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二十八章
     “丞哥?”
     “阿远?”
     “小泽?”
     “阿恒?”
     我们四个在大街上四目相对,同时开了口。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和老苏惊讶于他俩牵手走在大街上,还是陈丞先反应过来。
     “昨天回来的,你们这是……”
     老苏和叶远依旧高冷,只能是我和陈丞对话了。
     “我们去吃饭,一起吗?”
     “好啊,正好我们不知道吃啥呢,你们要去吃什么啊?”
     “我才不和你们一起。”
     ???????
     陈丞还没说什么呢叶远拉着他就走了。
     “哎哎哎哎哎为啥啊!”
     陈丞也没反抗,跟着叶远走了,跟我打个手势电话联系。
     “叶远难得带他出来遛弯儿,怎么可能带俩电灯泡?”
     他咋这样呢……
     我还没嫌他电灯泡呢他倒先嫌弃起我们来了!
     “嘁,我还嫌他俩亮呢!走!吃饭去!”
     “吃啥啊?”
     老苏见我气鼓鼓的样子笑得灿烂。
     “吃你!”
     “吃我?还是我吃你吧!”
     “啊哈哈哈痒痒痒痒痒,我错了我错了,你吃我你吃我!”
     老苏挑了一下眉就挠我痒痒,我只能认怂。
     “好啊,我吃你。”
     老苏突然停了下来深情地看着我。
     “讨厌。”
     我皱下眉咬着嘴唇撇过头去往前走,脸已经被他撩得有些发烫。

    “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和老苏往前走随便进了家餐厅,一进门就看见陈丞和叶远了。
     “你们上那边坐去。”
     叶远一抬头就把我们支到了犄角旮旯。
     “我不!我就坐你对面!”
     我也来了脾气,坐到了他们对面的桌子。
     “你!”
     叶远一拍桌子,陈丞赶紧拉住了他说:“孩子孩子孩子,别跟孩子计较。”
     叶远这才收起瞪我的眼神。
     老苏一直用看戏的表情瞅我俩,引起我的不满掐了他一下,他委屈地揉着胳膊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让我心了虚。
     “咳,点菜吧。”
     我心虚地翻着菜单不敢看他。

    “就这些吧。”
     我看着菜码也不大,就多点了几道。
     等了好久才上来,叶远他们都快吃完了。
     “多吃点。”
     老苏先给我夹了一块肉,我又喂他吃了口菜,嘚瑟地看着叶远。

    “张嘴。”
     叶远看着我也来气,随便加了一筷子就往陈丞嘴里塞。
     “我……我饱了。”
     陈丞话音刚落,叶远就送了他一记刀眼,陈丞咽了口唾沫,吃了。

    “哥,吃。”

    “吃。”

    “啊—”

    “张嘴。”

    来来回回几个回合,老苏和陈丞被我们喂得都烦躁了起来,老苏的脸渐渐黑了下来。
     “你自己吃。”
     我刚夹上一块肉老苏就握住了我的手皱着眉和我说。
     “干嘛?”
     “你们俩闹什么呢?啊?叶远!”
     老苏转战叶远,喊了一声,惹来周围人的目光。
     “管好你自己家孩子吧!走!”
     叶远瞪了我一眼拉着陈丞就走了,他也是好脾气,就这么顺着叶远什么也没说。
     “你吃不吃?不吃回家跪着去。”
     “吃……”
     他俩一走我突然气场弱了下来,心里有些心虚,不能刚回来一天就要挨揍了吧……

    “吃饱了吗?”
     “嗯……”
     盘子里的菜都光了,我没办法再拖延时间了,看到老苏‘真诚’的微笑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一会儿的惨状。
     这两个月虽然总打我但是不过小打小闹而已也不算实践惩罚,顶多算是调情?
     “那走吧。”
     “哎去哪啊?”
     “回家。”
     “等会儿我等会儿我!”
     老苏没说完就直接迈着大长腿往外走,我跟得很吃力。

    “慢点嘛哥。”
     我在后面小跑着,老苏稍微慢了一点。我知道他现在生气了,或许也是这段时间他对我太好了,我有点儿作了。
     今天也确实是莫名其妙,好像初中的时候脾气回来了,那段时间是真非主流啊……

    “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一进门老苏就扔给我一句话干活去了。
     我撇撇嘴自觉地走到惩罚室的墙角站着。
     大概过了一年,门开了。

    “过来。”
     余光瞄到老苏从墙上拿下来了戒尺,坐到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腿,缓缓开口。
     我不敢怠慢,也不想太快,小碎步磨到他面前,趴到他腿上。

    ‘啪’
     “嗯……”
     平常玩的时候老苏都不使劲儿,这回他生气了,力气也不是一般得大,疼痛感也不是一般的高。
     ‘啪啪啪啪啪’
     “啊……”
     ‘啪啪啪啪啪’
     “疼……”
     身体不自觉地扭动,老苏又使了几分力。
     ‘啪啪啪啪啪’
     “再动?”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不不不不动了轻点儿!”
     ‘啪啪啪啪啪’
     “我都和你说了叶远对陈丞有一种特殊的执着,你为什么还要和他赌那没有用的气?”
     ‘啪啪啪啪啪’
     “就是莫名的烦躁,从校长来的时候我就很不舒服,但他是你爸,我又能怎么办啊?我真的不想把火撒在你身上,正好遇到他们,又惹到我了,脾气就控制不住了。”
     ‘啪啪啪’
     我说完老苏突然不打了,说了一段话:“感觉烦躁你可以对我发火撒气,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可以对我爱答不理。我就乐意看你阴阳怪气的,你不需要在我面前总是维持着在别人那一套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样子,我不需要你为了顾虑我而开口说话前先顾虑三分,我不喜欢你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是讨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可我知道你不是,我想要你放下戒备心,所以给你特权,你任意挥霍的特权。明白吗?”

    我突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把所有的委屈和旅游的劳累都发泄了出来。
     “旅游这些天我看到你很多次都体力不支,要你休息一天又不肯,我真的很无力。我知道你是不想耽误我们制定好的行程,但我还是心疼啊。这些日子你一直都很懂事,从来都不会作闹,我甚至觉得有的时候我比你还要幼稚。孙铭泽,你知道……我……我想保护你但有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慢慢止住哭声,平静了下来。

    “我是一个特别自立要强的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么小去找男朋友。”我眨巴眨巴了眼睛,“所以我锻炼自己,我干什么都可以。换饮水机的水桶我自己就可以,根本不需要男生帮忙,打架我也可以自己上,做饭家务我虽然不是很擅长但最起码饿不死。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发现我真的好差劲啊。打架不如你,力气也不及你,做饭家务我想都没想过会不如一个男生。就连出国旅游全程也都是你用英文去沟通,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旁边微笑着好像自己听得懂的样子。你说我懂事得让你心疼,那是因为你真的很在乎我。我没有遇到过这么为我着想的人,是你真的很宠我。”
     哎哟,哭啥子嘛。
     我一边帮老苏擦着默默流下来的眼泪,一边安慰他做得很好。他做得真的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不好啊,只是我不想给他添麻烦而已。

    我跨坐在老苏的腿上帮他抹掉眼泪,刚擦干他就亲了上来,手还捏我屁股,惹得我一阵疼痛。

    “马上开学了,恭喜老婆高二了。”
     “诶哟你这么说显得我好小啊。”
     “本来就小。”
     “嘁。”
     我翻了个白眼。

    “明天校长还来的话我们怎么办啊?”
     “要不……我们再出去玩两天吧?下周我就要回学校开会了,我们就能待在学校里了,躲过这两天就好。”
     “开会校长不去嘛……”
     “嘶……把这茬儿给忘了,没事儿,你偷摸儿的,别让他发现就行。”
     “好。”
     我和老苏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我一笑,一耸肩,脖子一缩,双下巴都挤出来了。

    陈丞被校长高薪留在了学校,据说比老苏的工资还要高,他和我说这事儿的时候还恶狠狠地瞪了空气一眼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学校里溜达溜达吧,我看也有老师带孩子来了,说不定能碰到他们。你可以先去高二楼看一眼我们的新班级,开完会我就去找你。”
     “好,电话联系。”
     “嗯。”

    我慢慢悠悠地从高一楼溜达到综合楼,手插在兜里,耳机插在耳朵里,手机放在口袋里。在学校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放松。
     窗户一直都开着通风,偶尔有花香的味道传来。

    ‘滋滋’
     路过综合楼的时候我听到像是做化学实验的声音,以为是哪里泄漏,于是循声而去。
     “谁在里面啊?”
     我听到声音是从一个会议室里发出来的,于是推门而入。
     “怎么是你?”
     “沈晨?”
     “你怎么在这儿?”
     “我男朋友回学校开会,我也跟着来了,你怎么在这儿啊?”
     全校的人都知道我和老苏的关系了,所以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爸是主任。”
     啧,这爹炫的,我公公还是校长呢!
     “化学实验你不去实验室做,跑到这儿干什么?”
     “愿意。”
     要不要这么傲娇啊……
     “那你慢慢做吧,我走了。”
     “哎哎哎我这实验马上就做完了,很好看的,等一会儿再走吧。”
     “好吧。”
     我不会做还不许我看别人做?

    ‘滋滋啦啦滋啦滋嘣嘣啦滋……’
     等了没一会儿,烧杯里的东西突然像烟火一样崩了出来,吓得我往后一退。
     我和沈晨站在桌子前欣赏着“烟花”,不一会儿就灭了,火光带给我们的热量渐渐消散,使我感到有些凉意。

    “好看吗?”
     “嗯。”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为你放的。”
     “小点儿声唠嗑!”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外走。
     “哎哎哎别走啊开玩笑的!”
     “我都告诉你多少遍了我有男朋友了,别纠缠我了。”
     “诶哟我可是m校大渣男,我喜欢的多了去了!总不可能每个都追到手吧?”
     “自我认知真清楚啊。”
     m校大渣男这个名字我倒是从别人嘴里听过,我也知道是沈晨,再加上他之前利用女孩儿对他的感情,我对他从来就没什么好感。

    “我只对你失手过。”
     我瞥了他一眼,无聊。
     “你好像有病。”
     “咳,逗你玩儿的,我早就找着女朋友了。”沈晨不屑地说,“比~你~好~看~”
     沈晨故意拉长音靠近我挑着眉,贱得很。
     “最好比我好看,能拴住你的心。”
     我撇着嘴点点头,心里暗喜老苏终于不用吃他的醋了!
     等,我就说他咋还是学生会主席,敢情是他爸暗箱操作啊!
     虽然他被刷下去也是老苏暗箱操作,但是他一开始当上这个学生会主席候选人会不会也是因为他爸?
     我就说呢,哪有高一学生开学不到一周就进学生会的啊!这真是个拼爹的时代。

    “你要去哪儿啊?”
     “高二楼,去看一眼我们新的班级。”
     “我带你去吧,高二我熟。”
     “难道高二楼和高一楼的结构不一样吗?不都长一样?”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
     “我发现你很喜欢翻白眼啊,也不怕翻不回来。”
     沈晨好笑地看着我。
     “乐意!”
     “嘶……你为啥说话老这么冲呢?”
     “我就这样。”
     “我就喜欢彪悍的。”
     “你不是不喜欢我了吗?”
     听他这话我赶紧瞪眼珠子瞅他。
     “我只是说喜欢你这类型的,没说喜欢你啊。”
     “我想揍你啊。”
     这人咋这么烦人呢……
     “哎哎哎冷静冷静,我我可不会打架!”
     沈晨被我瞪得往后退,说话都磕巴。
     “放心,我们同为主,好歹给你点儿面子是吧?”
     我坏笑着。
     “你你你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慎得慌,我先走了!”

    ‘砰砰砰砰’
     沈晨跑得很快,鞋和地面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嘁,跟我斗。

    ‘宝贝儿,接电话’
     “喂,哥。”
     “你在哪儿?”
     “我在综合楼呢,你开完会啦?”
     “嗯,综合楼门口见。”
     “好。”
     听老苏的语气很紧张,我的心也不禁跟着颤。

    “哥!这儿!”
     我没等多久老苏就迈着他那大长腿跑过来了,运动系男友即视感。
     “校长把我调到高三当班主任了。”
     “什么?!”
     我万万没想到苏杰能来这么一手,我的心情瞬间五谷杂粮,又惊又怒,一边气校长为什么要这么干,一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好在是陈丞接咱班,还算有个照应。”
     我低着头眨了眨眼睛,心情有些低落。
     谁来当这个班主任对我来说没差,但是老苏走了我就是不开心,不能随时随地看到他了我很不开心。
     “好了宝贝儿,我们离得不远,晚自习你来高三找我,我还在自习室陪你做题。好不好?乖,不气,校长的决定我也左右不了,他就是针对我们。”
     我咬了咬嘴唇,认命地点点头。
     “乖。”
     老苏向我敞开怀抱,我一头扎进了他胸口里拱着撒娇。

    “丞哥嘞?”
     “他找他干爹唠嗑去了。”
     “正好,我找他干爹也有点儿事儿,走,去校长室。”
     我拉着老苏就往综合楼里面走,去了三楼校长室。
     ‘咚咚咚’
     “进。”
     听到里面传来声音我才拉着老苏进去,他也没说什么。
     “校长好,陈老师好。”
     “你来干什么?”
     校长看见我很不开心,嘁,你当我开心啊!
     “我就是来和校长您说一声,不管我们隔得再远,我们还是不会分手,还不如您调整心态接受我。”
     “你们才在一起多长时间,不到半年,话说得有点早,不着急。”
     校长轻笑。
     “我也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校长再见。”
     我拉着老苏出来后在门口愣住了。
     校长说得对,我们在一起不过半年,能不能撑到我成年还不一定呢,希望我们能打败时间。
     “怎么了?”老苏用手指轻轻抚平我的眉头,“早知道就不让你来找他了。”
     “我们得好好的,不能让我在校长面前丢脸啊。”
     我笑着和他说。
     “乖。”
     老苏歪头轻啄了下我的唇。

    我跟你们讲,我最近发现老苏真的是越来越骚了,那天从校长室出来之后他就带我去没人的办公室,然后把我伸进我的裤子里捏我屁股!
     饥渴地咽了咽唾沫,喉结上下一动显得有些媚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舔了舔我的,放慢了眨眼的速度,轻轻地说:“你为什么这么小?”
     “你说哪里?”
     我勾勾唇挑挑眉,反正难受的不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有点色情啊……”
     老苏眼睛一眯,身体离开了我。
     “你更色情。没事儿的话就早点回家吧,我饿了。”
     我撇头躲避着他的目光。
     “走吧。”
     余光看到老苏在偷笑,心里一阵谩骂,表情也有点不屑。

    我和老苏在家平常没什么事不吱声,我在家不喜欢说话,每天就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看电视,老苏看见了总会说我,让我去写会儿题。我每次都和他撒撒娇就过去了,但是临近开学了,老苏变得繁忙起来。
     他好像仇闲一样,自己忙还不让我闲着!天天把我锁在书房里做题,每科都做!就没有他不会的!
     连做了三天,我终于做叽歪撂挑子不干了,然而,我的下场就是现在站在惩罚室里面壁思过。

    “一个假期把心玩散了?也该收收心了吧!啊?”
     我没说话,任由他骂着,毕竟我不占理,还是眯着吧。
     “说话啊!”
     “啊!疼……”
     老苏见我不说话,一抬手皮带就上了身。
     “手机有那么好玩吗?电视有那么好看吗?啊?”
     ‘咻啪’
     “啊!我错了……”
     “皮带抽到你身上了你知道错了,之前怎么没这觉悟?啊?”
     ‘咻啪咻啪’
     “没没没,疼……”
     我忍不住躲了一下,老苏好像有点心疼了,放下皮带坐到了沙发上独自冷静。

    “我先去做饭,晚上再收拾你。”
     ‘砰’
     呼——听到老苏出去了我赶紧放松身体揉了揉身后。
     “好好站着!”
     “知道了!”
     老苏突然闯进来,吓了我一跳赶紧站了回去。

    我站了好久也不知道几点,刚动了一下老苏就推门而入,又吓了我一跳。
     “我我我……我就动了刚刚那一下。”
     “是吗。”
     老苏冷笑一声。
     “真的!”
     我疯狂点头就怕他不信。
     “嗤,快去吃饭吧,没说不信。”
     老苏一下就笑了出来摸着我的头说。
     “嘿嘿,要哥哥抱。”
     我张开双臂笑着走向老苏,他直接把我扛在了肩上。
     ‘啪’
     “啊!疼!”
     ‘啪’
     “你放我下来我不要你抱了!”
     我在他肩上死命地挣扎着。
     “别动,一会儿掉了我可接不住你。”
     我也有感觉自己要掉下去了,就老实地在他肩上挨打了呜……

    “好好吃饭。”
     老苏把我放在椅子上点了下我的鼻子,威胁道。
     椅子是实木的,猛地坐下来还有些阵痛。

  • 9
  • 4
  • 0
  • 33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可不是怎么@长情有恨 [s-2]

    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 0
    哈哈,巧了不是@徐来

    个人说明违规

  • 0
    楼主好棒呀
  • 0
    阿远!(小声逼逼,我名字里有远字)

    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