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目力所及》第一章

    无存稿,佛系更新,欢迎催更

    bl,bl,bl

    ———————— 

    扶瑶一手提着烧鸡点心米面杂粮,一手拎着把脸吃得一团花还兀自抱着个糖人啃的小崽子乐清平的后脖领子,风风火火闹闹吵吵的闯进家门的时候,幽岚正安安静静画中谪仙一般伫立在铜盆前洗手。一身红衣装束整齐,纤尘不染,红得耀眼刺目;身姿挺拔微微倾身更显诱人弧度。

      扶瑶不用上前都知,那铜盆之中被不断搓揉的,根根细致洗刷的修长玉指,必然已是通红肿胀狼狈不堪。

      闻得杂乱轻快的脚步,幽岚也不必细思便知是谁人归来,无味的废话自不必多说,甚至连背都忘记了挺直,一双手僵在了水里,整个人一动不动了。

      还是扶瑶先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和孩子,不待乐清平皮猴子一般滚远,自然而然的拿过一旁架子上的手帕,捞出娇贵细嫩的手揩拭水渍,一边儿不忘了若无其事的告状。

      “阿岚,你儿子好本事,拔先生胡子不说还往同窗身上丢老鼠。先生罚他站他便在墙上掏洞,罚他跪他便戳虫逗蚁,要打他手板便满院秀轻功,蹬墙上树攀砖扒瓦飞檐走壁,愣是五六人抓不住一个他,当真是好不威风。”

      幽岚默默听着,面不改色一言不发,不过扶瑶是谁,怎么可能漏过心上人波澜不兴面孔上额角隐隐跃动的青筋,达成目的的扶瑶毫不心虚坦坦荡荡的顶着乐清平“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控诉眼神,自幽岚身后环腰抱住,埋头在白皙嫩滑的颈间深吸一口,然后踩着幽岚的容忍底线飞速撤离,高呼着“岚哥你和这臭小子聊聊我去做饭。”一套操作如行云流水熟练至极,不知幽岚用了多好的涵养才没翻出白眼,却早把一旁的小朋友震得目瞪口呆。

      如果他认真听先生讲学将舞枪弄棒的半分精力分给读书,想来便可毫不费力的对他师父这等行为作出最精准的评价:厚颜无耻。

      可惜,他喉中只有一句才和同窗学的脏话粗语,又不敢当着他义父的面一吐为快,只觉那几个字成了精有了实体一般,梗在喉头上不来下不去,憋得好生难过。

      好在他义父人美心善,不忍让本就不甚聪明的他傻太久,一声不高不低不亲不疏不远不近不冷不热的招呼便打破了沉寂。

      “过来。”

      回过神的乐清平不敢耽搁,颠颠两步窜到幽岚身边,一只手轻轻拽了下他的袖子,又极轻的摇了摇。

      撒娇的本事当真是青出于蓝。

      其实幽岚也知道,不全然是撒娇,不过是同一屋檐下的另两个人对他养成的习惯罢了。

      毕竟,幽岚他,是个瞎子。

      哪怕如今他法力繁盛内息强横,可以轻而易举的感知探测到周围的万物并定位,但他们还是喜欢最原始的,最真实的触碰,用体温传递一家人的关心和照顾。

      在坚如玄铁的心头过一抹暖流,会让古井无波的幽岚息了教育皮猴子的心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一阵天旋地转,乐清平还没来得及在脑子里再过一遍那句粗话,人就已经被拦腰腾空,夹在幽岚臂弯了。

      “干爹!干爹!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乐清平大头朝下,四肢朝下,腰被幽岚的胳膊紧紧箍着,一双圆臀便折成了最高点,想扭又不敢动,活像一只被叼住后脖颈的奶猫。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幽岚的眼微不可查的弯了弯。这浑小子没事义父有事儿干爹的称呼法儿,活脱脱和某个床下阿岚床上岚哥哥的混账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让人恨的牙痒痒,偏又爱到骨子里。

      没吊着半空中的乐清平太久,幽岚抬手颠了颠,把繁杂宽敞的袖子下震些许,露出一截儿葱跟般的手腕儿,也不见抬多高,巴掌就兜着风,把两团肉球打得发颤。

      “干爹——干爹——轻点啊——疼死啦——你这么凶师父要找小老婆的啊!!!!”

      乐清平从来想不通,为什么他柔弱不能自理的一朵娇花义父每当打人时节就宛如换了个壳子,明明是纤细白薄若无骨的柔荑偏能发挥出铁砂掌的威力,每一次挥落那疼仿佛都要烙进灵魂里,鬼哭狼嚎也不能稍缓半分。

      他佝偻着腰,双臂试图夹住幽岚的胳膊,只是这一来屁股又不免往上挺了挺,好像殷勤往那暴徒手底下送一般,思及此小孩又腿上用力下沉,想把屁股压下去,整个儿以幽岚胳膊为轴,忙叨的他几乎在上面打转儿。

      “消停着。”

      幽岚被他吵得头疼,更头疼的是这孩子精力旺盛到挨打都不消停,跟头把式的在自个儿胳膊里耍猴。手上力更加了三分,愣是让被衣裤压下的闷响声在满室呼号中杀出一条血路,与乐清平不间断输出的声波攻击平分秋色了。

      “师父!师父啊!你没有心!啊!你徒儿要是被打死了,啊!你今天告的黑状没有一句是无辜的,啊!干爹!干爹我错了!啊!饶了我吧屁股烂了!啊!干爹你打死我就没人照顾你了,师父他靠不住啊,啊!!”

      幽岚运息,遏制住封闭听觉的冲动,不张口不松手,巴掌一起一落的频率也经过了测量般丝毫未变。甚至还能在乐清平嗓音泛哑的时候好心的停下来给他倒杯水喂到嘴边。

      乐清平喝着水,感动的热泪盈眶,试图说服自己领会错了义父此举的深意:润润喉,时间还早,现在喊破了喉咙后半截可怎么挨。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当幽岚慢条斯理的放下杯子,乐清平就到了重返地狱的时刻。幽岚的巴掌从不像暴风骤雨,而是斯文的,不紧不慢的,慢条斯理的,不浪费一分该让他体味的疼痛。

      此痛绵绵无绝期。

      “师父!师父!啊!你是去做饭了还是去种菜!啊!开饭吧!啊!干爹食花饮露你做什么大餐!啊!师父!好师父!啊!!”

      突然的灵光一闪,乐清平已经彻底解读了这场训诫的终点,他师父扶瑶什么时候把饭端上桌,他义父什么时候会停手。挺着越发肿胀的屁股,忍着火辣辣的疼,调动跳跃的神经,乐清平扯开喉咙接着吼。

      许是扶瑶心疼了,许是乐清平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他这边儿话音儿刚落,那边儿扶摇就端着精致的盘碗出来了,细致的在桌上摆好。碗碟与木桌碰撞的声音,仿佛在催促幽岚快些结束这场教训。

      幽岚也不多为难,把乐清平放下来,凭着感觉去抚左袖被小孩挣扎扭蹭出的褶皱。

      脚落了实地那张没把门儿的嘴好像也随着落了锁,顶着满臀的巴掌印儿,乐清平半低着头,半是羞涩的看着脚背儿,哼唧半天也没连成句话。

      幽岚一贯的好性儿,他不说便不逼,只静静的等着。扶瑶管孩子总没正形,说是师徒相处却还不如规矩大人家的兄弟,但他也绝不拖幽岚后腿。饭菜摆齐了就往桌子上一靠,大爷似的观风赏景。

      无形的压力最是让猴子发毛,终于横了心,怏怏认错:“义父,清平知道错了,不该不尊重先生,也不该吓唬同学,最不该态度不端,下次……以后不敢了。”

      说是认错,这会儿的乐清平发出的声音绝不比蚊子嗡嗡声大多少,和挨打时震耳欲聋的穿透力绝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幽岚也没再为难。他太珍惜小孩子的灵动顽皮,这番惩戒,不过是让他知道这是不该的是错的,却也没想就此遏制他捣蛋的天性。

      这页揭过,两个活宝一左一右拽着幽岚上了桌,扶瑶还难得体贴的给乐清平的座位加了个软垫子,把放养的孩子感动得……破口大骂。

      “扶瑶!!!!你个为老不尊的大坏蛋!!!!!!!”

      幽岚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头,扶瑶却整个儿摊在桌上,恶作剧得逞般笑得几乎昏厥。

      乐清平面前的小盘儿花纹精致,美不胜收,中心端坐着一只桃形的馒头,由玫瑰花汁发面,玫瑰花瓣装盛,还贴心的淋了一勺扶瑶自制的玫瑰酱。整一只红彤彤的颜色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 3
  • 0
  • 0
  • 1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