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创】训诂(师生、温情训诫 、腹黑VS作死) (四) 作者:贺兰紫怡

    第二天是周六,杨静训去给学生补前一天欠的课去了。

    何澍一个人,却没急着回家。他的理由是身后的伤还很疼,开不了车。

    虽然留下来就要承担继续挨打的风险,可何澍还是在没有得到杨静训邀请甚至同意的情况下死皮赖脸的留在杨静训家。

    因此,杨静训下课回家看到的情景就是,乱了一周的家,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焕然一新。而他的倒霉弟子,正趴在沙发上用ipad上网,屁股晒着太阳。

    杨静训瞄了一眼,熟悉的界面,是北大博雅论坛,便不动声色的来了句:“你若是敢上网抄,我就找你们领导给你请一星期的假。”

    这句话有内涵……

    被恐吓的何澍却斜着眼睛盯着他家青年才俊帅哥导师,看怪物般的说:“师兄你是智商欠奉么?你见过谁家网上翻译古文是直接按照注和疏翻译的?你让我上哪抄?”

    杨静训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叮叮当当锅勺声响,菜香四溢。

    何澍趴在沙发上,心中说不出的满足,他家导师,治学严谨,博学多才,青年才俊,春风得意,最重要的还是人长得帅,不仅靠天生,十几年浸淫学术,从内而外的儒雅,那书卷气,避弹衣都挡不住。现在连附加值都有了,这一手厨艺,至少学校那几个食堂的大师傅们,没一个能比得上他的,这要是今后,能每天都这么趴着等吃他做的饭,让他把整个何氏集团捐了他都乐意。

    打住!何澍甩甩头,不能YY导师,大逆不道!何况,还有被揍的危险……

    何澍深深的认为,他应该找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不然,他早晚欺师灭祖……

    两人吃了午饭,杨静训就又去图书馆蹲坑点卯,何澍屁股还疼得厉害,就留在家里,继续趴在沙发上,挨篇翻译《诗经》。

    下午三个送快递的敲门,京东、亚马逊、孔夫子各一个,电子产品、新鲜水果、绝版书各一堆——杨静训为人极宅,宅得令人发指!除了开会和每年一次的回老家,他从来不离开学校,他的同事、学生、朋友,90%以上都住学校或家属区,生活用品全部网购,全部!不合适的、质量不好的随手就扔,反正他这种活法也没什么别的败家途径。

    何澍一面把苹果泡进水里,一面感叹宅男的世界好恐怖。正在这时,门铃又响了。

    这次是某通快递,看来应该是陶宝购物,长长一条,半米多长,何澍心里“咯噔”一下,第六感瞬间爆发,签收了快件,关上门,打开外包装,果然,古建那个邪恶的学科带来的邪恶周边……

    何澍大惊,不科学!昨天下的单,今天怎么可能就到货!

    当然,现在不是纠结某通是不是抽风打兴奋剂的时候,而是,这把尺子,貌似比昨天借的那个还重……

    何澍安静的思考了几分钟,果断的出门,把这种邪恶的东西扔进垃圾桶——至少在他离开之前,不能让杨静训摸到这个东西,运气好的话,时间一久杨静训就把这茬给忘了。

    哪知晚上杨静训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提了把木尺,而且是70CM的!!!!!!!

    “哦,下午上网,淘宝帐户显示货到了——网购十年,淘宝头一次送货这么快——我猜想你在家签收的,肯定到手就扔了,于是路过卖测绘用品的小店,就顺手买了个。”杨静训好心的给弟子答疑。

    何澍心中打出一排惊哭的表情,他又发现他家帅哥导师的一个附加技能——料事如神。

    原本杨静训买把木尺就是吓唬吓唬何澍,逗他玩的,却万没想到,刚到家,没捂热,就派上用场了。

    晚饭后,何澍继续趴沙发晾屁股,一边啃苹果一边继续他的翻译大业。有几个字拿不准,起身去书房翻《辞源》。

    杨静训正坐在电脑前,鼠标咔咔响,估计是在上网。何澍直奔书架就去了,路过电脑桌的时候,杨静训突然叫住了他:“何澍,白天我跟你说什么来着?”

    何澍一愣,“什么啊?”

    杨静训脸色不太好看,放开鼠标,背靠在椅子上,抱着双臂看着何澍,精巧的眼镜片后射来的目光有点冷,何澍心里有点打颤。

    “把你白天翻译的《诗经》拿给我看。”声音很平静,可是,杨静训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

    何澍有点莫名其妙,拿了手写稿给杨静训看。

    杨静训扫了几眼,“啪”的一声,把本子摔在桌子上,“何澍,你非让我拿你当小学生管,是不是?!”

    何澍一脸惊异,“师兄,又怎么啦?”

    “我有没有说过,不许你上网抄?”

    何澍的心稍稍漏跳了一下,却仍是一脸平静,“是啊,我没抄啊,网上哪有现成的又信得过的可以抄啊?”

    杨静训站起身来,上前两步,5公分的身高压迫立刻便显示出来了,何澍说不上害怕,却是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你过来自己看!”杨静训又坐了回去,浏览器,打开浏览记录……

    尼玛,何澍被自己蠢哭了。

    杨静训一脸看白痴的表情,“还发帖求助?求助完不知道要清楚浏览记录么?以后招学生,基础、态度、分数,什么都是次要的——这些都能后天培养。最重要的,要招个智商在平均线以上的——你看看你,顶风作案都不知道消除罪证,你这是什么神智商啊?你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论文还没着落么?就是因为你太蠢!”

    何澍红着脸,恨不得把自己也删除掉,连回收站他都没脸去了。怎么就这么蠢笨如猪啊,打死我吧,这智商,我都想重新投个胎了。

    杨静训仍旧一条毒舌继续训,“我说何少爷啊,你是不是看不惯我这种平民百姓的生活习惯啊?你是不是看我一年四季也不运动不锻炼的,非给我找点体力活,活动筋骨啊?”

    何澍都没脸求饶了,只想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赶紧打完让他回去一个人躲回被窝,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蠢鸵鸟。

    哪知杨静训坐着没动,却是拿起手机播了个号,一边优雅的翘起二郎腿,拿起茶杯轻轻吹了吹,一边微笑着和人寒暄。

    “喂,天儿啊,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打扰你吧……啊,跟你说个事儿,借你的人用一下呗,我哪像您啊,堂堂研究室的主任,手底下管着二十几号人呢,各种鞍前马后端茶送水啥没有啊……学生都是小孩子,一个比一个傻乎乎的,不好用啊,唯一一个能用的何澍,还是你的人。下周借何澍用一周呗,帮我课题查资料……是是是,我这么多学生,哪个也赶不上你的手下,下周就别让他上班了,留在学校吧……文章带你名啊?这都不是事儿,你回头把你单位全称、通讯地址、邮编发给我就行……嗯嗯,何澍住我家就行,嗯,谢谢了……嗯,不打扰了,挂了吧。”

    电话挂断,杨静训的表情还是微笑可亲的,可何澍却吓得脸都白了……

    替他跟领导请假一周……

    杨教授其人,言出必践。

    杨静训仍旧保持着八颗牙的微笑,重新拿起何澍翻译的手写稿又看了一遍,最后评语是,“北大的学生效率还挺高的。”

    “是北师大的……”何澍傻子一般开口纠正。

    杨静训的笑容更灿烂了——三十岁的人傻成这样也不容易,这等人才能落到他手里,他也是三生有幸了。

    杨静训站起身来,“走吧,何大少,上刑场吧。”说着,出门进了客厅,坐在沙发贵妃塌上,又叫何澍:“何少爷,帮忙把那个尺子递过来。”

    何澍彻底零乱了,不知道应该傻乎乎的听话,还是继续犯蠢忤逆盛怒之下的杨静训。可是眼睛一瞥杨静训,就被杨静训那凛冽的气势给吓住了,赶紧灰溜溜的拿了那把新的木尺过来,递给杨静训。

    杨静训接了站起来,继续吩咐:“把窗帘拉好。”

    何澍更害怕了,脑补内容不是杨静训要打他,而是杨静训要肢解了他。

    见他傻站着不动,杨静训说:“你不怕被看到丢人,我还怕被邻居看到了多想呢。快点!”

    何澍连忙把窗帘拉好,又有点战战兢兢的走到杨静训跟前。

    杨静训朝沙发上使了个眼色,何澍知道,这是让他趴在沙发上挨打。

    他红着脸有点支吾,连忙用手撑住墙壁,稍稍躬身,示意杨静训可以这样打他。

    杨静训却轻飘飘的说:“师徒一场,给你提个醒,今天我是真生气了,既然给你请了一周的假,这一周之内你就别想能开车!你要是不想等一会被打得满地爬,建议你还是趴下挨打。”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个善意的建议,何澍自然全身僵直。

    杨静训松开了衬衫最上边的扣子,喉结上下滑动,一股致命的诱惑扑面而来,“你不是怕为师俯身低就么?现在不用担心了,这尺子够长,我站直了也够得到你,所以不用担心了,趴下吧。”

    何澍昨天挨打的伤还没消呢,白天上厕所的时候看,还是一片青紫的,哪里还能再挨打?虽然这件事很没面子,他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口求饶:“老师,能不能过几天再打,我……我不能再挨了。”

    杨静回答得轻描淡写,“只请了一周假,你还想半个月不上班?”

    一句话就把何澍给噎死了。

    杨静训突然提高音量,喝斥了一声,“给我趴下!”

    何澍吓得一哆嗦,心里忖度着这话是气话还是真的。不会吧,不应该吧,他不怕我告他侵犯我人权?马上又想到,只是把屁股打肿而已,刑事拘留都够不上。

    这边还在发散思维,杨静训又将尺子高高举起,又是从上至下的,屁股又被抽了一遍。

    何澍的后背顿时就湿透了,太疼了。

    “老师,我记住教训了,我这就把那几篇重新对照词典辞源翻译一遍,翻译不完我就不睡觉。”何澍究竟还是不好意思开口求饶,只得换了个迂回的方式。

    杨静训的语调还是慢慢悠悠,“不急于一时,打完再说。”

    “啪啪啪啪!”

    木尺印第三次覆盖了何澍窄而翘的臀,何澍是男人,但也挺不住了。尤其是厚重的木尺落在臀腿间那条伤痕上时,何澍忍住,“哎呦”了一声。

    丢死人了。

    杨静训停下来——倒不是他担心何澍,而是,他打累了……长木尺打人很爽,但却费力。

    于是,杨静训一边休息略有酸软的手臂,一边又开始口头教训学生:“带你一个学生比带十个硕士都累,你不帮我做课题,不帮我带研究生也就罢了,居然连上课听讲,课下阅读这种事还得我督促你,你能不能有点自觉性啊?你要是对我的教学方法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出来——当然我未必会采纳——你何必这么阳奉阴违浪费自己时间?”

    何澍被他骂得头都抬不起来,脸比屁股还热,恨不得一头扎在沙发里,再也不出来。

    杨静训骂得意犹未尽,却见学生头埋在沙发里一动不动,便用木尺戳了戳他屁股,“何澍,你怎么了?没事吧?”

    终于想起来关心人家一下了,可是,何澍哪好意思说自己疼得挺不住了?大老爷们的,被揍了几下就要死要活的,多丢人啊。

    何少爷天生爱面子,于是,他说:“没事,老师,我正检讨呢。”

    当真应了那句话,死要面子活受罪。

    听他说没事,杨静训难得实在的没有质疑,扬起木尺,朝着那早就连碰都碰不得的屁股狠抽下来。

    “啪啪啪啪!”

    直冲脑门的疼,何澍这回真受不了,却也只是微微“哼哼”了两声。

    觉察到他的不对,杨静训上前一只手扳过他的下颌,只见他满脸汗水,脸色通红,额头上血管清晰可见,下唇咬出一排牙印。

    杨静训连忙放下木尺,扶着何澍侧过身,说话的语气终于不是那么轻飘飘的,言辞间尽是关切:“怎么搞的,痛得厉害么?”

    何澍暗自喘了好几口气,才算气息平和的回答:“还行。”

    杨静训知道何少爷好面子,当真又好笑,又有点过意不去,说了声“你等着,我给你上药。”便转身去拿止痛消肿的喷雾。

    蹲在何澍身边,要脱他裤子。这次何澍没像先前几次那样扭捏,心想,反正都给你看好几回了,也不差这一回,既然吃不到帅哥豆腐,那让帅哥吃我豆腐也算planB了……

    杨静训极尽温柔细致的给何澍喷了药,又给他柔开发硬的伤痕,直折腾得二人全身都被汗湿透了,杨静训还得给他用热水擦身。最后杨静训自己也开始反省:总这么打他,我图什么啊?

    从星期天开始,杨静训果然再没打过何澍,哪怕再看不惯他看书时上网查字典,看不惯他看书时溜号,看不惯他读书时连个笔记也不做……以杨静训的脾气,以上这些毛病,每一个都够一顿好打的,可是,为了不折腾自己,杨静训他忍了。

    新的一周开始了,杨静训有一节本科生的课,两节研究生的课,其余时间都守在资料室,因为如果呆在家里,他怕他忍不住又要揍人……

    何澍趴了两天,终于可以行动自如,观瞻无碍了,中午便在小区外的饭店解决午饭,本来想重温一下上学时的美好时光,可惜除了一家久经考验,二十年屹立不倒的川菜馆,其余所有馆子都是焕然一新,老板换了好几茬。

    晚上,两个人一个书房,一个客厅的看书,偶尔还有点交流。

    何澍扯着脖子高声问:“师兄,这个《女曰鸡鸣》应该怎么理解啊?”

    杨静训头也不抬,淡定的回答:“字面的意思。”

    “哦,女人说‘鸡叫了’,男人说‘天还没亮呢’,怎么看都充满了无限脑补空间啊。”

    杨静训顺着他说:“是啊,关键是,还是男未婚女未嫁的两个人……”

    这要是在男生寝室,这个话题早就燃起来了,可是何澍对男女关系没兴趣。杨静训也貌似没兴趣,迅速的切换了个话题。

    何澍却开始深层次琢磨了,他为什么也不想说这个问题?考虑到为人师表,不好意思?还是他也对男女关系没兴趣?为什么说“也”?

    最终,何澍的结论是,他必须找人谈恋爱,他绝不要欺师灭祖。

  • 3
  • 4
  • 0
  • 26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这个人是抄袭的,别在这付费了,训诂虽然坑了,但是全文是免费的,作者十五串烤肉在loft发文

    我是寂御,原先在贴吧连载过,秋以为期,实践遇到亲哥哥。正在踌躇不知去处。更文看热度,热度低会删帖拜拜的。

  • 0
    没事了@莓铝佷樊
  • 0
    该评论已被用户自己删除。
  • 0
    侵权了?

    管教大王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