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论受气包的自我修养

    《论受气包的自我修养》

    part1  狗男人的报复
        继续”男人慵懒的倚着沙发,手拄着倾下的头,微眯的黑色双眸,不知是看向手中把玩的黑曜石,还是匍匐在xue污中的,身受重伤却不肯哼一声的男孩。
        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臣服于自家老板的淫威。
         “呃”男孩忍不住闷哼,几天水米未尽和间断的毒打,使男孩早已达到隐忍的极限。“这就忍不住喊疼了?”男人玩味一笑,“继续。”
       “我……我……。”“疼?和我母亲的死相比,你这些痛苦算什么?”“求您放过我……”
        男孩无助的眼泪喷薄而出,绝望的闭上眼。明晃晃的水晶灯下,尽管脸上早已红肿不堪也难以掩盖住原本的白皙。咬破的唇,红润诱人。紧闭的桃花眼泛着晶亮的泪花。
         男人突然萌生出了很有趣的想法。男孩衣衫早已褴褛,无法蔽体,消瘦的身形愈发惹人怜爱。男人走上前,俯身,蹲下,捏起他的下巴,迫使男孩直视自己的双眼。尽管泪水镀过的眸使他看起来有些迷离,但男人还是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的恐惧,求生欲以及一丝——不服?
    男人不悦的皱眉,一条腿跪地,使二人挨的更近,二人对视几秒。“啪”响亮地,猝不及防的耳光在房间内炸响。男孩的呼之欲出恐惧抢先化为眼泪,争先恐后地掉下。
    呜……唔”男孩的大脑混沌不堪,不断重复着”求您放过我!”男人仿佛来了兴致,拍了拍他的脸,凑近男孩的耳朵,低声说“那我凭什么放过你?嗯?”“我、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您肯放过我”“哦?”男人感兴趣的挑眉。男孩体力不支,想要晕厥,他努力移动手臂,想要找到最省力的支撑点。 男人面色一征,低头望向按在自己敏感部位的手。随即笑到“好。”part2叶城的毒打
          一个月后。男孩不知所措的观望着白色的城堡,脸上一片绯红,“这女仆裙也太露了吧,那个变态狗男人,等我逃出去……”,叶眠不觉间攥紧了拳。“少爷,您在想什么呢?”管家轻声询问。“啊?”“没什么,没什么。”叶眠拜拜手,随着侍从进了城堡。
          叶眠一路左顾右盼,恰到好处的奢华流露出弱影若现的梦幻,令人好奇且愉悦。二楼。侍者退下。叶眠心中涌起深深的不安。“进来”男人勾人的声线令叶眠心中一颤,随即慌张的开门进入。“好久不见,叶眠。”叶城微笑,阳光斜透过玻璃,打在叶城俊朗的面容上,温和间流露出一股魅。可越是这样叶眠越是害怕,就像暴雨之前的晴空万里。“哥……”叶眠颤颤巍巍的试探叫到,“乖了不少。”“啊……啊”叶眠一时没反应过来,“对对对,哥你在我心里高大伟岸,自从我上次被你教育后,我就绝心痛该前非……”叶眠狗腿的口若悬河。他的目的就是让叶城认为他现在是一个乖宝宝,以后方便他逃跑。
           以上的话我绝无半点谎言!”说到最后,叶眠举起小手,准备发誓。“发誓就不必了,毕竟——”叶眠心头一紧,抱着侥幸心理想,自己逃跑计划应该没走露风生吧。“叶小少爷连逃跑都计划好了,不是吗?”叶眠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他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转身下意识的想跑。当脚布即将踏离房门时,“碰”头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门上,一支肌肉线条流畅的手臂抵住房门,死死地将叶眠笼罩在身下。
           四目相对,寂静无声。叶眠尴尬的笑声在此刻尤为突兀,叶城黑色瞳仁中无法压抑的怒火突然变得平静。暴风雨前的宁静。
            叶眠被扯着领子甩在办公桌上,“艹 ,老子他妈跟你拼了……”叶眠怒吼,无奈身体被死死压在桌上,叶城面无表情的向身后甩着巴掌,一掌一掌,叶眠疯狂的咒骂“你妈活该死,艹,我母亲就是因为你妈才死的,你们叶家都是杀人犯,我他妈都嫌姓叶恶心”巴掌停了,叶眠转过头,抑制不住的流泪。眼睛死死地盯着叶城,叶城冰至低点的双眸仿佛会将人杀死,叶眠心中一颤 ,但又碍于面子,不肯转头。
             叶城笑了,冰冷,骇人。16岁的叶眠,心中地一次生出了深深的,无法遏制的恐惧。

    叶城扯下皮带,死命的抽打着,臀部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十成的力度让叶眠一度疼昏过去,嘶哑的,死命的近乎喊破喉咙。“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诅咒阿姨,我错了,呼……,啊——!哥呜呜呜,我错了。人总是在最危险的境况下,大脑异常清醒。”“……”风声夹杂这哭声,皮带仍旧保持着十成的力度,规律的砸下。叶城仿佛不会累的机器。叶眠就像抽不干的抽水机。一个死命抽一个死命哭。哭声渐渐的弱了下去,叶城感到异样,这才发现叶眠疼的累的几乎叫发不声音。
              皮带停了下来。叶眠如释重负地瘫在桌子上双腿直不住的滑跪到地面。头抵着桌子,大口的喘息这,泪痕新泪交错,可怜到了极致。
               可叶城并不打算放过他,扳起叶眠泪涕交错的小脸,轻笑着说“不想骂了?”  叶眠此刻哪里顾得上面子,话都说不稳还哆嗦的强迫自己答到,“不想了……不想了”抽噎声随之涌上而来,“委屈?”不……不委屈”叶眠压下心中的恨意,尽可能平静的答到。” “好啊,那你准备一下,晚上代客。”叶城干脆利落的下达了命令,而后没在施舍一个眼神,径直走出书房。该来的还是来了,叶眠深呼吸这城堡中的空气,暗暗思考如何应对晚宴上的“交易”。  

  • 5
  • 0
  • 0
  • 256
  • 壬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AVEQUERIES - assumed 'SAVEQUERIE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splt/wp-content/themes/LightSNS/functions.php on line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