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创】好孩子不能骗人哦(m/m)

    m/m 真·骨科(表弟也是弟啊喂) 真·师生(不过是为了满足我的xp罢了哈哈哈哈哈)
    #前情概述(哼什么概述就是不想写过渡而已):老师+哥哥+老公发现自己学生+弟弟+婆娘一边喊着戒烟讨赏一边悄咪咪吞云吐雾。男人,你在玩火。
    #梁轩x叶清
    手黑心软的老实人x外面霸王但对象面前乖巧的成年人(画星号!成年了)
    好久好久没写东西了,艰难复健流水账,不要嫌弃我捏。
    —————————————正文了铁子——————————————
    坐在沙发上的梁轩转头不经意瞥了自己半月前刚买的香水,竟只剩下了小一半,肉疼的同时也不禁有些疑惑,这小祖宗是拿这玩意儿当空气清新剂喷了吧。

    “叶大少爷——,出来一下。”梁轩朝房间里喊了一声。倒也没有多少兴师问罪的意思,但好不容易和男朋友在家里,他躲在房间算怎么回事,又没干什么坏事。

    说起来叶清最近表现真是深得他哥心,乖得梁轩一愣一愣的,上课觉也不睡了,外面架也不打了,竟然烟也不抽了,甚至给了梁轩一些孩子本来就很乖的错觉。

    叶清趿拉着拖鞋颠颠的跑过来坐在梁轩腿上,还极为贴心的凑过去给梁轩打了个啵。梁轩摸了摸怀里人的头发。

    “少爷,咱家虽然不穷,这香水你也不能用的这么快吧。我半月工资就让造没了。”梁轩手并不怎么老实的摩挲着少年的腰窝,嘴里显然不怎么在意的问道。

    只少年因紧张而僵硬一瞬的肌肉恰好被捕捉。

    梁轩叹了口气,苍天有眼,他今天真没想打人。

    手掌稍用力将少年往怀里按下去,叉开腿坐着的姿势刚好方便了男人施与惩罚。隔着短裤的巴掌并不疼,只是警告而已。

    梁轩皱眉道:“说,干嘛了。”

    叶清仅支支吾吾了几秒,臀肉就失去了裤子的覆盖,卡在臀缝中间的布料实在是不怎么舒适,叶清呜咽了一声,扭了扭被禁锢的身子。巴掌却不管他是不是舒服,从下往上扇打臀肉,只十几下便开始泛红。

    叶清虽然平时皮,但他很有原则,对梁轩从来不说谎,不想说的事情就选择沉默,当然,不想说的一般都是大事。

    梁轩一看叶清一副宁死不招的样子也知道一定没什么好事。巴掌的力度便更不再收敛,几乎是砸上怀里少年的屁股。

    “打架了?”梁轩只好一个个试探,叶清摇头。

    “作弊被抓了?”手掌揉捏着臀肉,平静地等待着爆发。

    “我哪敢..”叶清低着头小声嘟囔。

    “那是什么,又抽烟了?”梁轩想着香水的关联,复又问道。

    叶清依旧沉默着,但这次沉默着坐实了罪名。

    梁轩的怒火几乎是涌了上来。

    “下去跪着。”梁轩动动腿,把怀里的人拽出来掼到了一旁。

    叶清这时候听话得很,在梁轩旁边跪直了身子,低头没敢说话。

    “抽了多少,几天了。说话!”陡然加大的音量吓得叶清一哆嗦,声音有些颤抖:“半个月了,一天半包。”

    得,比以前抽的还多,不对啊,他不是戒了一阵吗,怎么又开始抽了。

    事已至此,梁轩也没什么好和叶清说的了,他现在只很单纯的想打断叶清的腿。

    “去拿戒尺。”声音有些冰冷的吩咐。跪在地上的人手蹭到后面给发烫的部位降了降温,取了戒尺来双手捧着依旧跪在了梁轩腿边。人倒是规矩,就天天不干人事,梁轩接过戒尺有些无奈的想着。

    “啪!一。”一声脆响,戒尺打在了手心。开胃菜而已。

    “啪!二。”“啪!三。”….“啪!二十四”…..“啪…五十。”最后的报数声已经有些哭腔,手掌也有些肿胀发烫,但这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

    “趴好。”这里的趴好当然不是在床上垫个枕头人舒舒服服的趴着。还是跪在地板上手肘撑住地。跪着挨完五十下手心的叶清膝盖已经被寒意沾染,有些刺骨的冰冷疼痛。但他实在不敢在这个时候向梁轩提要求。

    “啪!啊..!”毫无预料的一下将叶清埋在喉咙里许久的叫声勾了出来,报数也全然忘记。

    “啪!”加重力度的一下是为了提醒。

    “一…”叶清气息有些不稳,低声报出数字。

    梁轩的不满几乎凝为实质,“声音这么小,没吃饭吗?!”

    “对不起…”少年只埋着头道歉,啜泣掩在杂乱的呼吸声中。

    “啪!二!”叫喊转为报数声从喉咙里挤出。

    戒尺抵住跪趴着的少年腰间敲了敲,“腰,下去,姿势。”

    其实没有什么规定好的姿势,一切都只是梁轩气头上摆弄少年的产物而已。

    “啪!三!”“啪!四!”

    ……

    每一尺落下少年的总会控制不住的颤抖,想握拳抵抗些许疼痛,但手掌的肿胀只会加重痛苦。

    ……

    “啪!”“….七十。”

    戒尺砸下甚至带着些风声,微红的臀肉在拍打下逐渐肿胀发紫。

    房间里充斥着叶清的喘息声,疼痛从身后传来,却像是捂住了口鼻,有些窒息。

    “哥,我喘不上气儿来了,您休息一会可以吗。”尽管缺氧到已经有些眼前发黑,但试探依旧小心翼翼。

    没有说话,但放下的戒尺示明了准许。

    叶清并不敢起来,只维持着原样伏在地上喘着粗气。

    不过也就五分钟,叶清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爱人。

    “哥,我没事了,您继续吧。”

    “啪!”“七十一..”没有力气痛呼,只剩下有些虚弱的报数声。

    “啪!”“七十二…”“啪!”“七十三…”“啪!”“七十四…”

    ……

    “啪!”“一百….一百三十一 …”几乎只是气音的报数声,疼痛加上不舒服的姿势令叶清再也没有力气达到梁轩的报数要求,姿势也不成样子。

    梁轩也看出自家孩子实在是不舒服,戒尺放在一边,把孩子从地上捞起来。可跪久了的叶清根本站不起来,只好把头靠在梁轩腿上,紧皱的眉头并未舒展开,是难受的很。

    梁轩看着爱人脸上的泪痕,心疼漫上心头。

    “乖宝,还难受吗。”摩挲着少年的头发,关切道。

    “我没事,哥,不用担心,您打完剩下的吧。”说完又要往前趴。红肿甚至有些泛紫的臀肉又经受了一阵挤压,疼痛急剧传来。

    “好了乖不打了,先起来。”梁轩是真的舍不得再打了,刚开始是真的生气,后来只是想给他个教训,如今气也消了教训也给够了,实在是不忍心再打了。

    ……..

    叶清被妥善的安置在床上,是梁轩抱过来的。该说不说的,老男人很心疼。

    “怎么又开始抽烟了,不是说戒了吗。”梁轩一边给叶清擦药,一边问道。

    “对不起…”声音低落着沙哑,显然是有些难过,但并没有回答原因。

    好吧,不愿意说就算了,有事情打一顿就好了,一顿不行就…算了,一顿不行就哄哄吧,舍不得了

    山东省.淄博
  • 4
  • 2
  • 0
  • 398
  • QMzz元壬午鲸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太陽幻想 你的分割线太长了
  • 2
    阿门,为什么发出来的排班和编辑的时候不一样,我的分割线都两行了,它不完整了嘤嘤嘤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