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失格(三)

      鹿绯塌腰趴在苏钰的腿上,他实在没力气了,一整天,饭都没有吃,又饿又累的伏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垂泪。

      季焕扒着他的两瓣嫣红微肿的臀肉,肿成一张小嘴的穴口大大露出来,鹿绯忍不住抖了一下,一股剧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难过的瞬间哭出声。

      陆椋烯拿着蘸了药膏的棉签,轻轻点在那个肿成小嘴的菊穴上,在肿痕上刷上药膏。

      何淮川更尴尬了,他哪里知道还有人对狐毛过敏,更重要的是,之前的他也不会关注这些,六双眼睛盯着肿嘟嘟的地方,鹿绯有气无力的缩缩肩膀。

      其实他不疼的,就是肿了些,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对狐毛过敏,似乎并没有注意过,饿的心慌,咕噜噜咽了一口口水,只希望这几个人能快点放过自己,真的要饿死了……

      棉签慢慢戳刺进里面,在内壁也刮擦了一圈才抽出来。

      苏钰感觉膝上扁平的小腹骤然抽搐了几下,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响亮的咕咕声,鹿绯肚子在叫,忍不住僵了僵身子,最终还是软下来,尴尬什么?小爷还一肚子气呢!

      顶层的餐食是随叫随到的,虽说已经是下午了,他们还是围坐在餐桌旁,看着鹿绯一口咬掉半截冷肉脯,一张小嘴吧唧吧唧吃的又香又快。

      “给我也来一份冷肉脯。”叶十方看的也饿,叫了一声旁边的男仆。

      “唔——给你吃——”鹿绯把冷肉脯的餐盘推到叶十方面前,他只啃了两根,里面还有许多呢。

      叶十方忍不住笑了,鹿绯在心里骂,要不是这玩意难吃的要死,我才不会分给你!

      换了碳烤的焦焦的牛肉块,一口一颗塞在嘴巴里,他真的饿坏了,吃了整整一碟子牛肉块,还有一大杯果汁,等他舒服的倚靠在软椅上摸摸微微鼓起来的小腹时才发现,六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莫名其妙的低头看看自己,嗯,皮肤白白的,没什么不对啊……

      瞳孔收缩了一下才想起来好像还赤着身子,嗖的一声站上了椅子,蹲在椅子上往外一蹬,本来是利落又迅速的,可哪知吃撑了,膝盖不小心顶在肚子上,啪的一声趴在了地上,摔的头晕眼花,没等怎么反应过来呢,已经被季焕一把捞起来了。

      “啪!啪!”重重两巴掌抽在两边臀瓣上,打的软软弹弹的臀肉一阵乱跳。

      “疼——”鹿绯忍不住尖叫,这两巴掌抽的身后几乎瞬间又热辣起来,瞬间的炸痛让他忍不住挤出两滴泪珠。

      “摔在地上疼不疼?”杜珞瑕淡淡开口。

      看着鹿绯止不住的点头,还确信的说着疼,可他那个样子明显说的是打在屁股的上的两巴掌,苏钰忍不住扶额,看样子刚刚有气无力的样子是饿的,细细想了想,好像确实也没怎么调就这样了,果然吃饱了饭,瞬间就有精神了。

      “跪好!”杜珞瑕拿着藤条点着鹿绯忍不住捂屁股的手。

      许是刚刚摔的还有些懵,又好似是心虚,鹿绯乖乖收了手跪直了腿,被抽了两巴掌的臀瓣渐渐散去热量,鹿绯知道要挨揍的,虽然不甘,但是好歹填饱了肚子,叫他打两下也无妨。

      “嗖——啪!嗖——啪!嗖——啪!……”杜珞瑕手腕一扬,纤细的藤条唰的抽落,抽在他圆圆翘翘的臀峰上。

      季焕忍不住皱眉,重了点吧。

      “啊呀————”鹿绯扯着长音惨叫,几乎瞬间又变了姿势,侧坐在地上向后挪蹭着。

      杜珞瑕收不住手,一藤条抽在了侧面的肋骨上,闷闷的一声响,鹿绯捂住左肋缩的更靠后。

      “按住他。”杜珞瑕彻底冷下了脸,他只想抽十下叫他记住不要做危险的动作,他们认识不久,连他的身体状况都不清楚,万一骨质不适合摔打,岂不是容易受伤?

      陆椋烯一只手揽住他的腰,把他抱在膝上,双腿紧紧夹住鹿绯的两条腿,按下他的腰,鹿绯想挣扎的,可陆椋烯的手像铁箍一样,紧紧抓住他的手腕,举过头顶按在沙发靠背上。

      “放开我——呜……”鹿绯拼命扭着屁股和腰肢,可这除了为他的惩罚添点风情别的毫无作用。

      “嗖——啪!嗖——啪!嗖——啪!……”藤条尖锐的划破空气,重重抽在被迫撅起的屁股上,一条条青紫斑驳的细檩子慢蹭蹭冒出来。

      “啊啊——啊——救命——”鹿绯挣累了,屁股上又是一下下炸开的尖痛,疼的忍不住喊出声。

      “瑕哥。”叶十方忍不住叫了他一声,见杜珞瑕回过头来,把一柄皮拍递过去:“藤条再打要见血了。”

      杜珞瑕把藤条放回原处,接过皮拍,把软软的皮拍搭在鹿绯热乎乎火辣辣的屁股上,声音淡淡的:“鹿绯,你是我们的奴,你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你无权伤害和破损,懂了吗?”

      鹿绯强忍着反驳的冲动,可他宁愿不出声,也不想说懂。

      “啪!啪!啪!啪!”皮拍伤皮不伤肉,杜珞瑕几乎抡圆了胳膊甩下来,一声声皮拍着肉的巨响在厅里回荡,削打的红艳艳的臀肉好像起了波纹,一弹一跳的肿成更高。

      “啊啊啊——懂了——我懂了——”鹿绯后悔犟着了,实在是因为冰冷的皮拍抽在藤条的细檩子上,那滋味疼的难言。

      杜珞瑕又照着白嫩些的臀腿补了几下才把皮拍丢到一旁,陆椋烯松了手,鹿绯即将滑到地下时,又被苏钰一把捞了起来,隔空夹住他的腿,肿的发亮的屁股架在半空中,叶十方捏住臀瓣向两侧分了分,果然看到虽然还有些绯红,却消了肿的菊穴。

      “阿绯的小花像名字一样可爱。”陆椋烯轻笑着开口。

      鹿绯伏在苏钰的颈窝里,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一只修长微凉的手指点在了温热湿润的穴口,鹿绯被刺激的一阵剧烈收缩,架在半空中的两只脚丫忍不住蜷缩成半圆状。

      “现在,我们该玩点别的了。”苏钰的眼睛滑倒了鼻尖,一双幽深的眸子从金丝眼镜后露出来,声音扫在鹿绯耳侧,又痒又麻。

      季焕单手拿着漆黑托盘,各种形状的“小玩具”整齐的码在上面,抬着鹿绯的下巴,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一颗透明口球。

      鹿绯呆呆的看着季焕,季焕微微粗粝的指腹抹去了他脸颊的泪珠。

  • 3
  • 1
  • 0
  • 649
  • 此用户已注销-75124临暮柠夏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大大还更吗。很好看。

    顺其自然。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