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十章

    苏木退出了我的生活,仅一天时间,她就扰乱了我的生活轨迹。可想而知,时间长了,她在我身边就是个祸害。

    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就是证据。

    “泽姐,脸咋整的啊?”

    王涛上厕所回来看到我惊讶地问。

    “你的木木挠的。”

    我翻了白眼。

    “木木?她不是转学了吗?”

    王涛挠了挠头,一时费解。

    “是啊,今早她办转学手续的时候,被她的猫给挠了。”

    我又翻了个白眼。

    呼,又到周五了,这一周又要过去了。

    突然想找老苏聊(shí)天(jiàn)了。

    哇,一个邪恶的想法,我不会真的被他掰成贝了吧???爷可是纯主啊!

    ‘咚咚咚’

    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老师好,我找苏老师。”

    我直接就走进去了,还没等老苏反应过来就把写好的小纸条放在他桌子上跑出去了。

    “哎!”

    呼……这样会不会显得很欲求不满?他不会觉得我是那种女生吧?哇突然好想把它拿回来怎么办……呜没脸见人了……

    ‘上课时间到了,老师同学们请回到教室’

    糟了糟了这节课是老苏的,啊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完了,他走进来了,面带笑容,啊他没看我!完了完了,心跳加速,浑身发抖,脸颊滚烫。

    “上课。”

    “起立!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

    这一节课我都没听进去,也不敢看老苏,一直都在躲着他的目光,羞死了。

    “孙铭泽。”

    啊?这么突然的吗……

    “不会。”

    “后边站着去。”

    呼,还好他让我去后面站着了,不然这节课他一直在我面前我还真听不进去。

    下课之后,我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去跟着他。本来他要去办公室的,看我来了就进了自习室。

    “怎么,这么饥渴难耐?”

    老苏关上门把我推到了墙上。

    “干嘛……”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想。实。践。”

    老苏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出我在纸条上写的四个字,羞死了……

    “诶呦喂哥……”

    羞死了……

    “晚上八点,洗完澡惩罚室见。”

    “嗯……”

    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又羞又开心,这是啥啊……我怎么变成这样了?爷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爷的霸气呢???

    No!!!!!!

    “哦,记得穿少一点。”

    老苏开门前还不忘嘱咐我一下。

    晚上七点的时候,我在书房把作业都抄完之后活动活动手就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已经七点五十了。

    老苏一直都在惩罚室待着,也不知道能干点儿啥,不就那几个工具嘛,有啥好摆弄的。

    我去行李箱挑睡衣,平常都是穿睡衣睡裤的,但是今天……嘿嘿,穿睡裙吧。

    我挑了件短袖,长度也不到膝盖的睡裙,是粉色米奇的,和惩罚室的那双拖鞋倒是有点配。

    就它了,长度刚好在屁股下面一点,图案还好看。

    等一下,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不这不是我。

    看了看点儿,五十七八了,算了不换了,就这样吧。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惩罚室门口,敲了敲门,探进去了个小脑袋:“哥?”

    老苏挑挑眉,坐在沙发上:“过来吧。”

    我换上拖鞋,走到老苏的旁边。

    老苏拍了拍自己的腿,又朝我笑了笑。

    我明白他的意思,趴了上去。

    呼,有点紧张。

    ‘啪’

    “嗯……”

    我从鼻腔里闷出一声,没想到第一下这么快,也没想到第一下这么重。连裙子都没有撩起来诶!

    好嘞,下一步他的动作就是把我的裙子撩了上去。

    ‘啪啪啪啪啪’

    掌掌到肉,我感觉自己的臀肉被他打得忽扇忽扇的。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五下一组,大约摸打了五组他停了手,脱了我的胖次放在一边,我把脸埋得更深一些。羞死了……

    感觉这次没有以前那么疼了,可能是最近挨打挨多了,皮厚了。不过照常理来说都是在还没好利索的时候再实践是最疼的时候,叠伤。

    ‘啪’

    “唔。”

    果然,隔着一层布疼痛减轻不少。

    ‘啪啪啪啪……’

    打了几十下,我基本适应了这个感觉,臀部微微发热。

    我是最怕疼的,但现在我却觉得心情很好,不那么堵挺了。

    以前爸妈没离婚的时候,家里破产的那段时间,他们每天只有争吵,无尽的争吵。

    我感受不到任何的爱,我不想和他们任何一个人待在一起,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

    看着他们每天为钱而发愁,我很难受。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世上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万万不能。

    我不玩游戏,也不喜欢聊天,对学习也不上心,没有发泄的出口,生活没有乐趣。

    我的情绪很平淡,却很累。抑郁症四年,我绝望了四年。如果自杀能减轻爸妈的担子的话,我宁愿去死,可是我死后给他们带来的只有麻烦。

    我虽说是个渣主,但我实践从来都不是为了发泄。后来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慢慢地也不实践了。

    只有难受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真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开始我妈和我说想离婚的时候,我觉得她挺自私的。但是后来,我发现原来自私的一直都是我。这不是一件只要我努力就有用的事。

    后来,爸爸的事业又起步了,甚至要比以前还要好,他俩就离婚了。

    我爸给我妈买了套别墅,换了辆车,剩下的财产两人对半分。

    我妈就拿着那几千万安心过日子去了,也不再找,也不出门。

    我爸身边总是换女人,一开始我很反对,只要他带回来人或者被我遇见他们在一起,我就会把那女人打跑。不过就是个为了钱的人,我爸这些年在外面养了不少女人,但是破产之后一个个全都走了。真以为我家的门好进?

    不过后来,我爸开始躲着我,也不回家,每天就给我点儿钱。后来他又嫌麻烦,干脆甩张卡给我,按时往里打钱。

    我倒是争气,不堕落,也不混。因为我属实讨厌这个社会。

    “啊…”

    老苏一巴掌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估计是用力了吧。

    ‘啪啪啪啪……’

    如果刚才他用了一分力,那么现在就是三分。

    ‘啪啪啪啪啪……’

    “呃…”

    老苏好像用了五分力,开始难熬了起来。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老苏慢慢用力,我的身体不自觉扭动,他停了手。

    “起来吧,热臀结束。”

    呼,我照了照门口的镜子,呵,深红。

    苏恒的手怎么这么黑呢??

    “趴床上。”

    可是,真正的实践才刚刚开始。

    ‘啪’

    第一下皮带,“嗯……”我哼出了声。

    “为什么突然想实践了?”

    我摇了摇头,又突然想起来上次因为没说话被打得那么惨,又赶紧说了句:“不知道,就是想了。”

    说实话这个床还挺软的,住这儿感觉应该也还不错。

    ‘啪啪啪啪啪’

    “什么程度?”

    “轻一点吧,毕竟第一次,慢慢来嘛。”

    “可是我不玩轻度怎么办?”

    这个腹黑男……

    “那就不玩了!”

    我假装起身。

    ‘啪’

    “啊!”

    “由不得你了。”

    苏恒一记皮带就把我抽回去了。

    “那你也不能赶鸭子上架啊,我我我受不了那么狠的。”

    ‘啪啪啪’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能受多少。”

    ‘啪啪啪啪啪’

    “啊……”

    这疼痛和手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的规矩,不能挡不能躲,急眼了绑你。”

    “嗯……”

    跟我的规矩一样嘛。

    ‘啪啪啪啪啪’

    “啊……”

    哇他手劲好大啊……我差点就忍不住要动了。

    “别嗯嗯啊啊的,说话!”

    ‘啪啪啪啪啪’

    “啊!知道了知道了,轻点儿!”

    ‘啪啪啪啪啪’

    “话怎么那么多。”

    “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我的腿不自觉地动了一下,幅度……可能?有点……大?然后,它就出现了一道红印子。

    “嗷!疼!”

    我默默地移了回去,突然又想到会不会漏点……就夹紧了双腿,顺带连屁股也绷紧了。

    ‘啪’

    “放松!”

    “啊!”

    “你敢说你不知道肌肉紧绷会受伤?”

    ‘啪啪啪啪啪’

    “啊,我知道知道,不绷了不绷了,轻点儿。”

    我发现,只要我不犯错老苏就不会那么用力,我还是乖点儿吧。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一连打了几十下,我叫得有点儿惨。

    “上次挨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叫,我也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

    “诶呦,这不一样。”

    ‘啪’

    “啊!”这一下硬生生把我逼出了眼泪,“哥……轻点儿……”

    “哪里不一样?”

    “就……就是不一样嘛。”

    ‘啪啪啪啪啪’

    “荒谬。”

    “我错了。”

    ‘啪啪啪啪啪’

    “错哪儿了?”

    “我我我不知道……”

    ‘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就好好受着,挨个打哪那么多话?”

    “是。”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20,报数。”

    ‘啪’

    “一,啊……”

    ‘啪’

    “二。”

    ‘啪’

    “三…”

    ‘啪’

    “呃……四”

    ……

    ‘啪’

    “十……十八。”

    ‘啪’

    “啊,十 j ……九。”

    ‘啪’

    “啊!”

    最重的一下,我缓了好久,才颤颤巍巍地说出最后一个数字:“二……二十。”

    “二百了,歇一会儿吧。”

    老苏坐在床边摸了摸我的头。

    “啊?才二百啊?”

    我平常一打就是一千起,原来这么不好挨,疼死小爷了。

    “怎么,还嫌少啊?那我再打点儿。”

    “哎哎哎!没!没有,真没有!”

    老苏听闻就要起身,我赶紧把他拉了回来。

    “噗嗤。”

    老苏一下就憋不住笑。

    腹黑男,耍我!

    “那那那那是结束了嘛?”

    “结束?不不不,才刚刚开始。休息好了吧?撑墙,塌腰,腿分开。”

    ……草。

    我慢慢下床,走得磨磨蹭蹭。

    “嗷!”

    引来的一皮带使我快走两步撑到了墙上。

    老苏从墙上把亚克力板拿了下来,掀起我的裙子点了点我的腰,我又把身子放低了一点。

    唔这个姿势太露了吧,不过量以老苏的身高他也看不到哈哈。

    ‘啪’

    “嗯……”

    毫无预兆的一下,我哼出了声。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呃……”

    我从嗓子眼儿里发出了一个单音,老苏手劲又大了几分。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啪啪啪啪啪’

    几十下过后,双腿不自觉颤抖,马上就要站不住了。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啊……”

    我撑不住跪了下去,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站起来。

    老苏也不急,就站在旁边等着,换了根藤条。

    ‘咻啪’

    “嘶……”

    我又蹲下了,这一下他可是使劲儿了,后面好像撕裂了一般。

    “起来。”

    老苏低着头看我,用藤条点了点我的肩膀,有点怕。

    我刚站起来,老苏就让我去床上跪趴着。

    我刚趴好藤条就上身了。

    ‘咻啪’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藤条不断地撕咬着我的臀肉。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十下过后,我甚至感觉我快要撑不住了,身体又不自觉地扭动了起来。

    ‘咻啪’

    “啊!”

    这一下是真的狠,估计用了七分吧。但我也知道我动得幅度有点大了,赶紧恢复原状。这姿势太露了,扭太大他就全看见了。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新伤叠旧伤,虽说每下藤条都不重复上一下,但是之前皮带抽的真的还蛮疼的。不过我好像整个实践过程中都比较放松,心情也很舒畅。

    看起来还是当贝比较舒服,不用累也不用考虑贝的承受能力,趴着就行了。

    我不会真的被老苏掰成贝了吧……

    不!!!!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嗯……”

    不过就算是贝,我也只当老苏的贝。

    “主人……”

    这个称呼叫出来还有些羞耻,毕竟这辈子都没叫过。可能是疼懵了乱喊出来的,这是小煜对我的称呼。

    老苏愣了一下,放下了藤条。

    “宝贝儿疼得紧吗?”老苏揉了揉我的头发,“要不要歇会儿?”

    “哥……不打了好不好?藤条真的好疼。”我在老苏的手里蹭了蹭,“刚才都懵了,脑子里只剩下疼了。”

    “哈哈好,不打了。”

    嘿嘿老苏还是很心疼我的嘻。

    “哥要给我上药嘛?”

    “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种主动要求上药的人。”

    “怎么,哥的手这么好看居然没有人想哥给上药?”

    怪他们没有眼光哈哈哈哈哈

    “因为我从来都不许任何人在实践的时候和我有肢体接触,所以没有人和我提过上药的请求。”

    啊对,老苏有洁癖。

    “嘿嘿,说明我在哥心里很重要。”

    “上个药还这么多话。”

    说话间老苏已经把药拿过来了,还点了一下我的头。

    “诶呦喂,我都要疼死了,你还欺负我!”

    “这就要疼死了?我还没使劲儿呢!”

    老苏笑了笑。

    “不可能!其中有几下我都觉得要昏过去了,你还说没使劲儿!”

    “最大的劲儿就只有四分。”

    “唔。”

    “我是玩重度的,这种程度在我这儿顶多算个轻度,连中都算不上。”

    “啊?那我是不是给哥拖后腿了?”

    “傻妞,我舍得打你那么重吗?”

    “嘿嘿。等会儿,老苏你叫我什么?”

    “傻妞。等会儿,你刚刚叫我什么?孙铭泽你是不是又皮痒了!没大没小!”

    ‘啪’

    “啊!”

    老苏又在我身后打了一下,这下甚至超过了一开始皮带的疼痛……

    这下我相信他真的没使劲儿了……好像麻了呜……

    “我错了……”

    “趴好,给你上药。”

    “哼。”

    我愤愤地趴下,把头扭到一边。

    “好啦,明天给你做好吃的,乖。”

    老苏又揉了揉我的头。

    “这还差不多,哼。”

    我趴在床上杵着脑袋享受老苏给我按摩般的上药。

    我抑郁症有一段时间特别丧,过年之前,爸妈总为钱吵架,在我面前打架。我在那个家感受不到爱,我心里本来也没有多少爱,自然不愿意再把它让给别人了。

    以前有个小孩儿非要缠着我做我的小贝,可正巧碰上我那段时间,她其实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但是可惜遇到的时间不对,我那时候已经不喜欢粘人的了。

    这么看,我可能是挺渣的?

    “好了,要穿裤子吗?”

    “哎!药药药!”

    老苏站起来,刚要揉我的头我就赶紧提醒他手里刚抹完药还没洗。

    老苏看了看手,笑了笑。

    “你看我还穿得下嘛?”

    我无奈地看着老苏。

    “忘了。”

    老苏摇着头笑了笑。

    傻老苏。

    “哥哥抱!”

    我伸手向老苏要抱抱。

    “我去洗个手。”

    老苏挑了挑眉,点了点头,快步去了洗手间。

    “来,哥哥抱你回房间。”

    老苏洗完手回来双手对我敞开,我爬起来站在床上,老苏直接打横把我抱了起来走向门口。

    “哎哎内裤!”

    我指了下沙发老苏就往那边走去,我拿到胖次就喊着老苏:“小苏子,起轿!”

    “是,老佛爷。”

    老苏笑得灿烂,难得能欺负他一回,肯定要好好享受享受!

    “老佛爷下轿吧?”

    走到卧室床前,老苏俯下身子掀开被子欲把我放下。

    “好嘞!嘿嘿。”

    我抱住老苏的脖子,亲了他一下脸才离开他的怀抱。

    “快睡吧,疼得紧和我说,再给你上药。”

    老苏关了灯上了床,隔着睡裙揉了揉我的屁股。

    突然想起来胖次还在我手里,想了想放在了旁边。

    突然想到之前刘若给我转的一条微博,内容是:“如果你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那么你一定要排除万难睡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个能让我排除万难要睡了他的人。

    我侧头看了看老苏,长长的睫毛微颤着,高挺鼻子下面长着一张不薄不厚的嘴唇,勾起来却是最完美的角度。

    我认识的帅哥不少,看见每个都挺心动的,但是唯独老苏,我看着他,我心跳得一点都不快。难道我对他就这么不来电嘛……

    不会是因为他是我班主任的原因吧?上课都不敢看他,因为太帅,怕影响学习,久而久之我对他就没什么感觉了。可能偶尔有心动的感觉,但是太平常了啊……

    不过有一点,自从和老苏天天在一起之后,我竟然对其他帅哥没感觉了???

    不!!!我要看帅哥!!!老苏太可怕!!!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躺下的时候已经十点左右了。要是搁我,三百下十分钟就打完了好嘛……但是没办法,老苏非要每一下之间都隔三四秒,非要充分让我感受疼痛!

    “睡不着吗?疼得紧?”

    老苏糯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估计是已经睡了一觉又醒了。

    “被我吵醒了吗?对不起啊哥,我轻点儿翻身,你睡吧。”

    “自己醒的,不怪你。”

    “嘿嘿,聊天吗哥?”

    “聊什么?”

    “聊……你为什么睡觉不脱衣服?我身边的男生睡觉都只穿个内裤的,你为啥裤子衣服一样都不落?”

    “因为你在。”

    “好吧,如果哥不舒服的话要记得告诉我,我去惩罚室睡。”

    “哈哈傻瓜,骗你的,我就是不习惯那样睡,没有衣服包着自己没安全感。”

    “哥也会没安全感吗?”

    “是个人都会的。”

    突然心头一疼,抱住了老苏。

    “睡吧,我抱着你,我给你安全感。”

    老苏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把卧蚕挤了出来,说了句:“好。”

    也许是抱着老苏需要安静下来的压力,我很快就睡着了,一夜好梦。

  • 9
  • 0
  • 0
  • 4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