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早上的梦让我累了个半死。
    不知哪里荡下来的秋千,一眼望不到尽处,我四肢抓地紧张地在云端摇摇晃晃,绳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云海翻涌间,秋千越来越高,水平距离也在不断向前。
    忽然刺耳的“咯吱”声传来,仿佛一根尖刺戳中骨骼划拉出长长的痕迹,冷汗与鸡皮疙瘩齐齐飙射而出,我惊恐地四处张望,恰见眼前大臂粗的绳索断了一股。
    绳头的毛根根炸开,随秋千持续摇动间,毛絮越炸越饱满,甚至能看清大力撕扯后接头毛絮间的浮灰。
    低头一看,白云渺渺,倘若我就此掉下去,别说命没了,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
    紧张得冷汗如爆浆,秋千还在继续向前,绳索还在股股断裂,“咯吱咯吱”的声音催命般不曾停歇。
    我有心闭上眼等死,求生的本能却令我抓住了绳索断裂处,双手颤抖地要打上绳结,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绳索还剩下最后三股,时间无多。
    我计算自己的手臂力气能在秋千断开后抓住唯一的绳子多久,也在祈求有一个着力点让我停下这不上不下的空中飞行。
    都是梦幻泡影,绳索仅剩一股。
    蓝天白云美得不似人间,远处几缕光线缓缓入眼。
    我挪到另一条支撑绳索前,双手紧紧抓住绳子。
    最后一股绳索炸开,我的身子猛地朝下一坠,那根断裂的绳子在空中荡了几荡,停留在原处不动。
    我的救命稻草般的绳索还在继续向前。
    我像一只金丝猴附在绳上,内心期冀这根绳子再也不要断掉。
    偏偏墨菲定律附体。
    熟悉的“咯吱”声传来,我惊恐地攀着绳子向上爬去,企图越过断裂点。
    越努力越不幸,断裂点始终在我头顶1米处的位置。
    是注定吧?是注定吧!
    那就由注定而去罢。
    连天边的光线都充满怜悯,又似在嘲弄。
    我闭上眼。
    又一声“咯吱”传来。
    就像人受伤时第一眼会看向自己的伤口一样,我还是睁开眼看了看断裂点。
    就是那一眼,我看到了生的希望。
    就在前方不远处,漂浮着一只巨大盒子,盒子上的开口不足半米,像是敞开的希望之门。
    而周边不知几时多出来的与我一样的人,每个人都盯着那小小开口。
    有的人一跃而起,没能精准地落入盒子内,徒留无声击碎白云后的尖叫。
    有的人一次一次尝试,最终精疲力尽,失手坠下天空。
    有的人无望地抓着绳索不敢向前,任凭绳索断裂,整个人绝望地掉落。
    ……
    也有人勇武地主动荡起绳索,斜斜地直插洞口,欢呼着庆贺迎来生机。
    我的绳索也将断裂,所剩时间不多。
    在身边人相继尝试后,我微闭了闭眼为自己打气,紧紧抓着绳索猛地一荡。
    距离小小的盒子开口越来越近,我必须以水平的方式才能进去。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身体打横,猛地朝洞口冲去。
    整个身体触碰到实地,双手抓着洞口那一刻,我曾抓过的绳索正弹向这巨大的盒子,断裂的那一截绳索也忽视物理学原理一般,轰地向下坠落。
    好在不是上下无着的危险境地了。
    我朝着盒子最深处跑去,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后怕,一路向前。
    直到好大一条螺旋状的楼梯,如同漩涡般呈现在眼前,看不到底。
    管不了那么多了,走吧。
    光线一阵黑,有风扑面而来。
    脚踏上一片软软的土地,周遭阳光透过树影,正欣欣然。
    猛地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人也在粗重的呼吸间醒来。
    浑身酸软,疲累无比。

    山东
  • 5
  • 2
  • 0
  • 2.6k
  • 阿静莺时不会起名的笨笨见贤.千里婵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6941 恐高患者,所以感触很深
  • 0
    文笔真不错,好有画面感 [s-39]

    99年秃头在读研究生一枚,小弱贝,喜欢跳舞,看小说。生活很苦,但自己要过得精彩。期望能遇到优秀的z,但也十分欢迎认识更多的贝贝小姐妹们,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呀?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