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死亡之后(fm)第一章

    第一章
    秦烟雨死了,死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醒来后飘荡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而她的身体几近透明,第三次从镜子里飘过却没有显出身影后秦烟雨终于确信,自己变成了一只鬼。
    更进一步说是地缚灵,因为她只能在这幢房子里活动,不过哪种都无所谓,反正都死了。
    照理来说,人变成鬼了之后是没有往生记忆的,但秦烟雨是个例外,她记得自己生平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并且她不怕白天,能在阳光下晃悠很久。身为孤儿,没有要完成的心愿,不存在将自己困在世上的羁绊,而且健康快乐,每一天都觉得是崭新的未来。
    由此秦烟雨很是怀疑电视小说里那些关于鬼的叙述是拿出来唬人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秦烟雨是一个主。
    主是spanking那个主,现代进行时,找过不少贝,不过只玩419,找个心仪的长期是秦烟雨的目标,419也是秦烟雨一贯的准则。
    她无法当个以身作则的‘偶像’。
    管不住自己,管得住别人,基本就是秦烟雨这样。
    她虽然没有那些特别不良的恶性,但也是路痴迷糊爱发呆,熬夜零食游戏宅,所以当那些小贝贝在相处了一段之后对她投射出难以言喻的目光时,秦烟雨就知道我方队友心态崩了。
    以免再处久一点分起来更伤感情,秦烟雨主动提出了分手,结果小贝犹豫一下没怎么挽留就同意了,搞得秦烟雨至今挺郁卒的。
    然而心情不好了两三天,那小贝贝又主动找上门,态度诚诚恳恳我见犹怜:姐,我还能找你419吗?
    秦烟雨:那当然……是不能的啦,小傻瓜。
    言归正传,秦烟雨死了,变鬼后被困在了一幢房子里,按房屋的大小构建姑且可以称之为别墅。
    别墅的家居布置十分具有模板化,搞得刚睁眼的时候秦烟雨以为自己穿到了一个商业大厦,因为在她正前方就是一个办公桌,办公桌旁边是资料柜,两边各一盆翠悠青绿的凤尾竹,上边高挂着‘格物致知’的题字。
    一个成年男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办公椅上,淡淡地批注着文件资料,完全没有居家时该有的轻松,腰背笔直若白杨,狭长锋利的眉宇自然下压,每一个微微压紧的面部曲线都充斥着戾气,给人第一眼就是不好相处和万年冰山的结合体。
    事实证明这个男人确实不好惹,因为秦烟雨在这幢别墅发现了训练场,以及亲眼看着这个男人在五点准时睁眼起床,五点半结束了晨跑,一小时完成踩踏、仰卧起坐、俯卧撑等各项数量定得离谱的训练居然还打坏了一个沙袋之后,秦烟雨就笃定了这个男人不好惹的事实。
    特别当这货居然眉头也不皱通宵看完一大档子文件资料居然训练还没落下以后,秦烟雨就觉得这家伙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不过身材确实是很让人留口水的。
    虽然放在圈子里,这男人做的事是挺欠揍的,但‘有些人能揍,有些人不能揍’,不是圈内人就能随便揍了,也不是圈外人就不能揍了,主要看对方的接受程度。
    而这个男人明显就是不能揍的那一类。
    理智、狠戾、自律、冷漠……当这些性格素质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就代表这人身上带有很强的自我领导意识,习惯于操控,而不是**控。
    **控会让他们感觉到难以置信、愤怒甚至于憎恨,而操控他们的人如果没能力去压制,也必将受到很严重的反噬。
    她就记得圈子里有个男主,强打了一个圈外人,好像是对方不想吃饭啥啥啥的,第二天那个男主单位就开始流传男主是变(和谐)态之类消息,还影响了家庭。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主要是第三天男主的手就断了——
    sp这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早看清也好。
    秦烟雨看不出男主有入圈的潜力,对这种恶狼雄鹰般的角色,也就只有敬而远之了。
    所幸男人白天基本不在家,晚上回了家也只在书房和训练场上呆着,给了秦烟雨很大一片个人空间。
    最可惜的就是不能玩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没有wifi,完全和社会脱节……
    真的疯了快要。
    秦烟雨一直在等,五天过去,十天过去,等得她觉得自己快羽化成仙了,都没等来她的轮回转世或者牛头马面。
    反而等来了一道晴天霹雳。
    那天男人回来得很晚,似乎还喝了酒,眼睛赤红,他一回来就径直走进训练场,直到嘭的一声巨响——
    在男人雷雨般密集的击打下,秦烟雨眼睁睁看着又一个沙袋断了锁,从她的面前流星般划过。
    国(和谐)家大概损失了一个力量型选手。
    那天男人第一次表露自己冰冷以外的个性,像只炸了毛的雄师,在秦烟雨的眼里,又厉害,又……厉害。
    后来想起这一幕,她就把评价改了,变成了:又厉害,又可爱。
    那天男人打完了拳,发疯般又体能训练折腾了几个小时,最后走进浴室,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丝丝浅淡的疲倦,破天荒的,秦烟雨想对这个一贯让她敬而远之的男人说声早点休息。
    那天,男人洗完澡,百年难得一见换了身居家便服,秦烟雨正暗戳戳地飘在上方欣赏对方流畅完美的硬线条曲线,就见男人突然走进了一个小房间。
    那个小房间也是一个书房,比大书房还小一倍,秦烟雨没在这个小书房里看见任何不对,直到他看着男人将书桌的板面拉开,露出这张桌子的真面目。
    那居然是一张刑凳。
    那天,秦烟雨眼巴巴傻愣愣,看着男人拉开桌子又走到书柜前,魔术般从一堆书里取出一根教鞭,然后在空中一挥,皱皱眉头,带着显而易见的纠结,又慢慢来到刑凳前,俯下身趴上去,当着秦烟雨的面脱下了睡裤。
    那天,秦烟雨第一次看走眼,经历了一番三观重塑。

  • 2
  • 2
  • 0
  • 746
  • 小小潇Apple_1646931383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づ ̄ ³ ̄)づ for one night
  • 0
    419是什么(๑•̌.•̑๑)ˀ̣ˀ̣?意思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