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创|mm】幸运(甜饼一发完)

    全文3k+

    【正文】
    四月末的时候,杏花都败了,一树的绿叶抛开羞涩,迎风招展。

    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

    乔一有点焦虑,不仅仅是因为马上就到来的高考,也因为即将和关埕分开。

    “嗤,”关埕不以为然,“’缘来缘去终会散,花开花败总归尘’,有什么好焦虑的。”

    他猛地把脸凑到乔一面前,声音沙哑低沉:“再说,又不是不会再见面了,”他迅速在乔一唇上吧唧一口,“担心什么。”

    乔一闹了个大红脸,推开他跑到树后,看挂了满树的许愿条。

    “……酸死了。”

    三月杏花开,不知道由谁而起,操场北墙边的这颗小杏树上被了一个又一个许愿条,越来越多,直到从老远看都能看见满树的红色条条。

    这些红色条条本来是百日誓师时学校给每个人发的绑在手上的红丝带,上面写着高考必胜,似乎冥冥之中,正适合用来做许愿条。

    学生们把自己的愿望和祝福写在条条上,挂在高处,花落了绿叶新发,等杏子成熟,在愿望条上写下祝福的同学们也该走了。

    但无需伤感,因为来年花还会开,也仍旧会有下一届高三的学生来这里挂自己的愿望。

    新老交替,继往开来。

    乔一被关埕拐着往教室走,晚自习上课的预备铃已经打了,他俩快迟到了。

    刚上到三楼,就听见数学老师的大嗓门:“……反正还有一个月,你们开不开窍我不管,该拿的分总不能丢吧,基础公式你们要是再不会,我可就让你们罚写了!”

    抄罚写向来是地理老师的手段,数学老师自从知道后,就常常拿这件事来逗学生们。

    教室里传来哄笑,正巧他俩走到门口。

    “报告!”

    关埕大声的报告又激起同学们一阵笑。

    数学老师飞来一记眼刀:“三角形法则!”

    “同起点指被减向量!”关埕声音依旧很大。

    “回去吧。”

    数学老师很满意,语气稍微和蔼一点:“乔一,等比数列求和公式。”

    “Sn等于a1倍的小括号……嗯…1-q的n-1次比1-q!”

    “n-1!说多少遍了是n次!罚写!十遍!明早交给我!”

    同学们又笑起来,乔一垂头答应,被遣回了座位。

    他闷着脑袋,回到座位在桌子下掐关埕大腿,小声道:“都怪你!”

    关埕反手握住他的手,弹了弹他的指甲盖,“自己没记住还怪我,”放开手后一本正经拿出数学老师正在讲的卷子,“听课。”

    乔一气鼓鼓,却也只能照做。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想起那一树的红色愿望条,想起那上面一个个充满憧憬的句子,想起天边的晚霞,想关埕猝不及防的那个吻。

    久久进入不了状态,等老师讲完一道题给他们思考互相讨论的时间,他说:“关埕,你想毕业吗?”

    关埕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拿过他的卷子,在他连笔记都没有的那道立体几何上点了点,

    “交线怎么画?”

    “不会。”乔一摇摇头。

    关埕挑眉:“理直气壮?”

    乔一正心烦,瞪他一眼就扭过头去装死。

    关埕知道,他心虚了。

    无奈,他弹了乔一一个脑瓜蹦:“回去再收拾你。”

    他们的座位在中间最后,乔一坐在右边,把头转过去就能看见窗外还没有被夜幕掩盖住的晚霞和彩云。

    教学楼后面是食堂和操场,他们中午能听见食堂阿姨干活时叮铃咣铛的声音,有时会听见操场上体育老师粗旷的叫操声,偶尔也有飞机排着队行从教学楼上空呼啸而过,这些声音都出现在他们身边,乔一有时想,这就是青春吗?

    高三的他们整天做题,讲题,考试,背书,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吃同样的饭,干同样的事情,穿同样的校服,奋着同样的斗。

    这些复制粘贴的打印机似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

    高考,上好大学,未来。

    为什么要让他们在一个自己什么能力都不具备、什么道理都不懂的年纪来决定自己的人生未来的道路呢?

    他想不通,但现实就是这样,他改变不了。

    他只能照做。

    可是真的,有点不快乐。

    数学老师的大嗓门明明和他在同一屋之内,传到他耳朵里好像来自天外,忽远忽近的,什么也进不了脑子。

    他泄气的趴在桌子上,笔在草稿纸上胡乱画,不一会儿就乱糟糟画了一片。

    撕下来,快准狠放在关埕面前,然后又缩回去。

    他总喜欢干这样幼稚的事情,把自己随意造出来的东西塞给关埕,有时是他练的字,有时是这样胡乱的涂鸦。

    而关埕虽然嘴上嫌弃,却每次都还是认认真真的叠好收在盒子里。

    关埕有一个小盒子,绿色的,马口铁盒,专门用来收乔一的“垃圾”。

    而这次关埕却没有立刻收起来,而是扳过他的脑袋认真道:“你这是给自己签字画押认罪了?”

    乔一呲牙凶他,像只猫。

    关埕不管他,自顾自道:“数学老师讲的这几道题,回家讲给我听,讲不出来,一道十下。”

    乔一不服:“为什么?”

    “因为你不听课,”关埕表情淡淡,手指一抬,指尖夹着那张纸,“喏,证据。”

    乔一抿嘴,被气的说不出话,最后只能:“……哼!”

    下面两节课在心慌中度过,他这个男朋友除了会揍人哪里都好,可偏偏是会揍人。

    乔一可怜巴巴地想,可疼了。

    高三,时间越来越紧,乔一想要走读,正巧关埕父母出国在外,家里常年只有关埕一个人,他就搬来和他一起住了。

    这就便宜了关埕这只臭二哈,天天把他当抱枕。

    还时不时的教训他,比如为了节省时间不吃饭啦,熬夜肝题啦,上课走神啦等等,简直把他当儿子养。

    不过他也乐在其中。

    但如果关埕不打/他/屁/股,那简直就是完美人生。

    还高考?考个屁!他已经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好吗!

    然而,他即将面对的就是关埕的铁砂掌。

    哭唧唧。

    “没用,”关埕冷眼瞥着想要撒娇逃打的乔一,“撒娇没用,趴好,我要开始揍了。”

  • 0
  • 8
  • 0
  • 23
  • 2.8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水贴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吐槽和嘲笑。但那又怎么样,哪怕经验暴涨,我也要抢的漂亮!我是水神,我为自己带盐,偶尔也带块洋芋粑。

    喜欢陶喆和蜡笔小新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所以亮着灯つ♡⊂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是啊@妮子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礼貌问一下,这是原创吗 [s-22]

    偶尔csj,但一直都在等契合之人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