈下愈大的暴雪中,她错失了本当万无一失的机会,那是她离家前被命令务必完成的任务。那任务关系着一个心结,一个过往,一场未了的恩怨和纠葛。那不是她胆敢过问的,却是她必须承受的。谁让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这十六年暗淡无光的岁月,如花美眷也只是带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惨淡笑容。谁让她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哗啦一声,隔间珠帘被轻轻卷起,侍女伶俐捧着一碗参汤盈盈走来。在摇红的烛影中,阁间角落里的铜镜前,一道白衣倩影背对自己立着。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地散在雪一般的绸缎上,黑白极为分明,孱弱的身子不知何故难以抑制地颤抖。垂落身旁的双手竟比之那雪锻更为苍白无力,紧攥的掌心亦在轻微发颤。伶俐见状竟不觉蹙眉叹息,脸上多少带了怜悯的神色。缓缓移步到近前,铜镜中那张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庞逐渐清晰。

    那是一张美得脱俗的容颜,虽然透着三分稚气,却透着七分冷然。眉梢眼角中却掩饰不住满心的恐慌,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眉心一点朱砂,细看去却并不是规则的形状,更似利刃刻意留下的一点伤痕。双眸清澈不染纤尘,却黯淡得令人揪心。不过十八岁的年龄,却有难以捉摸的苦涩与无助。她深知这次有辱使命,会遭受怎样的责罚。

    “少宫主……”伶俐开口,打断了这阁间百年不变的沉闷与寂静。

    少女蓦地抬头,淡淡“嗯”了一声,那声音本来灵动若春莺啼转,却被刻意压制了活泼与娇美。全然不着悲喜之态的她,伸手去接参汤,递碗的一瞬间伶俐却忽然惊呼出声:“您的手……”

    右手纤纤玉指竟皆紫红,少女却若无其事地接过玉碗,若无其事地喝下一口,温热的汤汁流入喉咙,却刺激的喉间一片腥味。她掩口咳了几声,掌心摊开,望着那点点血斑,眉心微蹙。伶俐慌忙递过巾帕,少女拭了拭血迹,面上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

    “少宫主,是他们伤了您吗?您这会感觉怎么样啊?”伶俐自小伺候这位不受宠的大小姐,名为主仆,感情却如姐妹。她深知少宫主冷冰儿虽同她母亲一样冷漠,内心却异常柔软善良。不似宫主的残忍决绝,少宫主自来待下宽厚,对自己也从无无故责怪。在绛月宫这没有一丝人情味的地方,她却得到少宫主的格外照顾,心中自是无尽感激。与此同时,她又怜惜着跟她几乎同样大的少宫主,不过也是个半大的孩子,却承受了不该她这个年龄承受的种种恩怨。虽贵为少主,反不如她这个下人活得自在轻松。她亲眼见到宫主将有理的无理的数不清的责罚加诸少宫主身上,犯了错被罚,没犯错也会受罚。多少次,她为伤痕累累的少宫主上药,泪水都会止不住地落下来。为什么宫主,要这样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女儿。

    “我没事的。”冷冰儿见伶俐担心,唇角微微上扬,挤出一丝宽慰的笑。

    那笑容,却没有承载任何有关快乐和幸福的神情。

    轻轻放下空了的汤碗,冷冰儿盈盈行至卧榻坐下,眉目间有些失落。她平素话很少,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除了伶俐,别的侍女也很少跟这位冷若冰霜的少主搭话。没有人能猜透她冷漠背后藏着怎样的哀伤和心痛,抑或沉重郁积的麻木。可是这冷漠却从不与怨恨连系。她从没有怨恨过任何人,包括视她为草芥的母亲。

    “少宫主,”伶俐走近她,温声问道,“宫主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吗?”

    冷冰儿神色一黯,咬住下唇轻轻点头:“没有什么事可以逃过娘的手心,我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伶俐眼神也一黯,宫主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谁也不敢多劝一句。严厉而近乎无情的宫规,将每一位宫人都捆绑的死气沉沉,如履薄冰。正如这一年四季都没有生机的绛月宫,里面的人连表情都是僵硬的。宫主却似乎相当满意于这一群没有生机的人和事,在那弥漫风雪的冬日,泛起莫测残酷的笑。

    “您……去跟宫主解释一下吧……就说那个局势不是您可以掌控……”

    “解释?”冷冰儿打断她,“跟我娘解释?”她淡淡笑了一下,“没有用的,她不会听解释的,我娘的脾气我最清楚。”

    她虽然在笑,眸中却已经浮上隐约的泪光。想起不近人情的娘亲,想起她处罚自己所用的那些手段,竟觉不寒而栗。

    伶俐失措地望向她,握住她的手,发觉冷得出奇。想说些什么去安慰,却终究化作一缕叹息。

    冷冰儿默默看着一旁摇曳的烛火,在窗棂上映出晃动的黑影,不觉出了神。

    项子彦,那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额头宽阔,笑容明媚。束发的玄色丝带在风中轻扬,一如他不羁的性子。潜入轩辕教的那日,不慎被巡逻的左右使发现,是他挡在她的身前,为她挡住了惨重的一击。他转过身,擦去嘴角的血迹,对她伸出厚实的手掌,微笑着说,来。他的大手完全覆盖住她的五指,掌心有厚厚的茧。她望着他站在房檐下,扬起脸在阳光下静静微笑,阳光似乎都在他周身缓缓流转,恍若仙人。在他的劝说下,左右使不再为难她,教众也待她友善。

    那是一段纯净的不掺杂任何污迹的爱,短促却深刻。他曾说夕阳映雪是普天最壮美的景观,她是极想看看的。她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想起他时唇角不觉含笑。

    终究是有任务在身的,即使她望着明媚的他时,心在发颤,下手却不敢迟缓。下毒很成功,在那场举教上下的宴席中,除了他和出门在外的教主之外,几乎没有人逃过厄运。她离成功只差一步。然而最关键的时刻,她却为了他放弃了所有计划,于是后来的一切都不由她掌控。轩辕教教主归来,亲自率领弟子杀光了前来“攻城”的绛月宫女弟子。好在项子彦暗中助她顺利逃走。那一夜月色很暗,女弟子们的鲜血染红了天际。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几乎要将她孱弱的身躯湮没。

    任务惨败,项子彦百般劝她不要回去受死,冷冰儿却执意要向宫主请罪。他欲言又止,只轻轻抱住她的肩头,嘱她珍重。那蕴含着浓郁爱意的话语让她冰封已久的内心彻底融化,温热的泪水蜿蜒而下。

    然而他在最后的最后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实为绛月宫的少主。

    已是三更,伶俐将烛台换了又换,冷冰儿依旧睡意萧索。承受责罚远不如等待责罚来得可怕。记忆中娘亲从来都是冷冰冰,不苟言笑的,那不怒自威的气质仿佛一尊神,让所有人在她面前都只有膜拜的胆量。从小到大,冷冰儿同娘亲见面的时间很少,除了教导就是责罚,此外绝无温情场面。从前她一直以为母女之间就是这样的,直到某次离宫,看见闹市里用吴侬软语哄着闺女的温柔母亲,她也试图亲近宫主,得到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和一句恶毒的咒骂—

    贱丫头,滚远点!

    自那以后,委屈时,一个人哭泣。痛楚时,一个人舔伤。迷茫时,一个人纠结。

    就像一个弃儿,没有人关怀也没有人爱。

    只有护法南苑,每每望着自己时,眼中存了熹微的怜悯与疼爱。她对自己说,冰儿,不要怨你娘,她自有其高处不胜寒的孤单。

    冷冰儿当时虽小,却认真地记下了这句话。冷月宫主无理责罚她时,她从来都默默承受,连一句顶撞的话也没有。

    不仅仅因为她心疼娘亲的孤单,更重要的是,她深谙自己的身份。

    她并不是娘的亲生女,她只不过是,收养的女儿。

    而且是仇家刻意用来掉包娘亲亲生骨肉的,“狸猫换太子”中的狸猫。

    当年母亲在被仇家追杀的途中产下一名女婴,仇家施计用自己来分散母亲的注意力,使母亲错失了营救女儿的最佳时机。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了女儿的消息。因此这么多年来,母亲对自己恨大于爱,因为自己的存在才让母亲和亲生骨肉分离了十七年。

    冷月宫主日夜思念亲生骨肉,时常午夜梦回泣不成声,却对身边养大的女儿不甚疼惜。可冷冰儿从不怨恨母亲,小小年纪就懂得察言观色。每逢冷月宫主练功疲倦时,她都会端上一杯热度刚好的碧螺春,再贴心地为母亲捏肩捶腿。每逢冷月宫主生辰,她都会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以博取母亲会心一笑。对于母亲的命令,她几乎是言听计从。
    母亲伤心时,她会更难过,跟随在母亲身边温声安慰。她知道母亲被轩辕教的丈夫抛弃了,又被丈夫的新欢抢走了女儿,心情自然不会好。母亲虽然贵为一宫之主,实则也不过是位可怜的弃妇。她心疼母亲的遭遇,每每想起这些心都会一阵难过。

    可是,母亲也不是完全无情的。她总能感觉到母亲冷漠中透着一丝温情,即使那温情总被表面的疾言厉色所深深掩盖。事实上,这回与轩辕教的征战,也是因为母亲希望逼迫前夫说出亲生女儿的下落。孰料她为了项子彦,丧失了最佳的时机,因此败得不可收场。她自知愧对母亲,愧对宫众,此番回来认罪,冷冰儿早已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冷月宫主早已知晓了这件事,却迟迟没有发落她。冷冰儿却愈发感觉毛骨悚然。她甚至希望一死了之,却终究害怕母亲为此伤心,才犹豫着没有下手。可是母亲是否会在意自己的生死呢?她想到此,略带苦涩地笑了笑。

    未必吧。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