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二十七章
    “嘶……”
    第二天早上,老苏依旧一大早起来给我做早饭,偶尔还伴有轻呼。
    “哥,我再给你上遍药吧。”
    “不用了,早上我自己喷过了。今天怎么这么乖不用叫就起来了呀?”
    看着老苏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铲子的样子简直贤惠极了。
    “还不是某人叫得太大声了。”
    我翻了个白眼给他。
    “还不是你打的,快去洗脸吃饭。”
    老苏又还了我个白眼,好像以前的我一样控诉着,显得有些俏皮。

    “昨天我看好像有的地方有些青紫,我帮你揉开吧,可能是昨天皮带头打到了。”
    “哎呀没事儿,反正我讲课也是站着,不疼。”
    “快点儿的,你不疼我疼。”
    “你疼啥啊又没打到你身上。”
    “心疼行不行?快点儿一会儿要上学了,趴沙发上去,我去拿药。”
    “嗯……”
    老苏娇羞地笑着去了沙发。
    他这……怎么挨完打跟变了个人似的呢?咋受成这样呢……我好像找了个小媳妇儿???

    ‘滋’
    “好了,起来吧。”
    我正打算去洗手,老苏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别走。”
    “我去洗手,快起来吧一会儿要迟到了。”
    “嗷……”
    我不知道老苏想干嘛,但是绝对没好事儿,我也没什么特别浪漫的细胞和情怀,就打断了他。

    “走吧。”
    老苏提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等我出来的时候又是那个高冷帅气的苏老师了,在门口已经穿好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哟,提上裤子就翻脸啊?”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看来我俩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一直都这样。”
    老苏慵懒地抬抬眉,好像刚才一切都没发生的样子。
    嘶……我终于能明白那些被我的反差吓到的贝了。

    “好嘞。”
    我点点头,无奈地出了门。
    “以后不许这么和长辈说话,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行。”
    “知道了,真墨迹。”
    嘿……他还傲娇上了?

    转眼间就到了家长会的日子,我总觉得这两天有人在暗处看着我,跟踪我。回头却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质了。
    “妈!这儿!”
    我到大门口去接我妈,老苏在班里准备着家长会。好久没有看到我妈了,开心极了。
    “你爸对你好吗?”
    “别提他了,带女人回来了。”
    一提我爸就来气。
    诶?好像我和老苏犯了同样的错?
    “新同学和老师怎么样?”
    “老师不错。”
    我笑得灿烂。
    “男的女的啊?”
    “班主任是男的,老帅了我跟你说。”
    “花痴。”

    我和我妈的相处方式就像姐妹一样,有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我会和她说,比如哪个帅哥路过了。但我从不会逾越长辈和晚辈的这条界线,可能我的思想比较保守,我认为古时候的某些思想是现代人缺少的。

    “孙铭泽,帮我发一下。”
    刚到班老苏就先和我妈点了点头,然后递给我一叠和学校合作的补课班传单笑着让我发下去。
    “好。妈我就坐这儿,第一桌。”
    我妈看着老苏笑了笑又点了点头才坐了下去。

    “孙铭泽妈妈,很抱歉一学期才与您见一次面,是我这个班主任失职,没有及时了解学生的情况,不好意思。”
    “老师没找我说明她在学校表现得还不错,是好事。”
    “谢谢您的理解。”

    我妈和老苏就这么含蓄上了,我看我妈的表情也挺开心的,希望她对这个未来女婿能够满意嘻嘻。

    “今天的家长会就到这儿了,感谢各位家长的到来。”
    一结束,老苏就被家长们围了起来,大多都是妈妈,问老苏自己家孩子情况怎么样。我笑了笑,看来老苏还是妇女之友呢哈哈。

    “你俩发展到哪儿了?”
    一出班门口我妈就问我,给我整一愣。
    “啊?”
    “你和你班主任,别装傻。”
    “你咋看出来的啊……”
    是的,我就这么招了。
    “你是我姑娘,我还不了解你?”
    我妈翻了个白眼,不过看起来她还比较满意。
    “那你觉得他咋样?”
    “还行。在一起了吗?”
    “嗯……”
    我皱了皱眉,有种捉奸在床的感觉。
    “多久了?”
    “没多久,两三个月吧?”
    “哦,谁追的谁啊?”
    “他追的我,但是表白的是我。”
    “哦,挺好。”
    我眼睛一瞪:“真的?”
    “嗯,真的,挺好。”
    “太好了妈,我还怕你不答应呢!”
    “我不干涉,不过你要注意尺寸。”
    “诶哟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多保守一人儿啊!”
    “你可让我省点儿心吧。”
    “我咋不让你省心了啊?班主任当男朋友还能免费辅导功课呢!”
    “哈哈。”
    我妈的情绪一直都挺冷静,毕竟跟我爸经历了大风大浪,我这也不算啥,以前还让我把别人写给我的情书拿回去给她看。

    “妈,我饿了。”
    “想吃什么?”
    “你做的饭。”
    “那跟我回家?”
    “嗯!”

    “孙铭泽妈妈!”
    我们刚出校门,老苏就把我们叫住了,我一脸尴尬。
    “怎么了苏老师?”
    “不如去我家吃吧,就在对面,正好还想和您沟通一下孩子的事情。”
    老苏这也意图太明显了吧……
    哪有老师邀请学生和家长去家里吃饭的啊……这难道不会引起怀疑吗????

    我妈看了我一眼,有点为难。
    我立马拒绝了。
    “啊不用了老师!我……我……我们……太麻烦了。”
    我一直给他使眼色,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我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话,最后憋出来个麻烦。
    “好啊,那就麻烦苏老师了。”
    我妈笑了笑答应他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这是要亡我啊!
    我东西可都在他家呢……

    “这边请。”

    一路上,我一直都在想一会儿该怎么解释,唉,无奈老苏家离学校太近了,没想多久就到了……
    一进门,我的粉红拖鞋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虽然说我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但是并不知道我在他家住啊……
    “老师……您……家的拖鞋还真可爱啊哈哈哈哈。”
    我笑得生硬。
    “给你准备的。”
    老苏坏笑了一下,就去厨房了。
    我看到我妈的眉毛挑了一下。
    “咳咳咳……”
    我被他的话呛到了。

    老苏让我给我妈倒水、洗水果,我妈要帮忙做饭他都不让。
    他总是和我做暧昧的动作,我都尽可能地躲避,不过还是看到我妈脸上那细微的表情。

    “阿姨,饭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真是麻烦了苏老师。”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是发生了一定很尴尬。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尴尬,我妈也不是不知道,可就是有点儿不自在。

    “来,多吃点。”
    我的眼皮抽了抽,看着老苏满眼爱意地给我夹菜,和我妈微笑着的脸庞,我觉得我才是被耍的那一个……

    “苏老师,孙铭泽平时在学校表现怎么样啊?”
    “挺好的,阿姨。”
    “有什么不听话的地方还请老师多费心。”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

    “阿姨,我很喜欢孙铭泽。”
    “我知道。”
    “您不知道,我说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喂喂喂你在说什么啊!”
    我赶紧捂住了老苏的嘴。
    “阿姨,我和她已经在一起了,我希望您能祝福我们。”
    老苏扒开了我的手。
    “我祝福。”
    “阿姨……您……”
    “我祝福还不开心?”
    “开心开心,我真的是太开心了阿姨!”
    老苏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笑开了花。
    我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等会儿等会儿,什么情况啊这是?”
    我现在脑子很乱,既开心又懵圈。
    “小泽,我们不用再瞒了,我们得到家长的祝福了!”
    老苏拉着我的手兴奋不已。
    我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让他坐下好好吃饭。
    这算是……见家长?

    “阿姨再见。”
    “再见。”

    “我跟你说,这人不错,没有躲躲藏藏反而主动出击。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做饭好吃还会做家务。你可知足吧你!”
    刚出门我妈就拉着我一顿夸老苏。
    “我没不知足啊……”
    “你能找到苏恒是你前世积德了!”
    “好像我多差劲一样……”
    “不差劲不差劲,我姑娘最棒了!”
    “哼,这还差不多。”
    “好好跟人家在一起,别耍小脾气。”
    “我哪有……”

    本来寻思跟我妈好好聊聊天,现在我看没这个必要了,除了怼我还是怼我,一点儿都没变……
    “妈我先回家了,你也快回吧……天儿不早了。”
    “刚出来就想回去啊?”
    “啊?”
    “别装了我知道你俩同居了,以你的性子,你爸往家带女人你不把她撵出去?除非你根本就没在家住!刚才我也看到苏恒家有你的洗漱用品,所以判定你俩同居了。”
    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啥玩意儿都给我扒出来了一点儿面子不留??

    “没睡就行呗……”
    “睡了你也不能告诉我。”
    “知道就好,略!”我伸了伸舌头,“回去了!再见!”
    这个天儿算是被我妈聊死了。

    “哥我回来了。”
    “怎么了宝贝儿撅着个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
    老苏正在收拾碗筷,见我回来了随手用围裙擦了擦手摘了它。
    “总觉得事情发生太快,不受我控制。”
    “生活本就不受我们控制的宝贝儿。”
    我脱了鞋,老苏把我揽进怀里,我顺势抱住了他的腰,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啪’
    老苏往我身后用力打了一下。
    “唔,干嘛?”
    “今天谁让你躲着我的?”

    “我……我……”
    ‘啪’
    “不想公开吗?”
    “没有,就算不想不也说了,不想有用嘛?”
    我小声叭叭。
    “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老苏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眉毛皱在了一起。
    “不是这个意思。”
    “那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这样被动的感觉很不好。”
    “被动?”老苏挑了挑眉,“你在气我没有提前和你说?”
    “不是,哎呀我也说不好,就是很……别扭。”
    ‘啪啪啪’
    “又干嘛啊?”
    “揍你。”
    “我又咋了啊?”
    我撅着嘴看老苏,一脸委屈。
    “哼。”
    嘿!我还没生气他倒把头扭过去了嘿!
    “诶哟喂你又咋了嘛?”

    我现在很没有耐心,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我谈恋爱的心情都被打断了。
    好像我现在不是16而是26,要结婚了,而不是刚恋爱。
    我好像一个被家里催婚的大龄剩女,而不是一个妙龄女子。
    我们的爱情好像经不起推敲,不被父母看好。

    “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好像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就没有消停过。如果说遇见你用光了我所有的运气,要我下半辈子永远徒劳的话……”
    “别说了。”
    我还没说完,老苏就打断了我。
    “我是想说,我……”
    “我让你别说了!”
    老苏突然情绪失控,甩开了我。
    “苏恒!”我拽住他的袖子,“我说我愿意!”
    我看到老苏的表情缓和了一点,才接着说:“如果遇见你用光了我所有的运气,哪怕下半辈子一直倒霉,我也愿意。”
    我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这话有点好笑。
    ‘啪’
    “别笑。”
    “嗷。”
    我不满地应了一声。
    “你知道你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和我说分手……呸!不提那俩字儿!”
    老苏往旁边用力呸了下。
    “我才不说呢,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还用光了我所有的运气!我离开你运气就能回来吗?并不!所以我还不如乖乖地待在你身边,一直爱你。”
    我环住老苏的腰,抬头看着他。
    “你要是跑,把你腿打折。”
    老苏低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还咬了我耳朵一下,惹得我一身酥麻。
    “我……腿软了……”
    “那就躺下!”
    老苏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该死,你怎么还不长大。”
    老苏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狠狠地捶了一下床,愤愤地走了出去。

    熬了四个月,我终于!放假啦!!!
    嘻嘻真开心。

    “哥哥哥,咱们出去旅游吧!”
    “好。”
    “哥哥哥,咱们去拍情侣写真吧!”
    “好。”
    “哥哥哥,咱们去看电影吧!”
    “好。”
    “哥哥哥,咱们去玩吧!”
    “好。”
    ……

    我和老苏在一个月之内先逛完了周边城市,同时办理各国签证,有的下来了有的没下来。土耳其的是最先下来的那个,然后我们就去了土耳其嘿嘿。就是那个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的那个土耳其!
    每天晚上都有爱的拍拍和亲亲!

    我们在那边待了一周左右,直接打了飞的去了泰国、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葡萄牙、美国、英国、日内瓦……
    我们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飞往各国,有的只待了一两天,没什么好玩的就只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山看个日出就去赶飞机了。我们的航空里程积分等我们回国的时候都给我们升到头等舱了……
    我们每去到一个地方都会拍照留念,老苏这个大直男的拍照技术硬生生被我给练出来了,随手一拍就是写真。

    ‘咔’
    “呼,终于到家了。”
    我瘫坐在沙发上,这段时间可真是累坏我了,就没有一天是歇着的,一直都在走。虽然吃了各地美食,但是我根本没胖,还瘦了几斤!

    “哥你歇会儿吧,都干了一下午了。”
    老苏自从进家门就一直干家务,一刻没停过。
    “咱俩走了这么长时间,都落灰了。我也佩服你,那沙发上一层灰,你也能坐得下去。”
    我咋没看着灰呢……是他眼睛有问题还是我瞎?
    “看不见看不见,略!我去睡会儿,累了。”
    “好。”

    “呼——终于找到熟悉的感觉了。”
    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这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的样子,像电影一样放着。

    我们没吵过架,我没那么无理取闹,他也一直包容我。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热恋,我觉得我和他的感情虽然深,但是挺平淡的,就像老两口一样,一起生活着。
    对方不在身边心里会空落落的,会不习惯,也会想念。我们好像成了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人。
    平时他会带我去见他的朋友,他总问我什么时候把他带给我的朋友认识,其实我想说,我不喜欢和身边的朋友出去玩,只想和你待在一起。
    时间久了,我发觉老苏也没有那么惊艳了,但是看着很舒服,很顺眼。偶尔换个新造型还能给我一个不一样的惊喜。
    当然我也在不断地追求完美,让自己的皮肤变得更好,学习不同的妆容给他不同的视觉效果,坚持健身,保持自律的身材。

    假期这段时间,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很少见朋友,也很少和其他人聊天。通过旅游我们进一步地了解彼此,有优点也有缺点。我在他面前越来越自然,他在我面前越来越开朗。
    即使我现在抑郁症已经无伤大雅,但是还是偶尔会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一直尊重我这个习惯,在我想静静的时候就看书待在我身边。

    不过好景不长,苏校长来找茬儿来了。

    不知道苏校长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听说我们回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
    “几点了还不起?成何体统!”
    外面的天还没亮,就听见了校长那聒噪的声音。
    我知道,现在容不得我任性,必须起床了。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拉开窗帘迅速叠好了被子。梳了头发喝了口水,随手拿起换洗的衣服开门就往洗手间走。
    “苏校长?您来了。我刚收拾完屋子准备洗衣服呢,招待不周多多担待。”
    我装作才发现他的样子和他打着招呼,看到他皱成苦瓜的脸缓和了一点。
    “我儿子的家,不用别人招待。”
    我也没恼,笑着点了点头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呼——”
    可算是躲过一劫,看来得少接触他了。
    我打开洗衣机盖子把管子插进去接点水又倒了点洗衣液,把衣服放进去就开始洗漱收拾自己了。
    希望他看不出我刚起床。

    “你干嘛呢?”
    我刚洗完脸刷完牙出洗手间准备回去护肤的时候老苏拦住了我。
    “洗衣服啊。”
    老苏听我说这话瞪大了眼睛,我从来都没干过家务,今天他也算是开了眼了。
    “咳,我就放了点洗衣液,不知道对不对,你去看一眼吧……”
    “好。”

    老苏进了洗手间很久都没出来,我就去屋里护肤了,刚涂完防晒苏校长就在门口晃悠。
    “小姑娘老抹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年纪自然才是美。”
    “是校长,不抹了,不抹了。”

    “爸,您早上吃饭了吗?”
    “早吃完了!我要是等你给我做黄瓜菜都凉了!”
    他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就知道他这次来者不善。

    “爸,您要在这儿住吗?”
    “我才不住!跟猪窝一样。”
    这不是婆婆干的事嘛……怎么到我这儿就成了公媳了呢??我婆婆呢???
    “那您什么时候走啊?”
    “我才刚来你就赶我走!怎么,这个家容不下我这个爹了?”
    这糟老头子怎么这么能作呢……
    “叔叔,要不您……看看电视?”
    我牵强地笑着。
    “得了,我明天再来!”
    校长挥挥手走了,我微笑目送着。

    “哎呀我的妈呀,他这天天来谁受得了啊?”
    我瘫坐在沙发上,好像丢了魂儿一样。这糟老头子,他刚调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我就烦他,现在都要成一家人了我还烦他???

    “大不了我们再走,这不算事,我先跟你说件事儿。”
    “说吧。”
    “咱以后能不能不洗衣服了?”
    “啊?”
    “你放进洗衣机里的有些衣服是不能机洗的,而且颜色要分开。”
    “啊?那怎么办啊?”
    “只能扔了。”
    “啊……”我沮丧道,“我只会给你捣乱。”
    “没事儿,买新的就好了,我就是和你说一声,乖。”
    老苏摸了摸我的头。

    ‘咕噜咕噜’
    我低头看了看肚子。
    “哥……我饿了……”
    每次肚子一叫,我的胃就开始不舒服。
    “出去吃吧,家里啥也没有。”
    “嘿嘿,好。”

  • 1
  • 0
  • 0
  • 375
  • 陈筱筱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