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不渣》

      第十二章

      “叔,我们走了哈!”

      “好嘞!”

      我喜欢这个叔叔还有一点就是他从来都不会和别人说好吃再来之类的话,只是会和客人们像老朋友一样说再见,无形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这是学校附近我最喜欢的一家店,好吃还不贵。我都觉得叔叔要亏死了,一碗量那么多面才十五块钱!都不知道他在挣什么!”

      “看来我以后也得常来。”

      “好啊好啊,他们家不外卖,如果想吃的话只能堂食了。每天中午他家都爆满,有没有地方还不知道呢。每次来我都要等好久才能等到一个享受美食的地方,只怪他家太火了。”

      “很少见你这么夸一家店。”

      “是啊,这儿给了我一种家的感觉。每一个人都很亲切,叔叔就像爸爸一样温暖。”

      说着说着我的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

      “你不会恋父吧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得到了老苏无情的嘲笑。

      “你才恋父……”

      老腹黑男……

      “哥,回家吗?”

      “随便。”

      “随便可不好整,回家又没什么事干,但是不回家依旧没什么事干。要不我们去逛街吧?我好久都没去过商场了。”

      “好。”

      “哥哥哥这边这边!”

      “哥哥哥我要吃冰淇淋!”

      “哥哥哥我要喝饮料!”

      ……

      “老妹儿?”

      “孙悦?你怎么在这儿?”

      “叫哥。”

      老苏朝我身后拍了一下。

      我撇了撇嘴。

      “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

      老苏见状就溜了。

      “我陪你嫂子来逛街,刚刚那个是你班主任?你叫他……哥?”

      “怎么,不行啊?他不过23岁,比你还小一岁。叫叔叔过分了吧?”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阿悦,这人谁啊?”

      有个尖酸的声音突然刺了我的耳朵。

      “婷婷,这是我妹妹。老妹儿,这是婷婷,我女朋友。”

      原来是他女朋友。

      “原来是铭泽啊,你好,我是你未来嫂子。”

      女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向我伸出了右手,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呵。”

      白眼一翻,鼻子一出气儿,我转身走向洗手间去找老苏。

      “哎她什么态度啊!”

      “婊子。”

      “你说什么呢?那是你嫂子。”

      老苏脸一黑,训斥着我。估计要不是我身后有伤,他肯定把我按墙上一顿揍!

      “嫂子?谁承认了?也就孙悦那傻样儿能看上那种有手段的女人,吊烧眼。估计就是图我家钱吧,她要是能进门,我跟她姓!”

      “其实你还是很在意你哥的吧。”

      老苏轻笑。

      “我才没!我是怕我家的钱都被那女的抢走!”

      我嘴硬着。其实他对我挺好的,要不是小爷忘不掉那些事,我和他现在关系应该会不错。

      “你就犟吧。”

      老苏笑着点了一下我的头。

      “我们走这边,我才不要和他们撞见。”

      “哥,我们去玩碰碰车吧!”

      “还玩?”

      “没玩够嘛。”

      “好吧,去排队吧。”

      “嘿嘿,哥哥最好了!”

      “我记得我妹最喜欢这些男孩子玩的了,碰碰车,射击什么的。”

      我又听到了孙悦的声音,听得我心头一颤,原来他还记得。可是我好像……没和他说过这些?

      “家里全都是她打回来的娃娃和玩具,只有射击高手才能得奖!”

      我朝着声音寻去,原来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看着他有些兴奋的脑袋,我竟有些对自己之前的行为自责。

      “以前我们感情很好的,可是自从她妈妈和我爸离婚之后,她就再也没理过我。”

      我又听到了‘她妈妈’这三个字眼,我最烦的就是他不把我们当一家人。

      “不玩了,走。”

      我生气地拉着老苏走开,奔着商场的门就出去了。

      “五点了,回家吧。”

      让我意外的是老苏没有任何责怪我的意思,还拉起了我的手。

      “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比我大七岁。我很不想承认,我妈就是他爸妈婚姻中的插足者。但那是因为我爸骗了我妈,他说他没有家室。等我妈发现的时候,孙悦早就出生了。他爸妈离婚了,法院把他判给了他妈,他妈不想养他,就推给了我爸。从幼儿园开始就是我妈在照顾他,一直到我出生。我爸给他妈妈拿了几万块钱他妈妈才肯要他。他妈妈组成了新的家庭,没想到那人是骗子,卷走了所有的钱,他妈妈大病一场,没有能力照顾他了,就把刚上初中的他又送回到我们这个家里来。一开始我们关系还不错,只是后来他当兵回来,又开始嫌弃我胖,说了些很难听的话,直到我减下肥来,他对我的态度大转变。这前后的差距使我没有办法原谅他。”

      总让老苏在旁边看着也不太好,我还是把事情告诉了他。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女孩子的自尊心而已。但对于那时抑郁症很严重的我来说,他真的伤我很深。

      哼,反正就是不要原谅他啦。

      “其实……你的那个心结还没有解开,对吗?”

      “心结哪有那么容易解开的?”

      哼,单纯老苏。

      “我加油。”

      “为什么是你加油?”

      不应该给我加油才对嘛!

      “单凭你自己的话估计是解不开了,毕竟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在意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努力吧。”

      腹黑男,就这么不信任我!

      好吧,我一直都在钻牛角尖,毕竟仇恨是他带给我唯一的回忆。

      “嘿嘿,那你加油。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你的嘴就没有闲下来过,又饿了?”

      他说得好像有道理。

      “好叭,那我们回家叭。”

      “算了,不忍心看你这样,想吃什么?”

      老苏笑了笑,又揉了揉我的头发。

      “嘿嘿,去小吃一条街,在学校东边!”

      “不吃小吃。不过话说,你居然分东南西北?”

      “不分啊,路标告诉我的。”

      我指了指十字路口的路标,它上面标了小吃街的方向。

      “好吧,高估你了。”

      ……

      “不吃小吃吃什么啊?这个点吃正餐,还不饿诶,三点多不是刚吃完一碗面嘛。”

      “你还知道自己不饿,不保持身材了?”

      “你不是说我太瘦了要吃胖一点嘛?”

      “我不让你吃凉的怎么不听我的?”

      “那我不是吃一口就给你了嘛?”

      哼,这个臭老苏,不让我吃冰淇淋还买给我,结果我刚吃一口就抢走了!还利用身高优势不让我够到,我已经好久没有吃雪糕了呜……

      “你不是吃了一口吗?”

      “你……别跑!”

      我扬手要打他,他就跑,无奈他的腿太长,再加上我身后有伤,根本追不上他。

      “诶?人呢?”

      我们顺着商场跑,到了马路边上我发现他不见了踪影。

      “啊!”

      突然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我的身体飘了起来。

      “别喊。”老苏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过马路,要注意安全。”

      原来他是怕我过马路有危险才把我抱起来的,他怎么这么会撩啊……

      糟,心动了怎么办?

      唔,我可没有心思再去什么小吃街了,还不如老苏好吃。咳!我在想什么……

      刚到家没多久,老苏就非要教我搏击,然后让我热身。我现在已经在跑步机上跑了二十分钟了……腿要跑掉了……

      “下来吧,第一次不用跑那么长时间,你身后还没好。我先给你上一遍药吧,怕你一会儿有大动作的时候疼。”

      “好。”

      我现在累得呼吸急促,喘着大气趴到了沙发上。老苏褪下我的运动短裤,拿云南白药喷了两遍又揉了揉就去洗手了。

      “起来,我教你一招最基本的。”我穿上裤子气喘吁吁地站在老苏面前,“当有人抓住你的手腕时,顺着他大拇指的方向往下压,就能甩开他了。来,用力抓我。”

      老苏伸给我他的右手,我抓住他的手腕,没想到他往我大拇指的方向一压我的手就松开了。

      “这么神奇?”

      我提起了兴趣。

      “因为大拇指的握力最小,所以从它下手,你试一下。”

      老苏握住我的胳膊,我往大拇指方向轻轻一压,就挣脱了。

      “你再使点劲儿,我再试一下。”

      “好,这个动作要多加练习,使它变成身体的本能反应,才能在别人抓住你的时候第一时间甩开他。”

      我点了点头,老苏又重新抓住了我,确实用了几分力,握得我手腕疼。

      我按着刚才的方法,稍微使点儿劲儿老苏的手就被我甩开了。

      诶嘿嘿嘿真好玩。

      “我每天教你一招,在这期间,我随时可能会试探你。”

      说完,老苏就抓住了我的手。我正疑惑着他为什么要抓我的手时,巴掌就上身了。

      “啊!疼,干嘛啊?”

      “试探。”啊这个腹黑男,“如果我教你的招式没正确使用,二十皮带。”

      “什么??二十皮带?你疯了吧!”

      人性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

      “手撑墙,三秒。”

      我赶紧撑到旁边的墙上,回头装可怜:“哥~轻一点好不好?”

      “皮带无眼。”

      说着,老苏就解皮带。

      我去,骨节分明又长又白的手去解皮带的样子也太魅惑了吧……我看呆了。

      “报数。”

      ‘咻啪’

      “啊!”

      我一个没反应过来老苏就挥了上来,妈啊,这跟实践时候的疼痛级别也不是一个啊……他使了多大的劲儿这是……啊疼死小爷了。

      “重来,报数。”

      ‘咻啪’

      “啊…一。”

      ‘咻啪’

      “二。”

      ‘咻啪咻啪’

      “啊,三……四。”

      ‘咻啪’

      “w……五。哥,疼。”

      我直接蹲了下去,这和以前的皮带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嘛???

      “还有十五下,坚持。”

      “哥,轻点儿……”

      “不疼狠了,你能长记性吗?”

      老苏蹲下来摸着我的头。

      “不能给次警告的机会嘛……”

      “我发现警告对你没用。”

      “哇那你不会怜香惜玉嘛?”

      心塞塞。

      “打起架来谁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起来。”

      老苏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唔。”

      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撑在墙上。

      ‘咻啪’

      “六。”

      老苏手下留情了,比刚才轻了很多,嘿嘿,还是心疼我的。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七……八……九……十……啊……”

      ‘咻啪’

      “十一!”

      ……

      ‘咻啪’

      “二……十。”

      打完之后我蹲在了地上捂着屁股,老苏把我捞起来放到卧室床上。

      此时已经快八点了,他又去拿了药来,褪下了我那刚穿上没多久的运动裤,喷了遍云南白药。

      “哥,我还不想睡觉。”

      “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怎么,想出国提前倒时差?”

      “诶哟喂哥你就别损我了,我是真睡不着。”

      “想修仙啊?”

      ……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自从我认识你之后屁股就没有一天是不疼的,哼。”

      我委屈地叭叭。

      “打你冤枉了吗?”

      “凭什么接不上招就要挨打?”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教练的木棍都打折过好几根,那可是拖布杆,只打我一个人。”

      “啊?这么惨啊,那你还疼吗?”

      我傻傻地去摸老苏身后揉了揉。

      “嗤,早不疼了。我那时候是职业选手,每天要练很久,累了我就会偷懒,被发现了就是一顿打,毫不留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段黑历史呢?”

      “是啊,这下你平衡了吧?”

      老苏用眼睛撇了撇我。

      “嘻嘻,老苏最好了,mua!”我起身朝老苏脸上亲了一下,“不过,哥以后不要去找那个教练练搏击了,我会心疼的。”

      我说得非常腼腆,抿着嘴唇,低着头眼神躲着他。

      “我早就不练了,已经堕落了。要是他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非打断两根棍子不可!”

      “不行,不能去见他,他打你,我打他!”

      我撅着嘴控诉着那个教练,真是个……大好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还有人能把苏恒给治住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快人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舍不得你落在他手里。”老苏把我拥入怀里,“我都不舍得打的人,别人怎么可以。”

      “那你还打我……”

      我喃喃着。

      “明明是你欲求不满。”

      “喂!你有没有人性啊!”

      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瞪着他。

      “有兽性就够了。”

      老苏抱着膀往椅背上一靠,冲我挑挑眉。

      靠!如果我不是未成年,我第一个把他睡了!

      撩我!他绝对是在撩我!

      “哼。”

      我的嘴被我撅得飞起。

      “哼什么?”

      “啊疼疼疼疼!”

      老苏用食指和拇指掐住了我的脸,笑容灿烂地看着我。

      “哼什么?”

      “啊我错了我错了,没哼什么没哼什么,我欲求不满好了吧?放手放手,疼疼疼!”

      “哼。”

      他倒哼起来了!

      我揉着被他掐的那块嫩肉,还不敢直瞪他,只能瞪着其他地方,有气不敢撒。

      “睡觉。”

      “我还没换衣服呢!”

      “那你换,我去上个厕所。”

      “好。”

      我换了套睡衣睡裤,摸了摸还有些发烫的脸颊,心里却有点开心??莫名其妙的女人。

      “哥进来吧,我换好了!”

      我躺在被窝里露个小脑袋冲着门外喊。

      老苏走进来站在门口准备闭灯,我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旁边的床。

      “快!小苏子,侍寝!”

      “是,老佛爷。”

      嘻嘻。

      “小泽,吃早饭了。”

      “唔,几点了?”

      老苏轻轻拍了拍我。

      “六点,快,起来吃完饭出去跑步。”

      “六点?大哥你杀了我吧!”

      我把头埋在被里面,接着睡。

      老苏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进来打在被子上暖洋洋的,我一点也不想离开被窝的怀抱。

      “仨数,不起来我揍你。”

      “诶哟喂那么早起来干嘛啊……”

      我还是没有起来,但是我把头露了出来。毕竟我还是怕老苏打我的,不得不怂,但是只能让一小小步,毕竟才睡四五个小时,这个点儿确实有点早了。

      “锻炼身体,热身,练搏击。”

      “啊我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啊!大周末都不让我睡个好觉呜……”

      “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昨晚在我旁边拱了多长时间不睡?”

      你要是也失眠看你能不能睡着!

      “你咋跟我妈似的,她以前就说这话。”

      “那还不听?三个数,不起来就用武力解决了。三,二……”

      “我起我起!你别数了……”

      我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可不想一大早就挨揍。

      “乖,我去给你盛粥,快去刷牙。”

      老苏揉了揉我的头,满意地走了出去。

      苍天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唉,没办法,起来吧,我可不想一大早就吃皮带炒肉。火太大了……

      “我又胖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生绝望。真得减肥了。跟着老苏运动也好,正好减减肥。唉,太绝望了……

      “以后每天都早起晨跑,上学四点起,周末六点起。”

      “四点?我没听错吧?”

      我瘫坐在椅子上,这太绝望了。

      “嗯哼。”

      哦买噶,要了命了我的天。

      早上四点起,如果我还是十二点睡着的话那我只能睡四个小时,睡眠质量完全下降啊!看来我真得买安眠药了,至少能保证睡眠。大不了吃得少一点嘛,磨成粉,每天一点点,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一会儿跑完步去买一瓶阿普挫仑,要不然上课就得睡觉了。被他抓住又是一顿痛打,我可想让我屁股安生两天。

      “去换运动服吧。”

      我依旧穿了昨天那条运动短裤,老苏看见了就皱着眉说:“露那两条大白腿给谁看,去换个长的。”

      我撇了撇嘴,换了一身长袖长裤的运动服。

      “走吧,去学校操场,五圈。”

      “两公里啊大哥!我中考体育都是走下来的你让我跑五圈?”

      中考体育没跑是因为小煜,当时我们坐车去考场的时候我想和她一起坐,她却把我推开,说让我和别人一起坐,然后她和另一个女生一起坐了。当时肺都要气炸了,导致跑步的时候越想越气,快到一圈的时候干脆就不跑了,走完了剩下的路程。

      “那在家里跑步机跑也行,半个小时。”

      “还是去操场吧。”

      在家可不行,我还得去药店买安眠药呢!

      跑到第二圈的时候我就累了,抓着老苏的胳膊。

      “哥,我快不行了,太阳太晒了,我一会儿得去买瓶维c。”

      嘿嘿,说去买维c,实际上去买阿普挫仑,这个借口找的好。

      “晒不黑。”

      老苏还面不改色地跑在我前面,我突然想起我没涂防晒……

      完了我居然没涂防晒,要命了,我得赶紧跑。

      “怎么突然跑这么快?”

      老苏被我甩在了后面,又跟了上来。

      “我忘了涂防晒,我得赶紧跑,跑完好回家。”

      说完我就撒丫子狂奔,很快就跑到了第四圈,我又歇菜了。

      “哥你等会儿我!”

      “防晒。”

      老苏在前面抛给我两个字,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又跑了起来。终于到了第五圈,我这回就算是没洗脸都跑不起来了。

      老苏突然把手放在了我的腰上在后面推着我跑,果然好用,省了很多力。

      “气要喘匀,像你这样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跑法没岔气儿就不错了,还不如全程慢跑。”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他顶嘴了,眼看着第五圈就要跑完了,脚下一个步子没倒腾开,我摔在了操场上。

      “没事吧?还好我让你穿了长裤,活动一下,应该没什么大事。”

      我趁机歇了一会儿,动了动腿,不怎么疼,应该没啥事儿。

      “没事。”

      “今天就这样吧,回家。”

      老苏说着就要抱起我,我赶紧扒拉开他。

      “哎!我能走,我还得去药店买维c呢。”

      “都这样了还不忘你的维c,去吧去吧。”

      老苏点了一下我的头,笑着说。

      “好嘞。”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走向药店,老苏就在后面笑我,也不知道笑个什么劲儿。

    • 生成海报
    • 9
    • 0
    • 0
    • 149
    • 此用户已注销-17701小默可爱值upup琦琦子.想牵易先生的手.。。。你噗爷终究还是你大爷什么啊浅斟低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