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美食 美食 关注:5 内容:26

    【转载】冷氏双娇11(ff)作者不详侵权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大版主

    重归于好
    却说那日绛月宫本应与欧阳世家结亲,孰料半途冷冰儿坠崖。欧阳世家向来注重面子,加之其独子欧阳旭向来对冷冰儿情有独钟,因此甚为重视这场姻缘。然而婚宴帖子广泛散发不久,就接到绛月宫的悔婚,欧阳家主为此气恼不已。而后欧阳旭探听得冷冰儿其实未死,只是藏在医仙谷不愿回去,便与其父一同前往绛月宫,希望冷月宫主可以信守诺言。冷月只是冷淡地拒绝,也不留丝毫情面。欧阳家主认定这是绛月宫对欧阳世家的侮辱,表面虽按兵不动,却趁着雪儿独自在外时派人将其抓走为质,以此来要挟冷月宫主。冷月不愿雪儿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当下也没有再拒绝,决心再去医仙谷将冰儿劝回来。

    时光如流水,轻轻淙淙地流淌而过。悄悄逝去的光阴,带走了许多惨痛的记忆。然而有些记忆却是无法带走也不能触碰的。那是心底最柔软的一隅伤痕,只要想起,就会痛得心如刀绞。

    然而那些疼,那些痛,那些无奈和绝望,除了打落牙齿和血吞,她也并无任何好的办法去排遣。冷冰儿每日清晨都与楚翊去山顶采摘草药,正值冬末,那漫山遍野虽无鲜花烂漫,虽无野草芬芳,那坚强的土地却在未化的积雪下蓬勃出一种生命的顽强和坚韧。冷冰儿看着被风霜欺压的暗香疏影,只觉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朵,虽在垂死却依旧挣扎。

    楚翊一边仔细辨识着各种药材,一边回头去身边看这抹淡雅的天青色,挂着略显空洞的笑容,轻轻闻着枝头一缕梅香。唇边扬起恬静的笑,楚翊心中蓦地一软。

    我的青儿,真的好美。

    放下手中的药材,楚翊走近她,忽然从身后抱住了她。冷冰儿一怔,有些尴尬地轻声道:“楚大哥,别这样……”一面说着,一面轻轻去挣脱他的怀抱。楚翊不觉亦有些尴尬,松开她,掩饰似的笑笑道:“对不起,我……”

    冷冰儿没有做声,扬起脸去看天空颜色惨淡的愁云。

    “楚大哥,好久未下雪了呢……”

    楚翊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微微笑道:“你喜欢雪吗?”

    冷冰儿顺下睫毛,淡淡道:“不喜欢。”停了一会,她才淡然冲楚翊笑了笑,“因为我怕冷……”

    因为我怕冷,因为雪天很冷,因为娘亲是在一个下雪的季节失去了亲生骨肉……

    楚翊眼眶微红,他明白这简单的怕冷两个字,承载了多少疼痛和孤苦。

    虽然在自己身边,她没有再担惊受怕,可是他从她那淡漠迷离的眼神中,觉察到她的内心依旧没有丝毫幸福。他知道,她还牵挂着母亲和绛月宫,并且还牵挂着,那个他……

    凝望着她苍白无血的脸,额头那一粒朱砂红得耀眼。

    “这是什么?”

    冷冰儿眼神倏地一黯,却掩饰般的偏过头,不让他觉察到眼中漫起的水雾。
    午膳后,冷冰儿正在阁内梳妆,突听到楚翊说:“青儿,你看谁来看你了?”冰儿头一转,却见冷月宫主走了进来。她连忙站起来,习惯性地跪了下去,却不知道该称呼什么。楚翊适时地走了出去,关上房门,给她们母女单独相处的时间。然而楚翊并没有走远。

    自从那日她拒绝回家,冷月就没有再来找过她。时间和距离慢慢冲淡了她当日对母亲的哀怨和绝望。她反倒常常旁敲侧击地向医仙谷主打听母亲的病况,当听说冷月宫主的身子在逐渐好转时,她的脸上就会不自觉挂上安心的笑容。这一切,都被楚翊看在眼里,记在心底。便愈发心疼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冷月宫主走到堂中坐下,俯视跪在一旁低着头的冷冰儿,微微挑眉道:“死丫头,你是决意不认本宫了吗?”顿了顿,又佯怒地加上一句,“是不是又该动家法了?”

    冷冰儿闻言微微一颤。

    家法?

    曾经只要犯了错,无论是大错还是小错,那个被称作家法的藤条就会呼啸着在自己身上留下惨痛的痕迹,她一直讳莫如深。多少次都想偷偷将那根藤条扔掉,或者藏起来。却终归没有那份胆量。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这个字眼却让她觉得有些莫名的温暖。家法家法,那是父母针对子女的,如果娘亲不把自己当做孩子,又怎么能叫“动家法”呢?

    这一份渴求关怀的卑微心绪,被深深压抑在心底,却无时无刻不在跳跃着幻想。

    冷月见她跪在那里不动,眼中浮起一丝隐约的笑意,她伸手将冰儿拉起来,笑着斥责道:“你现在脾气大了,一不高兴就可以不回答娘的话。要不是看在你伤势未愈,本宫非再打你一顿不可。”

    冷冰儿怔怔地望着母亲,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话。

    冷月宫主径自拉她依着自己坐到榻上,细细打量着女儿,见她气色已有所好转,之前苍白的脸上也有了血色。心下甚是宽慰,抚着她柔软的小手道:“还是不肯跟娘回去吗?”冷冰儿交握着双手,不敢回话。

    冷月宫主叹口气:“冰儿,老实说,你恨不恨娘?”

    冷冰儿眼眶微红,摇了摇头,“都是女儿不好,惹您生气。”

    冷月宫主看着她眼中隐约的泪,听着她无力轻颤的话,微微皱起眉头。再次叹口气,却自抹开一丝笑意:“今日气候宜人,可有空陪娘亲到市集上走走?”

    无论春夏秋冬,市集上总是这样一番热闹的场景。冷冰儿想起她自小总是缠着母亲带自己去集市上逛逛,可是最后不是被冷言拒绝就是大加斥责。随着长大,她再也不敢有类似的任何请求。

    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喜欢热闹,也喜欢宫外精彩的市井生活。这样的愿望却只能隐藏在心底,不敢让它有任何抬头的可能性。

    她记得某次娘亲从市集上带了一只声音宛转的金丝雀,装在一只精致的笼子里。她受宠若惊的捧在手里,却听娘亲冰冷的声音命令道:“把它放出来,然后一剑刺中它!”

    她怔在当场,怔怔地看着无辜的鸟儿,颤抖着不愿答允。

    于是她理所应当地得到了鞭笞,落在皮肤上的藤条,没有半分疼惜和留情。冷月见她打死也不愿以鸟儿练剑,盛怒之下当着她的面肢解了金丝雀,一块一块扔在遍体鳞伤的冰儿身旁。

    冷冰儿颤抖地望着惨不忍睹的金丝雀,内心的绝望如同藤蔓一般疯长。

    医仙谷的出口处停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正是侍女伶俐。伶俐也不多言,恭敬地向冷月行过礼,便扶着冷月和冷冰儿上了马车,一扬马鞭,车子绝尘而去。

    一路上,共处狭小空间的母女俩,没有一句话。

    车儿行了一会,在闹市停下。伶俐打起帘子,躬身道:“宫主,小姐,市集到了。”

    冷月笑着牵起女儿的手:“走吧,随娘亲到处去走走。”

    冷冰儿呆了呆,依言从车子上走下来,但见周围熙熙攘攘的热闹,叫卖的,戏耍的,吹拉弹唱的,汇成一曲盛世太平。旁边的酒楼楚馆,彩袖招摇;连赌坊里的吆喝,都变成一种市井的繁华。

    “胭脂~~上好的西域胭脂~~”胭脂摊上的年轻妇女看到冷月母女走过来,满脸堆笑地说:“呦~~这位夫人,您一看就是华贵之人,来看看我家的胭脂吧~~各种颜色的都有~~~”冷月宫主皱了皱眉,她向来不惯于施粉黛,因而不作理会。

    年轻妇女毫不气馁,马不停蹄地奉承道:“这位是千金吧?和您可长得真像,好一个标致的姑娘!若是用了我家的胭脂,一定会更加妩媚动人的~~~”

    冷月宫主听到此话不觉微微一笑,随手拿起一盒淡粉色的胭脂,看了看,递给冰儿道:“试试看。”

    冷冰儿顺从地双手接过,却不知怎么去用。她从小只知习武练字学琴,娘亲从来不允许她关注梳妆打扮之类的事情。

    她打开盒盖,看见里面粉状的胭脂,却不知如何下手。她怔了怔,无助地望向娘亲。冷月宫主伸手沾了盒中的胭脂,轻轻晕染在女儿脸颊两侧,瞬间那苍白的肤色就平添了几分红润,更加惹人怜爱。

    冷冰儿从未想过母亲会带她买胭脂,她由着母亲的指尖划过脸颊,内心涌起阵阵暖意,讷讷地喊了一声:“娘……”冷月宫主的手僵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地看着她。冷冰儿低了头:“没……没什么……”掩饰似的伸手去抹匀面上的胭脂,未料抹了个大花脸,惹得冷月宫主忍俊不禁,笑骂道:“真是个傻丫头!”

    冷月宫主兴致很高,拉着女儿又来到绸缎庄内。老板一见来人身着华丽服饰,就放下其他生意一脸谄媚地迎了出来:“夫人小姐随便看看,咱们庄里都是最好的绸缎!”冷月宫主拿起一张由缎纹、斜纹组织的提花织品,在冰儿身上比了比,“喜欢吗?”

    冷冰儿见那花纹精致而颜色绚丽,女孩子天性使然,当下在铜镜前照了照,脸上浮现出娇羞的笑容。冷月宫主笑眯眯地称赞道:“我女儿真是漂亮!”冷冰儿见娘亲这样直言自己漂亮,脸微微红了:“娘~~~~~”心却似蜜糖一样,幸福得快要溢出来。

    日头偏西,母女二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闹市。马车停在绛月山脚下,冷月宫主拉着冰儿下车,缓缓踱步在山间小路上。

    夕阳映照下,冷月宫主突然开口:“冰儿,今日可过得开心?”

    冷冰儿连忙点点头:“是,女儿很开心。”

    冷月宫主叹了口气:“从前娘对你太严苛了……其实娘又何尝不想像普通的母亲一样,宠爱着自己的女儿。”

    冷冰儿琢磨着这句话,眼眶微红。

    那山间小道两侧,横着软韧的藤蔓,冷月宫主径自折了一根藤条,递到女儿手里:“你可知这是什么?”

    冷冰儿双手接过,恭声道:“藤条。”

    冷月宫主淡淡一笑:“没错,正是藤条,也是责打你所用的家法。你可知为什么用藤条作刑具?”

    冷冰儿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摇了摇头,“女儿愚钝,请娘明示。”

    冷月宫主拿着藤条挥了一下,“因为藤条不会伤人。”冷冰儿怔了怔。

    “正是因为不会伤筋动骨,又能让人有痛感,所以才被用来当作刑具,再狠的刑罚,初衷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你记住教训。人常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对于这一点,冰儿可知道?”

    冷冰儿内心酸楚,泪水慢慢湿润了眼眶。

    冷月宫主幽幽叹口气:“那次都是娘不好,竟然产生了杖毙你的想法,伤透了你的心,娘也是后悔不已……可是冰儿,你要知道,娘绝对不是真要打死你……在娘的心中,你和雪儿,是同等重要的。”

    冷冰儿终于忍不住,“呜”地一声痛哭失声。冷月宫主顺手把她揽进怀里,抹开她的泪痕,“冰儿,跟娘回去吧……娘很想你……”

    冷冰儿依偎在娘亲的怀里,乖乖地点点头。往日的所有委屈和绝望,都随着泪水喷薄而出。

    冷月宫主抱着哭得颤抖的女儿,泪水也悄悄浮上眼帘。心中所担忧的,却是雪儿此刻的安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