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三十章
     刚开学一周,老苏不在,陈丞又不能拿我怎么样,那我肯定是疯玩了!
     我不在讲台旁了,在第一桌,只是陈丞的课的时候我给他点儿面子,不说话不睡觉,其他的课我疯得比谁都欢。

    “班主任班主任!”
     周五的时候,我正和后桌唠得正欢,同桌突然扒拉我,我赶紧转过身来。
     下课他也没找我,幸好没看见呼。

    但是!!但是!!!老苏找我了!!!!

    “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啊。”
     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老苏的怒意,他只是稍稍挑了挑眉。
     “我听说……你又犯老毛病了?”
     “你听谁说的?纯属胡扯!”
     “监控告诉我的。”
     老苏把他的笔记本电脑转过来对着我,里面的画面竟然是我上课唠嗑的时候,还时不时地伴着我的笑声……
     心瞬间凉了半截,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腿不自觉地发抖。

    “哥……”
     “站起来!”
     我的眉毛受了惊,跳了一下,赶紧站了起来。
     “我,我,我……我……”
     我喘着大气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心脏砰砰跳。
     “我不在,你很开心啊。”
     “没……没。”
     ‘砰’
     老苏怒拍桌子,我吓了一大跳。

    ‘上课时间到了,老师同学们请回到教室’
     还好上课铃救了我,老苏让我先回去了。
     这节是陈丞的课,我回去晚了几分钟他也没说什么,反正他也知道我是去找老苏的,而且我怀疑就是他告的密,不然老苏是怎么知道的?
     最可疑的一点就是那是陈丞唯一一次有可能看到我说话,而老苏看的就是那次的监控,我没有理由不怀疑他。
     我生他的气还来不及呢,他才没资格生我的气呢!

    “下课,孙铭泽跟我出来。”
     “干嘛?”
     一进自习室我就没好气儿地翻他白眼。
     “老苏……”
     “我就知道是你和他说的!陈丞你太狗了奥!我本以为我们是一个战线的,你居然反叛!”
     “我管不了你,自然有人能管你。”
     “你!”
     我被气得半死,不过说实话我也怕陈丞和我来硬的,幸好他是个受哈哈哈哈哈哈

    “他自己问的我,我就是说好像……谁知道他去查了监控。”
      陈丞委屈地说。
     “你等着。”
     我恶狠狠地看着陈丞,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报仇了哈哈哈哈哈哈

    “上课!”
     “老师好。”
     “请坐。”
     我终于等来了陈丞的课,我心中一直有口气憋着,眼神也不怎么善良。

    “陈……”
     我刚要喊他,一想到老苏会在监控看到,我就蔫了……唉算了,自己造的孽,自己担吧。就是苦了我这屁股,跟了我这么个主人。
     我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靠着墙瘫坐在椅子上,浑身都没有精神。陈丞也看到了,就叫我起来读题,我自然是不知道哪题了,那就站着呗。
     可是这才刚上课,那就站到下课呗。可是老苏会看到的,那就等着挨打呗。
     怎么办啊……
     我这是第一次跟老苏离这么远,没有任何沟通,只能等待着审判。这太绝望了。

    “不至于吧喂……”
     下课的时候我走在走廊里陈丞撞了我一下。
     “明天请你让我站一天谢谢。”
     “啊?”
     陈丞一脸懵,我转身走了。
     朋友后来说看见我都没敢打招呼,像行尸走肉一样怕我吃了他们。

    一听到放学铃我的心就开始忐忑,这是我第一次特别不想放学。
     磨磨唧唧磨磨唧唧地走到高三楼门口,老苏已经在门口面无表情地在等了。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老苏看到我也没什么表情,我更害怕了。
     我小步蹭了过去,此时的校园里已经没有人了,上晚自习的上晚自习,放学的放学。

    “怕什么,我会吃了你么。”
     老苏一把把我搂进怀里,脸糊在他的胸膛上。
     “我会疼。”
     “忍着。”
     “我错了……”
     “错了就要受罚。”
     老苏用下巴摩擦着我的头发。
     “你为什么不犯错啊……”
     “只是你没看到而已。”
     ……………
     狗东西。
     “唔,你没有表情的时候好吓人啊。”
     “不怕,反正一会儿你是趴着的也看不到。”
     …………………
     腹黑男又上线了……

    为什么我要是圈里的……
     为什么我找了这么个男朋友……
     为什么我要早恋……
     为什么我要转理……
     为什么我要来这个学校……

    我安安静静地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给自己找罪受啊!!
     天啊!谁来救救我啊!

    我像一具尸体,没有感情地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间已经超过了老苏。
     ‘滴滴滴滴滴滴……’
     “小心!”
     突然,一股大力把我推向了前方,我摔倒在地。

    ‘兹——砰’
     什么情况……老苏被车撞了??拯救我的人??

    “哥!”
     我立马跑到他身边,亲眼看到他被一辆面包车撞出了五米开外,流了一地的血。
     “哥!哥你别吓我……哥……救护车!谁帮我叫救护车!哥……你别吓我,你不能有事啊哥!”
     我边哭边摇着老苏,声音和身体同时发抖,眼前只有模糊的红色和黑压压的人群。
     “小泽!老苏?这……我叫救护车!”
     好像是陈丞?他可能刚下班吧,我记不太清楚了。

    “丞丞!小泽!老苏怎么样?”
     我和陈丞在抢救室门口焦急等待着,叶远还穿着白大褂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
     “你可算来了,车速不高,没什么大事。你去看看小泽,她自己身上也有伤,就是不肯去处理,快劝劝她。”
     陈丞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着叶远的手,依赖感很强。

    “我看看。”
     叶远用手指掐着我的手腕拿起我的胳膊四处查看着,我当时还没缓过来,精神有些恍惚,任由他摆弄着。
     “不去处理的话会感染,甚至留疤。”
     “留疤……哥他会留疤吗?”
     “他看见了会心疼的。”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过马路不看车的,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不是我啊!远哥,为什么啊!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止住的眼泪又重新夺眶而出,我抖得更厉害了。
     “听着,苏恒不会有任何事情,我用性命担保。但是你,如果受了伤不去处理,他看见了之后后果是什么,我想你一定知道。不仅他会担心你,而且我还会替你担心你的屁股。”
     我猛地抬头,他说的有道理。

    “嗯……”
     我站起来走向和抢救室相反的方向,陈丞在后面悄悄和叶远说:“行啊你,我都劝了半个小时了都没反应,你这才说几句话就点到她心里了,不愧是心理医生!”
     “你在这儿等着,我带她去处理一下,电话联系。”
     “放心吧这儿有我。”

    “我通知了他爸。”
     “校长吗?这么大的事情应该通知他。”
     我有点心虚。
     “嗯,他应该快到了。”
     “处理好了吗?我们回去吧。”
     “快了。”
     为我包扎的护士说。

    护士最后系的结勒得我有点疼,我不禁皱了下眉头,大概是个新手吧,勒得我快要充血了。以前我也没绑过绷带,鬼知道它应该是个什么样的……
     我一路都捧着胳膊低头走的,完全靠叶远拽着我。

    ‘啪’
     耳朵一阵耳鸣,右脸忽然刺痛,向左撇去。
     “干爹!”
     我缓了好一会儿眼前才没有星星,才看清来人是校长。
     “校长,对不起。”
     “我不想看见你。”
     校长转过身背对着我。
     “校长,我一定会照顾好苏恒的!”
     我上前拉住他的衣袖。
     “滚!”
     校长甩开我的手说。
     “校长,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请您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校长我知道错了校长!”
     我绕到他面前求他。
     “他就是因为你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就是个扫把星!如果你真为了苏恒好那你就别再出现在他面前!”
     “不行,不行校长不行,我不能没有他,我求求你校……”
     当我的膝盖即将要碰到地面上时陈丞把我拉了起来。
     “干爹~小泽也不想这样啊,再说这是阿恒自己的选择,你说他醒了以后,发现他救的并且喜欢的人不在他身边,心情一不好,就不利于恢复了不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不就是想让阿恒快点好起来吗?我觉得倒不如让她先留下来,到底走不走,让阿恒自己决定。”
     “你每次都替她说话,她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啊!”
     “因为我和叶远也是一段不被看好的感情,我知道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是一件很难的事,所以我理解他们。干爹~求您了~”
     陈丞撒起娇来还真让人掉一身鸡皮疙瘩。
     “学校还有事,手续我都办好了,他醒了给我打电话。”
     校长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果然他特别吃陈丞那一套。
     “谢谢。”
     我咬了咬嘴唇,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卸掉了全身的力气。

    其实校长已经让了很多步了,他本应在医院等他儿子醒来的,现在都因为我走了。
     是啊,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看来我活在这世上就是个错误。

    我站起来走向旁边的科室里,随手拿了一把剪刀就往手腕上挥。就在一厘米处,陈丞满眼怒意地拉住了我。
     “你要干什么?”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把剪刀扔到了地上。
     “我……”
     ‘啪’
     “啊!”
     科室里没人,陈丞把我按在了办公桌上打了起来。
     ‘啪啪啪啪’
     “疼……”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你还知道疼?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他提高了音量。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我好不容易才劝校长把你留下,你就这样?”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不知道为什么嗓子里就是发不出声音。
     “手术结束了!”
     叶远突然推开门喊了一声,我什么都顾不上,刚转身就摔了也不敢耽误时间赶紧爬了起来跑回抢救室。
     “病人¥#¥*#%^……麻药劲儿还没过,过一会儿醒了就可以推回病房了。”
     医生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没听懂,就听到一会儿就醒了,心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放心吧,老苏一会儿就醒了,醒了就会转去病房的,你可以去看看他。”
     一听叶远说可以去看他,我立马就冲进去了。
     看着老苏衣服被剪得破烂,浑身包着纱布,有些地方还带有血迹,眼泪瞬间又蹦了出来。
     “哥……”
     想摸他问疼不疼,但是还不敢碰。
     “你……疼吗?”
     “不……疼。”
     老苏艰难地开口,我惊喜万分。
     “哥!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太好了,我都要吓死了哥……”
     我不由自主地摇老苏的胳膊,惹得他一阵哀嚎。
     “疼疼疼!疼!”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别说对不起。”
     “不,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再这样说我就又要晕过去了。”
     老苏和我一样,不喜欢听对不起三个字,我们也很少对彼此说这三个字,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别人特别特别真诚地说这三个字。
     “不说了不说了,你不能再晕过去了,我都要哭死了。护士!快把他推到病房去!”

    “你胳膊上的伤是我推的吗?”
     老苏瞪大眼睛看着我的胳膊,又看到我脸上的手指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谁?谁打的你?”
     我躲避着他的目光,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说。
     “叶远!你告诉我是谁!”
     “哎你别起来!”
     老苏说着就要坐起来,我赶紧把他推了回去。
     “是校长……他……”
     “他怎么可以!”
     老苏用力拍了一下病床。
     “是我该打。都是我的错,不怪校长。”
     这话说出来好像有点绿茶?
     “阿恒,刚刚……我也打了小泽……”
     陈丞突然站出来,吓了我一跳。
     他这哪是认错啊,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你!”
     “那是因为她要自杀,我才……”
     “自杀?铭儿,有这回事吗?”
     “哥我……”
     陈丞你给我等着!我跟你没完!
     “啊……我……我腿是不是骨折了?”
     “啊?好像是吧……”
     “我就说,刚想踢你一脚发现特别疼。”
     都这样了还想着踢我呢……真是我亲哥……呸!亲对象。
     “算了,等我好了再收拾你吧。”
     老苏像放弃生命一般躺回病床上,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

    “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还是以上学为重,下半学期就要会考了。”
     “不嘛,我不耽误学业的前提下来医院照顾你好不好?”
     “那……Jack,铭儿就拜托你了。有任何问题随时来找我。”
     “好。”

    “老苏!老苏!老苏你怎么样?”
     王磊的跑步声从老远就听见了,放下果篮就蹲在病床前,跑得满头大汗。
     “放心我没事,骨折而已。”
     老苏还给他抛了个媚眼儿。
     “苏哥你怎么样?”
     唐晓静在后面勉强跟上,却还是比王磊晚了一分钟。
     “放心没事,还是阿磊好啊,知道给我带水果。快,叶远给我洗个苹果去!”
     “嘶……”
     “哎哎哎远哥远哥,他是病人!病人!”
     叶远的架势就要打老苏,我赶紧拦住。
     “哼。”
     叶远瞪了老苏一眼就气冲冲地拎着水果去洗手间了。

    这几天我每天放学都会去医院,后来老苏担心我自习课不学习,就让我自习课也去医院,他看着我学。
     这回可好了,自打他上班以来一直就没休息过,一下子休息半个多月。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他那帮高三学生,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老苏也是出于这点考虑,直接申请不带那个班,当年级干事了。
     那我这不完了吗!他这回不带班了,不就得天天来看着我了吗!
     哦我的雷迪嘎嘎!

    “哥,还有一周你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之后刚好还有一周月考。我倒要看看这一个来月你有没有耽误学习。”
     ………………
     “那我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在照顾你嘛……医院的饭不好吃我就每天早起给你做,然后送到医院来我再去学校,中午我又回家给你做然后送到医院再回学校,晚上没时间给你做也会去买一些健康的餐食。你还怪我……我连自己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宁可天天啃面包也要给你做饭,你不领情就算了要打我。我怎么那么惨啊呜……”
     说着说着我就为我的屁股担心地哭了起来。
     “你不是和我说这是邻居阿姨做的吗?”
     老苏眼神一冷,我一抬头,完了。
     我才想起来,我当时要给老苏做饭他说不行耽误我时间,我就骗他说是我托邻居阿姨做的,一下子说突露嘴了……
     …………
     “我错了。”
     “你骗我。”
     我立马站了起来,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他。
     “我……”
     “都是我拖累了你,我现在就出院。”
     老苏说着就拔了自己的针下床就要去找医生,我赶紧拉住他。
     “哥!不行!你不能拔!不行,你不能出院!你还没好呢你不能出院!”
     “咳咳咳咳咳咳……”
     老苏和我这么一推搡,他就开始咳嗽,我一下子慌了神,赶紧按铃叫医生。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你出院……”
     老苏心情复杂地看了我一会儿,把我搂进了怀里。
     “我知道因为你爱我才会为我做这些,但是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因为我也爱你所以才不想因为我而耽误你的前程。”
     “你比我的前程还重要。”
     我摇着头说。

    “病人怎么把管拔了啊?快上床!那石膏还打着呢,就往地下蹦,腿不想要了啊?”
     医生还没说什么呢,护士就在一边嚷嚷个不停,老苏这才肯上床好好躺着。
     护士没好气儿地把针给老苏打上,看得我都有点儿疼,早晚举报她!

    “医院的饭就算再难吃也是有营养的,你做的饭不说没盐还没熟,我一直以为都是隔壁阿姨做的,根本就没吃过,每次你走之后我就倒了。”
     “苏恒你……”
     “老婆我错了。”
     即使腿打着石膏,手打着针,头包着纱布,他的嘴也不会停止吐槽。
     真是……这腹黑男……

  • 10
  • 0
  • 0
  • 35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