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理想实践论(整合)

    当罗敏·艾米丽小姐如同幼兽趴伏在床上时,恍惚之间,破风而下的一记藤条激得艾米丽后腿一蹬,突然间起跳,躲到床头。

    艾米丽是和克里斯有约,两人的相见是在前几夜同好聚会上。艾米丽头戴白帽,衣着法式红裙,蹬着红高跟,层层缕缕的细发垂落在肩头,隐约之间溢着清香。艾米丽独自一人坐在吧台饮酒,望厅中男男女女欢歌起舞,四散斑斓的灯光令人眼花缭乱。

    觥筹交错之间,一名男子与之交杯,望此人正装白领,仪表堂堂,艾米丽欣然接受。

    “漂亮的小姐,可否与我共舞。”

    “我的荣幸,先生。”艾米丽轻轻搭上这位先生的手,随着先生的牵引下了吧台,优雅翩翩。

    后来他们相谈了很久,与之约定的就是此时的实践。

    “小姐,你今天的表现可不太好哦。”巴伦·克里斯不急去捉那人。反而玩味地看着手中的藤条,拨弄藤条的尖尖,似乎毫不在意,压迫感却十足。

    确实,从实践一开始,艾米丽很准时地到酒店与克里斯相见,两人先后洗了澡。艾米丽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她仅仅套了件白衫,凹凸有致的身形若隐若现,十分勾人。

    克里斯洗澡出来的时候,艾米丽披着湿哒哒的头发正发好奇地翻弄他的工具。

    “艾米丽小姐,未经他人允许擅自碰他人的东西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克里斯拉过艾米丽的手臂,先带她吹好头发,又轻轻地在她耳边道:“我想我该给你些教训,isn't it?”

    艾米丽笑得坦荡:“哦?是吗?我想是应该的。”

    克里斯坐在床沿,要求艾米丽俯身趴在他的膝盖,这是圈里最经典的姿势之一——otk“over the knee”。

    艾米丽只觉得脑充血,还被克里斯的腿硌着肚子。克里斯慢慢脱掉了她的蕾丝内裤,这是她特地选的最好看的一条。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艾米丽感觉到凉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随后抓住了男人的裤脚加以维持平衡。

    巴掌下来时,艾米丽觉得身后酥酥麻麻的,不疼,但很响,很羞人。只是我们可爱的女人艾米丽过于大大咧咧,她逐渐开始进入状态,享受这种感觉。

    巴掌越落越重,艾米丽倒吸几口凉气,巴掌还能忍,但肚子被硌着实在难受,艾米丽想吐直说。

    攀上克里斯的胳膊,在男人的注视之下,大方地跨坐在男人身上。

    “我的肚子很糟糕,这让我想吐,我想我应该建议你换个姿势。”艾米丽红唇一张一合地解释道,眨巴着灵瞳水眼,盯着克里斯的眼睛,纤纤细手勾着男人的脖子。

    如果没看到这位性感成熟的女人臀部粉红扑扑的样子,这会成为本年度最深情动人的一幕。

    克里斯一手捉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后面轻轻地掐了掐她的臀瓣。

    “当然允许,艾米丽小姐。”克里斯剑眉挑跳,礼貌地笑眯着眼,“下来跪着。”

    完全看不出和善,艾米丽一想——笑面虎,更为危险。

    罗敏·艾米丽小姐小心翼翼地爬下来,还不好意思地陪笑着。在克里斯的眼里,这位小姐是多么地欠揍。

    克里斯坐在床上,艾米丽跪在床下。所以克里斯轻轻俯身就能打到她的脸,艾米丽还是有些警惕的。

    克里斯向前一坐,以为要打,艾米丽立即闭上了眼,把紧牙关,免得咬破嘴皮。但克里斯只是挑起了她的下巴,“说说吧,你刚刚都碰了哪些道具呢?”克里斯像是仔细翻看她的眉眼,又继续问,“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想我们都试试吧。好吗?”

    艾米丽这时候知道了,克里斯做出的态度谦谦有礼,却根本不是在商量。他所说的问句其实都是陈述句,都是下的定局。

    再一说我们大胆的艾米丽并不害怕。艾米丽装作无辜的样子使劲眨了眨眼,使劲挤眼泪,故作悲悯:“是这样吗?那我想想看,我动了皮拍,藤条还有…….嗯戒尺,哎呀我记不清了,你看我这记性。”

    克里斯勾了勾嘴角,“你真像是调皮的小男孩。”克里斯轻轻按压了几下艾米丽的脸颊,“还好你实践之前提出了不能打脸,挺聪明的。”

    “多谢夸奖。”艾米丽可(hou)爱(yan)地(wu)笑(chi)着回答。

    克里斯拉过艾米丽的胳膊,将艾米丽按趴在床上,小腹下垫了两个枕头。

    “皮拍的话,跪着不好疼你,所以让你趴着。”克里斯转身去拿皮拍,“不过好心提醒你,我打的时候不许躲,不许挡”

    “这自不必你多说。”艾米丽摆了摆手打断他,腰被克里斯手轻轻压着,艾米丽不耐烦地扭了扭腰,“快点开始吧。”

    克里斯将皮拍抵着艾米丽小姐的臀部上,自顾自地笑了一声:“我们玩个游戏吧,从350开始,打一下减七,数到零结束。我相信艾米丽小姐一定会十分享受这个游戏的。”

    “游戏开始。”

    艾米丽的屁股感到一阵抽,皮拍接二连三地落下,似乎根本不给人喘气的机会。

    “三百四十三呃,三百三十六,三百二十……二十九。”女人的报数并没有跟上这位先生的节奏,强烈的疼痛让她频频倒吸冷气。

    “重来。”这位先生捉住艾米丽的大腿帮她调整好姿势。

    “my lord,我想你应该稍微慢一点的,就一点点。”艾米丽转头看向克里斯,满眼真诚地说,眼睛里好像有小星星,就像新式动画片里俏皮的角色。

    克里斯不理,拿起皮拍继续专心地给眼前的人上色。艾米丽自觉没趣,撇撇嘴又转回去报数:“三百四十三……啊三三百一十五,三百一十…呃零八!”

    随着力度的增加,克里斯落板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翻滚的肉浪之中,克里斯突然停手:“重来,你漏了一下。”

    艾米丽憋屈地咬咬唇,狠狠地锤了一下床,发出一声闷响:“克里斯先生,你不是在打乒乓球!”

    “差不多。”克里斯居高临地看着他,慢悠悠的回答,随后用皮拍的顶端戳了戳艾米丽的臀侧,“趴好。”

    艾米丽不甘心地摆好姿势,将头圈在手肘里,耐心的等待着。

    突然破风而下一记狠厉将艾米丽小姐身后打扁,艾米丽难以抑制地发出尖叫,差点跳起来,开始猛烈的挣扎。艾米丽身后的皮肤下浮出血点斑斑,这瓣屁股明显比另一半红了好多。艾米丽想转头看克里斯被挡了回去,想用手摸摸屁股也被克里斯捉住了。

    艾米丽张着嘴发出长长一声哀嚎,随后满眼怒意地盯着克里斯,嘴里喋喋不休:“oh!尊敬的巴伦·克里斯先生,我希望你搞清楚!你不该打这么重的,我们只是游戏而已!”

    “我当然可以,这是对你前两下玩游戏失误的惩罚,艾米丽小姐!”克里斯放下皮拍又重新拿起来,调整一下手感,刚刚那下震得他手有些麻。

    克里斯放了些力度。不过却改变了落板的方式,它更像是“扇”,自下而上,一股力量贯穿臀部,这位性感的女人身后就会像浪波一样摇动。

    艾米丽的脸上泛了些红晕,但还是集中意识在报数之上。这种游戏需要你被打得丢盔弃甲时还要保持清醒,去感受身后的疼痛,去转动你的大脑。

    接下来的板子打得艾米丽很舒服,身后的两瓣都被均匀地上了色,艾米丽舒服地眯上眼睛懒洋洋地报着数,时不时加重了力道,艾米丽就踢起小腿,有意无意地去蹭克里斯。

    直到报到了零,艾米丽还沉浸在细细麻麻的疼痛带来的愉悦和快感。克里斯用手轻轻拍了拍艾米丽身后提醒艾米丽。

    “换个姿势,跪趴在床上。艾米丽小姐”克里斯伸手摸摸打圈艾米丽的脑袋。转身去挑藤条。

    艾米丽趴好后偏头去看克里斯,巴伦·克里斯先生剑眉星目,高挑的鼻梁消瘦的脸颊,穿着白衬衫,脖颈系着一条中规中矩的灰色领带,黑色的西装裤和蹬亮的黑皮鞋,从头到脚一尘不染,如同中世纪英国绅士。手里握着一条黑色的藤条,大约有一指粗,甩起来带风声。

    虽然艾米丽很想吐槽克里斯先生穿这一身商业装,像是要和他交好的合作伙伴商谈会议。

    但不得不感叹克里斯先生还是很有主动的气场的!尤其甩藤条的动作看得艾米丽一脸兴奋难耐。

    艾米丽闭上眼睛转过头还在兴致昂扬地臆想着,藤条就下来了,破风而下的一记藤条激得艾米丽后腿一蹬,突然间起跳,躲到床头。

    “小姐,你今天的表现可不太好哦。”巴伦·克里斯不急去捉那人。反而玩味地看着手中的藤条,拨弄藤条的尖尖,似乎毫不在意,压迫感却十足威风肃起。

    仅仅这一下简直痛的艾米丽想干架,终究还是怕的。艾米丽用手一摸身后就摸到一道愣子。藤条带来的痛感是尖锐锋利的,艾米丽本不喜欢,今天却想尝试一下。

    艾米丽四肢并用爬向克里斯,大型猫科动物艾米丽大胆地伸手去拉克里斯的领带,故意给整乱了,又摸上克里斯的喉结,故作娇嗔:“克里斯先生,你好狠的心呐,你一定不会希望看见柔弱的我,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疼痛,而落寞而黯淡。”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言外之意就是让你下手轻一些。

    艾米丽摸着克里斯喉结的手上下滑动,打着圈圈。女人眼里波光流转,红唇皓齿,身上细细的馨香一下蔓延开。

    克里斯把持不住了,立马捉住了艾米丽的手,轻轻推开了女人,丢掉了手里的藤条,开口的时候声音突然沙哑:“我去一下厕所,等我回来。”

    艾米丽惊诧地看着他,点头同意了,随后反应过来咧开嘴角埋在被窝里偷笑。

    试问当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依偎在你胸前,用手不断撩拨你,轻声细语地在你耳边说话,她呼吸说话的气息都扑在你敏感的脖子和耳朵上,特别是这位女人下半身还不沾丝缕,试问哪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不会有反应!

    克里斯特别羞愧地在厕所里自己解决了,这段过程无比煎熬,从来没有过在实践的时候发生这样的状况。丢人!

    当克里斯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脸颊和耳根还有泛着红光。艾米丽看他那囧样,实在忍不住了,放开嗓子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捶着床单,边笑边指着他调侃:“克里斯先生!多少有些拉跨!哈哈哈!”

    克里斯的脸特别黑,他想揍人,非常想。克里斯捡起跌落的藤条,捏住这位猖狂的女人的后颈肉,像提小鸡仔一样把艾米丽按趴在床上,藤条唰唰唰落。

    被皮拍打过的臀部更是敏感,艾米丽感觉藤条像是刀刮下来一样,打算把她斩断,几乎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到臀部上来了,神经受着强烈的刺激沿着脊髓传到大脑,激出艾米丽的生理盐水,眼泪哗啦啦流。

    “克!里!斯!你轻一点!!!”艾米丽急喊。

    藤条接触皮肤的时候泛着一道白痕,然后立马充血肿胀起来。几条深色的藤痕清晰地立在一片绯红之上。

    克里斯感受到底下的人激烈地挣扎,用蛮力捉过这个调皮的女人的手,死死按在后腰上。艾米丽拼命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藤条都不偏不倚地落在这位女人的臀部上。

    艾米丽好不容易挣脱出一只手抹眼泪,边哭边求饶:“我错了克里斯先生,嗷!好痛啊痛!”

    克里斯真的放慢了节奏,但落下来的藤条依旧疼痛难忍,不断着折磨这位作妖的小女人。

    打了有二三十记藤条,底下传来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声细细地哀求声,我见犹怜。

    克里斯放下藤条,拿了一包纸给艾米丽擦糊了一脸的眼泪鼻涕。艾米丽哭唧唧,眼泪越擦越多。

    看小女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克里斯不禁失笑。帮小女人被汗沾住的碎发拨到后面去,随后递给他一杯水,艾米丽一饮而尽,实践过后艾米丽的耳朵和鼻子都红红的。

    “你带了好多工具,用不上这么多,今天就到这里吧。”艾米丽扯住克里斯,指向装工具的棕色皮包。

    “是用不上了,艾米丽小姐。”克里斯坐下来示意艾米丽趴下来,帮小女人揉了揉伤痛的地方。

    艾米丽嘴里吸吸嘶嘶,哪里疼紧了就狠狠掐克里斯的大腿。

    最后两人在绚丽晚霞的笼罩之下,到餐厅里吃了顿饭,喝了交杯酒。

    罗敏·艾米丽小姐和巴伦·克里斯先生散伙了。

  • 5
  • 1
  • 0
  • 1.3k
  • 此用户已注销-75124?一只野生云朵Desolate闻风肆起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